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班花还有老师双飞,情趣道具惩罚HHH

2021-06-10 15:38: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杭少云火了!一夜之间,他的微博粉丝数从四位数涨到了六位数,并且还在持续上升,他的名字甚至上了热搜,且一路飙升,直冲进了top10。网络上议论纷纷,说他是在炒作,可他一个当保镖的,炒作

杭少云火了!

一夜之间,他的微博粉丝数从四位数涨到了六位数,并且还在持续上升,他的名字甚至上了热搜,且一路飙升,直冲进了top10。

网络上议论纷纷,说他是在炒作,可他一个当保镖的,炒作来有什么用?难不成日后还要出道吗?

杭少云面无表情地关了微博界面,十分头疼。

“少云,阿律马上就出来了。”

“好。”

杭少云走到机舱门口,齐律瞥了他一眼,径直往前走,他赶紧跟上。

齐律是现在人气爆棚的风暴男团的队长,在团队里的人气直接断层,已然是顶级流量,风头一时无两,无论他到哪里,身后都会跟着一大批疯狂粉丝,因此他身边的保镖向来都是一打一打的,把他牢牢围在中间,以预防有可能出现的危险。

杭少云就是这些保镖中的其中一个。

齐律刚赶完一个外地的通告飞回A市,得到消息的粉丝们早就在机场等待接机,而跟飞的代拍和站姐们更是蠢蠢欲动,只等齐律一下飞机,就用□□大炮对准他。

齐律梳着大背头,戴着口罩,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迈开两条大长腿走出机场的那一刹那,就是一阵快门咔擦声。尽管并拍不到他的脸,但能拍到眼睛和比例完美的身材,对站姐们来说也是不虚此行了。

杭少云牢牢护在齐律身边,替他挡住试图靠近的人,可他挡着挡着,发现这些人不光是在拍齐律,竟也有人在拍他。

杭少云颇是无奈,心想这些小女孩儿不是来追星的吗?他又不是明星,拍他有什么用。

一到机场大厅,外面等着接机的粉丝立马骚动了起来,尖叫着喊齐律的名字,喊应援口号,甚至还有扔礼物的。

起初粉丝们还算有秩序,可后面的粉丝没看到齐律就想往前挤,前面的粉丝又不让位,你挤我我挤你,秩序一下就乱了,一群人直接冲向齐律,眼瞅着都有人要扑齐律身上了,杭少云赶紧把齐律拦腰一楼,往自己怀里塞,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飞扑而来的粉丝。

另外的几个保镖赶紧手拉着手,组成了人墙,好不容易才把粉丝挡在了离齐律一米开外的地方。

齐律这几天连轴转,一晚上没睡足五个小时,又才长途跋涉回来,本就累得慌,被粉丝们这么一闹烦不胜烦,可他是偶像,自然不能对粉丝摆臭脸,只能挥了挥手,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说:“小旋律们别挤了,注意安全。”

小旋律是齐律的粉丝名,他一发话,粉丝们果然就老实了许多,有人自主出来维持秩序了。

好不容易出了机场上了车,车又被粉丝堵得开不动,跟蚂蚁似的一百米开了二十分钟后,诉说完衷肠的粉丝总算大发慈悲放过了他,结果没过多久,又发现有私生在跟车,司机不得不在市里绕了好几个圈甩掉后面的车,这才把齐律送回了家。

齐律累得要死,可他在车上睡不安稳,一到家后连鞋都没换,倒进沙发埋头就睡。杭少云叫了他两声他也没应,便帮他把鞋脱了,盖上被子,再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食材能够做一顿晚饭。

作为齐律的保镖,杭少云可谓是尽心尽职,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不说,还负责照顾齐律的饮食起居,把助理的活儿都给做了。

杭少云在厨房下着面,忽然感受到空气的波动,叹了口气,放下铲子走到客厅。

一条长着两个头,并且发着光的半透明的蛇盘旋在沙发扶手上,吐着信子盯着熟睡的齐律。

蛇察觉到杭少云的靠近,扭动着蛇身,竟然发出人语:“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是他的保镖。”杭少云彬彬有礼地笑了笑,手上的动作却不太斯文,他一把抓住蛇的七寸,任凭那蛇怎么挣扎都不放开,并在蛇张口要咬他时,用一只手卡住了蛇头,“他对我来说不是闲事,倒是你们现在的做法严重违反了绘魂师准则,就不怕魂飞魄散吗?”

蛇张不得嘴,用腹语说道:“等我取得这个人的灵魂,还怕什么魂飞魄散?年轻人,你若不与我作对,得到的好处我分你两成如何?”

