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含着一根粗长玉势/学长让我坐在他的那个上写作业

2021-06-10 10:48: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斯莱特林宿舍幽深的长廊中,鱼骨状错杂分布着一扇扇房门,现在,这些宿舍门都紧紧闭着,走廊寂静又黑暗,就像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隐秘危险又充满使人探求的渴望。“海顿,出来。&

斯莱特林宿舍

幽深的长廊中,鱼骨状错杂分布着一扇扇房门,现在,这些宿舍门都紧紧闭着,走廊寂静又黑暗,就像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隐秘危险又充满使人探求的渴望。

“海顿,出来。”说话的人敲了敲门。

“来了。”回答的人声音低哑,但另一个人似乎并不在意是否会有回应,说完这句话便抱着胳膊站在一边。

不久一会,一个消瘦的人影从门缝钻了出来,他身上披着一件大大的魔法袍,宽大的兜帽盖住头,看不清楚面孔,但能看出来是个体态很好的年轻男孩,只是气质稍显阴沉。

阿兰刚刚洗完澡,头发潮湿偶尔有水珠从散乱的金色发梢滴落,脸上还带着未消散的红,浴室蒸腾的热气让他的脑袋也有点飘然,实在想不通在这个时候——大半夜——约会的好时候,谁会来找他。

不愿意让人久等,阿兰动作很快,然后就发现他血缘上的哥哥——只比他大一级但足足高他一个头的黑皮肤男孩倚在宿舍门外的雕花柱上,百无聊赖地抬头看天花板上流动的花纹。

“嗨,阿兰,晚上好。”布雷斯·扎比尼听到开门的动静低下头,英俊的脸上满是愉悦的笑容,他微微眯着一双桃花眼,就像他的心情此时真的一片晴朗一样。

阿兰诧异地挑挑眉,布雷斯突然造访,还带着这样莫名的友好,那肯定没好事,“晚上好……有事吗?”

“不请我进去坐坐?”布雷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眯着笑着问了这一句。

“我不想明天早上整个学院都流传着我和你的桃色新闻。”阿兰微微扬起头,冷笑着说。

“放宽心好了,我放了保密咒,”布雷斯笑了笑,直接推开阿兰瘦弱的身躯走进他的宿舍,又在阿兰进来关上门之后熟门熟路地坐到了沙发上。

“你到底有什么事?”阿兰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他此时无比庆幸自己住在斯莱特林唯一一间单人宿舍,否则大半夜——被人看到这个四处留情的蝴蝶飞到了他的宿舍采蜜,那绝对不是个好事,他在斯莱特林生活已经够困难了,并不想再给别人增添一点谈资。

“没事不能来找你么?”布雷斯仍然懒懒散散地眯着眼,一幅睡不醒的样子看着他,道:“我想念自己的弟弟,想来看看他,就这样。”

“真是令人感动的兄弟情。”阿兰嗤笑一声,一对漂亮的水晶灰眸子里满是嘲讽。

“别这样。”布雷斯突然伸手摘下阿兰的兜帽,在那露出来的金色卷发上摸了一把,他的动作直接让阿兰原本藏着的脸显了出来,精致漂亮的五官在朦胧的光线下都好像镀了一层光晕,明媚又有股子懒散的性感。

“果然随了你那个妈妈,这个样子真是勾人极了。”

因为下巴被迫抬起的动作,那纤细白皙又脆弱不堪的脖颈也一道露了出来,阿兰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冷战,又勉强笑道:“你说我长得像个情妇?”

布雷斯又笑了,他摇摇头,反而就阿兰的长相大谈特谈,“你怎么总喜欢把自己的美丽藏起来,亲爱的,如果你能高调一点,霍格沃兹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喜欢你。”

布雷斯的声音总带着点调笑的意味,长相和自带风流的样子都随了他的父亲,一时新鲜,却不长情,所以老扎比尼先生新婚后不久,转身就将怀抱给了阿兰的母亲莉莉娅,并和这位女巫孕育了两个孩子——阿兰和他的妹妹埃伦娜。

阿兰和布雷斯这一对异母兄弟在长相方面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他们的长相都偏似各自的母亲,只是布雷斯的五官更野性,而阿兰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漂亮。

“你是不是需要一个缴械咒!”阿兰很烦躁地把布雷斯的手拍下去,布雷斯也不在意,仍然笑眯眯的,只是眼中暗暗藏着危险和不满。

阿兰敏感地察觉到了这点,于是动作缓慢地低下头,很驯服地一言不发。

布雷斯轻抚着阿兰的后颈,明明是很亲昵的动作,阿兰却屏住了呼吸,连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浑身紧绷,后颈是一个巫师最致命的地方,就像蛇的七寸,因为魔法的精妙,人失去了身体其他地方都能活都能恢复原样,可一旦脖子断掉,哪怕他是个巫师,也活不下来。

“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我那个父亲不是突然死掉的话,恐怕现在咱们的身份得换一换,”布雷斯笑眯眯地说,“卑躬屈膝小心翼翼的人,恐怕就得换成我了,但是谁能想到,他没能活到把我母亲赶走呢,真是可惜……”

“别开玩笑了,”阿兰竭力压住颤抖,咬牙道:“你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我明天还要上课。”

“怎么说呢。是一件不怎么难但是不怎么容易做到的事情,”布雷斯终于逗够了他,却又转了个大弯子,道:“什么时候成事就看你了。”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阿兰抬眼看向布雷斯,他敏锐地察觉到这次的事情可能对布雷斯很重要。

“我会让艾尼上扎比尼的家谱。”布雷斯说。

阿兰一下子抬起头,紧紧盯着布雷斯的眼睛,问道:“埃伦娜·扎比尼?”

布雷斯点了点头,道:“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他说得轻巧,对阿兰来说,这可是天降恩赐,他的母亲为止奋斗了十几年都没能达到的成就,在布雷斯这里却简单的要命,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连布雷斯要他去做什么都没在意,总归不是去送死。

他完全没担心,反而有些开心。

他的出生就是原罪,只是艾尼不像他一样满脑袋阴私。心思单纯的孩子,还是有个家族做后盾好。

私生子,不管怎么样,说出去总是令人不齿的。

尽管他也想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可是人的出身没得选。

“你不问问我任务内容是什么?”布雷斯轻挑地抬起了阿兰的下巴,在他光润莹白的侧脸嗅了嗅,沐浴露的清香与少年人特有的青涩气息立刻充斥了他的鼻腔,他非常陶醉地叹了口气。

“跟谁上床?”阿兰无所谓地问,“还是给谁下药之类的。”。无非就是帮他拉拢某个人的关系,这种事他干了不少了。

扎比尼家没有年轻的可以用来联姻的姑娘,埃伦娜虽然也算,但她被阿兰保护的密不透风,生怕被扎比尼家的人带走,不过头脑灵活、心思通透的阿兰在这方面会做得更好。

“别说的这么直白么,你哥哥我可从来没有把你往谁的床上送过。”布雷斯挑了挑眉。

“你难道不是早就想这样了,哥哥,我们认识了十几年,别把我当傻子,直接告诉我是谁吧。”阿兰冷笑,如果不是在巫师界恋童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恐怕布雷斯早就等不及把他当礼物送出去了。

“德拉科·马尔福,你肯定认识他。”布雷斯说。

阿兰愣了愣,皱眉道:“怎么是他?”

那个英俊耀眼如神祇般被环绕的少年,那个出了名的在父母疼宠溺爱下长大的少年。

本文标签:学长让我坐在他的那个上写作业

上一篇: 弄的老熟妇死去活来-岳在厨房里就想要

下一篇: 唔…别吸h-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电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