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往下边塞葡萄榨果汁-想吃你胸前的红豆豆

2021-06-09 15:58: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大厅里,何红林之前在地面上见到的粉衣男子总算看到了真容。玉冠玉面,含春衔风,一颦一笑自有一派风流之像。姬水成见何红林目不转睛的瞧着,心气不顺,上前一步,把他拥在怀里,手捏着他

大厅里,何红林之前在地面上见到的粉衣男子总算看到了真容。

玉冠玉面,含春衔风,一颦一笑自有一派风流之像。

姬水成见何红林目不转睛的瞧着,心气不顺,上前一步,把他拥在怀里,手捏着他的下巴,转向自己。

何红林冲他一笑,无声的道:没你好。

姬水成心满意足,道:“这是自然。”

何红林见他出声,紧张极了,生怕大厅中的人听见。姬水成摸摸他的脸颊,道:“没事,他们听不见,我的修为在他们之上。”外界的传言不真,他的境界已达到了元婴,能进秘境靠的还是他腰间系得遮掩境界的玉佩。

何红林还是有些担心,仍旧不说话,只是倔强的转过头继续看大厅中热闹。

大厅中,莺莺燕燕围绕着一个男子奉承,娇声媚语,春意盎然。何红林看了一会后,小声的道:“我们去看看那两姐妹。”

姬水成明显语气不善,道:“做什么?”

何红林道:“那个姐妹中的妹妹像我家中的一个姐姐。”

姬水成心情又好了,他道:“行,我带你绕道过去。”至于这段时间她们有没有出事那就不好说了。

何红林点点头,被姬水成拉着穿过庭院,回到宝库,在他们之前坐下的椅上下一扭,一道门悄无声息的打开。

所以门的开关在椅子下,他当初怎么没想到四处看看,真是蠢死了。

姬水成突然问他:“你怕黑吗?”

何红林一愣,还是道:“应该不怕吧。”他前世今生未经历过黑暗,也不知道自己怕不怕黑。

“还是拿盏灯吧。”从玉佩里摸出一个晶莹剔透的八角宫灯递给他。姬水成道:“这是长明灯,永远不会熄灭。”

永远这词跟永动机似的。何红林接过,在心里默默吐糟。

八角宫灯晶莹剔透但是握着却有一股股的暖意,与身边人相似的暖意让他心情复杂。

这个人是对他好,但是他还是接受不了。

地宫中漆黑一片,唯有手中的八角宫灯照亮一方,何红林后知后觉的道:“这是不是太招眼了?”

姬水成道:“不怕,我会保护你的。”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何红林动动宫灯,照到他身侧的石壁。

壁画?何红林停住脚步,提灯细看。

红色的石壁上,花青描绘衣衫,冬青为发,姜黄作肤。石绿为柱,石黄为地基,上面是整齐划一的人在舞剑。

再往前看还是如此,想来应是一整个门派的人在练剑。

习剑、宴饮,降妖与伏魔,这些表现出的是一个门派的缩影。结合之前大厅中的沙阳标志,可以大致断定这里是沙阳弟子所建,而且还是分裂后四散的弟子,不然以沙阳的底蕴这处地宫不至于如此寒酸。

何红林道:“看来这里是与沙阳有关。”

“或许吧。”姬水成提醒道:“快到了,你要乔装一下吗?”

何红林摇摇头,道:“不。我是因为与族人走散后掉到地宫里,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见了嫂子的同门。”

“勉强算得上是合情合理。”姬水成又道:“我在旁边,有危险随时叫我。”

何红林扬扬手腕上的红绳,骄傲的道:“我有护身符。”能抵元婴一击的那种。

姬水成上手捏他的脸,恨声道:“早晚让你扔掉。”

绝对不可能。何红林打开他的手,提着宫灯而去,姬水成隐在暗处跟着他。

两姐妹靠在墙角,一个正与缚仙绳做斗争,一个正用功疗伤。

远远的有灯光朝着她们过来。花衣衣还以为是公子来救她,欣喜不已。花衣歌修为在花衣衣之上,自然感受到了来者三尺之内冰霜刺骨,功法走的应当是冰系一脉,遍想过一圈,不是花衣衣口中的公子一系的人。

越来越近,光亮中的人,有着年轻稚嫩的一张脸,一步步走来霞姿月韵姿态展现。身上的劲装红衣为里,白衣为外衫,腰间的血芙蓉玉佩表明了他的身份。

花衣歌问道:“芙蓉山何家?”师姐的未婚夫家。

何红林点点头,问道:“是。你们是飞花阁的?”

花衣歌道:“飞花阁光尘峰花衣歌,被绑着的人是花衣衣。”

一点都没有介绍是其亲姐姐的意思。

何红林疑惑道:“花衣歌?花宜兰是你什么人?”

