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每走一步顶一下好凶小说,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

2021-06-10 17:00: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午后,初夏的阳光正是最让人懒洋洋的时候。度过了那拥挤的上班高峰期,远离闹市区的怀化路又恢复了它些许的安宁。三三两两的行人或急或缓的经过,却总忍不住的往那座现眼的红房子

午后,初夏的阳光正是最让人懒洋洋的时候。

度过了那拥挤的上班高峰期,远离闹市区的怀化路又恢复了它些许的安宁。三三两两的行人或急或缓的经过,却总忍不住的往那座现眼的红房子给多看上两眼。

那的确是座很别致的房子,且不论具体的样式,在这摩天大厦拥挤,钢筋水泥充斥的时代,光是那纯粹的红砖建材就足够让小孩子们新奇一探,老人家忆古叹今了。门前栽着两颗大树,枝繁叶茂,碗口粗的树干斑节嶙峋,都是岁月的痕迹,那最高的枝桠甚至都超过了红砖房子。远看去,碧红翠绿,霎是可人,也难怪即使已经见过的人,路过也不免再多看上几眼了。

红房子那原木古朴的大门虚掩着,上边挂着一副巨大的、同样是由原木制成的木牌,几个龙飞凤舞的艺术夺目的宣告着所有来往的行人——龙飞广告创意设计有限公司。

温暖而舒适的午后,宁静的空气漂浮着淡淡的花香和新鲜的叶子的气息,似乎这整个大都市忙碌的川流不息都要为之停顿了下来。

比起那些令人马不停蹄、疲与奔命的劳累,这里简直就是工作的天堂啊……

“怦~!!”

一声巨响立即毫不留情的摧毁了感叹者所有未曾说出口的抒情赞美,原木的大门也被大力而粗鲁的撞开来,一沓花花绿绿的画稿摇摇晃晃的闪了经来。

嗯?画稿?

仔细一看,才发现几乎被那沓厚厚高高的画稿淹没了的劳力搬运者——一个完全被遮住了脸的娇小女子!

女子跌跌撞撞闯了经来,将那沓画稿“啪”的一声,随意而用力的放到在看到的第一张空桌子上,一转身,便似是一滩突然溶了的冰淇淋瘫到了自己的办公椅子上,急促的喘着气,累得再也提不起劲来搬动自己的一根手指头!

套着一件印着大大的笑脸的嫩黄宽大的T-恤衫,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尽职的勾勒出她腿部修长的曲线,踏着NIKE,秀发高高的束成了马尾,随着她的每次走动而不断漾出活力而调皮的弧度。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嫩红的唇,因奔跑而涨红了的脸,脸上虽然没有施上任何的人工色彩,却似乎让所有的见到的人都萌生出莫名的亲切和笑意。

虽然的确称不上是美女,却足够让人心生怜意了。

只可惜啊……却撞到了不会怜香惜玉的人的枪口上。

慵懒的嗓音却带着气死人的话对桌闲闲呛呛的飘了过来:“宋明眸啊宋明眸,你为什么不叫宋短腿呢?去拿个资料都要了整整1个小时又42分钟,唉,你都可以去参加龟兔赛跑了。”

“你这个大混蛋!!”

嗯,或许火气的力量的确是惊人的,刚刚还累到不能动弹瘫软在椅子上的女子——宋明眸被刺得“刷”的一下弹了起来,还附赠了一下重重的狠拍桌子:

“那边那个坐得舒舒服服、像在养老院保养的黎子坤先生,少得了便宜还卖乖!麻烦你弄清楚!我们是搭档,这份工作应该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吧,你却把它推给我一个人,现在还有脸说话?!你知不知道那地方有多远?!你知不知道外边的太阳有多大?!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跑了多远?!你跟我说你肚子疼得要去医院,怎么现在竟还好好的坐在这里?怎么还没被送去剖腹解体?!”

“哈哈~”

可怜明眸那充满亮晶晶的火气的指控不但没有收到面壁思过的忏悔,却反倒换来了对方颇是愉快的笑声,对面的“黎子坤先生”丝毫没有受到良心的谴责,依旧慵懒的声音里甚至加深了恶意的调侃。

“唉呀呀,明眸小姐啊,你可是不识好人心哦!我是见你昨天昨天跟我去那个大学取景调研广告题材的时候又傻笑又发呆,撞了树还抱垃圾桶的,今天才给个机会让你运动运动去去邪气啊,你的说法可真糟蹋了我的用心良苦啊”

说到最后男人的声音里甚至作戏似的加入了一声哀怨的叹息,可真够唱作俱佳了。

“你、你……”明眸气得呛了几口气,才能顺利的说出反驳的话来:“撞树是我发呆不小心,抱垃圾桶可是我扔垃圾的时候被人不慎撞到你在一边竟然不来扶我的结果啊,你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有脸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我的母校,我怀念一下又怎样嘛!”

“怀念?念了整整4年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混上,暗恋某男一年知道人家毕业都一个字没说,这些‘光荣’战绩有值得怀念的地方吗?”

