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m要我一天曰二次,她喷出奶水

2021-06-10 16:55: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虽然偶尔心里会想着,宁可那一刀是捅在她自己身上的,但是那不过是闹些小脾气,对韩沐熹,她满心都是感激,感激这个男人在那么危难的时候,奋不顾身地替她挡下那一刀。“韩沐熹,我

虽然偶尔心里会想着,宁可那一刀是捅在她自己身上的,但是那不过是闹些小脾气,对韩沐熹,她满心都是感激,感激这个男人在那么危难的时候,奋不顾身地替她挡下那一刀。

“韩沐熹,我要谢谢你。”沈傲凝话一出口,韩沐熹身子立刻僵住了,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只有头微微动了动,这个女人,这个让他动心的女人,在向他道谢。

韩沐熹的目光一如既往地炙热,沈傲凝不管那么多,继续说:“我要谢谢你,那么危险的时候,站在我身边,替我挡那一刀,谢谢你在设计上给我这么多的指点,谢谢你。”沈傲凝忽然觉得自己一身都轻松了,仿佛卸下了背了许久的包袱,如今轻得都可以飘起来。

没有等韩沐熹回答,沈傲凝就直接坐了下去,然后闷着头继续吃菜,韩沐熹迟迟没有动一下,安妮和蓝蓝看着轻松自如的沈傲凝,再看看不知所措的韩沐熹,觉得两个人仿佛是调换了顺序一样,整个桌上,除了沈傲凝还在吃,没有人动过筷。

若是这样沈傲凝还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劲,那就真的是慢半拍的最高级了,她也放下了筷子,然后看着餐桌上的另外三个人,“怎么了吗?”她不过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仅此而已,她一没有杀人放火,二没有吃喝嫖赌,怎么就好像得罪了这三个人一样。

韩沐熹放下筷子,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我们碰个杯?”顺手就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也不管其他人站没站起来,答不答应,自言自语似的说:“今天我很荣幸,收到了两位的感谢,其实我也有感谢的话要说。”

三个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就看向了韩沐熹,只见韩沐熹看向沈傲凝:“首先,感谢你,虽然我的伤是因为你,但是这么多天来你对我的照顾,足以报答我为你受的伤,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伤口不一定能好得这么快,然后,我要谢谢蓝蓝。”然后韩沐熹又看向蓝蓝,“今天的这顿饭,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吃过的最满足的一顿饭,所以,我要谢谢你。”

“那我们来干个杯!”安妮随后就站了起来,然后把杯子举到了中间,其余三人纷纷举起杯子,轻轻地碰了个杯,陶瓷的杯具撞击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紧接着,四个人就彻底聊开了,不再似刚到时的气氛,如今就好似一家人在一起吃个便饭,气氛和谐得不能再和谐。

中途的时候,韩沐熹突然起身,“我出去一趟,抱歉。”语毕,才离开座位出了包厢门,剩下三个小姐妹在那儿聊着私房话题。

“傲凝,你这情况大得很啊。”安妮先开了口,沈傲凝知道安妮指的是她和韩沐熹。

蓝蓝推了推安妮,看了看门口,示意韩沐熹才刚刚出去,安妮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反正韩沐熹肯定不会在门口偷听啊,再说,她也没指名道姓,谁知道她说的是沈傲凝和谁?

沈傲凝笑出了声,“你们就尽管八卦吧,反正我百毒不侵。”

安妮这会儿直接把筷子放下,立刻走到沈傲凝的身边坐下,“说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情况?”

安妮眼睛尖,再加上本身就细心,自然是没错过韩沐熹看沈傲凝的目光,那目光底下暗藏着的是那般浓烈的爱慕,韩沐熹居然藏得那么深,偏偏还遇上一个装看不见的沈傲凝,韩沐熹不挑明说,她沈傲凝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什么情况啊,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沈傲凝拍了拍安妮的手,是告诉安妮别想从她这里查到什么,她什么都不会说的,再说,她和韩沐熹也没任何情况,她不过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安妮还想继续刨根问底,韩沐熹便已经推门而入了,安妮随即住了口,然后起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韩沐熹看了一眼安妮,从这空气中,他仿佛闻到了什么阴谋的气味,但是他只装作什么都没发现,也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聊什么呢。”韩沐熹假装很随意地问题方才大家谈论的话题。

沈傲凝没说话,安妮便接过话题去,她自然是不会照实回答,只是说:“聊一些女性之间聊的话题。”说着,安妮还做出了一种很神秘的表情,故意引着韩沐熹往那种少儿不宜的方向去想。

然而韩沐熹却走了另外一条路,就在刚才他路过走廊的时候,遇到了饭店的经理,一看到韩沐熹,他可兴奋了,“韩少,怎么秦少没和你一起?”

