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杜女士的真相在小黄车里

2022-12-20 17:10: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御知顾不得泪珠滑落,径直站了起来作势要走,双眉紧蹙似有怒色。

  “叫你仔细养好,你却不听。”转身两步,背身站在原地,抬手擦了擦眼角。忽想起以前种种,只觉得天旋地

御知顾不得泪珠滑落,径直站了起来作势要走,双眉紧蹙似有怒色。

  “叫你仔细养好,你却不听。”转身两步,背身站在原地,抬手擦了擦眼角。忽想起以前种种,只觉得天旋地转,好似造化弄人。若自己从未去过酒肆,便不会与人动情,便不会中了柳万绣的套,妹妹也不会受伤,父亲也不会如此生气。虽说如今迁了出来,可心底总归不是滋味,反倒像是输了一场被人算计好的赌局,心里委屈地紧。

  “那日相遇,我索公子玉坠,原是有意捉弄。”御知摇摇头,“竟不知,终会害了公子”

  “唔...”他囫囵地想回应着,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学过的千万言辞纵使轻易揉成锦绣文章,此时也不能再派上用场。只好低下头喃喃自语。“这大抵...就是.....”思想间,却觉得“命运”二字,终有不妥,又生生咽了下去。

  “若圣人仍要你去,我...便再去皇城跪着...他,他不见我,我便跪死在门外。叫...叫天下人都看看...看看,看...唔...”

  “说这些丧气话作甚么。你的命,自己觉着不重要,我还...”,忽地又涨红了脸,不愿再说。

  慕容端玉听得真切,心中当时欢喜。又道:“非是我...我,不惜命。只可惜,如今...如今,咳,才华无用,只...只有这半截身子还算...算....珍贵。”

  “尉迟公子即归不远,若是圣人下诏...下诏准了。我...我即便养好,也是个行尸走肉,不如去皇城外试一试,若真无用,我也是仍做个孤魂野鬼去!”

  慕容端玉声音嘶哑,且因疼痛说话间气如游丝,御知背着身子,却也听得真切。见他又说些丧气话,转身既要发作,但见他体残病躯眉头紧蹙,面颊泪痕未绝,着实令人心疼。

  “又拿这些丧气话唬我。”又道,“偏是你如此我才信了。若是旁人,我只当是痴了、疯了、断然不去理会。”

  “我...我从未拿话唬过姑娘。也...也不是说丧气话。”慕容端玉猛地起身,直觉得天旋地转,一阵刺痛从身下穿来,额顶一阵眩晕,不由得眼前一片赤红,又躺了下去。“哎呦...”

  御知见状,更是急了。“叫你躺着养你偏是不听。又在这里说什么不好,却说要做孤魂野鬼。你自己要做什么便去做什么,何来饶我烦恼。我自幼母亲早逝,如今父亲要赶我去和亲,除了安姐姐,我可不也是个孤魂野鬼不成。今日本见你如此,说来宽慰你些,却被你惹得烦恼了。明日,再也不来看你了。”

  说罢,作势要走。慕容端玉见她急了,想起身拉住她,又是一阵痛苦不堪。只好支着胳膊龇牙咧嘴,御知刚要迈步,却听他在那喊疼,急忙有转身过来,却不想正伸手握住他的腕子上,两人不由得凝住,只觉得进退两难,似有大山挡住两人去路。那大山崎岖难行,又有乌云遮天蔽日,猛然抬头,自己已在其中迷失了数百个转圜,待回过神时,御知的手心已然收回,但也是额头涔涔,眼角湿润。自己原是一国公主,自然锦衣玉食天下名贵宠爱无以复加,可偌大的深宫庭院,容得下多少虚情假意,偏偏容不下自己,容不下母亲。再看他时,亦觉得心酸更甚,他相貌堂堂,才华出众,却自幼父母双亡,十年寒窗竟被自己所累,不但惹祸上身,还丢了一生前途。原以为这世上,人人都可以率真随性,却不曾想,都这般由不得,说什么,做什么,都如东市头街上杂耍的提线皮影,身不由己。

  慕容端玉见她泪珠零落,玉手轻柔,也不再言语。屋内唯有灯烛明暗,如气运无偿。

  此时心中有多少委屈无法言说,只张着嘴哑然无声。半晌,只忍着两行泪水,默默抽身走了。

  出门正遇见一人正与春瑶说话,再看却是赵吉,见她出来,赶忙紧步过来告礼。

  “小子见过公主。”

  “宫里出什么事了?”