“我这种纯真无邪的少女心思你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了解?你这个108,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大色狼!”明眸恶狠狠的反驳回去。

是啊,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单纯啊,还记得曾满校园浮动的栀子花香,校园一角那片短暂却灿烂的樱花,夹在课本中干枯却依旧在记忆里飘香的花瓣……

“啪”,一个不明物品横空而过,准确的击中了明眸的前额,也迅速的打断了她的回忆。

捡起那团不明飞行物——废纸,还陷在回忆里的明眸傻傻竟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看到对方似笑非笑的讨打的表情,这才如梦方醒。

是啊,自己曾经是多么晶莹剔透温文尔雅的女子,直到遇到了这个家伙,这个连圣人都可以气疯了的恶魔!

“啪”的用力将废纸扔到角落的垃圾桶中,明眸干脆起身离座,大步的跨到对桌前,双手用力一下狠拍桌面,怒气腾腾的说:“108!你太闲了吗,你到底想干什么?!”

午后明媚的阳光舒适的穿过窗台,无视明眸的怒气,旁若无人的撒在了这位 “黎子坤”先生的身上。

俊眉,剑目,高挺的鼻梁更强调了他轮廓鲜明的脸型,半长的黑发并没有上发胶,随意而有些凌乱的散着,一脸慵懒而漫不经心的笑意。紧身的深色牛仔裤包裹着的他修长的的双腿,正舒舒适适的斜搭在办公桌上,上半身也惬意的斜躺入柔软的皮椅。只不过是一件很寻常的白衬衫,穿在他的身上,松开了上边的好几颗扣子,露出了些许他那结实而古铜色的惑人肌肉。

在这透明而温暖的阳光笼罩下,这个慵懒而没有任何贵重物品彰显身份的男人却奇迹般的散发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致命的性感来。似乎一个眼神,一个漫不经心的笑意,都可以让女人们为他而痴狂沉醉!

是的,所有女人……除了现在正被气得七窍生烟的明眸,除了这性感而富磁性的声音正微笑的吐出这么气死人的话来的这一刻。

“呵呵,明眸,现在可是夏天哦,你怎么好像还是在过春天啊?!哈哈”

“你、你!我才没有发,发……”气得结巴了的明眸最后一个字却卡着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108!你!你这恩将仇报的小人!下次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再因为你说生病什么的而帮着你干活了!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干!”

一股气憋在心里,爆发出的于她最狠的话也就这个程度了,与损人成精、骂人不用脏字的黎子坤简直不在一个层次上,无计可施,狠狠的用力的一跺脚,转身旋风也似的含恨离去。

看着明眸带着灼人的火气甩门而去,黎子坤愉悦的笑了出来,低沉而磁性的嗓音似乎带着异样的温柔,低低的声音仿佛只是在对自己说:“明眸啊明眸,这是你第几次说这句话了?都32次了,你知道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喂!子坤你这臭小子,又去欺负我们的小朋友啦?”

一个雄厚的声音突然的插了进来,十足的调侃却少了些为明眸忿忿不平的愤怒,显然是看足了戏才决定由路人甲进入角色的闲杂人等。

一支烟也携着勇猛的力道,伴着话音向黎子坤飞射了过去。

子坤抬手在半空拦截住了那支暗器,仍是没有改变那懒散的姿势,只是搭着桌子的长腿稍稍一用力,扭腰就将带着滑轮的皮椅转了过来,斜躺着面对着了那个新出场的角色。

手里抓着那支烟,却似乎没有任何点燃的打算,在手里如同转笔一般漫不经心的打着圈。

挑挑眉,发出一声似真似假的叹息:“大胡子啊大胡子,现在就得了老年痴呆了吗?都一年多了你还怎么记不住我现在每天只抽两支烟,现在吸了晚上还怎么睡觉?”

来人,绝对的属于让人过目不忘的类型!呵呵,不是说他的外貌有多出色,只是他实在张得太有特点了,任何见到他的人,即使是不善描述,总会第一时间反射性的在脑海里涌现出一系列的形容词来——什么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力拔山兮,之类之类,简直是比卡通词典还能给人以更直观生动的解释。而他那张想象中应该是浓眉大眼、粗旷致极的脸却几乎被毛茸茸的粗黑大胡子完全遮盖,只露出两只圆鼓鼓的炯炯豹眼。传出的肢体信息整个儿人猿泰山扛着巨石急躁徘徊的可笑卡通。

“啊?”胡子人猿挠挠头,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这个,这个……都怪你自己突然变得太奇怪了嘛!明明是烟不离手、酒不离唇的堕落青年标本,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一夜之间竟都诫了。”

是啊,真有点像中邪,到底为什么无缘无故就变了呢?似乎连自己也不太明白。

子坤仍是挂着那个慵懒而漫不经心的笑意,心思却一下子飘到了两年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子坤!”大胡子豪爽的用力拍了拍子坤的肩膀,丝毫不在意中掌的小伙子疼得阴阳怪气的一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就是你今后的工作搭档宋明眸。你们好好聊一聊,联络联络感情!”

