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风韵犹存的熟妇乱爱-鲤鱼乡含一夜

2021-06-10 17:25: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裘画儿带着林月婵走过角门,穿过一条长长的夹道。这一路走,林月婵一路抬头看,但见两侧的墙壁高耸,只夹出一条羊肠似的天穹,左边屋宇房舍的瓦檐斗角相勾连,隐约听见院墙那边有欢笑声

裘画儿带着林月婵走过角门,穿过一条长长的夹道。

这一路走,林月婵一路抬头看,但见两侧的墙壁高耸,只夹出一条羊肠似的天穹,左边屋宇房舍的瓦檐斗角相勾连,隐约听见院墙那边有欢笑声。

也不知走过几间屋舍,忽然前头豁然开朗,见是拦着一面雕刻着“六合通顺”的大影壁,绕过去便露出一间宽敞的坐北朝南的庭院来。

裘画儿带着她穿过二门,只见衡栿之上刻着云龙风虎的图案,又跟着进入前头的倒厅,门外錾铜的钩子上悬着一面葱绿撒花的软帘,靠着南窗下是炕,炕上葱绿色双绣花卉的闪缎,靠东边的阔阁子下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绣枕,底下铺着一张蝙蝠纹样缠缎的坐褥,手边立着一个竹雕的萝筐样儿,筐里头插着满满一囊的象牙雕的秋菊。

裘画儿拉着她往锁子锦靠背前坐了,招手叫来一个小丫头,“你去前头瞧瞧老爷在不在?”交代完便回头与林月婵说话,一个小丫头捧过茶来,她亲自捧到林月婵手里,“你怎么忽然想起来看我?”

林月婵小心翼翼地接过茶,发呆地望着满厅陈设,听问忙道,“其实自从姐姐你头三回往我那处买过鱼后,我便存了这心,想来看你。可又想着姐姐高门大户的,便一直踌躇未敢来。”

她羞涩低下眼,琢磨似地盯着手上成窑青花缠莲枝托碗只是细看,手指尖一边细细摩挲着上头烧釉的纹路。

“这下不是见着了?日后想我就尽管来找我。这回认识了前头的李捕快,下回就让他通传便是了,也省得在那儿等了。”裘画儿想得倒是周全。

林月婵一一领受了,这时才抽空往这间倒厅里又多瞅上两眼,只见靠西墙摆着一张花梨木的凿花条案,案上立着一个描金开光粉彩六幅大瓶,两旁卧着竹根雕的麋鹿和一面大观窑的绘着美人的雪底大盘,墙上头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的《烟雨图》,两侧对联互相映衬写着十四个字,她也不认得那是什么字。

这时那个小丫头回来了,说道,“老爷还在外头陪客呢,不曾回来。”

“知道了。”她回头拉住林月婵的手,“走,我带你到园子里逛逛去。”

谁知刚出了倒厅,迎面又来了一个丫鬟说道,“琴雪儿姐姐正找你呢。她正在前头堂屋里检点中秋宴要吃的干果,问你看用不用再添了,你要不要去看上一眼?”

鸳鸯叹了口气,“我今日已是忙了一上午,也不让我歇会儿。”回头向林月婵说道,“我一会儿带你进园子,咱们先去找琴雪儿。”

林月婵人生地不熟,只是一应听她安排,便跟着她穿厅过堂,来到秋月斋中,这一路林月婵都走得转了向,已是不辨东西。

还未进门就听到院里头热热闹闹的说话声,忽然传出一个声音,“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琴雪儿姐姐正找你呢。”

林月婵跟着走进院中,见一个面容俏丽的少女迎面走来与裘画儿说话,看到她后忙问,“这姑娘是谁?”

“她就是我前几日跟你说起的卖鱼的那个姑娘。”裘画儿拖住林月婵的手告诉琴雪儿。

“原来就是她。”琴雪儿走过来拉起林月婵的手,热心道,“这些日子我们都在吃你捕来的鱼,听画儿姐姐说你很厉害,今日可算是见着真佛了。”

林月婵本来跟随裘画儿进入府中时一路上坠坠不安,未料迎面来的这头一位女子说话竟这般温柔客气,丝毫未将她一身破败衣裳放在眼里,眼里只是有她,与她说话。

“你叫我看的那些面果子在哪儿?”裘画儿问。

琴雪儿笑着回,“在里头摆着呢。走,咱们进去瞧瞧。”

林月婵被拉着一起进了堂屋,院里头的丫鬟们一边干活一边看林月婵。她避开她们好奇追索的目光,跟着裘画儿小心地进入堂屋,一时生怕走错一步路、碰着一样东西。

当地摆着一张大案,案上整整齐齐摆着三十几个攒心的桃瓣形盒子,每一个盒子里都放着几样面果子,以及一些点心,和小饺子。

当下一看,琳琅满目,猝不暇接,面果子被捏得匠心独具,有牡丹花样儿的,葵花花样儿的,各式各样,点心有藕粉桂花糕,香酥蛋黄卷,以及奶油香蕉酥等等。

林月婵看得瞠目结舌,万万想不到仅仅是用面炸出来的甜点就能有这么多的花样儿。

“我看倒觉得已是够了,大大小小的那几位小主子,还有老太太,中秋宴正式吃过饭后,再吃这个,恐怕已吃不下许多。不过是看着尝个鲜罢了,图个热闹而已,做多了倒是浪费。”

