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小说-宝贝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边

2021-06-10 09:11: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第1章 以周围的陈设判断,应该是在卧室。 看杨欣出现,那家伙立马催促,“小宝贝儿!快,快,让我看看你的胸脯子!可把我给急死了!” 说着,郑钧撩开被子,腰下挺

 

第1章
 

以周围的陈设判断,应该是在卧室。

    

     看杨欣出现,那家伙立马催促,“小宝贝儿!快,快,让我看看你的胸脯子!可把我给急死了!”

    

     说着,郑钧撩开被子,腰下挺拔的擎天大柱便赫然露出。

    

     杨欣扭头避开,却听郑钧说,“你要不愿意,那我现在就找你去,当面求你咯?”

    

     没辙,杨欣只好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将睡衣的两边肩带拨掉。

    

     随着丝绸布料与皮肤的轻微摩擦,杨欣胸前鼓胀的山峰便跃然于空气中,白嫩与嫣红的鲜明对比,足以令所有男人垂涎三尺。

    

     郑钧咽口水的声音特别响,凑到屏幕跟前说,“我的乖乖!居然是真空的!怎么样?你男人昨晚上是不是爽死了?”

    

     杨欣觉得很难堪,护住前胸说,“行了,看过了,我挂了。”

    

     郑钧压根儿不搭茬,仍旧继续自己的话题,“跟我讲讲,他是怎么跟你做的?从前面举着你的腿,还是从后面揉着你的胸?”

    

     那畜生露出兴奋的神色,蹲在床上望着杨欣,手伸到双腿之间开始前后运动。

    

     变态!太恶心了简直!

    

     杨欣再也忍不住,中断了视频通话。

    

     郑钧刚要达到顶点,画面却突然一片漆黑,杨欣可人的俏脸,和万中无一的绝美胸脯,跟爆裂的气泡似的不见踪影。

    

     “装你妈清纯!老子非让你乖乖听话不可!”

    

     郑钧怒不可遏,猛然将手机扔向墙壁,砰的砸得碎片四处飞溅。

    

     对于郑钧这种老手来说,光得到女人的身体,是不足以满足他的虚荣心的。

    

     只有将女人的身心一并征服,让女人心甘情愿当他的奴隶,他才能享受到成就感。

    

     郑钧点上烟,用力抽了几大口又摁灭在烟灰缸里。

    

     他推开窗户,冲着街对面紧闭着的美发屋喊了两声,旋即躺回床上,跟死猪一样翻着白眼。

    

     唯独有生气的,就是他胯下的盎然巨物。

    

     不出五分钟,清脆的高跟鞋声顺着楼道由远及近。

    

     听到敲门,郑钧跟弹簧似的蹦起,迎进来个化着浓重烟熏妆,却穿得跟个高中生一样的妖艳女人。

    

     那女人进门便跪,熟练的解开郑钧的裤子拉链,娇滴滴的喊到,“钧哥,还是全套吗?”

    

     郑钧将腰身往前挺了挺,“哥哥今天没心情,打个快炮,小妹儿勤快点儿,钱照给。”

    

     那女人喜笑颜开,赶紧张嘴卖力伺候。

    

     郑钧咬牙哼哼着,表情看起来十分难受,不出几秒就抓住那女人的头发,让她转身扶好墙,然后把住她腰肢发起进攻。

    

     女人的叫声妩媚婉转,比窗外鸟儿的晨啼还好听。

    

     郑钧不遗余力的疯狂冲刺,恍惚中总感觉身前的女人就是杨欣。

    

     “让你装!我他妈让你装!让你装……”

    

     郑钧的模样逐渐狰狞,不顾女人的挣扎反抗,紧紧揪住她头发便往死里挺腰。

欢,丝毫不顾忌被屋外的人听见。

    

     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下,不出三分钟,郑钧便狂躁不堪,将那女人紧紧抵在墙上,随后静止不动了。

    

     等晕乎劲儿过去,女人很乖巧的回身,用嘴帮郑钧清理。

    

     郑钧推开她,从桌上钱包里掏出二百块钱,砸在她裸露的胸脯,“滚。”

    

     女人不知道郑钧今天发什么神经,小声嘟囔着,悻悻离开。

    

     郑钧一脚将门踹上,震得整个屋子都在颤抖,“他妈什么东西!敢给老子甩脸色!biao子养的!”

