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们都是怎么日的-老师胸好大下面紧舒服

2021-06-10 11:41: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离着长州藩越来越近,但心里的不安开始扩散,夜樱紧锁着眉头,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物体:“风间,还有几天才能到长州藩。”“三天左右吧。”风间依旧靠着车厢,但没

离着长州藩越来越近,但心里的不安开始扩散,夜樱紧锁着眉头,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物体:“风间,还有几天才能到长州藩。”

“三天左右吧。”风间依旧靠着车厢,但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冷硬的回答了她。

“嗯。”夜樱靠着车窗,放飞一只地狱蝶。看着那只黑色镶着金边的蝴蝶飞向远方的地平线,目光微沉。希望你们别做出什么事来,星野家的长老。

靠在窗前焦急的看着已经准备出发的丈夫,千雪咬着牙,樱!

绝对不可以让这个合作成功!按照她对夜樱的了解,一旦知道自己被这样的轻视,那些不识时务的老家伙背着她违背她的命令,她绝对会做出那些冷血绝情的事来。

斩草除根。这是她一贯以来的做法。很无情,却也很聪明。

“呵呵,合作愉快。”“合作愉快。”双方相互行礼,皆是笑容满面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条约,只要签下名字,它就会生效。

笔尖慢慢的靠近那张白纸,门却被一脚踹开。红衣紫发的少女张扬的用剑指着大厅里的人,嘴角是嗜血的笑容:“你们……是在违背我妈?”

那张还有些稚嫩的脸上布满了阴郁,甚至有些扭曲,看上去有些狰狞。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女,众人心里一突,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尤其是那几位星野家的长老,隐隐有了一些惧意。

虽然他们没有真正的见过那位年轻的家主,但是,在很久之前,在继承仪式上,他们曾经听到过这个声音。虽然比现在稚嫩的多,还带着一丝丝软软的童音,但是……绝对不会错的。

——————————————————六十年前—————————————————

“我愿意接受家主一职。”远远的隔着重重锦纱,有些飘渺的声音坚定地说道,“此刻起我为家主,背负家主使命,定要将家族使命在此代完结,绝不言悔。有违此誓,必将众叛亲离,死无葬身之地!”

“家主!”所有人恭敬的跪在地上,隔着纱,远远的看到了那道还有些瘦弱的身影,然后……深深地低下了头,“吾等永世效忠家主!”

还年幼的女孩站在最高处,俯视着众生:“此刻起。我是家主,我只需要服从,彻底的服从,不需任何反驳。跟随我,我会带你们走向巅峰。”

……

“不得违背我的命令,违者——杀!”

“不得以任何方式插手,干涉人类,违者——杀!”

“不得叛敌,违者——杀!”

……

那一条条的戒律,背后是浓重的血腥。绝对的服从,绝对的铁血,绝对的强盛。从此,我为王者,你们只是卑微的蝼蚁。

但是,在继承式上出现过一次后,那个有史以来最神秘的家主,就那样消失了,几十年来不见踪迹,但却可以知道,她还活着,以某种不知名的方法,冷冷的看着星野家的举措,却从不干涉。

就在这样的纵容之下,一些野心家不甘于就这样屈居一个小丫头身下,开始了争夺权力的谋划,一时间,星野家几近衰弱,但却依旧巧妙的维持着某种平衡。于是,那些真正有着大智慧,历经了几代风雨的老狐狸聪明的选择了收手,交出了一部分权利,在暗地里支撑着星野家,等待家主的归来。

但这样的聪明人,实在不多。

———————————————————————————————————————

“家主。”大多数人跪下了,选择了服从,但是,还有一部分人沉迷于这个名为权力的游戏中,不可自拔。他们没有行礼,还是高傲的站着,轻蔑的看着夜樱。

从跪着的人身边走过,暴虐的灵压令他们白了脸。

“家主,您是家主,但您还小,有些事情您还是别管的太多为妙。”如同一个胜者似得扬起头颅,“这些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办吧!”

“不得违背我的命令,违者——杀。”意外地没有发火,只是平静的说出了一句话,夜樱抬起头,蔑视着那三个不肯低头的长老,“不得以任何方式插手,干涉人类,违者——杀!”

“你又是什么身份,敢这样与吾等说话!”虽然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寻常,但是为了那份唾手可得的利益,加上虽然大多数人向着这个少女行礼,但他们对自己家主的轻视也是可以看出来的。于是一开口就是训斥。

“嗯?你又是什么东西?”夜樱嗤笑着,“星野家事,与你外人何干!”

被噎住,那人灿灿的退下。低估这个人了!这件事……确实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老狐狸们嗅出了一丝丝的不寻常,解释缄默的站在一旁。

“好好好,那老夫问你。你人担任家主六十余年,可尽过职责?”发觉所有人在一瞬间都保持中立,大长老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的,干脆撕破了脸皮。

“六十年前,我颁布法令,四十年前,我化解灵王逼迫,十五年前,我与灵王交手后,斩其一臂,重伤至今才愈。今年,我与鬼族结盟,我做的事情不多,但每一件事都为家族带来的东西,想必各位都清楚,我无愧于家主一职。那在我担任家主的六十余年里,你们又尽过长老的职责吗?”夜樱上前一步,寒光一闪,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盯着那双闪烁的眼睛,“私自结党,内斗,贪污,导致星野家衰弱,通敌灵王,为家族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逼得家族只能修生养息。现在违背所有禁令。罪已至死,不可饶恕。”

“死不足矣。”轻松地砍下那颗脑袋,夜樱转身看向还有两人。手起刀落,两个被养的红光满面的脑袋,咕噜咕噜的滚到一边。

“我为家主一天,任何人都别想背叛。叛者,死路一条。”踩在无头尸上,夜樱冷然看向众人,“有的是人来接替你们的位置。”

手起刀落,所有的长老都带着惊愕死去。

第一次意识到家主的权势时,已经晚了,因为他们使用生命去了解,夜樱不容违背,不容背叛。

绝对的铁血,换来的是绝对的效忠。

站在尸体中:“希望今天什么也没有发生。”夜樱走向大门,却无一阻拦。

“擦擦。”一直站在暗处的风间千景丢过一块手帕,“走了。”

“风间,你看到了吗,我就是这样的人。”夜樱轻轻的笑着,却不去抹去脸上的血迹。

风间千景冷哼一声:“你又怎么样了?你只不过是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难道是因为自己杀戮太多而自卑?风间千景被这个理由吓了一跳。这样张扬的人,自卑不适合她。

“哎,难道你不觉得的我很残忍,随便滥杀吗?”夜樱一愣,错愕的看着风间千景,“你知不知道……”

“你就为了这样无聊的理由拒绝本少?”风间千景拦住夜樱,吻了上去,“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在错愕间,一个软软的东西贴上了她的唇,接着,牙关被撬开,一条灵活的舌头伸了进来,强硬的勾起她的舌头,逼迫她一起共舞。

本文标签:老师胸好大下面紧舒服

上一篇:成熟美妇市委书记-奶水充足的妓女

下一篇: 离婚不久我与儿子就在一起了/梁非凡用葡萄上顾烟是哪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