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大肥硕熟下岗老妇人,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

2021-06-10 16:58: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三年的时光倏忽而过。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国葬已经成为梁国百姓记忆里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痛。忠烈王夫妇的死,让原本已经开始好转的辽东战线吃紧起来,像两人这样优秀的能与柔然的

三年的时光倏忽而过。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国葬已经成为梁国百姓记忆里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痛。忠烈王夫妇的死,让原本已经开始好转的辽东战线吃紧起来,像两人这样优秀的能与柔然的慕容沛一较高下的将领屈指可数。还在梁国的,恐怕只有从军队里起家的天子谢文质了。更多的将士被派往前线,以稳定有些动荡的局势。所有的情报每天都由鹞鹰直接传到宣室殿,不假任何人之手,让谢文质能够准确及时地了解边境的任何风吹草动的同时,也绝对防止了情报的泄露。

谢文质正坐在宣室殿里,查看着当日辽东探子传来的情报。在旁边的李公公小心翼翼地给谢文质已经凉了的茶杯又沏上了一杯新茶,他偷偷抬眼看了看谢文质,皇上这几年苍老了许多,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本该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的头上却已经早早地冒出了银丝,眼角也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细纹,神情疲惫。原本三日一次的早朝改成了五日一次,但重要的事情还是以奏折的形式呈了上来,皇上要处理的事还是一点没少。

李公公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皇上这几年,真的是太累了,像是上了发条的陀螺,一刻不停地在飞速运转着,好像就等着完成一个使命,就要飘然而去。这个念头一出来,李公公也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真是该死。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今日的政务,谢文质把桌上摊开的案牍一合,站起身来道:“摆驾东宫。”李公公忙尖声传话道:“皇上摆驾东宫。”去东宫的时候是皇上近几年来最高兴的时候,只有在这个时候,皇上那总是皱着的眉头才会舒展开,换上如沐春风的笑容,令人身心欢畅,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东宫里的太子和衡阳侯,只怕是天子在这世上唯一的寄托了。

李公公可以看出来,这日皇上的心情比往常都要好上许多,像是解决了积累许久的难题,连步子都变得轻快了。到东宫门口时,谢文质止住了要进去通报的宫女,站在门口听着宫里传出来的谈话声。

顾煦已经到了变声期,原本糯糯软软的童音变得清朗上扬,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鼓舞人心的力量:“柔然骑兵的战马都由专人饲养,吃的是上好的牧场的草料,每天都在草场上驰骋奔跑,自然是比中原地区这些为了运送货物的马匹好得多。想要提高辽东骑兵马匹的质量,我们只怕是得到柔然人那里去求良马。”

谢景安的声音低沉,隐隐已经有了几分沉稳的味道:“我大梁与柔然一直处于交战状态,贸然地要去求战马,只怕反而会引起他们的警惕,得不偿失。不如派人从民间组织商队,以商人的身份与柔然人贸易,把良马带回来。”

顾煦眼睛一亮:“这个办法好。若是真要用商人,大可不必只局限在马种这一方面。”

谢景安的思路也开阔了起来:“是,商人的消息灵通,哪里的部落缺粮,哪里的部落多马,他们都有渠道知道得一清二楚。有了商人做我们的耳目,我们想要探查来去如风的柔然人的消息就方便多了。”

“而且,听从辽东战线回来的老兵说,柔然人并不会对商人赶尽杀绝,即便遇见了也多是抢光货物便完了。”顾煦也忍不住激动了起来,连声音也大了许多。

“啪啪啪。”谢文质一边鼓掌一边走了进来,夸赞道:“这满朝文武想了许久才想出来的策略,竟然被你们两个人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了出来,看来朕的儿子和外甥才是真正的国之栋梁啊。”

顾煦和谢景安连忙起身,道:“我们不过随口说说,还没有细想。”谢文质道:“这个想法很好,前两天议事的时候刚刚议定了这个策略,还没有具体的执行方案,这样吧,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好好想想,试着做出一份具体的方案。”

