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伸进去吃胸摸下面的小说-狗狗太大了大涨

2021-06-10 10:57: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早上起来洗个脸,鼓起干劲好好把道观打扫一番,然后去往集市买东西,接下来识字、练武.....即使师父不知为何消失踪影,但是对道观里两人来说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其实早已习惯

早上起来洗个脸,鼓起干劲好好把道观打扫一番,然后去往集市买东西,接下来识字、练武.....

即使师父不知为何消失踪影,但是对道观里两人来说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其实早已习惯她不在身边了’无忧望着窗外雾蒙蒙的天空出神,‘她总是这样随意的离开,难道在她的眼里我并不能称之为家人吗?’

“你在想什么事呢?”朱莹莹一脸担忧的走过来“刚才的表情有点可怕啊。”

无忧惊觉,揉了揉脸,撇嘴抱怨道“还不是被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闹得,本来打算去找师父的,现在却只能守在这里了。”

这事情说来可就话长了。

要由道观附近的一户姓吴的人家说起,这户人家说来也是本本分分的村民,以打猎为生。可问题就出在,这一家子拢共六个人,没有一个男人。

没男人怎么能不算问题?

没男人问题大了,这就是个绝户。

没男丁,这一门就算没有人了。女人有什么资格继承男人赚来的家产呢?即使她们做饭、打扫、干农活、洗衣服、缝缝补补....一刻都没有闲着,可这都没有价值,要过了男人的手换来钱才有价值。可这价值是男人的啊,连女人都是男人可租可卖的东西啊。

在村庄里,男丁就是一种暴力势力,男丁少的家庭都少不得被歧视打压,在村里分配一些共同的资源的时候,男人少的家庭都是没资格说话的。这样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简直给了别人合法抢劫的理由。

他们家和村里不是一个宗族的,是外来人口,为求宗族庇佑和生活方便,他们许诺定期给族长交些猎物的毛皮,这才有了住在这里的资格。

这一家子有六姐妹,一般打猎这种危险的粗活不适宜教给女孩,可她们的父亲也没有办法,人多力量才大,光靠他一人捕猎怎么可能养这么多人,只好在老婆没生出儿子前放下老规矩把女儿培育成为优秀的猎人。

怎奈造化弄人,老婆早早去了,本想将大女儿、二女儿卖给村里有钱的老鳏夫做妾好娶新妻生儿子,结果一次失手,被挣脱陷阱的熊吃掉了。

家中老父连骨头都没剩下,姐妹六人却连大声哭都不敢。

她们平时就常受小混混的威胁,反正家里就一个男人而且和村里的任何一个人也不沾亲带故,出了事没人帮忙,打上门来未必打得过这些年轻力壮的混混,姐妹六人一起来声讨恶人既不现实也损清誉毁名声。

因此姐妹六人常常结伴而行,绝不落单,打猎摸索到的拳脚功夫轻易不显露人前。

她们不敢想村里得知她爹死去后自己的下场。虽说吃绝户是受人斥责的,可那是在家里有一个幼小的男孩可以作为继承人的前提下,而且村里为讨好名声未必把姐妹卖到烟花之地,有可能内部消化了,分给暂且娶不上妻或者需要小妾的人家,这就不算‘吃’了,说来还是给这六个小姑娘找到依靠了呢。

但她们背后没有娘家作为依靠,被分配给谁都是任人拿捏的下场,在这村子里长大又不是没见识过这种事,村口的疯女人家里就是绝户,分给一个据说老实的庄稼汉,一开始因为没分给傻子或者老头子她还暗自窃喜呢,结果三天两头的动手,她活生生被打疯了。

按理来说别人家也有夫妻动手的,为何他们家会演变成这样呢?原来啊,别人家的媳妇都有娘家可回,打的狠了回到娘家,就算兄弟不给她撑腰可她至少有个去处避一避,过了气头,两人就缓和下来了,日子还是照样过的。这女人没有娘家啊,她母亲都不知道被分给谁了呢,所有一开始的小打小闹,演变成大打出手,关上门来都是家事,谁给你主持公道啊,等反应过来,人已经疯了。这男人心也狠,等她生了儿子就把她卖掉了,现在她已经被倒卖多次为村里好几户没钱娶媳妇的生了儿子,生出来就被赶出门,平时住在一个废弃的牛棚里,哪个男的想要了又没钱去花街解决,就给疯女人一点吃的抓回家过上一晚。

扯远了,再说这六姐妹。

平日里,她们三人一队,一队人和老爹去打猎,一队人结伴去药铺帮忙,药铺老板娘是她们母亲的妹妹,对他们颇为照顾,按理说现在父亲死了是应该给老板娘通气的,可是.....未嫁从父,嫁后从夫,夫死从子....是为儒家的“三从”,这三从规定了古代女人作为廉价商品一生的主人和从属权。未嫁人的姐妹们没有了老父就是“无主之物”,不说药铺里人多嘴杂,就说老板娘难道不会借此为儿子谋划一二吗?