  “公主莫慌,郡主一切都好。是圣人邀了诸宫和各皇子皇女,及三省六部几位重臣与各寺卿大人,同于腊月正三十在麟光殿设宴庆岁。小子是过来传话,名帖也刚给了春瑶姑娘。”

  闻听姐姐无恙,心理踏实些许。转念再想,却觉得又是一年光景。

  御知感慨两声,便回身进了内厢。

  春瑶送过赵吉至门外,又给他揣了几两银子,悄问道:“往年都是皇亲贵胄,今岁为何有三省六部?程大人可有交代?”

  赵吉揣了银子,拱手道不知:“这...小子却就不知了。许是,圣人为了人多热闹些吧。”

  春瑶见他无话,便不再多问。

  转身回了屋内,拿铁钳拨弄炭盆间,却听御知声音幽幽:“往年守岁都是家宴,今岁却请了诸多大臣。想来,是圣上有所决断了吧。”

  春瑶仍拨弄着,回她:“公主。我刚在门外问了小公公,似乎圣人只是图个热闹。若是圣人有所决断,想必程公公定然是知道的。”

  御知低头,不曾搭话,只抱着暖炉望着窗外树影愣神。

  初来还听见风吹起银杏树叶窸窸窣窣,如今时光催人,只见枯枝干蜡毫无生气,院中花草也凋了,兄弟姐妹也不似幼时那般轻松,自己前途未卜。是人生来个个如此,还是因我生在皇宫,才身不由己。倘若自己生在农家,却又是何种生活?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家人其乐融融,还是碾转于战火之下,流离失所?

  忽记起幼时出宫玩耍,曾遇上一跛脚老汉,胡须灰白沾染了不少污秽,身姿躬驼,周身衣衫破烂不堪,双脚却穿着一双新鞋。上前问他为何只穿新鞋不穿新衣,那老汉竟不回话。待回宫说于程叔叔时,他却说新鞋必是善人所赠。那时的自己尚不懂为何,如今倒有些懂了。正琢磨着,忽听得春瑶放下铁钳声响,便问她:“春瑶,你入宫许多年了,可曾想过回去?”

  春瑶思索片刻,却说不知。“春瑶从小就在宫里,宫里就像是我长大的地方,所以并不曾想出去。如今出来了,更自由了些。”又道,“回去,不外乎婚嫁生子,不见得比宫里好些。”

  御知道:“出去做个什么营生,且不比如今自在?”

  “春瑶只有伺候人的本事,不知该做个什么营生。早年父亲有些字画古玩,后来被人骗了钱财,还差点入狱。若不是在宫里当差有些人情,怕是洗不脱的了。”

  “那你就这样陪我一辈子?”。

  春瑶点点头。“父亲曾说,有些人生来就是做官的,有些人生来就是做役的。既然上天注定,便只做好自己那份就是。逆流而上,可是要剥皮抽筋、遭受九九八十一难的。春瑶可没那么大能耐,还是老老实实干好自己的活计去了。”

 文学

过了两日天色蓝了许多,云层也比前几日清淡稀薄,如丝丝白绒掠过,只余下几缕乳色丝线悬于天际。太极宫里四下洒扫干净,等待着阴夜守岁王宴。

  程笃汝伺候过早朝,不到辰时圣人又歇息下了,便嘱咐过陪侍丫头小子仔细着点,转圜到了光禄寺查点年宴准备妥当与否,去时正遇寺卿石大人训斥下属目无法纪,便顺手拦了,只道本是喜事,莫因小事做坏了天家的心情。

  “正是天家之事,我才不敢怠慢。程公公爱惜下人徒弟们,我也有所耳闻。但你说,这各种辛香料采办,一来应用极广,二来花的可是国库。这些个小厮也敢少个一二钱,到时候我跟圣人如何交代。今日我不说他,来日他怕是要遭杀头的!”

  程笃汝哂笑两声附和道:“石大人掌管光禄寺十数年,一向稳妥。看来今日,我是白走一遭了。该说的、该提点的,早就被大人操心完了。”

  闲话几句,程笃汝又说还有差事未办,转身往东宫去了。沿路虽洒扫干净,但砖瓦墙缝里冒出些许杂草,沿墙瓦顶还有积雪未除,总不如从前整齐,心里不禁感叹。

  “静学宫向来是整个皇城里最清洁雅致所在,如今个把月功夫,便冷落成这般。”

  正念叨着,抬头见门外两个持刀的侍卫正与两个侍女嬉笑,便拉着脸快步近了过去。那几人正在说笑,却见他过来,紧忙低头跪着,走也不是,等也不是。

  程笃汝来回跺脚绕了几圈,只见静学宫门灰尘攒积,门可罗雀,心里更是气了几分,忍不住教训。

  “几个下贱货,不认真做事,偏在这里打哈哈。叫你们来干活,这宫里脏成这样了也不收拾一二。往日我是宽大,可也不是什么沙子都往眼里揉的,惹急了我,拿你们去太液池里喂鱼。”

