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在做饭被从后面进去小说

2021-06-10 14:29: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秦湛去门口接赵迟,发现他把自己别别扭扭的塞在一套西装里,整个人都有些不协调。秦湛忍笑上前,对赵迟说:“走吧,跟我去见一见故事的主角。”赵迟点点头,老老实实的跟在他

秦湛去门口接赵迟,发现他把自己别别扭扭的塞在一套西装里,整个人都有些不协调。

秦湛忍笑上前,对赵迟说:“走吧,跟我去见一见故事的主角。”

赵迟点点头,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好奇开口问道:“秦老师,您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

“嗯,”秦湛点了点头,脸上带着舒缓轻松的笑意,“我经常来看望这里的孩子们,他们每个人都是小天使。”他笑着看了一眼赵迟,“待会儿听桢和讲完他的故事,你也可以听听孩子们想说什么。”

赵迟若有所思,忍不住想起关于这位秦老师的传言。

就几句话之间,秦湛已经把赵迟带到刚才的小教室,宋桢和给两个人倒了两杯水,然后坐在椅子上有点不知所措的看向秦湛:“秦哥,我要说点什么?”

秦湛安抚的朝他笑笑:“没事儿,放松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想说的咱就跳过,让小赵自己发挥!”

宋桢和被他逗笑,刚才紧张的情绪也消散一点:“那我现在就开始说吗?”

赵迟从口袋里拿出录音笔打开放在桌上,又掏出一支笔和一本小记事本,看向宋桢和:“不介意吧。”

宋桢和点点头:“没事,那我就从最开始讲吧。”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因为养母常把‘你要记得我们的养育之恩,长大后要报答我们’‘生恩不及养恩大’这种话挂在嘴边,但那个时候他们对我还是挺好的,我也很喜欢他们,但是差不多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吧,我的养父开始赌博。”

“一开始总能拿回家钱,他自己也总是夸耀又赢了多少多少钱,养母也挺高兴能有额外收入的。但是后来就一直输一直输,我养父不甘心,倾家荡产也要去赌,一直相信自己肯定能赢回来。”他低头苦笑了下,“现在我才明白一开始那些小打小闹的赢大概是赌场安排好的,为的就是能让他上瘾,才好让他后面即使是一直输也要疯狂的把钱都扔进去。”

“他越赌越大,后面甚至可以称之为癫狂。为了赌,他在外面借了高利贷,那些放高利贷的讨上门来,我养母就会哭,哭完了她就会发疯,诅咒我的养父,到后来养父整天不着家,她骂我打我,觉得这些祸患都是我带来的。”

赵迟皱了皱眉头,终于忍不住打断他:“她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宋桢和被他打断也没有什么不悦的神色,只是耸耸肩:“我也不知道。”

秦湛已经听过这个故事,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闻言淡淡地说:“懦弱的人会将一切不顺都归咎于别人。”

宋桢和点点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她其实也挺凄惨的。”

“我当时还小,也不知道要怎么反抗,只能任由她打骂。再加上我本来就知道自己并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因此更没什么任性的理由,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当时太小了吧,对什么都一知半解的,而且对长辈有种生理上的敬畏惧怕,以为大人做的都是对的。”

“高利贷这种东西,像雪球似的越滚越大越滚越大,养父整天不着家,放高利贷的人只能来家里找我们俩,终于把我养母心里那根弦彻底压断了,然后她把我卖给了那个放高利贷的老大。”

宋桢和闭上眼,重重地喘了口气,显然这件事让他想起来仍是十分痛苦。

就听到一旁秦湛的声音像流水一般缓缓的响起来,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没关系,都过去了。”

一句话奇异的安抚了宋桢和的情绪,他睁开眼,笑了笑,轻声回应:“是啊,都过去了。”

他接下来的叙述有些凌乱,虽然不停地提醒自己那些生活已经是过去式,但痛苦给予的烙印又怎能是轻易就被消磨的。

“那段时间就是不停的挨打,说错话要打,做错事要打,甚至是他们无聊了都会打人,那里有很多和我经历相同的孩子,刚进去的还想着逃跑,时间长了就都逆来顺受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个老大,他……他是个□□。”

宋桢和的声音微微颤抖,因为他低着头所以没办法看清楚他的表情。

秦湛却腾地站起来,两步跨到宋桢和面前,强硬的把他的头抬起来,逼着他注视自己。

“桢和,看着我!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生活的很好!”

