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桌子底下跪含着开会-跨坐在他脸上h

2021-06-09 14:58: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清楚地感觉到手指上有越来越多的水渍。终于,连“叽叽”的声音都出来了。我的手指变得越来越灵活,热浪滚滚。 “去死吧...啊...飞翔……”

我清楚地感觉到手指上有越来越多的水渍。终于,连“叽叽”的声音都出来了。我的手指变得越来越灵活,热浪滚滚。


 

“去死吧...啊...飞翔……”

 

我岳母在海浪中忍不住哭了出来。幽径中潺潺的溪流只听到“噗噗”的声音

 

我的手指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热浪喷涌而出,它实际上把我的手指推出去了。热浪从她唇间喷出,喷在我脸上。它又咸又涩,有点怕痒。是我岳母寄来的。味道很好。

 

再看一遍,我岳母的小腹疯狂地抖动着,嘴唇张开又合上。简直太美了。

 

“妈妈,蚊子死了吗?它还痒吗?”

 

我捂住嘴笑了。因为我知道我岳母是个讨厌鬼,从那以后事情会简单得多。我相信我能很快找到她。为什么不趁热打铁呢?

 

有了这个想法,我的话就更难了。

 

一想到昨晚在我下面闪耀的肉体,甚至那些痛苦迷人的歌曲,我就更加性感和充满活力。

 

“没有...不痒,冬子,你慢慢吃,我去洗手间!”

 

我岳母看见我从桌子底下坐了起来。我们都面对着对方。她的脸红润,像一个18岁的含苞待放的女孩。她甚至知道自己很害羞。

 

去洗手间?你打算清理你腿上的水渍吗?

 

嘿嘿!

 

看到她迷人的身材,我跟着她走了。

 

果然,传来了“冲”的声音,我岳母又冲了个澡。

 

如果我岳母昨晚是故意来我房间的,那就意味着她是个不知所措的人。现在她的岳父不在家。现在是她勾引我的好时机。如果她真的想和我可爱的女婿有一段未知的关系,她肯定会给我留一扇门。

 

想到这里,我咽下口水,调整了一下裙子,轻轻按下门把手。

 

“卡查!”

 

门真的开了,我看见我岳母在淋浴下乳白色的身体,雾蒙蒙的,无法隐藏我岳母迷人的身体。

 

“冬子,你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岳母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但她没有用手遮住身体,而是优雅地洗了个澡。

 

她仍然矜持,我不能主动,我想玩,我想等她倒下。

 

“我...当我刚才抓蚊子的时候,我的手被粘性物质弄脏了。我想洗手!”

 

这个蹩脚的理由,我肯定没有一个理智的女人会相信,但我岳母确实相信。她害羞地点点头,回答道,“那么...那就洗吧!”

 

她转过身,继续在背后淋浴。

 

“妈妈!”

 

“啊?”

 

我岳母显然有点紧张,想结婚。我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打不开这扇窗户。我在等。我等着我岳母放开她的矜持,等着她主动投入,等着她娇嫩地跪在地上求我给她除草。

 

然而,我岳母显然是理性的。如果我继续这样下去,我就没有机会了。

 

“让我帮你搓背!”

 

这个该死的理由,如果我岳母真的很孤独,那么她不会拒绝我。

 

“很好!”

 

我岳母递给我浴巾,表示她已经同意了。

 

看着眼前摇摇晃晃的甜瓜,我真想摸摸它。

 

我岳母惊慌地转过身去。我一点也不受欢迎。我带了浴巾。我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她已经40多岁了。但是她是怎么保持身材的,又是怎么变得这么好的呢?

 

“妈妈!力量如何?”

 

趁着她,基地喜Xi问道。

 

“还是...嗯,帮我搓屁,股份,我不太方便!”

 

如果我岳母路过,我肯定能看到她脸红。她非常紧张。她的身体在颤抖。但是我仍然不能太积极地利用它。但是如果我把她推倒,我会变成野兽。

 

“妈妈,你的屁为什么这么嫩?”

 

我抚摸着我岳母的屁和股份,用我自己的眼睛看到了我刚刚处理的私人部分。

 

还是那么漂亮,不是黑色,而是整洁。

 

“啊……”

 

另一个迷人的声音传来,岳母的腿开始颤抖。

 

这是我的功劳,她应该还沉浸在刚才餐桌下高朝的回味中,否则,她不会这么敏感。

 

“冬子,我...我痒……”

 

我岳母的话让我发抖。她会打破窗户吗?

 

“妈妈,你哪里痒了?我会帮你痒!”

 

我只是疯狂地想占她便宜,但我还是没有,我在等,我在等她放下所有的矜持。

 

“以下是...以下瘙痒...冬子...拥抱我回到床上...就像昨晚一样...让我头晕...我受不了了……”

 

 

 

8

什么?

 

虽然我刚才一直在猜测,现在,我终于确定她昨晚是故意的。

 

“快...冬子,把我抱回屋里去!”

 

我岳母再次催促我,这让我浑身发痒。

 

我抓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抱住她白皙的腿。她非常害羞,像新房里的小媳妇一样摸着我的脖子。

 

她和我非常合作。我一抱起她,她的藕臂就钩住了我的脖子。

 

“嗯!”

 

下一刻,我震惊了。我没想到我岳母会这样刮浪。

 

她主动稳定了我的嘴唇,如此挑衅,我没有回应,那我甚至可以比动物还要糟糕。

 

当我走向卧室时,我回应了她湿吻。

 

我的舌头对他的吮吸已经麻木了,她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脸发红了,她的嘴半张着,这使她更加抓挠海浪。

 

十多秒钟后,我们走进卧室,我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

 

“冬子,我漂亮吗?”

 

我岳母没有放开我,跟着我的脸,吻了我的耳垂。她真的很擅长戏弄我。即使像我这样纯洁的小个子男人也忍不住。我爱上了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我知道她比我大20岁,但我仍然想突破年龄限制和推理的禁忌。

 

我想草她,像昨晚一样疯狂。

 

“太美了!”

 

我偷偷咽了咽口水,如实回答道。

 

“冬子,我的腿好看吗?”

 

我岳母的手很不诚实。她甚至在图书馆内部摩擦我强烈的话语。

 

越来越难,越来越难控制,我用力把她压在身上,狂喜地吻了她一下。

 

“好看,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你比胡安漂亮!”

 

我真的是一只动物。我欺骗了我的儿媳妇和她母亲。我甚至把我的儿媳妇和她母亲进行了比较。

 

“冬子,昨晚你真棒!”

 

我岳母扭动着她娇嫩的身体,疯狂地摩擦着我。肉和肉之间的摩擦使我的话几乎说出来。

 

我的手一直向下移动,沿着她粉红色的脖子,一直移到她光滑的乳白色胸部。乳晕不是很大。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人来说,小豆子周围的红色圆圈应该是深红色甚至紫色。然而,我岳母擅长保养,像一个30岁的女人一样迷人。

 

柔软光滑的乳房留给我去玩,我的嘴被刮下来,完全躺在她身上。

 

"妈妈,你的乳头闻起来很香,像两个大瓜!"

 

我一边贪婪地吃着她的乳头一边称赞她。

 

“那个...你吃得更多...啊...好痒...好大麻...冬子,你轻点……”

 

我岳母像慈祥的母亲一样压着我的头。她希望她的孩子吃得更多。

本文标签:跨坐在他脸上h

上一篇:岳潮湿的大肥全文阅读,把下边的草莓一个个捣碎

下一篇: 官场风韵美妇出轨-写作业错一题肉一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