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主的特殊成年礼好爽 超多肉和车的糙汉文

2022-12-21 16:10: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而且,因为是周日回校,周日从早上开始一整天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不能周一早上回校呢,我总是这么想着。

  最终还是没对抗过心中的不安,我一点半就去学校了,对,要求三点半,我一点

而且,因为是周日回校,周日从早上开始一整天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不能周一早上回校呢,我总是这么想着。

  最终还是没对抗过心中的不安,我一点半就去学校了,对,要求三点半,我一点半就去了。

  并不是我吃了没事儿干,而是因为我老是害怕有什么东西没有准备好。

  所以我这么担心,索性就早早去了学校,因为我觉得,老待在家只会觉得什么都准备好了,到学校实践一番,大概才能知道哪儿出了问题。

  也确实出了问题。

  因为周六周日都会陆陆续续有家长来帮学生铺床,所以学校的门一直是开着的,但是门卫并没有人,所以我就进去了。

  更牛的是,我到班级,居然发现,已经有人比我先到了,问起原因,倒是与我不同,因为她爸妈下午有事,就中午来铺床,一并送她来了。

  她解释完后,我朝她笑了笑,笑罢,她也继续去补她的作业去了。

  “我靠,完蛋……”我突然爆发出了惊叹。

  她抬头看向我,满脸的奇怪。

  “我胸卡没带。”我解释道。

  老师说过,凡在校必须带胸卡,不带胸卡,无法跟着大部队吃饭出操,还得叫爸妈来送。

  所以我那时候可慌了啊,要是果真如此了,那还不得被臭骂一顿。

  “要不你回去拿吧,反正现在还早。”坐在对面的女孩如此说道。

  “这可以吗?我可没听说过有进了学校除了放学和生病还让出的。”我疑惑道。

  对方耸了耸肩:“那现在除了这个法子还有别的办法吗?你现在不去取,等会老师发现了,非但吃不了饭,还得叫你爸妈送来。”

  我觉得她说的对,所以索性就硬着头皮向学校门口奔去,现在是下午两点,也还没到大规模的家长送学生上学时间,门口没有车辆,也很少见到学生。

  与早上上学和黄昏放学完全不同呢,面对眼前如此安静,不见人影的学校,倒是让我有了另一番感觉。

  来的时候门卫室没人,现在,当然也没人。

  所以,我很容易就通过了门口往外走,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心里却又是一番滋味,因为这种进了学校又出来的第一次的新鲜感觉,着实让那个时候的我有点欲罢不能。

  今天一天都多了许多新的事情,着实让我这颗心悬了又跌跌了又悬,起起伏伏的。

  很快我就到达了家,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没有钥匙。

  “我记得我明明走的时候踹到口袋里的啊!”我心声焦急,最后演变成了跺脚。

  最终我摸索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钥匙。

  万念俱灰的我崩溃地“啊!”地叫了一声。

  随后我便背靠着门,缓缓地坐了下来。

  怎么办,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找邻居,打电话给我爸或者我妈,二,回学校,让老师打电话给我爸妈。

  我斟酌且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选择前者。

  因为六楼七楼是顶楼,都是我家,所以我敲响了502的门,很快邻居家的阿姨便开了门,我也花了点时间解释了一下,她也很乐意把手机借给我。

  我爸今天原先是在家休假,但出去办了点事,顺便把车洗了。

  我被他领回家,一顿臭骂当然少不了,我一边听着他的说教一边被他领着上车。

  “真是的,每次走之前让你检查两遍你都不检查,就是不带脑子。”他说教道。

  “我检查了,我从上午就开始检查了。”我狡辩道。

  “还狡辩?”他怒斥道。

  我没了话语,任凭他批评我。

  很快就到了校门口,他停下后,我就急急下了车,因为我确实不想再说一句话。

  “诶,你……”我爸在我背后,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我不想再听他的任何唠叨,加快了脚步向学校跑去。