  “太子虽然请辞东宫,可他仍然是圣人最爱的皇子,静学宫迟早是要物归原主的。到那时候,太子心软,可圣人看见宫里这幅模样,且不知道你们有几颗脑袋担住。”

  几个小子唯唯诺诺,又被骂了几句才赶紧撒腿去干活,程笃汝往复走了几圈,那几个也不敢看他,过了半晌见没动静才知他已自行去了。

  程笃汝离了静学宫没走多远,边抄近道西去,四下无人之时脚下越走越快,待见了人影方慢步下来,若是大官便寒暄几句,若是小厮便颔首示意,炷香功夫却到了一间小院,院内竹林掩映夹杂着些许凋了枝叶的芍药、月季,再转圜过来有一后厢,前方搭起三尺戏台,两边各有些器具支架散落,一应器具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再往前走是一潭池水,水从太液池上过来,故也有些荷花踪影,只不过此番都已蔫了烂在池底。池水边是一尊石头,背后竟有一条小路,约莫半人宽窄,若寻常看来,只怕是难以发现。

  顺着小路往前,忽地豁然开朗,推开面前院墙小门,再走了数十步,绕过后厢人群,径直来到了侧门,竟是承坤殿。

  程笃汝也不张扬,只四下看了几眼,见无人瞧见便掀了帘子闷头进来。里面伺候的丫头瞧见了,心里一惊正要行礼招呼,也被他扶住肩膀,示意她莫要声张。

  此时常皇后已然听见声响,从榻上朦胧起身,正揉着额头缓和片刻,忽觉得一双柔腻的手抚在了腰间,心头大吃一惊,赶紧抽身退后了半个身子。

  程笃汝见她退缩,两手悬在空中便又要上前。却听她道:“叔叔这是做什么”

  程笃汝一脸讪笑。“嘿嘿,圣人歇息了。我来有消息告诉你。你往这边来些。”

  常皇后稍挺直了身子,显出曲线,但又假意不敢,只在那里拿话假装。“既有消息,叔叔为何不说。这宫,也不比从前乡村野地。叔叔还是谨慎些的好。我可不想被诛九族。”

  程笃汝倒未被她吓着,反倒来劲,又欺身过来,拿肩膀靠着磨蹭。

  “若真要论罪,我也要做个风流鬼再死。”

  常皇后显然心中不悦,一来不想与他在宫中放肆,二来也不似早年间精力旺盛,对男女之事已无太多兴趣。但见他说有消息传来,不得不假装一番。这才伸手挽着他的胳膊说了几句体己话,方套出话来。

  “当真如此?”

  程笃汝嗔笑她道:“我的消息岂会有假?圣人不仅想让郡主和亲,而且还准备安抚昭王爷,欲擢升公子霁为中书省行走常侍,享皇子爵禄。”

  常皇后见他言之凿凿,不由得焦急。崔傅原是她一枚可用棋子,当初若是早日拉拢,将来必能为我所用。如今剑锋调转,堪堪却朝自己而来,心内各种法门盘算殆尽,思忖半晌方才坚定。

  这便把身子一歪,靠在程笃汝身侧,拉着他的臂膀双眼婆娑。“安别自小随我长大,可说也是我半个女儿,教我如何忍心看她去塞外牧马放羊。圣人执意如此,我也只能认,只可怜了孩子从此要一个人了。”

  程笃汝见她热泪盈眶的样子颇有年轻时的动人模样,几欲凑上前去,奈何觉着此时伸手,反倒有些趁人之危,又碍已来了炷香功夫,此时也该走了。便只好伸手抚着她肩上,侧身嗅了嗅她身上气味,安慰几句。

  正起身要走,那娘娘又问和亲之事约莫几日有信。程笃汝思索片刻却道不知。

  “这日子得九寺五监呈算了日子,再交凉世子回书方有下文。近日是腊月,估计怎么也要开春后了。一来二去,还且早着呢。”

  说罢,转身就要走,未出两步又回首道:“届时若世子万般不肯,兴许,咱们谁都不用去了。”

  三两步赶回了正殿,圣人仍在榻上安眠。问及左右,徒儿们都说无什么事,程笃汝这才把人支开,再回来内厢时,圣人却依然醒了,正扶额望着殿外云彩沉思。

  “圣人,今日却睡得浅些了。”程笃汝道。

  “嗯。”“宴会筹备的如何了?”

本文标签: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

上一篇:2023火爆【宝宝是你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污到湿光的学校黄文/总被室友玩*屁*股by公子闲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