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被老外添的欲仙欲死,东北熟妇为我泻火

2021-06-10 16:40: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第二日林归晚起来,玉盏带着翡翠琉璃进来服侍她洗漱。“姑娘,珍珠在廊下等着谢您昨日赏的药呢。”翡翠一边给林归晚梳头,一边小声道。琉璃从盒子里挑了个玛瑙耳坠,道:&l

第二日林归晚起来,玉盏带着翡翠琉璃进来服侍她洗漱。

“姑娘,珍珠在廊下等着谢您昨日赏的药呢。”翡翠一边给林归晚梳头,一边小声道。

琉璃从盒子里挑了个玛瑙耳坠,道:“姑娘您看,这个耳坠颜色鲜亮,正好配您今日的衣服。”

林归晚扫了眼琉璃手上,淡淡道:“就这个了。”

琉璃小心翼翼给她戴上,翡翠看了她一眼,心里琢磨着林归晚一会出去也能看到珍珠,便不再吭声了。

等都收拾好了,换了金盏送林归晚出去,玉盏领着翡翠琉璃去了东厢,开始细细的说起刚才她们两个的不足之处。

林归晚刚出房门,就看到边上不远处站着两个人,不由侧头仔细看了两眼。

珍珠一直老实的低着头,玛瑙却忍不住抬头看了眼,见林归晚正看她,忙低了头,屈了屈膝道:“奴婢给大姑娘请安。”

林归晚轻声笑了,带着金盏去了林母的院子。金盏身边的三等丫鬟紫苑冲着玛瑙二人讽刺的哼了声,慢吞吞道:“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金盏姐姐让你绣的荷包你绣完了吗?”

紫苑虽然只是个三等丫鬟,但是她马上要出去配的却是老爷身边大管事的儿子,所以她在这个院子里,除了金盏玉盏外,谁都不放在眼里,其他人也不敢惹她。

玛瑙满眼不甘心的看着紫苑,忍气吞声的回了屋子。珍珠不等紫苑转头过针对自己,也一溜烟的回了屋子,等着吴嬷嬷回来继续教导自己。紫苑在原地呸了一声,提高了声音道:“干活的时候一个个都跟死人似的,见到大姑娘了,就跑的比兔子还快!不要以为巴结好了大姑娘就能在这个院子里横着走了,大姑娘是最赏罚分明的,你们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大姑娘自然会赏你们。放着自己手里的活计不做,一个劲往上房里凑,是看着大姑娘好说话是么!上房也是你们能随便来的?”

紫苑喊了个两个人提了水冲洗玛瑙珍珠刚站的那块地,气得玛瑙在屋子里使劲的扎着荷包。珍珠在屋里庆幸,这个刺头马上就要出嫁了,祸害不到自己了。

揉着依旧肿痛的膝盖,珍珠强忍着不敢落泪。她如今这样,已经够好了。老实说,上辈子,打死她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庆幸能给人为奴为婢。

怪不得,红楼梦里那些小丫头,一说要赶出院子,就要死要活。实在是在大户人家为奴婢,比当个平民好太多了。

比如珍珠穿的这个女孩,虽说是个良民,还是正妻所生,但有个P用啊!继母要作践就作践就罢了,农村那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吃的是缺油少盐的猪食一般的大锅烩,每天要砍柴要烧火要洗衣服要干农活,一年都洗不了一次澡,上厕所用石头砖瓦随便刮刮,若不是因为古代农村女孩因为营养不良月经来的晚,珍珠还要自己做月经带自己清洗。

刚来的时候珍珠想过死,也找了个绳子上吊过,结果才踢倒了凳子就怕的不行,糊里糊涂的挣扎着踩着旁边的箱子下来了。

后来珍珠也就认命了,倒也是想要开展种田模式,可惜被残酷的事实给打败了,谁也不会拿她这个小丫头当回事,她侥幸赚回来的几文钱,也被继母给抢走了。刚来的时候是夏天,珍珠受不了身上衣服上的脏腻,跑去河里洗澡洗衣服,眼看着上游不远处就有人在那里洗马桶。每次上厕所也是折磨,现代家家户户都必备的卫生纸不用想了,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擦PP的习惯。

苍蝇蚊虫更是时时刻刻萦绕身边,珍珠从一开始的惊吓到最后的麻木也不过就是两天的时间。更可怕的是继母日日的打骂,所以当村里有人伢子来挑人的时候,她仿佛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般,殷勤的跟前跟后伺候那个牙婆。失去了自由身,珍珠反而感激得热泪盈眶。老天,自己终于能用上草纸,可以时不时洗个热水澡,吃口热饭,不用整日干农活了!

再然后,她和一群女孩子一同被关在一个大院子里,洗干净了身子,吃饱了饭,开始学习规矩。足足养了三个月,她的手恢复了白皙,头发也变得乌黑浓密。否则若还是曾经那个又脏又瘦的农村小丫头,她哪里能被吴嬷嬷选中买进林府,去伺候金贵的大姑娘?

