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葡萄放进去,不准掉下来/一个月跟房东睡了48次

2021-06-10 11:33: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莫桑只觉得自己眼前哗哗落下许多粉色的钞票。懵了半天才云里雾里地问道:“封什么?”陈奂冷言冷语地重复了一遍,“封口费!”莫桑先是一脸狐疑,而后又反应了过

莫桑只觉得自己眼前哗哗落下许多粉色的钞票。懵了半天才云里雾里地问道:“封什么?”

陈奂冷言冷语地重复了一遍,“封口费!”

莫桑先是一脸狐疑,而后又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你打工的事?”

陈奂脸上的表情太好看,“不然呢?”

莫桑蹲下去捡起了地上的钱,点了点然后塞到了口袋里,“好,我收下你的封口费,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我不会告诉别人,这点你大可以放心。”

陈奂看着她收下了钱像是松了一口气,点点头,“如果以后我在学校里听到什么风言风语,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

陈奂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莫桑忍不住在他身后喊道:“既然觉得出去打工是件丢人的事,干嘛还要去啊?”

陈奂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要你管。”

莫桑不屑地小声嘀咕,“谁想管。”

一眨眼学校里的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了,莫桑赶紧加快脚步离开校园。刚要迈出教学楼,胳膊又被人拽住,莫桑回头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又是哪个不长.......”眼的。

后面两个字卡在了喉咙里,过了半天莫桑才吞吞吐吐叫了一声,“周......周老师。”

没错,就是那个可怕的物理老师,周通。

周通从鼻腔里呼出长气,就像是斗牛时牛即将发怒时的状态一样。莫桑赶忙用力地眨了眨眼,争取做出雾气氤氲的感觉,“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先离开,不过我爷爷生病了,我得回家照顾他,您就看在我一片孝心放过我吧。”

周通的嗓音低沉,“你上次和我请假的理由是参加你爷爷的葬礼。”

莫桑尴尬地笑了一声,垂下了头。

等莫桑重新做了一份考卷,又接受完了周通一顿批评之后,天已经黑了。莫桑捂着咕咕叫的肚子,赶紧收拾东西回家。

经过这次她悟出了一个教训,那就是人不能贪财,不然一定会遭报应。

莫桑在尘土飞扬的道路旁买了一份炸鸡块,没错就是用封口费买的。莫桑一边走,一边吃的津津有味。刚没走到一半,肚子就开始痛了。

莫桑把手里的鸡块狠狠地丢到了道路旁的垃圾桶里,这个鸡块肯定干净不到哪儿去。

如果要怪,一切都只能怪陈奂。没有他拦住她,她就不会被物理老师抓,也不会有钱买炸鸡块。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现在还是抓紧时间找厕所要紧。

公共厕所的味道总是不太好,但只要能有地方解决莫桑已经谢天谢地了。如果刚才她真的找不到厕所那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拉在裤子里,要么在野外解决。

从厕所出来莫桑也是一身轻松,脸上是一副超脱了的表情。刚没走出去几步,就听见隔壁的男厕所里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叫声,而且那个叫声还是女性的声音。

那个声音尖锐而凄厉,一般情况下听到的人都会想要远离,可莫桑的脚步却忍不住往声源走去。

还没走到厕所门口就听见叫声中夹杂着几个男人的骂声,“上次是不是你把我们打架的事告诉老师的。”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欠搞的骚/货。”

“别和她废话,把她衣服扒了照片拍下来,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跑出去乱说。”

其中有一个讨人厌的声音莫桑可是熟悉的很,那就是奇吉。别人的事或许没有兴趣管,不过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都是一个人渣才能干的出来事。莫桑抄起了厕所门口的拖把走进了男厕所,“你们干什么,给我住手。”

那个被几个人拖拽住的女孩子像是看到了希望,把目光投在莫桑身上,但是看到她一副瘦弱的模样,眼中的光明又磨灭了下去。

奇吉看到是莫桑,眼神里越加凶狠了几分,“怎么又是你这个鸡/婆,你吃饱了没事干了吧,别在这里坏老子事,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莫桑相信奇吉那句连她一起打的话是真的,到她依旧不慌不忙,掏出手机。手机屏幕赫然在奇吉眼前亮起,莫桑加粗了嗓音,“如果你们不想明天被你们的父母从警察局里领出来,就赶紧离开。”

奇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旁的一个穿着皮衣叼根烟的男生向前走了一步,“靠,你敢报警,看我今天废了你。”

莫桑吓得一哆嗦,如果他们真的下定决心暴揍她一顿,那也一定能在警察来之前再拍几张照片欣赏一番还有充裕的逃跑时间。

庆幸的是奇吉拦住了他,“今天就先算了,她和我一个学校的,以后再慢慢收拾她。”

那个穿皮衣的男生啐了一口,然后一帮人都与莫桑擦肩而过,走出了男厕所。

和他们擦肩的时候,莫桑绷直了身子,几乎不敢呼吸,深怕他们走的时候再给她一拳,把她打得不省人事。

等那些人走了之后,莫桑赶忙去扶起来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你没事吧?”