对面的女孩冲子坤甜甜的一笑,伸出手来,脆脆的声音煞是悦耳:“我是宋明眸,你叫我明眸就好了,希望我们今后能合作愉快哦!”

黎子坤斜叼着烟,审视似的从上至下将明眸打量了一遍。嗯,长得倒是很清秀,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嫩嫩的唇,红润的皮肤和柔亮的黑发。只可惜…长得不够丰满,神情也不够艳,气质更明显的是自己最讨厌的乖乖女的类型,一句话——没搞头!

没有回握明眸伸出的手,只是明显敷衍性回拍了一下。转身没大没小的勾住大胡子的肩,没有再理会明眸一下。“大胡子,你不是说去舞厅开迎新会?还不快走等着收尸啊?!”

舞厅里,气氛昏暗而沉迷,旋转的七色灯暧昧的打在舞池里涌动的身影上,人们近似疯狂的宣泄着白日里受到压抑的激情。

子坤斜躺在皮质的长椅上,微眯着眼懒懒的看着舞厅里旋转回舞的人群。他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昏暗而暧昧的生活了,但这并不表示着他的必定的参与。他似乎注定是个旁观路人,即使沉浸,即使纵情,但心中的某一部分却总是残酷的清醒着,提醒着他灵魂的疏离。

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烟,身体却敏感的接收到了坐在对面的那个新来的女孩频频的注视。

那个纯洁得仿佛奶娃似的女人叫宋…什么?

英俊的外貌,不凡的身世使黎子坤早已习惯了女人们炙热和垂涎的目光。根本不去理会那道目光,脑子里却回想起大胡子下舞池前的殷殷交代:“小子!给我好好照顾着人家小姑娘,对人家别耍你那个臭脾气!”

“哼!”黎子坤从鼻子里轻蔑的哼出一句,那个大胡子人猿,看自己整天的胡混不顺眼,威逼利诱的拉着自己来公司帮忙。自己肯出现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还帮他照顾小奶娃?做梦!

瞥都不瞥女孩一眼,随手扔掉了手上今晚抽的第N支烟屁股。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打火点烟甩火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得显然是身经百烟了。

用那种慵懒却出奇的性感的姿势夹起烟,抬起手刚想叼入嘴中,却突然出现了一只手,一支白嫩的手,一只快速得不容他反应就一把抢过了他手上的烟的手!

正经而略带气恼的声音脆然响起:“黎子坤先生!我希望你知道吸烟是有害的,而不间断的大量吸烟更是致命的!我更不希望我刚出来工作时就遇到一个因为吸烟过度而罹患肺癌的搭档!”

黎子坤惊讶的瞪着自己突然空捞捞的两根手指,然后缓缓抬头看到了那个女孩的眼睛,那双即使在昏暗舞厅里都明亮得出奇的、充满了坚定的眼睛,因太过出乎意料而无法采取任何行动,脑子却在一瞬间就作出了一个鲜明的决定——他讨厌这个女人!

呵呵,而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少去酒吧,不再肆混,甚至连曾经不可或缺的烟都给几乎戒掉。改邪归正吗?

不。

只不过是这个叫做明眸的小女娃太好作弄,只不过是她的反应太好玩,只不过是,不知不觉对以前的日子腻了而已。

就因为这些这只人猿大胡子用得着感动成那个样子吗?

不过只是些“只不过”而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子坤嘴角扯出愉悦的弧度。而墙上大钟发出的5点整的报时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将指中的烟弹回给身旁的大胡子,黎子坤站起身来懒懒的伸了下腰,活动了下筋骨。“大胡子,下班了,我先闪了。”

“喂,一起去吃饭吧?顺便告诉告诉我明眸老叫你‘么零八’的缘由啊!你不会也不知道吧?”

108?呵呵,明眸那个乖乖牌读书女,都那么久了都能把化学元素周期表给生生背下来,某天复习,说什么108是银元素的质子数,而“银”=“淫”,久而久之就喊成习惯了。

这个缘由自己当然是知道,不过告诉大胡子……免了。

酷酷的转身往外走,“大胡子,你的热情让我感动,但…”黎子坤口气里仿佛充满了惋惜,“但我对男人没兴趣,而像人猿的男人,呵呵,对着那张脸吃饭我怕我会吐的!哈哈~~”

“你这臭小子!又要去糟蹋哪家的闺女?一个月换好几个,这个是第6个了吧?”大胡子的声音追向走到了门口的子坤。

减弱的阳光拉长了站在门口的子坤的背影,他随意的向后挥了挥手,潇洒而帅气,回头抛了个慵懒却挑衅的笑容,“错!大胡子,你的确都老得有健忘了,这是第7个啦!”大笑中,再也不理会身后叫骂的大胡子,径自走了出去。

大胡子恨恨追到了门口,看在子坤远去的身影,忽然低低的而狡诈的笑了出来:“臭小子,看你还能装多久?”

本文标签: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

上一篇:高大肥硕熟下岗老妇人,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

下一篇: 游泳时 被教练解开了泳衣/ 一个日前面一个日后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