进林归晚的院子前,珍珠在林府的下人房里呆了半个月,学习林府的规矩,了解林府的人事。这半个月,珍珠也曾害怕过,林府这样的人家,死一个两个奴才,就跟她曾经呆过的村子,死一两只土狗一般。所以她格外的谨言慎行,生怕哪里得罪了人。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奴籍,就算是被打死一百个,官府也不会管你的。

怀念自己良民的身份,也不过一瞬间。自由虽好,物质更重要。宁为大家狗,不为自由人,珍珠非常没有骨气的想着。

而且,自己是要进大姑娘的院子的,首先,就在出嫁前避免了被选为房里人的危险。只要讨好了主子,想要讨一门好的婚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只可惜,刚进林归晚的院子,斗志昂扬的珍珠就碰了一鼻子灰。本来以为林归晚年纪小好哄,没想到却是个性子乖戾的主。珍珠叹了口气,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从现在的情况看,珍珠觉得大姑娘大概是拿她们这四个丫鬟联系权衡之术了。一边抬举翡翠和琉璃,一边打压玛瑙,对自己则是既抬举又打压,让人摸不着头脑。这样,她们四个才会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讨好大姑娘,表现自己值得被重用的地方,被大姑娘握在手心里。

哎,古代八岁的小娃娃,还真不能用现代的眼光去看啊。这才是高门大户里养出来的大姑娘呢!

林母院子不是林家最大的,却是最精致的,被假山和池塘隔出了四个区域。最大的区域是林母的住处,东边的是林归晚的嫡亲弟弟,林家长房长孙林谢明。西边住的是通房妾侍,南边一溜角房住的是丫鬟婆子。

林归晚走入林母的房门时,四岁的林谢明正挽着奶娘芸娘的胳膊,闹着要先尝尝早膳的奶香馒头。

芸娘是林府的家生子,男人半年前出门办事的时候死了,唯一的儿子生病死了,自己和夫家的长辈也死了,这么命硬的女人,因为八字和林谢明相合,所以才被选进来给当初病得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林府里最金贵的长孙做奶娘。

芸娘才刚奶了林谢明半天奶,林谢明就退了烧,人也清明了不少。从此芸娘就彻底奠定了自己在林母房里的地位,什么好东西都可着先赏她。

许是林母对芸娘太过重视,宠得这女人心也大了,以为自己也是这房里的主子了,才会胆大妄为的撺掇林谢明去追求二房三太太李氏的侄女李静容。

李家在三太太的示意下拿着林谢明写给李静容的情书上门逼林老太爷给个交代,林老太爷看了那情书后只是呵呵一笑,说愿意给宝贝孙儿先纳个妾侍进门,反正就是图孙子开心,又是知根知底的姑娘。

当时林家大房二房和李家也很是大闹了一场,半个月后,李静容匆匆的远嫁西北,三太太被罚在佛堂思过,林平遥和二房的三老爷林平岭打了一架,一个破了相,一个花了脸。

芸娘被打发到了庄子里,而林谢明,因为老太爷动了怒,挨了一顿打,竟然没熬住,也死了,哪怕是林平遥连夜去庄子里把芸娘给带了回来,也没能挽救自己唯一一个嫡子的性命。

大房二房从此彻底翻脸,老太爷也受不了间接害死了孙子的事实,没多久就走了,林家的掌家人变成了林平遥。

“姐姐来了!”林谢明跑过来,拉住林归晚的手,仰着脸笑嘻嘻道,“姐姐这身衣服真好看!”

林归晚捏捏他的脸,扫了眼芸娘,道:“就你嘴甜,吃了蜂蜜不成?”

当年芸娘进了林谢明的屋才半天,林谢明就从鬼门关回来了。芸娘前脚走,林谢明就因为挨了板子引发了风寒而去了。这都是林归晚看在眼里的,所以她重回幼年后第一次看到芸娘时,虽然恨不得拔了簪子扎向她的心房,让她不得好死,却也只能强行忍住。

也许弟弟,真的是和芸娘在冥冥中有什么联系,为了弟弟的安危,她不能动芸娘。而且,她既然已经开始防范,就不会再允许芸娘有上辈子那么大的能量,竟然能说动乖巧的林谢明,还能瞒过那么多人,和二房的人暗通曲款。

上辈子林归晚也曾觉得芸娘对林谢明的影响太大,和林母提过自己的担忧。但是林母虽然看重感激芸娘,却依旧把她当个奴才,并不将她放在眼里。谁知就是这个奴才,竟然害死了自己的宝贝儿子,林母也因此被气得大病一场,对林归晚的关心也少了,直到珍珠生下孩子并继续留在林归晚身边伺候,她才亲自来了趟王府,劝林归晚把珍珠送到庄子里

本文标签:东北熟妇为我泻火

上一篇:厨房里摸岳,剥开两边打花蒂

下一篇:书桌下的快速顶撞-李晓婷不内穿裤坐公交车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