林月婵惊讶,这些由厨房里的厨娘们挥汗如雨亲手制作的小点心,不曾想却是他家主人尝个鲜、吃着图个热闹的下酒吃食。

“看上哪个了?尝一口。”裘画儿忽然让道。

“我吃过了,才来的,我不饿。”林月婵推辞。

裘画儿笑道,“尝一尝,我们厨房里的厨娘们的手艺,可跟外头的吃食不一样。”知道她不好意思,随手拿筷子搛了个小饺子给她,还配了只碗。

“这什么馅儿的?”林月婵好奇地看这个小饺子。

琴雪儿忙说,“蟹黄的、虾仁的、这儿还有螺肉的……”也搛了一个放进她碗里,都微笑看她。

盛情难却,林月婵张开小口呷了,但觉贴齿本醇香味美,不觉油腻,只觉清爽。

她忍不住笑,“味道不错,像是放了……薄荷。”

两人忍不住笑起来,“正是,好味觉。”

“头一回知道在这饺子里放薄荷的,真是新奇。”林月婵笑起来。

裘画儿也不再自谦,“那是自然,厨娘们都是从成都府来的,做了十多年的老厨娘了。你一会儿回去,也捎上一盒给家里人吃吧。”

林月婵推脱,“姐姐,这怎么好意思。”

“你家里娘亲不还病着,带回去给你娘尝尝。这可是给你娘的,不是给你的。”裘画儿逗她。

林月婵抿嘴笑了。

三个人正说着话,忽然堂屋北头来了一个小丫头,“让我一顿好找,原来你们在这儿,前头老爷下来了。”

裘画儿回头拉着林月婵说,“我不能陪你了,我得到前头伺候老爷去了,改日你再来,我带你去逛逛我们这里的园子,可好逛呢。”

林月婵忙说,“不碍事,眼下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了,等闲下了我再来。”

“好。”裘画儿便又叫了一个小丫头,带着林月婵又从望仙石那个角门上出来,这回没走正门,临走前果如所说,叫她带了一盒面果子。

她走过角门,重新绕到前门,朝里头望了两眼,只听得脚步声很是响快,而门前的两个侍卫立得笔挺。

果然是他们的老爷回来了,就没先时那么自由散漫了。

她忍不住微微笑,给你们怎样耀武扬威,见了自家老爷还不得弯腰叠背,嘴里头连连喊着老爷好?她心里想着,忍不住笑起来。

她看着这两人,忽然想到裘画儿姐姐说其中那人姓李,脑海里便琢磨着,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她抬头看看日色不早,便加快了脚步,这几日在外头忙活,家里是母亲做饭,她实在是怕她累坏了,尽量能自己做便自己动手,想至此,便赶着回家去了。

★★★★★

当她回到踏水村的村头,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焦急地向这边张望,看到她后连忙跑了过来。

“你这是都到哪里去了?让我等得你好苦!”原来是李耀光。

林月婵惊讶,抬头看着他焦急的脸,“李大哥,怎么是你?出了什么事吗?”

李耀光满脸愤懑,“你还问出了什么事!赶紧回家里去看看吧,去看看你娘!”

林月婵吃了一惊,“我娘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先别问了,回去就知道了。”

看着李耀光的脸色,林月婵心惊不已,握紧他的手,被他带着奔回了家去。

一进门,就看见躺在床榻上正捂着胸口直喊“哎呦”的母亲。

“娘,你怎么了?”她跑到床前,见母亲痛苦不堪,额头上被磕下一片青紫,显然是晕厥后磕到了额部,“娘,你怎么摔了一跤?这身上的伤?”

林母幽幽醒转,气喘微微,“月儿,你、你回来了?”

“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月婵再也忍不住,眼中掉下泪来。

“娘有点晕,站在地上忽然就昏倒了,幸亏、幸亏是你李大哥过来了,把娘扶了起来。”林母满头上逼出一层大汗,痛苦道。

林月婵眼中泪珠一滴滴掉落,“都是我不好,这几日没在家,又害得娘你病倒。”

这几日忙于发展家中生计,竟将母亲抛在了脑后,母亲身上的病也因此耽搁了,她心中又酸又痛,深深的责怪自己不孝。

李耀光在旁边看着哭泣的林月婵,心中不是滋味,宽慰道,“别说这些事了,还是让你娘好好休息下吧。”

林月婵这时才发现母亲神色疲倦,连说话都有些费力,“对,你说得对,看我都忘了。”一边说着,连忙在李耀光的帮助下将母亲的被褥掖好。

李耀光拉着她走出房间,林月婵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关上了门。

“李大哥,你怎么忽然想起到我家来了?”

“噢,这不是马上要到中秋了吗?我给你带了点吃的,你看。”他走到窗台下,提过来一个竹篮,揭开上面的麻布,露出十个月饼来。

林月婵很是吃惊,“这么多的月饼!”

“对,都是我娘做的。我娘想着你娘身体不好,你年纪还小,肯定不会做月饼,所以就多做了这么一些,专门拿过来给你娘俩过中秋的。”

本文标签:鲤鱼乡含一夜

上一篇:我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头-生物老师带我进她的身体

下一篇: 公不要添了下面流水啦,肉岳 太深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