莫桑本来还只是以为她只是看起来狼狈,没想到一凑近,她身上还臭烘烘的。而且她身上还是穿着和莫桑一样的校服,看来还是同学了。

那个女孩子怯生生地说了一句,“我没事。”

莫桑为她拨了几下凌乱的头发,发现她头上还有伤口,奇吉那帮人真是太过分了。

女孩不自然地躲避着莫桑的触碰,莫桑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也收敛了一点。

女孩在厕所门口清洗了一下身上的脏污,不过这完全不能解决问题。

莫桑在一旁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动作,“你叫什么名字呀?”

“顾北。”

这是什么怪名字?

莫桑又继续保持着耐心,就像是在哄一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孩子,“那你家住哪儿呀,我送你回家吧。”

顾北停下手上的东西,转过身对着莫桑,用力地摇了摇头。

莫桑没有太懂她的意思,是不想回家,还是不想自己送她回家。不过转念一想也对,毕竟她现在是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如果这样回家她爸爸妈妈一定会追问到底,她也一定不想让他们担心吧。

于是莫桑便十分慷慨地道:“那你要不先来我家洗洗。”

顾北欣然接受了,点了点头。

回家路上莫桑一直在想要怎么跟妈妈解释这个脏兮兮的女孩的来历。难道说她是垃圾桶里捡的?

不过事实证明是莫桑多想了,回家之后魏秋根本不在家,只在桌上留下了一个字条:小桑,妈妈今晚有事不回家,锅里有饭,你自己热了吃!

莫桑把纸条用力地揉成了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莫桑给顾北放好了热水,然后拿了自己的衣服给她,“你等会儿先穿这个吧。”

顾北接过衣服,转身去了浴室。

莫桑看着她进了浴室,自己嘀咕了一句,“真没礼貌,谢谢也不说。”

莫桑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才把饭给热......糊了。不过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她没把厨房给炸了。

一个小时过去,顾北还是没有出来。莫桑忍不住去敲了敲门,“大姐,你快好了么?毕竟只是洗个澡,不是扒层皮,没必要那么久吧。”

莫桑话音刚落吧嗒一声,浴室门就开了。顾北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莫桑微微一愣,这个女孩子......长得真好看。

莫桑第一次那么耐心地给别人吹头发,而那个人却认真地扒着被莫桑烧糊了的饭。

看着她吃饱了之后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莫桑下起了逐客令,“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不然你爸爸妈妈该着急了。”

回答莫桑的依旧是顾北的沉默,但最后还是被莫桑软磨硬泡地套出了地址。

听到地址的时候莫桑忍不住吃了一惊。那不是许叔叔所住的别墅区么?

莫桑带着顾北打了车,莫桑心痛地捏着自己手上的钱,见义勇为之后自己不仅什么都没捞着,还和一帮社会混混结上了仇,她现在只想赶紧醒过来。

顾北在出租车上一直捏着自己的衣角,虽然面无表情,但她过多的细碎的小动作还是让她的紧张感暴露无遗。

到了顾北家门口,她甚至不敢按门铃,最后是莫桑帮她按的。

门铃响了很多次才隐约听到里面有个不耐烦的声音念叨着过来打开了门。而门里露出来的那张脸也让莫桑微微吃了一惊。

“是你!”

“是你!”

陈奂和莫桑两人异口同声。

陈奂看了一眼莫桑身后的顾北,语气冰冷,“又那么晚回来,你别整天和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跑出去鬼混。”

莫桑自然明白,他口中说的那个不三不四的人自然是说自己了。

莫桑看了一眼顾北,后者垂着头一言不发,丝毫没有帮莫桑说话的打算。她推搡了一把顾北,问道:“顾北,这个人是你的谁呀?”

还不等顾北回答,陈奂就一把拽过她,“你快回房去,别站在这里。”

顾北好像很怕陈奂的样子,怏怏地走了进去,连声招呼都没敢和莫桑打。

莫桑看不惯陈奂这一副样子,语气也是冷到了极点,“我不管你和顾北什么关系,但你们住在一起,就算是一家人吧,顾北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你不是自认为很厉害么?怎么都不帮帮她关心她?”

本文标签:一个月跟房东睡了48次

上一篇:泰迪上我五六次/奶头好胀喷奶水快点揉揉啊哦

下一篇:鲤鱼乡珠排出,往下面灌大瓶可乐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