杭少云眉头一皱,手上用力,将这奇怪的蛇直接掐成了两半,蛇怨毒地盯着杭少云,不一会就化作暗黑色的尘埃消失殆尽,没留下任何痕迹。

杭少云低头去看齐律,齐律长长的睫毛扇动两下,睁开了眼。

“你干嘛!”齐律滚下沙发,一脸戒备地退后了好几步,“你想趁我睡着了偷袭我吗?”

“……没有。”

“没有的话干嘛以那个角度来看我,你分明就是想偷亲我!”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

“呸!我跟你讲,我是不信老人家那一套的,什么娃娃亲,这年头谁还玩这个!”

“阿律,关于娃娃亲的事……”

“不许提!”

“是你先说的。”

齐律瞪着杭少云,杭少云立马举手投降,“好的好的我不说了。”

“这件事你不准跟任何一个人提起,我可是当明星的,你……嗯?什么味道?”

“……我煮的面!”

等杭少云风一般冲回厨房的时候,他的面已经在锅底糊成了一坨,泛着焦黄的颜色。

“给你做的面糊了。”

“糊什么糊?不准说糊!”齐律顿时炸毛了,作为一个流量明星,他最怕的事情就是糊,因此一听到这个字就会炸毛,“你说你到底会些什么呀?连煮个面都煮不好!”

“好好好,我错了,我再给你下碗面。”

“哼。”

齐律气鼓鼓地等杭少云给他下面,瞄了瞄杭少云在厨房的背影,宽肩长腿,标准的倒三角身材,简直就是个顶级男模,愈发的气鼓鼓了。

杭少云是齐律的保镖,但也仅仅是名义上的保镖,实际上,两个人是从小定了娃娃亲的。

严格来说,他们都是对方的未婚夫!

齐律在二十岁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未婚夫,直到二十岁生日过后,他的父母告诉他,他的未婚夫要来接他过门了,惊得齐律差点没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齐父说他们家和杭少云家是世交,两个孩子都还没有出生时,他们就已经定下了约定,将来两家有孩子了就结为亲家。

但后来因为一些变故,两家分开,断了很久的联系,直到最近才重新联系上。

“可我是男的,杭家那小子不也是男的吗?”齐律崩溃道,“两个人都是男的这娃娃亲还作什么数?”

“当然要作数!”齐父摆出一家之主的威严,“我齐家人向来一言九鼎!”

“???”

于是,齐律就在父母的压迫下,见了杭少云,为了让他们培养感情,杭少云来当了齐律这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真是有病!齐律愤愤地想。

尽管齐律十分无法忍受自己和一个男人有娃娃亲这件事情,但他不得不承认,杭少云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是一等一的,这样的极品帅哥便是放到娱乐圈那也是上等颜值。

因此,当杭少云作为保镖和齐律一起出现在站姐们的镜头下之后,有少女们为他疯狂也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了。

齐律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无聊地刷着微博,收了一波自己的机场美照,进超话看看自家粉丝们的彩虹屁,心情稍微好转,他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悄咪咪地点进了杭少云的微博界面,一看这家伙居然有二十万粉了,这涨粉速度根本就是坐直升飞机啊!且杭少云的粉里,有很大一部分是他的粉丝,这让他的心情又不好了,一群肤浅的女人,只知道看脸!

杭少云发过的微博并不多,几乎都没什么营养,自拍统共就两张,时间还是去年的,别的微博不是拍的天空就是他正在看的书。

齐律点开杭少云最近的一条微博下的评论,热门评论基本都是他的粉丝在说“帅哥请好好照顾我们宝宝哟~”,这让他聊感欣慰,但再往下一拉,就拉到有人发他们的双人照,留言说“啊啊啊阿好配啊”,下面的回复直接把这条给骂到了热评,“CP粉圈地自萌”、“舞到蒸煮面前是死罪”这一类的,当然也有附和说真的好配的。

齐律一脑门黑线,这些CP粉速度也太快了吧,都给他和杭少云组上CP了吗?可为什么CP名是“镖律”?凭什么杭少云在他前面?

这不科学啊!齐律内心咆哮,作为顶级流量,他的CP多如狗,特别是在组合里,他们的CP整个就是个大乱炖,但无论怎么炖,他都是金瓜来着啊,金瓜怎么能排在后面?这些女人疯了吗?

“小律,别看手机了,来吃面。”

“面面面,就知道让我吃面,我是灰面做的吗?”

“我只会下面。”

“你说你有什么用啊?只会下面就罢了,面还做不好!咱们婚后难道你要我一日三餐都吃面吗?”

杭少云弯眼笑了,“你不是说娃娃亲不作数吗?

本文标签:情趣道具惩罚HHH

上一篇:男朋友在野外猛吃我下面,厨房里迫不及待做

下一篇:美妇岳哀求/美女拉我的手去摸她胸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