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澡堂里裸男男互摸/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2021-06-10 15:18: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晚上十一点,魔都集团26楼会议室灯火通明,几个集团的重要董事和领导都一脸严肃地看着手中的资料或者是前面的投影,时不时的点点头表示肯定或是跟旁边的人轻声耳语议论。郑熙媛坐

晚上十一点,魔都集团26楼会议室灯火通明,几个集团的重要董事和领导都一脸严肃地看着手中的资料或者是前面的投影,时不时的点点头表示肯定或是跟旁边的人轻声耳语议论。

郑熙媛坐在安森的旁边,作为第一次参会的人员,她的出色见解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赞许。

“好,先这样吧,今天的开会内容就是这些,有异议的在明早的例会上提出来。散会。”墨瀚做了总结性的陈词,大家这才开始收拾东西,走出了会议室。

“熙媛,你对这个方案的想法晚上能整理出一份文件,明天给我吗?”墨瀚对她的工作能力很满意。

“可以。”郑熙媛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顺势提道,“对了,墨学长,那今晚我住哪儿?”

“先住酒店吧,明天我让吴秘书帮你找房子。”

“可是我从来不习惯住酒店。”郑熙媛耸耸肩,语气略带撒娇地说,“在英国的时候我住的是公寓,之前回国住家里,酒店总让我感觉不安全。”

墨瀚抬眼看了看她:“那,这样吧……”

冬夜的寒风还在呼呼地吹着,这么冷的天气,天空倒是格外澄净,墨黑色的天空中点缀着几颗偶尔一闪一闪的星星。

市中心的一个富豪小区——山水林苑的其中一幢的顶层窗户里,还亮着灯光。

郑熙媛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一走出来就听见了手机在响,心头一动,连忙跑去接,没想到打来电话的竟然是妈妈。

她又擦了擦头发,想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起来:“喂,妈?”

“媛媛,你怎么今天回国都不跟爸妈说一声?”郑妈妈开口第一句就是质问。

“妈,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回国的?”

因为不想让爸爸妈妈知道,而且本来也已经打算搬出来住了,所以她才特意没跟他们说,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是知道了。

“你这孩子,怎么能瞒着爸妈呢?”郑妈妈语气里满是不满。

“妈,谁告诉你的我回国了?”

“还能是谁?要不是项白来家里找你,我跟你爸都不知道你竟然回国了!”

“项白?”郑熙媛懊恼地把手里的毛巾甩到桌子上。

果然又是他!

她回国的消息只跟一个好朋友谢婷婷提了一句,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项白知道了,还找到家里去了,这小子就不能离远点吗!

项白是她的高中同学,曾经向她表白过,不过被她拒绝了。后来她考上了Upenn顺利的出国去了,而项白则因为分数不够,留在了国内的一线大学。他大学毕业后也马上找到机会出国读研,一直跟在她身边工作,不过她都没怎么搭理过他。直到三年前,项白被公司调回国内定居工作,她才终于摆脱了他的纠缠。而没想到,自己刚回国才几个小时,他就又找上门去了。

郑熙媛越想越生气,但是手机里郑妈妈的质问还没有结束:“你现在住在哪儿?回国了不说也就算了,怎么也不回家住?”

“妈,我走之前都跟你们说了,我回国后要搬出来自己住,您忘了啊?”

“说说而已,怎么可以真的让你一个人出去住?又不是离得十万八千里,住家里有这么不方便吗?”真是女大不中留,郑妈妈越说越生气。

“妈,我说了要搬到离上班的地方近一点的地方的,住家里不方便。再说了,我都这么大了,你和爸能不能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的看?在英国这么多年,我还不是一个人生活的,怎么回国了反而你们还要管着我啊?”郑熙媛一脸的郁闷。

“你在国外的时候山高皇帝远,我和你爸想管也管不着,但是你回国了就应该回家住!你也知道你在国外这么多年了啊?也不知道孝顺孝顺爸妈,成天就知道往外跑!”郑妈妈说着,又听出了她话里的不对劲,“那你现在就住在公司边上?你找到工作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连珠炮的问题砸过来,让郑熙媛刚洗完澡觉得舒服了些的脑袋又开始头疼:“就是上次我跟你提过的墨学长的集团,他录用我了,我现在住在他名下的房子里,算是员工宿舍吧,反正这地方他也不怎么住。”

“什么?!”一听到这句话,手机那头的郑妈妈立刻就尖叫起来,把郑熙媛的耳朵差点震聋了,“你……你住在他家?!”

郑熙媛刚想解释,这时郑爸爸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应该是他接过了手机:“媛媛,你怎么可以住男人的家里?不行,你给我赶快回家!”

“爸,妈,这只是墨学长名下的一间房子而已,不是我跟他一起住在这儿。”郑熙媛耐着性子解释道,“这里离集团近,又不收我房租,他也不住这儿,所以是一箭三雕,只能算是员工福利,不是我跟他同居,你们两个人别激动,小心高血压犯了。”

“哦,这样啊……”郑爸爸算是听明白了,语气稍微缓和了些,但是还是不放心,劝说道,“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怎么还让你住他的房子?媛媛,这件事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说起来是你住进了你老板的房子,别人会往坏处想你的,我看你还是搬出来吧,就回家住,家里好好的地方你不住,干吗非要住别人家的房子?”

“哎呀,爸,这是我的事情,你们就别操心了。都半夜了,你跟妈早点睡吧,我还要工作呢,明天一早还有会,不说了啊?”说着,也不管爸爸有没有回答,她就把电话挂了。

原本自己好好的心情全都被这通电话破坏了,而始作俑者就是那个该死的项白!

郑熙媛愤愤的一拳捶在床上,想了想,还是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项白的电话。

响了三声之后,项白欣喜若狂地声音从话筒的那一头传了过来:“熙媛?你竟然主动打电话给我,真的是我认识你以来的第一次,我好高兴!”

光是听到他的声音,郑熙媛都觉得讨厌,她冷冷地问:“谁让你去我家找我了?”

“我只是听婷婷无意中说起你要回国,可是你都没有告诉我。我真的很想你,我想你应该会回家的,所以我就去你家找你了,可是叔叔阿姨说你没有回家,连你回国了都不知道。熙媛,你没有跟叔叔阿姨说吗?”项白的语气里满是疑惑。

本文标签: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上一篇:跪下,腿打开,屁股撅起桌臂,餐桌下用脚伸进内裤

下一篇:我解开岳内裤-男朋友天天趴在下面亲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