见两人答应下来,谢文质又道:“你们两个人这么积极地讨论柔然的事,是不是有些什么想法?”两个半大少年都低着头不说话。

谢文质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两个少年心里只怕都暗自藏着些对当初忠烈王夫妇死因的看法,只是事关重大,还不敢贸然说出来。

谢文质屏退左右,等这东宫里只剩下他们三人之时,才开口道:“柔然人虽然是直接杀害九渊和小曦的凶手,但罪魁祸首却是那个把他们的战略布置透露给柔然人的奸细。朕知道你们一直对这件事隐隐有怀疑,这三年,朕隔绝朝廷,一点点地将辽东的所有势力理了一遍,终于把这个藏在内部的奸细找了出来。一会儿,朕就将召见他,把这整件事问清楚,你们想不想在帘子后面听着?”

谢景安和顾煦抬着头,睁着两双亮晶晶的眼睛,慌忙点头,生怕错过这个机会。这三年来,他们也曾讨论过这件事,觉得柔然人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实在太过巧合,这原本是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如果没有人泄密,柔然人绝对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出现。

宣室殿。一个苍老的身影缓缓地走了进来,用嘶哑的声音道:“拜见皇上。”正是已经做了几朝宰相,位高权重,在朝中根深蒂固的王朴,那长满皱纹的脸上没有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谢文质正坐在龙椅上,一身明黄色的龙袍配上他那小麦色的皮肤,直插入鬓角的剑眉,衬得他越发地不怒自威,隐隐透着一股气势。

王朴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声,这个当初还一文不名的毛头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变成了这个雄踞在龙椅上,号令天下的帝王了。他多年前所做的这笔政治投资,也说不清是赌对了还是错了。若说是错了,他已经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这么多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若说是对了,那他的孙子在街上被两个小辈欺负,他的女儿不明不白地惨死,他连尸首都没有看到,又算是什么呢?

这么多念头在他的脑子里打着转,隐隐地,他从除了他们两人之外空无一人的大殿里嗅出了一点危险的气息。他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开口道:“皇上单独召见微臣来,不知所为何事?”

谢文质随手将一大叠信件往地上一丢,道:“希望王大人能够好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信件。”

王朴的瞳孔蓦然放大,不可能,所有的来往的证据他都已经烧毁了,不可能还留下任何痕迹。他颤巍巍地从地上捡起那些文件,那熟悉的一笔一划分明是自己的笔迹。他的手抖得厉害,终于无力地垂了下来,任那信件散落一地。他冷笑道:“既然皇上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又何必多此一举,让我来解释。这根本不是我写的,这些书信都是伪造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谢文质仍然正坐在龙椅上,淡淡道:“王大人做没做过,自己心里清楚,这些证据,已经足够定罪了。”

“那皇上又何必单独召见我,直接让刑部派人来捉我不就可以了?”

“朕还是想听听,你这么做的原因。”

王朴脸上闪过一分狠厉,道:“谢文质,事到如今,你又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夫妇当街欺负我孙子,等于是当众打我王家的脸,你又不明不白地杀了我女儿,我若不先下手为强,难道等你把辽东稳定了,腾出手来对我王家赶尽杀绝吗?”

谢文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知道事到如今已是多说无益,便向藏在暗处的侍卫比了个手势,一杯毒酒便送了上来。“朕白手起家,是王大人给了我第一笔资金,让我能够组建军队。朕想王大人也是体面之人,也该有个体面的死法,不该在天牢那污秽的地方呆着。这杯酒,就当是朕为王大人送行吧。”

王朴对着那杯酒愣了愣,随即便用颤抖的手端起它,一饮而尽了。

本文标签: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

上一篇:搓澡硬了师傅会帮你,很黄的喂奶小说w

下一篇:每走一步顶一下好凶小说,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