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车各种姿势长图微博 火车奇遇我进入了她两次

2022-12-29 08:40: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王宁轻轻推开门,只见薛云正半躺在床上看着专业书。 这张床和自己寝室睡的那张非常相似,也是铁架高低床,连颜色和新旧程度都几乎无差别,看来应该是同一批采购的。 只不过

王宁轻轻推开门,只见薛云正半躺在床上看着专业书。

 

    这张床和自己寝室睡的那张非常相似,也是铁架高低床,连颜色和新旧程度都几乎无差别,看来应该是同一批采购的。

 

    只不过,这张高低床只有下铺才睡人,上铺是作为储物架使用的。

 

    放的是一些被褥脸盆之类的物什,一看被面的花色,显然是女孩子用的。

 

    这个很好理解,毕竟每天主值晚班的医生只有一位,并且整个骨伤病区就只有一间医生值班室,并没有男女之分。

 

    邓莉莉虽然长得很普通,毕竟也是个女孩子。

 

    由于条件所限,跟这些个臭男人共享一张床倒也罢了,不过,被褥什么的肯定是要自备的。

 

    见王宁半天不吱声,薛云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小王,你到处瞅啥呢?又不是没进来过。”

 

    王宁这才反应过来,虽然这是重生后第一次走进这里,但是,很显然,并非前世自己的第一次。

 

    于是,王宁连忙打了个哈哈:“老师,我是有件事想说,却又不太好意思张口。”

 

    “小王,你咋又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早上查房的时候不是还挺生猛的吗?”薛云皱了皱眉头。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老师,明天晚上我想请个假。”王宁佯装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

 

    “明天晚上?”薛云一愣,随即疑惑地问:“明天晚上本来也不用值晚班呀,请什么假?”

 

    “可是,明天您排的二线备班,按理说,如果有急诊手术,不是也要随叫随到的吗?”王宁不禁也有些糊涂了。

 

    “你说的没错,不过是叫我,又不是叫你。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要你们实习生也跟着值二线备班吧?就算要人帮忙当助手,肯定也找进修生呐。”薛云微笑着说。

 

    王宁这下真愣住了,难道是前世的记忆有偏差?

 

    可是,他明明记得,经常会在晚上被叫起来做急诊手术的呀。

 

    行吧,既然薛云本尊都说没有这样要求过,那还有必要追根究底吗?

 

    不过,既然话都问出来了,自然要想办法圆过去才好。

 

    于是,王宁思忖片刻,略显尴尬的表情说道:“哦哦哦,原来是这样,我一直还以为之前是因为没上过手术台,所以老师才没喊我做急诊手术的,既然明天开始上台了,就得随时准备着当助手呢。”

 

    “嗯,很好!”薛云赞许地点了点头,接着道:“小王,你能这么想,说明你非常上进。只不过,学做手术的事不用太着急,慢慢来。急诊手术一般都是清创缝合,没什么要学的。回头白天安排的常规手术,你仔细学学就好了。”

 

    刚说完,又紧接着补充一句:“咱们医院急诊科医生太少了,我也是没有办法,需要帮着干些他们的活儿,而你就没必要跟着总熬夜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王宁连忙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明白,谢谢老师。”

 

    “所以,你明天晚上到底去干嘛呢?”薛云突然回转话头,笑眯眯地问道。

 

    “噢,我准备约下叶颖当面谈一谈。”王宁本就没打算隐瞒,直截了当地说。

 

    薛云一听,立马来了兴致:“行呀,小伙子。别等明天了,现在我就准你假,赶紧约会去吧。”

 

    “我看算了吧,今天有点晚了,还是明天比较好,顺便请吃个晚饭什么的,也方便。”王宁微笑着说。

 

    “那倒也是。”薛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问:“想好了去哪里吗?”

 

 文学

    话音刚落,没等王宁回答,他自己又先接上了。

 

    “小王呀,是不是觉得老师问得太多了?”

 

    “没有啊,怎么会。”

 

    “唉!”薛云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神情有些黯然地说道:“不瞒你说,小王,我跟你师母虽然结婚了,但根本没谈过恋爱,你说怪不怪?”

 

    “这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老师您这么优秀,师母肯定是仰慕您的才华,所以根本就不用考虑太多,马上就决定嫁给你了。”

 

    薛云嘴角流露出一丝遗憾:“小王呀,你的猜测不太准确。我和你师母是通过媒人介绍的,只一起逛了一次街,连手都没牵,回到家就把婚事给定下来了。”

 

    “老师,您跟师母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王宁由衷地赞叹道。

 

    没想到,薛云却无奈地摇了摇头:“啥一见钟情呀,这门亲事早就定下的,算是门当户对的一次家族联姻吧。”

 

    说都说到这份上,王宁自然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定是薛坚给包办的婚姻。

 

    其实王宁很想知道,薛云到底跟妻子过得幸不幸福。

 

    只不过,作为他的学生,这种窥探老师家庭隐私的话,问出来未免太不合适了。

 

    前一世的记忆中,王宁只知道薛云极少谈论妻子。

 

    唯一提过的几次,她长得很漂亮,工作能力也很强。

 

    仅此而已!

 

    想到这里,王宁连忙转移话题道:“老师,我打算明晚约叶颖去金沙河边走走,主要是那地方离医院也不远,比较方便。”

 

    “嗯,挺好!”薛云点了点头,接着又建议道:“周日下午休息的时候,你也可以带她去陶渊明公园转转呀,那里蛮不错的。”

 

    王宁说了声谢谢后,便告辞离开了。

 

    因为,他暂时还不想跟恩师薛云太过交心。

 

    回到医生办公室,王宁回味着刚刚和薛云聊过的话。

 

    第一个感觉就是,薛云虽然表面上风光无限,但是,内心其实并不见得快乐。

 

    这就好比古代的皇子,生在帝王家,地位自然尊贵无比。

 

    但是,往往连追求自己最爱女子的权利都没有。

 

    不仅如此,虽然薛云在事业上顺风顺水,红红火火,乐此不疲地扑在工作岗位上。

 

    然而,谁又能保证,这便是他内心真正想要的生活呢?

 

    或许从薛云出生那一刻起,薛坚便一步一步安排好了他的人生,根本不给他任何选择的机会。

 

    高考填报的志愿如此,婚姻如此,工作和事业更是如此!

 

    头上顶着父亲全国名医的光环,肩上杠着薛坚创下的医院基业,薛云必须和哥哥薛风一起,砥砺前行,容不得半点松懈!

 

    王宁突然觉得,仅从这种意义上讲,哪怕是前一世的自己,与薛云相比,他也是幸运的。

 

    至于重生后的他,当然更比恩师薛云幸运一万倍!

本文标签:宝宝是自己撞进入还是自己坐下来

上一篇:你这个浪货嗯嗯啊用力/公交车一个接着一个c

下一篇:看到儿子的大东西就要吃(疯狂伦交)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