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公特别大怎么办/张行长在体内越来越快

2021-06-10 11:20: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张玉言正在给手底下的两个实习生检查器物图,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抬头一看原来是何队。何队是海南这边考古所吴队手下的人,主要做室内整理工作,在张玉言来海南工作的一个月里对她颇

张玉言正在给手底下的两个实习生检查器物图,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抬头一看原来是何队。

何队是海南这边考古所吴队手下的人,主要做室内整理工作,在张玉言来海南工作的一个月里对她颇多照顾,“小张,该收工了,今天早点下工。明天给你放一天假。”

“好。”张玉言点点头,待何队走后看了一眼手表,才三点,下班这么早?

“我记得这只瓷碗是汝窑天青釉的,你怎么没标注釉色?还有这个玉环底,剖视图怎么没画出来?”把实习生画的器物图中的错误一一指出来,已经到了三点半,张玉言关了电脑,将办公室里的器材都清理干净放好,然后才锁门下班,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间。

她是中央汉唐考古研究院委派过来协助这边考古所研究的人员,所以给她单独分配了一个房间。脱掉工作时穿的白大褂,换上休闲的衣裤,拿上雨伞出去吃饭。

海南的春天是个多雨的时间,不带伞出去准会被淋成落汤鸡。

下楼路过二楼的楼梯口,她看见刚才她指导画图的两个实习生中的一个在附近徘徊,东张西望,见她过来了,一个箭步窜到她面前,“师姐,你明天有空吗?”

“有空,怎么了?”何队莫名其妙给她放了一天假,这个年代也没什么消遣活动,除了工作她也想不出来有什么事可做。

实习生扭扭捏捏的道:“我想请你吃晚饭。”

老实说她对这个实习生没有太多的印象,看着也不像个投机取巧的人,怎么就想到请她吃饭拉关系了?暗自摇头,她训斥道:“在我手下好好学习就行了,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

说罢不管实习生的反应,她径直下楼,出了考古所,正撞上何队在门口倒车,副驾驶坐了个女人好像是他老婆,点点头就当打了声招呼,何队却把车窗摇了下来:“小张,你男朋友今天没来接你?我看你那个男朋友对你不太上心哦。”

张玉言仔细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何队说的男朋友是张海楼,经常来接她出去吃饭、有事没事买点东西送过来,这样的姿态在考古所的人眼里确实像是男朋友,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接她出去是参与张家人的聚会、买东西也是她让送过来的。她微微笑了笑,并不打算解释这么多,“他平时比较忙,我今天去姜婶家吃饭。”

海南这边的考古所里有两队人,一队是负责做室内整理的,执行领队是何队。另一队做室外工作,主要从事沿海的勘察与打捞工作,执行领队姓陈。室外那批人在张玉言来之前就不在考古所了,听何队说在永兴岛附近做勘察,少说要小半年才能回来。

考古所里也是有食堂的,但食堂做饭的师傅是陈队那边雇的人,他们人一走,就给做饭师傅放假了,食堂也不给用,何队只能去外面找了人做饭,室内整理这一队人都在外面吃。

外面没下雨,张玉言一路提着雨伞,到姜婶家里,门没关。今天下班早,她来早了,姜婶还在忙着做饭。她系上围裙撸起袖子进去帮忙,饭做好也到了饭点,可她看了看发现缺了不少人。

“姜婶,今天怎么缺了这么多人?”

“有几个小伙子跟何队请了一天假,后天才回来。”

原来是请假了,这样明天的工作也很难进行,难怪何队要给她放一天的假。

饭吃到一半,电话就响了,姜婶过去接电话,然后看向张玉言,“何队让你接电话。”

她刚把电话放耳边就听见了何队焦急的声音,“小张,快回所里,出事了!”

她还隐约听见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尖叫声,怕是真出了什么事,她连忙放下电话,跟姜婶打了声招呼,告诉她自己有事不吃饭了就离开了。

到楼下她才发现下了雨,而自己的伞忘在了楼上,回去拿还要浪费时间,这也不知道所里出了什么事,她就一路淋雨跑回了所里。

姜婶家离所里不到一千米,她跑回所里只花了四五分钟的时间,饶是如此,身上也被淋透了。进到大厅里,她看见地上躺了好几个伤员,走近观察才发现是中了尸蟞毒,拿刀割破自己的手喂血给伤员解毒,找个了清醒的人问道:“何队呢?”

得知何队在二楼,她上了二楼,见何队带着人堵在她的办公室门口,人手一瓶杀虫剂。

“何队,怎么回事?”