花衣歌道:“她是我师姐。”

何红林微微一笑道:“原来你是我嫂子的师妹。”

嫂子?也就是说他是何家嫡系一脉的。花衣歌问道:“敢问公子为何是一个人?”难不成其他的何家人都进入到了地宫,若是如此,那可真是糟了,公子他不会让人走漏出地宫的消息,一定会杀了何家人他们的。

何红林摇摇头,道:“我与族人失散了,不慎失足掉落,到现在都没找到出口。”

那就好,那就好。花衣歌的伤疗得差不多了,站起来走路绝无问题。她赶紧扶墙站起来,道:“我知道出口,我送公子出去吧。”师姐未来夫家的人她怎么着都得保住他的性命。

这么着急?何红林道:“我观姑娘你腿上有伤,不如先治好再说,我不着急。”

你不着急,我着急。花衣歌急切道:“不要紧,我的伤不要紧。我还是先送公子出去吧,免得你族人担心。”万一何家人找过来了,那可就糟糕了。

何红林不解道:“姑娘,这里又没什么人,你在急什么?”

花衣歌还没回他的话,一个娇媚的声音接话道:“自然是急奴家看到你。”

一个身着飞花阁弟子服饰的女子妖娆而来,烈焰红唇,分外妩媚。何红林脊背一直,清楚的感受到背后刺来的目光。

对象错了。你该瞪她,不该瞪我,又不是我让她来的。

何红林故作无知,道:“为何?”

女子抛了一个媚眼,娇媚道:“小公子看到奴家自然看不上其他人,奴家说得不对吗?”

何红林道:“也对也不对。姐姐生得好是好,但是我对他人用过的不感兴趣。”

果不其然,女子立马发飙了。挽在手臂上的粉色丝帛如一条闪电向他劈来,何红林一动不动,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呆在原地。

“哧。”撕裂的声音响起,花衣歌手持匕首,立在他身前,为他接下女子的袭击。

花衣歌道:“你不能动他。”师姐每每从何家回来,都很开心,师父受到师姐感染也会开心。若是飞花阁的人伤了何家的人,师姐知道了会难过的,她不想师姐不开心,也不想师父不开心。

女子娇媚一笑,道:“光尘峰的小丫头,修为在同辈里不错,但是对奴家来说不够看啊!”

银光闪闪,暗器发出,一道冰墙拔地而起,抵挡而住。

何红林道:“二对一,姐姐的胜算不大,不如姐姐当没看我们,放我们一马。”

女子道:“嘴甜的男人最要防。你要是刚才没看不起奴家,奴家哪会动手。”

何红林无辜道:“哪有,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女子再也维持不住笑脸,狠厉道:“小子,今日你是别想活着走出去了,姑奶奶看你长得不错的份上,留你全尸。”

何红林道:“你做不到。”语气里的笃定展露无遗。

二打一,再加上何红林的功法正好克制女子的属性,很快他与花衣歌就拿下了人。

人拿下了,但如何处置是个问题。何红林迟疑道:“毕竟是飞花阁的人,在下不好过问,如何处置看姑娘了。”

花衣歌拧着眉道:“不如杀了她?她蛊惑了许多仙门世家的弟子,让他们身陨,杀了她也算对那些人有个交代。”

女子被按着也不安分,挣扎道:“你们敢,我是阁主的亲传弟子,杀了我,阁主不会放过你的。”

花衣歌冷笑一声道:“这是秘境,你死了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阁主还敢去质问雪雾仙山吗?她有这个胆子吗?”

女子问了保命,开始利诱起来:“你,死丫头,你放了我,我就把我空间手镯、玉佩都给你,我向天道发誓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你放我过吧。”

花衣歌道:“杀了你,你的东西就是无主之物,到时我再取了不是更好。”

女子道:“不行,不行。我,我在秘境得了一个好东西,我给你,你放过我好不好?”

花衣歌好奇道:“秘境里的好东西?交出来,不然别怪我划了你的脸。”

“行。”女子颤颤巍巍的自衣袖中掏出一个东西,猛然洒向花衣歌。

何红林眼灵动作快,将花衣歌往后一拉,让白色的粉末洒在他的胸前衣襟上。

清甜的香味弥漫开来,何红林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好像空气里水分消失了似的,口舌发干,呼吸发热。

何红林颤声道:“这是什么?”

女子有些迷茫,道:“应该是蛇花药,大概吧。”她要掏出的明明是软骨粉。怎么会是这个?

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好东西。何红林舔舔唇,正要问她要解药,就听到身后传来两声倒地声,身前的女子也眼睛一翻,晕倒在地。

身后熟悉的暖意告诉他,是姬水成。

本文标签:想吃你胸前的红豆豆

上一篇: 两个奶水冲的女人-他狠狠挺进的她的花苞

下一篇:健身房啪啪系列-握住把玉势放里面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