  进了学校,很快就听不见他喊我的声音了,估计也看不见我了,我才终于放缓了脚步。

  我看了眼表,已经三点了,来校的学生自然也是多了起来。

  到班的时候,已然是有不少人了。

  “卧槽乔梓然,你好牛啊,人不到,东西先到了。”耳畔传来了顾娅的声音。

  “你在说啥?”我满脸懵逼地看向他。

  “呐!”她指着我的书包说,“你人还没到,书包先到了。”

  “莫非是刚刚上厕所去了。”她疑惑道。

  “不是,我刚回家去了一趟。”我回答道。

  “卧槽,那更恐怖了。”她用出了更加震惊的眼神看着我。

  “又怎么了?”我依然很疑惑。

  “你已经牛逼到可以逃学了么,怎么了?被抓回来了?”她问道。

  面对她的疑问我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你这想的也太多了,我怎么可能会干出那种事。”我回答道。

  她看起来还是有些疑惑,但似乎也没有高兴多想。

  很快第一节课结束,吃完了晚饭,我刚回到教室,就看到班主任顾老师在讲台上批作业。

  她抬头似乎是看到了我:“乔梓然,你上来一下。”

  我有些懵逼,想着应该最近没有犯什么事儿吧,可能是央我去做些什么事吧。

  如此想着,便走上了讲台。

  “咋了,顾老师。”我问道。

  “你爸刚有事找你,你跑去吃饭了,让我看到你让你回个电话。”她没有任何语气地说道,边把手机递给我,边写作业。

  “好,知道了,老师。”

  我点头后,接过手机,拨通了我爸的电话。

  “喂,爸……”电话那头似乎是接通了。

  “诶,马老板,真的是……”

  一听我就知道,我爸这大着舌头是又在喝酒。

  “喂,谁啊?”我爸问道。

  “爸,你找我。”我问道。

  “乔梓然是吧,你怎么回事?”我爸听起来有些生气,而且,他喝了酒,大吼大叫的。

  我耳朵受不住,拿远了些。

  “你书包没带,你知道吗?”我爸喊道。

  “书包?”我有些疑惑。

  “对啊!”他吼道,“你说你忘带胸卡也就算了,忘带书包算什么,你长不长脑子的。”

  听他骂我,又带着酒气,我着实有些害怕,我看向了我的座位,书包正安稳的躺在我的椅子上。

  “我带书包了啊!”我问道。

  “啊?你今天去学校不是空着手的吗?我还以为你脑子热糊涂了。”他仍然话有些说不清楚。

 文学

“我回过家一次了,你送我的时候,我是从学校回来的,书包放学校了。”我花了点时间解释了一下,“真是的,我再怎么傻也不可能忘带书包吧。”

  “哦!这样啊……诶,马总,是我该敬你……不说了……我还有事,先挂了。”随后他就挂了电话。

  真是的,在我爸眼里,我到底是什么低能儿啊!

  我将电话还给了班主任,随后往讲台下走去。

  虽然此时此刻的教室里可以说是相当的安静,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四面八方的视线向我射来,我有些奇怪,向四周看去。

  那些与我视线相撞的人却把头低了下去,或将视线朝向别处,不少,从一开始就在朝着我议论纷纷,那种表情,我似乎能感觉到。

  我有些疑惑,似乎大家都对我比较好奇似的,但我此时此刻并没有心情管这些,走到我的座位上坐下了。

  看着数学作业最后两道大题的两个大叉,不禁陷入了沉思。

  看来假期的作业还是得好好做呢,不然作业就会很难堪呢!如此想着,便低下头去,埋头苦干起来。

  “刚刚班长打电话给人诶!”周围议论的人说。

  “是啊!是啊!”

  “诶!你猜猜是谁?”

  “不会是他妈打电话过来盯着他吧,今天第一天开学放心不下。”

  “妈宝男啊!”

  “真的有那种东西吗?”

