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冰块一直往里推,鲤鱼乡囚禁

2021-06-10 16:07: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刘……刘老师?”柳茉儿见刘雨廷接过玉佩之后就默不作声,有些担心地催促道。由于心情紧张,她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颤。“啧,这个问题还真

“刘……刘老师?”柳茉儿见刘雨廷接过玉佩之后就默不作声,有些担心地催促道。由于心情紧张,她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颤。

“啧,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住我了,我没那么大的法力知道这件事哦!换个问题吧。”刘雨廷用手随意把柳茉儿视若珍宝的玉佩在手中抛上抛下,毫不在意他面前的女孩儿的心情也随着他的动作七上八下。

“呃,那这个玉佩的主人在不在这个附近?”柳茉儿润了润干燥的唇,换了个问法。可能山神对于地域的感知性有限,他们一般都是对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事情才知之甚详。

刘雨廷突然一下子没抓住玉佩,在柳茉儿的尖叫中用手指一点,玉佩在跄跄摔在地上的前一秒被定在了空气中。柳茉儿连忙弯下腰抢在手里,像是看仇人一样看着他。

“咳,还是再换个问题吧。”刘雨廷故作无事地轻咳一声,开始后悔自己怎么一时兴起地要回答这丫头的问题。

柳茉儿用拇指摩挲着玉佩上面的纹路,心下飞快地分析着。他回答不了她的问题。这说明了什么?

和刘雨廷认识了一个多月,她从来不认为他是个有同情心的人。如果她问的两个问题是否定答案的话,他肯定会毫无犹豫地说出口,绝对不会考虑她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了。那么如果不是这样,难道意味着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快点快点,我还要赶飞机呢!”刘雨廷作势抬手看了看腕上古旧的手表,虽然上面的表针早就不走了。

“呃……”柳茉儿一时还真想不出来什么问题,但是这么好的机会她可不想浪费了,不过要是问他是谁把她放在塔上的,估计他还是会避而不谈。“那,告诉我这些天凤将离都在做什么吧。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吧?”

这个她确实是好奇,而且她也不认为直接去问当事人,凤将离那个别扭的小子就会很乖地把答案说出来。

刘雨廷笑了笑道:“真有意思,他做什么原来你不知道啊!他的芍药不是被你吃掉了嘛!他最近在学园里找能代替芍药的天材地宝。虽然还没找到很好的代替品,不过据我所知,好像惹怒了不少人哦!”他的笑容里,多多少少有那么几抹幸灾乐祸的意味。

“怎么会这样?他一个字都没和我说过。”柳茉儿心中涌起强烈的罪恶感。

“喏,那小子很纠结嘛!既要撑男子汉大丈夫,偏偏灵力在最低谷,不被人反吃了就不错了。哼哼,这学园里有多少人一直在窥视着他呢!”刘雨廷偷偷地吞了下口水,他好像也是其中一员。

“他究竟是什么来历?”柳茉儿和他相处了这么久,却一直不知道凤将离的身份。她是自己没好意思问,凤将离是以为她肯定知道,所以两人谁都没提过。

刘雨廷用手指捏了捏柳茉儿白嫩的脸蛋,撇了撇嘴笑道:“小女娃,这是第几个问题了?”他的视线落到柳茉儿手中握着的那块玉佩上,被玻璃镜片挡住的眼眸逐渐变得深沉。也许这个学园里,他面前的这个小女生才是最被人窥视的。光在睡眠中就有多少个不速之客光临过了,但是一直都是那人使在房间上的阵法庇佑了她。她醒来之后,他偷偷藏住了她这么久了,也该放她去尝尝什么叫现实。

柳茉儿鼓起腮帮子,不想让他继续捏,口齿不清地说道:“那你早去早回。”

“好好,早去早回,肯定在那个时候之前回来啊!”刘雨廷笑眯眯地一闪身就不见了。

那个时候是指什么时候?柳茉儿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便放弃地摇了摇头。这么一低头,她的视线就落在手中的玉佩上。

