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鲤鱼乡珠排出,往下面灌大瓶可乐

2021-06-10 11:35: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等着邓布利多的那只死鸟给我带口信来,今天来的时间有点晚呢?迷路了吗?果然很想格兰芬多。那只鸟飞进来的时候,我很悠闲地看着它嘴里叼了一封信。这

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等着邓布利多的那只死鸟给我带口信来,今天来的时间有点晚呢?迷路了吗?果然很想格兰芬多。

那只鸟飞进来的时候,我很悠闲地看着它嘴里叼了一封信。这只真的是凤凰吗?开玩笑的吧!凤凰什么时候和猫头鹰一样了?真的太可惜了。听说这只凤凰还是汤姆那根魔杖的杖芯来着。

看来汤姆必须要换一根魔杖才好,毕竟这鸟不怎么样,那根用它尾巴来做杖芯的魔杖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吉儿娅,我需要你马上来校长办公室一趟,我最近喜欢牛油巧克力!”我看着那封信在我面前变出一张嘴巴,然后开始说话,话说完以后就把自己咬碎了。碎纸片一地,我看着那只正准备逃跑的死鸟。

“统统石化!”我的魔杖一挥,那只死鸟还飞得走吗?“你没有把你带来的废纸清理干净,你还想走吗?”我看着那只死鸟想动却又动不了的样子,心里感到莫名其妙的开心,这次你还想逃?

“福克斯,你要怪就怪你的主人去吧,毕竟是他扔了一地的纸屑,可是他不在,只能由你这个宠物来进行主人的职责了!”我给福克斯下了一个‘任务指令咒’,在没有完成我制定的任务,是无法挣脱这个咒语的。以前是用来惩罚格兰芬多那些调皮的家伙的,原来对那只鸟也管用啊!

下次可以多试试看。对邓布利多是不是也一样有用。

“哦,吉儿娅,我希望我的福克斯能和你一起回来!”刚看到邓布利多,他就提起他的那只死鸟。

“福克斯啊,烧死了!”现在正在和你留下的废纸奋斗中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战争胜利!

“吉儿娅,你知道福克斯是凤凰,它是不会烧死自己的!”邓布利多,为了一只死鸟你都那么紧张,那你对我的吉姆下毒手的时候,难道没有愧疚过吗?

“邓布利多,你应该怪你自己才对,似乎是你在我的办公室留下了一地的废纸,我希望你能打扫的本来,只是你不在,你的宠物刚好在我身边,它说很愿意帮你清理。所以它就在打扫中。”这是你自己的错。

“哦,吉儿娅,真不好意思,我希望你能找家养小精灵来清理一下!而不是我的伙伴福克斯!”呵呵,紧张了吗?难不成我还把它的毛拔了吗?虽然我是很想这样做的。

“哦,邓布利多,难道你不知道我一向很不喜欢家养小精灵来我的办公室动我的东西。至少福克斯是帮凶不是吗?”而你是罪魁祸首!

“好了,吉儿娅,我们不要再聊这件事情了。我这次找你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邓布利多一脸严肃的表情。

“邓布利多,你最近似乎很喜欢让我来你的办公室,怎么,你想干什么才是,似乎每一件事情都不是重要的事情。你难道有什么诡计吗?”难不成是想对我的房间进行搜查?比如能去汤姆房间的火炉,比如藏起来的食死徒名单,比如……我的弱点?你找得到吗?邓布利多,就靠那只死鸟或者是你的线人?

有一次我从邓布利多办公室回去之后发现我的火炉被人碰过了。我一般都在火炉和一些藏着重要的地方下了很多咒语,不是我本人触碰的话就会留下痕迹。等了20多年,邓布利多你终于开始行动了啊!

“吉儿娅,你说得太严重了。这次只是为了莱姆斯•卢平先生的事情和你商量一下。“邓布利多的脸色有在一瞬间变了一下,你难道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你调查过我的房间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真的是愚蠢至极!