于是她们约定好闭口不言,偷偷为父亲立了衣冠冢,计划相中一个男人当上门女婿,定了婚约以后再办葬礼。

小村庄里没有娱乐活动,说人是非就是大多数人茶余饭后唯一的娱乐项目,谁家媳妇买了新肚兜都藏不住更别提有人死了这种大事了。

姐妹六人越发觉得周围充斥着可拍的目光,她们平时和村里人没有太多交集,但是明显凑上来和它们搭话的男男女女变多了,为防泄漏秘密,她们一概不理,但这情况,迟早得出事。

果然,没过多久就来了第一个吃螃蟹的。

一天夜里,院子的看门狗忽然叫了几声,她们警觉地爬起来打开窗户看向屋外,狗趴在地上大声呜咽。兴许是啥蛇虫之类的溜进来把狗吓着了,正要躺下,小妹一声惊呼,众人看去,这才发现窗户纸居然破了一个大洞,明显不是风吹破的。老大和老二摸来镰刀和火把,开门去看情况,她们给屋外墙根放的猛兽夹,夹住了一大片布料,还隐隐透着血迹。实在令人心悸,几人就坐在炕头紧张到一夜未眠。

过了几天,大清早村长带头扶着一个瘸腿男人和一群手持木棒的人来她家说理。

这有什么可说的?你自己不怀好意、私闯民宅,被夹断腿怎么想都是活该啊。可这只是一个由头罢了,他们根本就不是来讲理,先污言秽语不断的嚷嚷着要赔偿,后又见没人出来搭理他们就一拥而上的砸破门冲进家中抢东西。

约莫早已打此主意了,这家的老头子好长时间没见了,不是死了也是出了远门,就算回来,只要把这几个女的卖远点,钱村子里分掉,大家都是帮凶谁都不可能作声,老头子估计都不知道该找谁要说法去。

本来不至于沦落到这么野蛮的强抢民女,这不是最近没见商队过来,县太爷又不停的催收粮食,大家都兜里空空、腹中饥饿,难免吃相难看了许多。

前几年就听说要打仗,女孩多了是累赘,好多人面对紧张局势的办法就是把女儿卖了换物资,女婴杀了追男丁,所以娶不上媳妇的穷村一口气增加了好几个,这吴家六姐妹就是晃来晃去的肥肉,早惦记着呢,大家都饿,谁能挡住饿鬼吃肥肉呢?

因为姐妹们常与野兽厮杀,不是那种男的声抬高了就不敢张嘴反驳的小女人,所以他们是挑着其中几个人出门打猎的时间点来的。然而他们不知,陷阱不是只有晚上放,那天晚上后六姐妹已经心生警惕,找药铺老板娘借下一笔钱换成粮食,打来的猎物也没有卖出去而是想办法保存,剩余的钱化为前院后院无数的陷阱和她们腰上别的小刀。

远远地看见一堆人走向他们家,于是放了笼里所有肉鸽作为信号,要是村里真的撕破脸面强抢,只要道长前来解救,她们当即下跪表示父亲已死再无牵挂要出家。从此她们的从属权归于神明了,村子里就失去了挑事由头,最主要的是小道长和她们曾是儿时玩伴,一身武艺定能救她们于水火,当她徒弟这事算早有安排,必不会亏待她们。

一大群鸽子在吴家姐妹院子上头徘徊,无忧在屋顶上见了赶紧抄近道跑来替师傅救场。

场面一片混乱,六姐妹的陷阱收拾了一批人,但你始终架不住人多呀,而且村人哪能一点准备没有,叫人拉来一车自制的弓箭还有碎石就骂骂咧咧的向她们攻击,不知谁喊了一声“别怕,死了也能拉去配冥婚。”这无疑让大家更是急红眼了,石锤砸屋墙,根本不顾及有没有人在里面。

吴家六姐妹本还想用陷阱给个下马威,趁他们怕了后给大家留几分商量余地,道长要是无法赶来相救,姐妹们就共同嫁给一个家族的人,大家在一个房檐下互相撑腰,现在心一下就坚硬如磐石一般,爬上屋顶用削尖的竹条向下扔,六人准头不错,扎死了好几个打砸抢的村民。

本文标签:狗狗太大了大涨

上一篇:男的把女的啪到哭视频-把葡萄放进去,不准掉下来

下一篇:用下面的吃把草莓吃了-舌头在花蒂上摩擦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