找星君的事暂且押后,现在主要是帮凤将离找出能媲美千年芍药的天材地宝。喏,好像听说,若是具有一定灵力的法宝或仙器佩戴在身上,也可以起一定的作用。也许凤将离是要渡天劫的人,需要那种护法宝器。只是一般这种物品都是稀世之宝,就算找到了,也大半可能有了主人。

柳茉儿通过这些天的学习,已经明白了这个世界她所认为的法宝好像和她认知中的法宝不太一样,没有那种集天地之灵的仙气,所以才可以大批量生产。不过天外学园是在昆仑残土上建筑而成的,确实在学园里好像聚集了一些宝贝。

柳茉儿走出古生物研究所,站在大门前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行,她要帮凤将离做点什么。她歪着头想了想,掏出脖颈里挂着的那块玉佩。

这块玉佩被星君施展了九天搜神术,她只要按照一定的方法,就能探知他是否在附近。其实星君也说过,这种方法只不过是探知她的附近有没有修行高的人而已。同理可证,她完全有可能利用这块玉佩来探索这附近有没有合适的天材地宝。柳茉儿把玉佩放在手心,试着降低了一下搜索的标准。果然立刻就有了回应。

只不过她还不能确定确切的方位,只是模模糊糊地跟着感觉走。直到回过神时,她这才发现她居然走到了她曾经沉睡过的那座白塔下面。

柳茉儿站在这个白色的塔下面仰望塔顶,一阵恍惚。她当时从塔顶慌慌张张走下来的时候,并没有仔细看过这座塔的样子。今天可以看得很清楚,这座塔连塔尖都是纯白色的,纵使有些年头,但是墙面剥落的痕迹却很少。塔的周围有茂密的常青藤蜿蜒而上,相映着白色的墙砖,形成一幅美妙的画卷。这里应该是隶属于夏之苑,所以这些常青藤看起来要比古生物研究所那里的绿多了。塔底下的大门是敞开的,显然是不拒绝学生们的探险。

柳茉儿仰着头看着,不知道为何玉佩会觉得这周围会有合适的天材地宝。但是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发觉最可疑的就是这座塔。可问题在于,她根本不想爬这座塔。万一走上去,她又睡了五百年怎么办?

正在仰头踌躇间,柳茉儿突然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塔的最顶层的窗户前一闪而过。她眨了眨眼睛,有点不太确定。是幻觉?可是她记得她当时是被放在这座塔的最高层沉睡,那间房子里并没有窗户的啊?

“同学,我们又见面了。”一个听起来熟悉的声音从柳茉儿身后传来,吓得她立刻回头。

在她身后,站着两个身穿天外学园校服的男生。两个人都比她还高了两头,容貌都极为出色。一个稍微矮一些的身材单薄,有着一头柔软的黑发,双眸是像雨过天晴的天蓝色,五官柔和,白皙的皮肤简直好像可以泛出光来,乍看之下犹如一个瓷娃娃。只是那精致的五官上挂着的笑容怎么看都觉得含着一丝讥诮。他的身上斜着背了一个造型时尚的书包,身穿着黑色的校服。

而另一个就是开口唤她的人。黑色根根直立的短发,修长的双腿,健壮的手臂。他正是她当初从塔顶走下来第一个见到的那个人。

柳茉儿突然想起一事,反射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还带着魅影面具呢!难不成这个人也不是凡人?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认出来她?可是刘雨廷曾经说过,就算他看出来她带着魅影面具,也看不出来她原来究竟是什么样子。

那个有着天蓝色眼眸的男生皱起细眉,略微迟疑地压低了声音和同伴耳语道:“昊天,你是不是记错了?你说你那天看到的是个绝世美人啊!”

本文标签:鲤鱼乡囚禁

上一篇:开会的时候在桌子底下含-我和3个表妺作爱

下一篇: 鲤鱼乡做哭/医生不停的揉我豆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