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你家是上你了小说-出轨刺激h闺蜜

2021-06-10 17:09: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宴席摆在御花园,我们是在御花园中央兰楼,由此向四周散开,由官阶排位。”萧遥解释道,“娘亲,我本想同你一起,只是皇后说她同你熟识,要你与她一起,皇后是个温和的人,

“宴席摆在御花园,我们是在御花园中央兰楼,由此向四周散开,由官阶排位。”萧遥解释道,“娘亲,我本想同你一起,只是皇后说她同你熟识,要你与她一起,皇后是个温和的人,我也放心。”她奇怪的是她娘亲一直未同她说过认识皇后那件事。

秋初落温婉地笑了笑“你不必忧心,我确与皇后相识,只不过是第一次进宫的时候认识的。”

“我现同你过去,苗姨却又在另一处,苗姨却是不必担心的,她因着我的原故不会有人说什么。”昭华在她身后唤了一身,她转过头叫她莫急。

“遥儿,不然你便回去,支一个侍女带我过去就成了。”

“不行。”她回答地很果断“她们不周到。”

言语几番便到了,萧遥方命一年龄大点的侍女在一旁看着。

皇后笑道:“遥儿,我在这里你还担心什么,你的娘亲我担着呢。”

萧遥双手拍了拍衣袖:“那皇后娘娘可要替我照顾好娘亲了。”

“定不会叫她少一根头发的。”皇后牵过娘亲:“初落,我们好久没见了吧。”

她娘亲笑了笑。

萧遥见如此,便也赶了回去,那时桌上的人已入了座,只是令她很奇怪的是,她这桌上的人,和几月前竟是安排的一样的。

她好像就有点知道了些什么。

只是不同的是,空的位子却不一样了,那位王舞笙美人座在了昭华旁边,看她二人都是一股子忿忿样,偏偏她是都猜到了两位美女在想什么。

王舞笙占了她原来的位置,那她便只有一个位置了。

“哼,坐在四皇兄旁边的可是别的女人梦寐以求的,你还扭扭捏捏的做什么?”

彼时这位五皇子东方捷硬是将萧遥的思绪给拉了回来,萧遥也不害羞,直直坐了下来因笑道:“殿下眼可真利,萧遥站着想了些事情,也能被看作扭捏。”

东方谨只是很轻的笑了笑,却堪堪被萧遥听见了去,她轻轻偏了偏头,便看见东方谨和她差不多也在看她,其实被旁人看去,很有些眉目传情的味道。

尤其是他那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萧遥想了想,比女人还美丽的男人,是不是很要命!

“想事情?你想了些什么!站在当口儿想?”东方捷刚刚话被憋了回去,虽生气面上也不好表露出来。

萧遥动了箸,夹了菜自顾吃起来,也不理他,只是刚举起酒杯,便听到耳旁传来略带笑意的声音:“别又喝醉了。”

又?萧遥浅浅地勾起嘴角,是了,上次她还醉过呢,那次实实在在让她丢了脸面,其实这个朝代民风还是很开放的,女子与男子同桌而食实属正常,女子外出涉猎、听戏,甚至上酒馆喝酒都是可以的,因此萧遥如此的风格还是不至于被贬低到如何,反倒是许多女子都学习起她来了,此之谓“跟风”,看来由古至今的人都是追求时髦的。

萧遥不大喜欢这种宴席,酒杯太小,喝酒不痛快。她有一种野性,反倒很适合那种快意江湖的人,只是她小时候被金钱误了误,未去习武,不过她到现在还不觉得被误的,至少是此刻。

萧遥看得出来东方谨是最不好惹的一个人,她的直觉还是蛮准的,算算他们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已可以数清了,回想一下好像都挺“亲密”,只不过她每次都不大能在此位仁兄身上占得便宜。

她酒量不错,只是被好些女子幽怨地盯着就不大舒服了,反观旁边这位,泰然自若得好像“死人”一样。

用这个说法,萧遥是掺了点个人情绪的。

再后来的节目便是今晚的重头戏——募捐,皇子公主们必须起的带头作用,委实被狠狠宰了一顿,她这样看着被宰,倒还是平衡了一点的。

“上次四皇子送去陈师傅里的那味珍稀药材已算是价值连城了,想必这次也算是下大血了。”萧遥压低了声音与他说道。

“不是。”东方谨对于她倒是很乐意坦白,“若在这里出手的东西,怕没几成到百姓手里。由朝廷出去的,账目白字黑字载录所捐之物,但运送之途路程千里,其中官府勾结,民众私劫......真是令人心寒。”

萧遥没有说话。

“莫要这样看我,你与我可是半斤八两。”