    

     那女人是镇上最红的几个小姐之一,因为模样长得不错,身段又出类拔萃,所以很受郑钧宠幸,几乎每周得找她两三回。

    

     可自从跟杨欣有过肌肤之亲以后,这样的庸脂俗粉,似乎再也无法满足郑钧内心的饥渴。

    

     他坐在床沿抽了会儿闷烟,突然套上衣服出了门。

    

     与此同时,在与郑钧所处的镇中心相隔十公里的河畔,罗成辉已经摸到岸边,躲在某块岩石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水面。

    

     岩石上的露水尚未干涸,稍微有些冷沁,但罗成辉贴在其上,身体却异常火热。

    

     他做梦也想不到,大清早来河里玩水的,居然是孙二娘!

    

     那晚去小卖部买酒,瞅着孙二娘几乎快要撑爆衣服的鼓胀胸脯,罗成辉脑子里就曾闪过个念头——要是能亲眼看看就好了。

    

     如今真的得到机会,罗成辉倒有些怂了。

    

     俗话说做贼心虚,偷看女人洗澡本就是被人不齿的龌蹉行径,更何况孙二娘还是有夫之妇。

    

     罗成辉不止一次想打退堂鼓。

    

     只是,河水里的景色实在太过震撼,他相信只要是个男人,见这场面都会走不动道。

    

     前面大概十来米的地方,孙二娘正面对着罗成辉,披散长发站在齐腰深的水里。

    

     那女人有着与年纪完全不相符的白嫩皮肤,尺寸惊人的胸脯,恰巧被自然垂在身前的秀发遮住重点。

    

     这样反而更显诱惑,让罗成辉产生一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罗成辉不是没对孙二娘动过歪心思。

    

     只是在旁人的口中,孙二娘已然是个上搭叔伯下宠侄甥的浪荡破鞋,罗成辉担心,如果跟这女人有点瓜葛,传出去不太好听。

    

     所以每次别人骂孙二娘不守妇道的时候,罗成辉也会不痛不痒的附和两句。

    

     孙二娘从岸上拿香皂蘸了河水,在身上仔仔细细的涂抹开。

    

     当她撩开挡在胸前的头发,罗成辉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那两只体积庞大的白兔,在孙二娘的抚弄和摩擦中微微颤动,看起来比棉花还柔软,却带着十足的弹性。

    

     其上的一抹嫣红,更是比岸边斜坡上的野花还娇艳。

    

     罗成辉脑子里嗡嗡作响,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将脑袋深埋其中,细细体会被裹缚和包围的滋味。

    

     浑身洗干净,孙二娘缓缓移上岸。

    

     她背对着罗成辉这个方向,比双肩宽出巴掌还多的丰满翘臀,天生就透露出某种讯息,好像在告诉男人,生养绝不是问题。

    

     罗成辉灵机一动,按理说孙二娘应该可以生养,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怀娃?难道……是她男人有问题?

 就这下走神,罗成辉的脚不自觉往旁边挪了挪,结果不小心碰到块石子,将其蹭进河水里,噗通砸得水花四溅。

    

     孙二娘衣服还没穿好,吓得赶紧捂住胸口,惊慌失措的朝这边张望,“谁?谁在那里?!”

    

     罗成辉猫腰躲在岩石后,急得抓耳挠腮。

    

     附近除了这块石头,便没有任何能遮挡的物体,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开溜,除非孙二娘是瞎子。

    

     听着不远处,有阵脚步声渐渐逼近,倘若被认出,只怕要闹出大事。

    

     罗成辉悔不当初,心说做人真不该贪小便宜,当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便趁着孙二娘还没看见他,猛然跳进河中潜向对岸。

    

     从河底望去,孙二娘在岸上大喊大叫,蹦蹦跳跳的跟唱戏一样。

    

     还四处捡石头朝这边砸。

    

     罗成辉不敢耽搁,使出吃奶的劲儿游向对岸的河湾。

    

     从下游的石头桥过河,一路跟贼似的小跑回家,刚进门便碰到杨欣。

    

     见罗成辉狼狈的模样,杨欣很诧异,“爹,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衣服都湿了呢?”

    

     罗成辉支支吾吾道,“哦,没事没事,刚刚在地里干活太热,回来冲了个澡。”

    

     不等杨欣追问,他连忙进屋换衣服。

    

     因为赶着去学校上课,杨欣也没多想,皱了会儿眉便离家。

    

     从窗户缝里看着杨欣远去,罗成辉终于松了口气。

    

     心说,还好刚才没说掉进河里了,不然日后孙二娘把事情捅开,杨欣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猜到偷看别人洗澡的色鬼是他。

本文标签:宝贝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边

上一篇:娇妻被调教怀孕,餐桌下的乱h

下一篇: 娇妻被几个老外玩惨了-拿着黄瓜自己坐上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