  “诶?骗人的吧,好恶心哦。”

  周围的人如此议论着。

  教室外,一个人正要往教室内,很快,他看见了我,然后停住了,往外退了两步。

  “他不吃饭的吗?怎么来那么早,今天返校也还,赶着来学校和赶着去死一样。”那人如此抱怨道,“看来又没有机会了,我就不相信了,明天你还能这么早。”

  第二天的早晨,天已经大亮了,我独自踏上了去往学校的路,我是这两年搬来学校附近住的,所以家离学校并不远,所以,早上我得自己走过去。

  望着清晨忙碌的街道,四处挤满了送孩子来上学的车子,已然是水泄不通,我们的小学和初中就隔着一个十字路口,但上学时间不同。

  可是即使只有送孩子去上初中的车,也还是好多,密密麻麻的,这种时候,像我这种徒步的,或者是骑自行车电动车的人的确是要方便不少。

  很快我就到教室了,我放下提着的小包,伸手想要从课桌里抽书,在课桌里一通乱摸之后,似乎是摸到了一张质地不同的东西。

  因为那个时候我还算是爱惜书,学校发的书也不算多,而且,我基本上每本书都有包书皮,所以,很容易凭手摸出那东西的不同。

  那玩意摸着像一张纸,我抽出来,是作业本撕下来的纸,我以为是哪本作业本上掉的,原本不大在意,想卷起来准备扔掉。

  可是里面歪歪曲曲的几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细看了看,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你最近和钱婷走的挺近的吗?你怎么不去死啊,乔梓然。”

  乔梓然三个字还是用红笔写的。

  我向四周望去,试图在人群中找到始作俑者,但并没有什么异常,也没有什么人盯着我的举动。

  看来是一封恐吓信呢,我原先并不打算加以理会,我并不觉得,觉得不过是开玩笑。

  一个学生能做出点什么让我感到困扰的事,如此想着,随手卷起纸就丢掉了。

  旁边的一个人,将我的动作尽收眼底,他咬了咬牙。

  “乔梓然,你挺牛啊?”顾娅边用手肘撞我,边说道。

  “咋了?咋了?”我问道。

  “看不出来,你原来是妈宝男啊 好恶心啊!”顾娅笑道。

  “哈?”我感到奇怪,“我感觉顾娅你也挺牛的。”

  “我?”对方发出疑问,“为什么?”

  “你每次的问题都让我挺摸不着头脑的。”我回答道,“所以这次又是为什么使你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现在外面都传,你是个妈宝男呢!”她笑道。

  “哈?”我又是一脸的震惊,“这都哪跟哪啊!”

  “不知道,现在都这么说,好像是听说你爸在学校安排了眼线,盯着你之类的呢。”

  我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什么玩意。”

  “有人说,亲耳听到你爸因为监视你知道你在学校出事儿了,还特意打电话给老师问个清楚,而且对方特别大声呢。”前面的张涵薇也插了进来。

  “虽说听到电话是个男的,性格极其恶劣,说话也说不清楚,很多人说是你爸,但因为好像没有爸宝男这个称呼,所以说你是妈宝男呢。”她继续解释道。

  “还有的说那人要来学校闹事呢!哈哈哈!”陈平年也加入了进来。

  她这么说我倒是清楚了,估计是那天我爸打电话来给我说书包的事,喝了酒,声音很大地骂了两句。

  这样的事情居然能传的这么离谱,我也真是没想到。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解释道,“正常电话沟通,那就是我爸!”

  “原来你家电话沟通是骂人啊,果然不敢恭维。”

  几人似乎仍不是很信我,我有些无奈。

  “不说这个了,你知道,班里最近谁喜欢钱婷吗?”我如此问道。

  “钱婷?副班长?”陈平年疑惑道。

  “对!”我回答道。

  “咋滴,你怎么想起来打听这事儿,莫非你看上人家了?”陈平年问道。

  “莫非你对她动手动脚那件事是真的?呸!狗东西。”张涵薇呸了一口,骂道。

  “别血口喷人啊,我怎么就打听个事儿,你这么大反应啊!回答我有,或者没有就行了。”我问道。

  几人都相继摇头,看来暂时不知道。

本文标签:放学后在班上插英语课代表

上一篇:每走一步楼梯都要撞一次(高潮呻吟)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校园里的小多肉作文/韩国跟老头做的三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