宋桢和雾蒙蒙的有些迷茫的眸子渐渐清明过来,他摇摇头声音酸涩:“我还以为我都不在意了。”

秦湛摸摸他的头,声音特意放柔,目光仍是注视着他,带着鼓励和温暖:“那些不好的事情都过去了,那些坏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了,你早就不在生活在他们的阴影下了。”

宋桢和低下头掩盖要滴下来的眼泪,秦湛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柔道:“去隔壁看看小天使们吧。”

宋桢和点点头,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

秦湛回到椅子上坐下,有些烦躁的拿出打火机,打火机一开一合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秦湛的声音里有些懊恼:“是我的错,我以为他放下了。”

赵迟伸手把录音笔关掉,有些迟疑地问:“小宋他,被……”

秦湛捏捏鼻梁,点了下头:“这个可以不用写。”

秦湛想起第一次看到宋桢和的时候,他一身狼狈地站在路边,眼睛里一片迷茫,秦湛让司机停车,那个小孩在看到陌生人时却本能的竖起厚厚的防备,秦湛耐着性子和他说了半天话才把他连蒙带骗哄到车上。

小孩一上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直愣愣地栽下去了,吓得秦湛赶紧把他送医院。

一检查就被小孩满身的伤吓到了,还有后面那个地方,有个女医生甚至当场掉了眼泪,连声咒骂那个这样糟蹋孩子的混蛋。

秦湛那阵子刚好没什么通告,就整天在医院里陪这个孩子,渐渐地小孩也渐渐打开心防,能和他简单交流两句。

他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半拉孩子,而且刚进演艺圈忙着站稳脚跟,根本没有什么经验和精力照顾一个孩子,只能把他送到他资助的那个孤儿院,请了专门的人照顾他,甚至雇了一个心理医生。

后来小孩慢慢长大,也渐渐地开朗起来,导致秦湛就以为他已经能完全放下那段往事,没想到他到底还是记着。

“接下来的事我给你讲一讲吧。”

“后来我在路边捡到他,因为某些原因没办法养他,只能把他送到这个我还比较熟悉的孤儿院,这里的院长人很好,对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当然,院长对待每个孩子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会经常到这边来看一看,带点东西过来。后来就资助他上学,他很刻苦,成绩也很优秀,现在在京医大念大三,希望能用自己的手救更多的人。”

“总之,他是个很努力很努力的人,你尽管往阳光温暖那方面写就OK。”

赵迟很认真的在笔记本上记下几笔,点头:“我知道的,我可以去和院长聊一聊吗?”

“当然。”秦湛带着他往外走,“你和院长聊完直接回这里就行了。”

把赵迟送进院长办公室,秦湛原路返回,正碰上从玩具室里走出来的宋桢和。

秦湛走上前去,有些犹豫地开口:“抱歉,桢和,我不该提这些事的。”

宋桢和却是一笑:“没关系的秦哥,你也说了,那些事早就过去了嘛,对我现在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不会影响你现在的生活就好。”秦湛松了口气,“怎么不在里面陪孩子们了?”

“他们在里面堆积木嫌我碍手碍脚,就把我赶出来了。”宋桢和的语气无奈却带着纵容的笑意。

秦湛和宋桢和并肩在走廊里的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像个长辈似的问了他的生活情况和学习情况,宋桢和也详细地一一回答了,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时间过得也挺快。

赵迟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回到玩具室的时候就看到秦湛很温柔地和宋桢和说话,眉目之间真的有些长辈的慈爱,他还没来得及感叹一句,就被秦湛发现了。

“来来来,小赵,和院长聊得怎么样?”

“院长是个很温柔的人,我可以想象得到这里的孩子们是什么样子的。”赵迟很爽朗的笑了笑,这么回答。

“刚刚好,快到孩子们自由活动的时间了吧,”秦湛侧过头问宋桢和,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笑着说,“小赵可以来亲自感受一下孩子们是怎样的。”

他话音刚落下,就听到“叮铃铃”的铃声,然后玩具室的门打开,一群孩子从里面跑了出来。

这群跑出来的孩子在看到长椅上的人的时候立刻兴奋的爆出一阵欢呼:

“哇秦叔叔来了!”

本文标签:在做饭被从后面进去小说

上一篇:岳洗澡叫我帮她按摩/男友在公园做的我好爽

下一篇:鲤鱼乡年下/老熟妇用嘴帮我泻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