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上遇到男生猥琐-体育生卵蛋浓精喷

2021-06-10 09:14: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第1章伸手在她翘臀上抓了一把,还放到鼻子前使劲嗅,淡淡的幽香让人心驰神往。 “媳妇儿,等我!” 黄明超回过神追上去,边跑还边喊。 两人扭捏

 

第1章

伸手在她翘臀上抓了一把,还放到鼻子前使劲嗅,淡淡的幽香让人心驰神往。

    

     “媳妇儿,等我!”

    

     黄明超回过神追上去,边跑还边喊。

    

     两人扭捏纠缠着进了屋,而在后院做农活的罗成辉,恰巧透过果林树叶的缝隙,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幕。

    

     罗成辉心里发酸,但随即将其驱散。

    

     告诫自己说,闺女已经是那小子的媳妇,人家两口子恩爱,我吃哪门子醋?

    

     黄明超难得有假期回家,罗成辉要准备做几个大菜,给女婿打打牙祭。

    

     杨欣妈十几年前就跟别人跑了,罗成辉没有找老婆,这些年都是自己下厨,做饭的手艺不说多高明,至少比大多数男人强。

    

     夜幕降临,罗成辉正忙活着,黄明超进厨房说要帮忙。

    

     父婿俩聊着聊着,话题越扯越远,不知布局竟然谈到罗成辉娶媳妇的事上。

    

     黄明超心思单纯,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爹,这么多年您都不找女人,就没憋不住的时候吗?”

    

     罗成辉心想,泥腿子果然还是泥腿子,说话一点水平都没有,又不好当面戳穿,便叹气道,“小超啊,我倒是想找,可也得人家愿意啊。”

    

     黄明超放下手里的菜,正色道,“爹,您可别这么说。像您这样的男人,多的是女人抢呢!”

    

     “远的不说,咱就说小卖部的孙二娘。我可早就听人议论,她对您有那么点意思……”

    

     罗成辉一愣,心说这小子原来是看着愣,脑子还挺活络,于是装作严肃说,“小超,人家孙二娘是有男人的,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呢?这话不能乱讲了!”

    

     见岳父生气,黄明超也不懂得服软,还非要给顶回来,“有男人怎么了?她孙二娘就是看上你了,我不止听一个人说过!”

    

     罗成辉刚想再告诫几句,却发现杨欣站在门口,脸色略显异样,也不知道刚才的对话有没有听到。

    

     黄明超帮了会儿忙,便跟杨欣回房,说是要拿从城里买回来的东西。

    

     起初罗成辉没觉着不妥,可后来渐渐听到,有阵很奇怪的响动从隔壁传出,像有人在挪动桌椅板凳,故意让凳子腿使劲摩擦地面似的。

    

     罗成辉不明就里,担心是遭了鼠灾,便附耳在墙上仔细分辨。

    

     这一听不打紧,他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响动根本不是什么凳子腿儿蹭地面,而是女婿跟闺女在做床上运动呢!

 

 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赶着吃饭前二十分钟也要活动活动。

    

     罗成辉叹口气,扭头回灶台做饭。

    

     因为菜里的汁液被煎炒出来的缘故,大铁锅底的油脂微微泛白,并且略显粘稠,让罗成辉不禁联想起,跟他做前戏时杨欣妈妈身体的变化。

    

     女人真是种神奇的生物,也不知道如果一直不停的挑逗下去,会不会因为体液流失过多而缺水。

    

     裤裆里开始不老实,罗成辉只得叉开腿,隔着裤子将那东西理顺。

    

     他的目光落在锅铲上,可眼前总是闪过杨欣充满青春气息的丰满胸脯。

    

     那令人口干舌燥的美景,在虚幻中由远及近,几乎就要贴到脸上,罗成辉甚至能闻到从其上散发出的阵阵幽香。

    

     在将要触碰到的时候,耀眼的大白馒头又迅速远离。

    

     杨欣原先清秀可人的面容,变成了张带着岁月痕迹的脸。

    

     罗成辉吓得扔掉锅铲,咋突然变成孙二娘了?

    

     难不成,真对那个有夫之妇动了歪心思?

    

     罗成辉做好饭,招呼黄明超和杨欣。

    

     两个人耽搁半天,才磨磨蹭蹭的从房间里出来。

    

     杨欣没有扎头发,瀑布般的青丝就那么自然的垂落在双肩,配上她娇俏又稍带红晕的小脸,跟雪山上盛开的白莲一样,清纯得仿佛不属于这世界。

    

     罗成辉尽量不看她,免得心里总生出些乌七八糟的想法。

    

     而黄明超则显得心满意足,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杨欣用筷子敲他手背,“慢点儿,不怕噎死。”

    

     黄明超嘿嘿一笑,张开沾了两粒米饭的大嘴,“这你就不懂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你说是吧?”

    

     放假回家,又不需要上工,黄明超口中的“做事”代表什么含义,罗成辉当然明白。

    

     这种拐弯的话并不难说出口,罗成辉暗自惊讶的是,黄明超啥时候也学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杨欣没想到黄明超胆子这么大,接连偷瞄罗成辉,咬咬嘴唇对黄明超说,“少喝点酒,本来身体就不好。”

    

     男人,最忌讳别人说他身体不行,尤其是被女人说。

    

     黄明超刚塞进口里的菜噗嗤全喷出来,急得都结巴了,“谁,谁说我,我身体不好了?媳妇你,你怎么能瞎说?”

    

     杨欣这才发现嘴快了,悄悄回他个尴尬的表情。

    

     罗成辉装作什么都听不懂,自顾自吃饭,心里却在嘀咕,这女婿也是个死要面子的主,到底行不行,他媳妇难道不清楚?

    

     又是一夜酣战。

本文标签:体育生卵蛋浓精喷

上一篇: 娇妻被几个老外玩惨了-拿着黄瓜自己坐上去

下一篇:黄瓜 好爽 大 H-我和亲妺作爱 妺妺下面好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