“我知道你知道了卢平先生狼人的身份!吉儿娅,我希望你能帮忙调配狼□□剂……”邓布利多说得很和蔼,就像一位老者很语重心长地说话。只是这只在一般人的眼里看来是这样。而我从来都不是一般人。

“邓布利多,你难道还奢望我会帮一名格兰芬多的学生调配药水吗?”自从你让我调配药水害死吉姆之后,我从来都不会调配汤姆要求调配的药水之外的其他药水。我以为你会有自知之明,没想到你还正大光明地要求我。我会配合吗?当然不会。

“吉儿娅,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20多年来都不帮霍格沃兹的学生调配药水,这次我是真的要求你帮忙!”要求,邓布利多,你有资格要求我吗?

“是吗?我准备不知道?似乎邓布利多,你也是20多年来第一次要求我帮忙调配药水的吧!”难道你还不知道里面的意思吗?哼!

我头也不甩地就离开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邓布利多,你要求我配置卢平的药水,那我就帮忙好了!

只是,会是狼□□剂吗?

不一定吧!

“吉儿娅教授,今天的草地希望能由您签字!”马尔福拿着一张魁地奇场地包场的纸条递给我,我看了看马尔福,又看了看字条。

“卢修斯,你有把握拿下今年的魁地奇冠军吗?像你之前的前辈一样?”今年是第一次当队长的卢修斯很紧张地看着我,那种天生的骄傲是无法隐藏的,这个孩子,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贵族。很好!

应该找个时候把他介绍给汤姆了。

“是的,教授!今年的魁地奇冠军依然会是斯莱特林的!就像每一年的学院杯一样!”卢修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自信,这是相信什么信念才会有的自信。

“好吧,我今年会去看的,希望你能好好带领斯莱特林拿下冠军!”我在字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每一年都会有几次,斯莱特林的学生为了能更加好的训练,对比赛草地进行包场训练。这其实就是斯莱特林每一年夺冠的真正条件。每一个孩子都很努力,为了斯莱特林而奋斗着。

“我不会让教授失望的!”卢修斯有礼貌得鞠了个躬。

“有时间,我会去指点你们一下的,看看你们有什么缺点!”这也是斯莱特林夺冠的另外一个原因。寻找缺点,修改这些缺点,把不好的都变成优点,斯莱特林的孩子都是这方面的高手。

“是的,我会和其他的队员说明的!打扰到教授,真不好意思!”我微笑地看着他离开办公室。我的手一挥,原本平坦的桌面多出了一个凸起,我把凸起按下,桌面多了一个暗格。这里就是我藏资料的地方。越是在明显的地方,就越会不被当成是掩藏的地方。没人会猜到我会把重要的东西就放在桌子的表面上呢,他们一般找的地方就是抽屉。

因为暗格很浅,所以就算敲打也不会有空洞的声音。

而且这些写着食死徒名字的名单我下了很多咒语,如果没有我和汤姆的血是无法真正知道里面的内容的。强行用‘显性咒’,只会让名单迅速点燃。所以,机会只有一次。而名单也只有一份。

邓布利多,你找了那么久的名单,你找到了吗?因为进入我的办公室就能找到了吗?

“教授!”我把名单放进暗格,然后手一挥,暗格的盖子就恢复了,所有就和刚才一样。

“进来吧!”我等的人到了,莱姆斯•卢平。

“教授,不知道你今晚叫我来干什么,只是,教授,我很快就会变成狼人的样子了,我怕伤到你。”卢平一脸无奈和痛苦。可怜的孩子,是在抱怨你为什么会被狼人咬去吗?这个有什么好抱怨的?一切都是自己闯的祸不是吗?既然是自己惹出的祸端,那就应该自己解决才是。

“这次叫你来,是把这个给你!”我把药水摆放在桌面上,卢平的脸是满脸的诧异和惊喜。

“教授……这个是……狼□□剂……”可怜的孩子,兴奋地都结巴了!就是狼□□剂,怎么了?不敢来拿吗?

