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内裤被涂满了强烈春药,想要的话自己上来动一动

2021-06-10 15:08: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后半夜了,那天的风格外的大,街道上还有不少车,来来往往。她惊慌地到处乱撞,挨家药店敲门,可是,没有一家为她开门,最后,她来到医院,可她却在大门口驻足好久,辗转徘徊,羞于进去,总觉得这是

后半夜了,那天的风格外的大,街道上还有不少车,来来往往。

她惊慌地到处乱撞,挨家药店敲门,可是,没有一家为她开门,最后,她来到医院,可她却在大门口驻足好久,辗转徘徊,羞于进去,总觉得这是一件极丢人的事。看着自己雪白的连衣裙,突然觉得自己变得好脏,看着自己洁白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觉得好想跑到瀑布的下面,冲洗掉一层皮,再看看爸爸送的那双萌萌的旅游鞋,突然感觉,这鞋子好像不再适合穿了。

“我真傻!我怎么就这样离开了!他是个罪人,他有罪!我……,我应该报警!”可是,这件事怎么跟警察说?怎么说自己的身份?陆云,沈阳鼎鼎大名的高官,他的女儿,独自一人去夜店,然后被……

“算了!算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她捂着脸,不敢想,不敢说。

她猛地抬起头,甩了甩额角的头发,想让自己振作起来,恰在此时,她看到医院正对门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她咬着牙走了进去,先自欺欺人地买了一个口罩,然后才跟店员说要买最贵,最好的避孕药。

她只记得,当时,店员问了她好多个问题,她都觉得那是噪音,啰嗦。她就在那里低着头,不住地点着,好像,店员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希望她快点说完,赶紧拿药。

付了钱,她拿起药,逃命般地跑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苦等的例假还没有来,这是她成人以后第一次如此期盼例假的来临。

“混蛋!混蛋!混蛋!”她一边摔着枕头,眼泪忍不住地滴落下来,随即,把测孕纸远远地扔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这时的她,真想去举报那家药店,彻底查封这个卖假药的,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她买错药了】。

快三个月了,陆瑶看着自己渐渐隆起的肚子,她茫然、不知所措。她无人述说,她不敢独自面对,可是除了一个远亲的保姆,她再没有什么亲近的人了,而她又不能跟保姆说,更可恨的,她连孩子父亲姓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她知道那个人是夜总会的老板,可她没勇气去找他,此时,她好想把自己封闭起来,可是肚中的孩子却偏偏不肯,他一天天的胀大,像个正在充气的皮球。

爸爸还是成天忙着事业,当她穿上宽大的睡衣,故意把手里的书放在腹部,陆云是没有察觉的,但他还是发现女儿的情绪不是很好,他甚至担心陆瑶会出现跟母亲一样的情况。

“瑶瑶!最近怎么了?你的情绪,一直都不是很高,遇到什么难事了吗?记住,有事不要憋在心里,要说出来,跟爸爸说。”陆云深情地望着女儿,颇显寂寥。

“爸爸……,我会好起来的。”陆瑶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而她也正在盘算打掉孩子。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是感情的问题吗?”陆云继续审视的目光扫视着陆瑶,他慈祥的脸上有一双炯炯的眼睛。

“不,不是的。”陆瑶,把书再往腹部靠了靠,嗫嚅着说。

“嗯!我想我陆云的女儿这么优秀,不应该因为感情问题而苦恼。”陆云点了点头,可他阴郁的眼神还是显得不太放心。

“……”陆瑶无言以对,把头沉得更低了。

陆云点燃了一支烟,犹豫了好久,想了想说:“爸爸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说,当然,我这也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就是前一阵,陪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位白阿姨,你觉得她怎么样?”

“她?难道你想跟她交往?我不同意!”陆瑶,一愣,坚决地口气说道。这时,她手里的书突然掉落,她惊慌地捡起来,放在肚子上。

“好、好!”陆云马上摆手,一笑地说:“爸爸这不是在征求你意见嘛!不要太激动。你不同意,爸爸是不会跟她结婚的。”

“交往也不行!”陆瑶坚持着,强调着说,她一脸的倔强和哀怨,让陆云不忍再说下去。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呵呵,好!听瑶瑶的。”说完,他咬咬牙,把身子向后靠去,望了望天花板。

陆云,是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人,他的夫人死后,对他暗恋已久的白阿姨(白雅芝),才向她抛出绣球。他还是一个高雅,风度翩翩,只爱好文史的人,他的人生是孤独的,可他从来不曾放下“保尔柯察金”的信念,他还是一个爱女儿而又不溺爱女儿的父亲,他尊重他的女儿,就像尊重知己朋友一样。

哈大门,一个,曾经玩世不恭的人,现在看上去也是风度翩翩,一开始,他只把陆瑶当成【人生中的一个珍宝级】的过客看待,不过后来他发现他有点想这个姑娘,再后来,他开始不能接受别的女子了。三个月过去了,发现自己开始变得痴狂,他天天翻看陆瑶进入夜场的那段视频,总也看不够。

“小张,帮我联系电视台的卢总!”哈大门吩咐秘书说道。

接过秘书递过来电话,他仰着身子,一只手挠了挠头,说:“卢总啊,能否赏脸吃个饭啊?”

“什么事直说吧,我很忙的。”卢总。

“我想在电视上打个广告!”哈大门。

“是哈氏集团,还是夜总会打广告啊?”卢总。

“都不是,而是寻找一个人!”哈大门。

“哦?是公益性质的还是给自己找?”卢总。

“找我的一个女人。”哈大门。

“呵呵,哈总!别开玩笑了,现在广电不让接这样的广告!”卢总。

哈大门向有君子之风,死皮赖脸的事他不屑去干。于是他就开始玩【纸面、电台】广告轰炸!那一个月里,几乎全沈城的人都听过、看过这则广告,可是,在广告词上,哈大门下了一番功夫,除了他和陆瑶,别人很难体会这广告【到底是什么意思】。

广告内容如下:

《寻找白色连衣裙》

俄国风情欢乐场,白裙仙子静闯入,

杯酒使得美人醉,醉如荷花落池塘,

荷花荡水出涟漪,惊得青蛙忙相帮,

青蛙爱莲如惜玉,怎奈迷惘夺清白,

错情错爱,错爱错情!

怎么知青蛙无意,“青青白白”不伤荷花美,或为点缀。

青蛙只愿生生世世共相守,那是爱的归宿,安乐窝!

作者:哈拉骚独资老板,哈大门,电话138XXXX8888

可惜,陆瑶一直封闭着自己,也没听到,也没看到!

或许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个人,是属于你的,他对你的爱是天生的,是命中注定的。陆瑶没听到,可是腊月笙却听到了,冥冥中他觉得,哈大门这首诗是写给一个至爱之人的,而那个人或许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每看到“白色连衣裙”的字样,他脑子里总会浮现出一个女孩的身影,而那个身影,就是陆瑶。想到这里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想陆瑶是有曹定邦的,其他人不会像自己这么无聊吧!

陆瑶很少听广播,她也很少看报纸,而她最喜欢的却是一本杂志,《无限的青春》。腊月笙,生活之余喜欢写作,于是借着哈大门的广告,发挥了一篇随笔,寄给多加报社和杂志社,其中就包括《无限的青春》。

本文标签:想要的话自己上来动一动

上一篇:杨玉婷与又粗又大的张书记-美妇车内娇喘

下一篇:婆婆与大黑狗/表妺好紧居然流水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