秦少,除了秦瑞霖还会有谁。

不偏不倚,就在这个时候提起秦瑞霖,时时刻刻的提醒他,还有秦瑞霖的存在。

韩沐熹坐下去,自然而然就想起了秦瑞霖,再看看属于秦瑞霖的沈傲凝,他便觉得失了许多的兴趣,现在秦瑞霖以为沈傲凝是他的情人,等到他知道沈傲凝是他的妻子,他自然是更不会放沈傲凝走了。

这么想着,韩沐熹再没了吃饭的兴趣,静静地听三人聊天,时不时地插几句嘴,一顿饭就这么吃完了。

不过片刻,四人吃罢,起身欲离开。

“先等会儿,我先去结账。”蓝蓝走到门口去叫服务员,打算去结账,没多久就看到蓝蓝走了回来。

“就结好了?”安妮看着蓝蓝,没觉得任何不对劲。

蓝蓝打进门起,就一直盯着韩沐熹,这一点,沈傲凝是有注意到的,于是她也不自觉看向了韩沐熹,难道韩沐熹从中做了什么手脚?不然为什么蓝蓝会这样看着韩沐熹?

“是的,就是这位先生。”跟着蓝蓝一同进来的服务员看到韩沐熹,就说了这句话。

沈傲凝和安妮都有些不明所以,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问:“他怎么了?”

“这位先生刚才已经把账结了。”服务员回答了两人的问题,听到服务员的这句话,沈傲凝和安妮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蓝蓝皱着眉头,问:“韩先生,你这是...”蓝蓝不知道韩沐熹是为什么原因,当初明明都说好了,谁都不许跟她抢结账,也说好了由她来请客,虽然当时没人表示反对,可是现在结果却仍然出乎意料。

沈傲凝和安妮这才想起,一瞬间就明白了韩沐熹那个时候出去是去做什么了,难怪当时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什么来,原来是掏卡去结账了。

“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忙吧。”韩沐熹朝着三个人笑笑,然后便对服务员说了一声,服务员点点头,就离开了包厢。

“先坐下,别都站着啊。”唯独能保持平静的也就数韩沐熹了,他看着房间里呆立的三个女人,让她们坐下。

沈傲凝、蓝蓝和安妮仿佛被冻僵了,一动不动,但是此时此刻,她们脑子里却在飞速旋转,实在是想不通韩沐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你们不知道吧,这里可是我半个家。”韩沐熹知道定是要解释一番的,不然容易造成误会,于是他继续说:“蓝蓝,我知道你是好意,心意到了就好了,至于付款,那是男人来做的事情,这里的大部分人都认识我,看我带三位女士来吃饭,如果让女士去付款,他们可要怎么议论我?”

其实事情并没有韩沐熹说的那么严重,他只是夸张了点,这么一听,沈傲凝就差不多明白了,蓝蓝和安妮自然也是明白了的。

而蓝蓝更加注重的是韩沐熹的那句“付款是男人来做的事情”,她简直是为韩沐熹身上的绅士气息而倾倒,她不是没遇见过优秀的男人,只不过,遇见的都没有韩沐熹这么优秀,如此优秀而又优质的男人,简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安妮自然也没错过韩沐熹的那句话,她突然觉得应该换个眼光来看韩沐熹了,原来,生性·爱玩的韩沐熹,也有这么绅士、这么细心的一面。

“这...”蓝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回复韩沐熹,韩沐熹直接打断了蓝蓝:“好了,什么都别说了,这一页就这么翻过去了,什么都别想了。”

韩沐熹言至此,其余的话都不需要再说。

出门的时候,蓝蓝和韩沐熹并肩出门,沈傲凝原本打算立即跟上去,却被安妮从身后一拉,然后神秘地凑到沈傲凝的耳边,轻轻说:“这么优质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这只瞎猫算是碰到死耗子了,还不知道珍惜!”安妮有些恨铁不成钢,不知道沈傲凝到底是为了什么,偏偏就要死贴在秦瑞霖身上。

沈傲凝恨不得抬起手打安妮一顿,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话是这么随便能说的吗?

“我结婚了,我要是答应了,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沈傲凝把前面四个字咬得很重,为的就是提醒安妮,她是有夫之妇,和韩沐熹根本没任何可能,她也从来没有往这条路上这么想过。

本文标签:岳m要我一天曰二次

上一篇: 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吃多少-娇妻被灌满受孕

下一篇:搓澡硬了师傅会帮你,很黄的喂奶小说w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