“伤员怎么样了?”何队问道。

“没事了。”

何队松了一口气,跟她解释了一通,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何队本来跟他老婆在外面吃饭,忽然接到消息说陈队那边回来了,还带了文物回来,他就带人过来要给文物登记入库。陈队不愿意,还跟他们起了冲突,最后上面下达指令让陈队把东西给何队,陈队才同意。

于是何队登记之后让人把瓷器搬来张玉言这里,打算让她明天做个分析报告什么的,结果忽然有个封口瓷罐开了,里面窜出来一堆虫子,事发突然,咬伤了不少人,何队赶紧让人从她办公室里出来,然后关门,防止虫子乱跑。

她来的时候,何队被上级特地交代过,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直接找她,所以何队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

“这事你能解决吗?”何队问,“不行我让消防局的过来。”

“消防局的也解决不了。”她拿过杀虫喷雾剂,拧开瓶盖,放了点自己的血进去,“用这个,先往自己身上喷点,一个人进去就行了。”

解决了尸蟞,张玉言看何队脸色还是不太好,她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劝慰了一两句,便回房间洗澡换衣服。

次日一早,没有工作,她出去晨跑了一个小时,在路边小摊上吃了早点,回来换好衣服,打算去办公室研究昨天何队拿过来的瓷器,看看能不能出一份报告,却在办公室门口撞见了两个年轻的姑娘。

两个都很俏丽,一个略显文静,一个则有些娇蛮的样子,是她没见过的生面孔,难道是昨天回来的勘探队的人?

“你们在我办公室门口做什么?”

娇蛮的姑娘道:“你就是张玉言?听说我们带回来的文物都被放在你这里了?那你研究的时候可要小心一点。”

那姑娘脸上虽然笑眯眯的,可是张玉言却从她的话里听出来警告的意思,果然是像她猜测的那样,昨天何队去要文物登记入库,触怒了勘探队的人,把东西交了出来,却留了坑。虽然瓷罐里的只是一些小尸蟞,毒性不大,但张玉言很难认同这种暗算别人的行为。

“你别闹。”文静的姑娘扯了一下娇蛮,然后才对张玉言道,“如果你研究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们,把文物交给我们,我们可以解决。”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还要忙着约人过情人节呢,走了。”

文静和娇蛮正要离开,张玉言却不想让她们就这么离开,她淡淡笑了笑,问道:“我昨天看了,罐口的封泥是新的,罐子里的小尸蟞是你们带回来养的吗?还是你们打算造成一点混乱,以此拒绝文物入库?”

此言一出,娇蛮脸色就变了,文静还稳得住,既然己方留的小把戏已经被人拆穿,那文物入库这件事就没什么好掰扯的了:“我们本来打算解决的,何队拿东西拿的太急了。”

张玉言听得出这是对方认怂了,能进这支勘探队的都不是一般人,她也没法追究。

这是楼梯口右侧的房间房门打开了,一个年轻人端着洗脸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洗脸盆里放着一些洗漱用品和衣服,二楼和三楼的房间都是没有独立浴室的,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要去楼下的浴室里洗澡。

“诶,”娇蛮拦住了年轻人,“刚才连环下去了,你别去了,待会再去。”

年轻人点了点头就抱着盆子折返,娇蛮扑过去堵住门,“你今天有约吗?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怎么样?”

从看见年轻人,到娇蛮说出“连环”这一名字,张玉言完全失去了淡定,兜兜转转她居然还是被牵连进了盗墓笔记的剧情?

明明这人已经失踪很久了,她甚至跟那群张家人说起灵没了,然后自己当上了代理族长,带领张家洗白,自己被外派个工作咋就能撞上张起灵?

这个文静的姑娘应该就是陈文锦,那个还在纠缠张起灵的娇蛮的姑娘应该是霍玲。她怎么就没想到陈队就是陈文锦呢?她早该想到的,她要是多注意点从何队那里问一下陈队的名字,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她就可以申请调回去。

惆怅了一会儿,张玉言见霍玲仍然缠着张起灵说话心里有点不痛快,她一想到霍玲貌似还亲过张起灵,整个人都酸了,化身柠檬精,上前两步拍了拍张起灵,待他回头看自己,她才道:“可以去我房间洗澡,405,门没关。”

“好。”张起灵难得的说了一个字,然后绕开霍玲进了自己房间。

在这档口,快要气成河豚的霍玲质问她:“你们认识?”

“要泥寡。”张玉言翻了个白眼,双手抱胸,有种自己打击到了情敌的微妙的得意:“他谈恋爱还要跟你报备吗?”

正好张起灵出来,手里拿了一个礼物盒,递给张玉言,“不知道是谁放在我的桌子上的,给你了。”

本文标签:张行长在体内越来越快

上一篇:娇妻成为黑人的播种机器/边写作业边顶满

下一篇: 鲤鱼乡还想要/校花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