“我只是不希望你伤害我的学生而已!你自己找一个隐蔽一点的地方变成狼人吧,狼□□剂现在也只能让你变成狼人的时候恢复理智,而不能让你不再变成狼人。好了,你拿了药水就离开吧!”我看着学生们交上来的论文。斯莱特林的报告永远都是这么地另我满意,让而格兰芬多的。

“对了,你回去和一些同学说一声,抄袭学长学姐的论文,格兰芬多扣20分,每人!”我署名为詹姆•波特和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论文。就是是抄袭,你们抄同一篇,是什么意思?

“格兰芬多,扣40分!”我知道卢平还没有离开,“你通知一下你们格兰芬多的学生,学分不是白扣的,想知道原因就去找波特先生和布莱克先生吧!”我手中的羽毛笔一挥,卢平带着药水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呵呵,吉儿娅依旧这么冷血呢!和我一样!”汤姆从后面抱住我,我窝在汤姆的怀里,有我熟悉的味道,我熟悉的温度,我熟悉的声音,我熟悉的人。

“这次,纳吉尼怎么没有来?”我正想用纳吉尼的蛇毒制作药水。只是主角这次居然缺席了。

“纳吉尼有事情去了,怎么样,我这次从北极带回来的寒草怎么样?”汤姆轻吻着我的头发,我的耳朵。

“效果很好,可以让十个成年人冻住3个小时。我绝对兑点水进去减少一些药性,可以制作一些新型的糖果。而且,在你的计划中,也是有点用处的。只是,还是能看到人体外结了一层冰。”这点就是唯一的缺点了。无法让人完全地……

“那我再去寻找一些其他的草药,辛苦你了!”我感觉到汤姆把我搂得更加紧了,我感受着汤姆带给我的感觉,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汤姆,我想要一个孩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温存过后,我靠在汤姆的怀里,感受着这得来不易的和平和安心。

“吉儿娅,我想要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我们一定会有孩子的,我们一定会有的。”汤姆似乎累了很久的心,也得到了平静,在我怀里安安稳稳地睡着了。我抱着汤姆,“我还是想要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男孩多好啊,“我爱你……”

那一晚,我睡得很好,自从这一次来学校以后,汤姆变得很忙,而我也一直和邓布利多纠缠着,很难分开身安静地和汤姆享受只有我们俩个人的时光。我在这中间想过要不要用魔药来帮助自己怀孕,想了不止一遍,只是每次都会被那记忆里该死的烟阻止,我每一次都担心害怕着,如果这次,又是因为我,孩子失去了……我不敢想象这般可怕的事情。

汤姆和我,都期待着这个不知道会不会存在的孩子……

第二天我看着汤姆离开了火炉,离开前炙热的亲吻,汤姆最近似乎越来越贪恋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光了。

我走在上课的路上,邓布利多拦下了我的去路。

“吉儿娅,你昨天给莱姆斯的药剂到底是什么?”哦,这么快就知道了?我以为你会等到我上完课之后才来找我呢。

“狼□□剂啊,你不是最喜欢这个药剂了吗?”只要是能害人的药剂,我想你都很喜欢才是。

“吉儿娅!我是很严肃的!”我看到了,你那严肃的眼神。

“我知道,不是吗?毕竟,你就站在我面前!”我看着的呢!

“对了,邓布利多校长,如果你很空闲的话,麻烦你让一下,我的学生等着我上课呢,而我似乎已经迟到了。”我扬了扬手中的教科书。

“下课以后来我办公室!”邓布利多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原来是通知我去你办公室啊!你叫福克斯带上你写的信来不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呢?”难不成,你又担心我让那只死鸟打扫卫生吗?

邓布利多,你真的是胆小啊!

“咳咳,你应该去上课了才是!”邓布利多很淡定地回头留下这么一句话。

本文标签:往下面灌大瓶可乐

上一篇: 把葡萄放进去,不准掉下来/一个月跟房东睡了48次

下一篇: 在办公室要了女班主任/放在里面不出来走路连在一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