萧遥心里咯噔了一下,猜测这位皇子莫不是也有别的法子,她笑了笑,想不到这看起来是纨绔公子的,心里倒也记挂着百姓,便觉得应该好好审视他了。

但这句话确实让她困惑,若是因她的钱财而注意她,倒也说得过去,只是对于她私下的动作,他也太清楚了吧,她自认已将事情做得很隐秘了。

“听起来好像我们在干坏事一样的。”她笑了笑,举杯敬酒。

东方谨不知听到了什么突然挺高兴,将酒一饮而尽,随即唇角的笑,无边风华。

外人看来,虽听不见他俩方才谈话的内容,但私下里说话还是看得清的,因年轻的人便有些忿忿然了,只是他二人旁若无人般,真叫人羡慕。

正想着,隔间戏台停了唱,却是悠悠扬扬传来了琴音,那琴音听起来很悦耳,让人心里不自觉放松。

萧遥是里头最开心了的,她听出了那是她娘亲的琴声,只是她一直以为她娘亲的琴弹得凄凄惨惨,今日里却这般动人喜悦,想着她应是见到了老朋友开心了。

这一桌都是年轻人,昭华便道“我们都去瞧瞧,到底是谁的琴声如此好听。”

王舞笙爱乐,自是喜得答应,萧遥已向前走去了,其余的人也都愿去看看。

循着曲子,便看见秋初落一人抚琴,萧遥走上前去,皇后在一旁听得如痴如醉,一张美颜笑得别具光彩,都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

“噔——”

在场之人都吓了一跳,原是弦断,这是不好的兆头,秋初落微微皱了皱眉,却还是弹了下去,但终是断了一弦,曲子已有缺憾。

但是琴音突的一转,原曲已断,已是另一曲,丝毫未被断弦所影响,萧遥弓着身在她娘亲身后单手抚琴,与秋初落的琴音重合竟有另一番错落别致的感觉。

东方谨浅笑,取出玉箫吹奏。

秋初落停下抚琴,萧遥便落了座,她原是为“消灾”,如今却是被勾出了性子,老实说,她从未弹过琴的!

她的琴术略有些生涩,但是她独特的曲子已弥补了这一缺点,而玉箫的缓缓加入,合奏之中,已是将曲子中雪花飞扬、暗香白梅的景色都描绘了出来。

昭华也不禁被曲子陶醉了,对身旁侍女轻轻吩咐了句“去将本宫的琵琶拿来。”

只见那侍女应了一声,匆匆离开,曲子已近中片,才又看见那侍女捧着一精美镶银的盒子前来,东方倩打开盒子,取出琵琶,堪堪加入了。

方才还是腊八寒月,在琵琶清冷而迅速的和音中,却又是一番冰雪消融、山泉奏鸣。

东方谨面色平静,自顾将音色加快,提高了难度,萧遥不敢松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是互相拉扯了起来,想来是昭华意欲成为主调,便将三人的和谐打乱为不和谐,但在几个人的手法下,却是更加美妙了起来。

当深沉的音色由远处加入的时候,三人俱为一笑,随着埙婉转的音色转入红枫阵阵,将曲调多了分柔和,少了剑拔弩张,而当四种乐声渐渐融合,却又少不了各自独立的特色,萧遥右手带着琴音微微一旋,已渐入尾声,而琴音消逝的同时,箫声亦止,她与东方谨相视一笑,埙那低沉的声音缓缓散入空气中去之后,琵琶停止了最后一个音符。

“好,好,天籁之音。”

“果真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漆大人果真是少年栋梁啊。”

漆黎煦收起手中暗红色的埙,拱手笑道“大人过奖了。”

萧遥不喜这样的客套,便在一旁斜斜坐下,将那断了弦的琴好好看了看,这琴是把好琴,可惜已是长年未动过的模样,她便有些可惜了这一把好琴,只是很奇怪为何会出错拿了这么一把琴。

“这琴音色的确好,只是应是许久未弹了。”她母亲感慨似的叹了一口气,萧遥总觉得娘亲一入宫,便多了几分难测的神情。

“娘......”

“萧遥,我从未听你弹过琴,原来你还会这个啊。”东方倩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似不满地嗔道,也正好打断了萧遥的言语。“你也不同我说你的琴艺竟已如此好了。”

“我从未弹过琴,同你说什么。”萧遥想了想,将她母亲带到座位旁坐下。

东方倩正睁大了眼,半饷说不出话来,她身后的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叫了她去,萧遥望了那女子一眼,向东方倩道“你去吧。”

萧遥坐下来看了看,东方谨早已离开了,漆黎煦正在那里同年长的官员寒暄,东方倩方才也已被人喊去了,她仔细回想了想,实在想不起她来这里的目的,心下唏嘘,抬头一看,前几日下了几夜的雪,这月色也似乎冰冷了起来。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想起她的前世,那时的过大年不似现在这般热闹,烟花也不多,只是焰火样式别样好看,但是总觉得冷冷清清的,她觉得现在不冷清,但是已经没有了过去兴奋的感觉了。

她苦笑,突然觉得自己很犯贱。

本文标签:出轨刺激h闺蜜

上一篇: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男朋友那方面太厉害想分手

下一篇:班主任的奶又大又白又软/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给我吃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