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还敢让你女朋友去健身房吗,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

2021-06-10 17:42: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独自一人在石桌旁坐了好久,楚迁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等我回过神来,偌大的一个皇家花园,竟己只剩了我一个人.石桌上,一盏宫灯发出莹黄的光芒.我的身影长长的投在地上.提起

我独自一人在石桌旁坐了好久,楚迁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等我回过神来,偌大的一个皇家花园,竟己只剩了我一个人.

石桌上,一盏宫灯发出莹黄的光芒.我的身影长长的投在地上.

提起宫灯,我施施然的朝前方的宫殿走去.楚迁说过,前面的宫殿中己为我整理了房间.虽然不愿再次被楚迁所制,但我更不愿在外露宿.想了想,还是进了宫殿.我知道,楚迁肯定在周围安排了大批的守卫.只是我也不怕,只要不让人近身,我若想走,谁也拦不住.要不是楚迁这两日一直紧闭宫门,我早就出去了.也不是说没有办法制住守卫去开门,只是,除去布阵,我实在只是一个仅有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站在蟾宫门口,仰望着那两扇巨豪华、巨高大、巨厚重的宫门,我突然就失去了亲手推开它们的勇气.

我曾冷冷的问过楚迁,为什么要囚住我?又想要将我囚住多久?楚迁面有愧色,却始终沉默不语.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他不说,我也猜得到.

凤翔、南宫、楚廷,三大强国鼎足之势己维持多年,一直都没有被打破.并不是他们真的想要安于现状,不思问鼎天下.而是因为,三国对立的局面,历来是最为微妙,也是最为坚固的.谁都不敢率先挑起战争,又都希望另两国间爆发战争,因为不论是哪两国陷入战争,占尽主动的都是第三方.不论他出手相帮哪一方,另一方必败.三国力量相若,互相牵制,只为自己的最大利益,明争暗斗,互相之间,忽敌忽友,才使局面相持,直到现在.

而现在,却忽然多了一个极大的变数存在,那就是我. “善则为绝世佳侣,恶则为巫灵之女”,楚廷和凤翔,谁都希望得到这种传说中最为强大的力量, 只要传说属实,得到此力量者将无敌于天下,三国的僵局马上就会打破.

楚迁身为楚廷的皇子,又与龙环佩有着这样一种尴尬的联系,无论从哪一方面考虑,他都绝对不会让凤翔国得手.而现在,凤翔国的黑衣密使正满世界的秘密寻找抓捕我,就是这蟾宫之外,只怕此时也早己遍布他们的眼线了.在这种情况下,楚迁自是不肯放我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幽暗的账顶,轻轻叹了口气.

说实话,如果楚廷和凤翔百得让我选择一个的话,我绝对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楚廷.凤翔的恐怖,让我不论何时想起,都觉得身心彻凉,直打哆嗦.

可是,难道我就这样屈服于所谓的 “宿命”,屈服于一个不知生活在多少年以前的古人信笔记载的一个 “故事”和 “预言”中吗?真是可笑呵! 如果我会这么做, 我也就不是我了.自小那么认真的拼命学阵法,不就是因为预感到了这一世的诸多危险,而学了来希望可以籍此自保的吗?

一切才刚刚开始!这一世的居茵陈,绝对只会是一个快乐、洒脱、无拘无束的自在女子,才不管你什么宿命不宿命呢.我的佳侣,也只会是我真心相许之人,他会在灯火阑珊处,在蓦然回首中,与我相伴相依,潇洒行遍天下.这个,才是我心目中这一世该有的完美人生呵.

再也睡不着了,起身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万赖俱寂,一轮明月温柔的挂在空中.风里飘来阵阵沁人的甜香.是哪里的花,开得好盛啊.

推开房门,殿前宽阔的空地上,白色的巨石铺成的地面在月光下泛着一种柔和的清辉.周围的凉亭、假山、曲栏、林木、乃至宫殿都成了一抹抹微黛色的暗影,若有若无.

我踮起脚尖,张开双臂,在那一大片清辉中旋舞了起来.昂首、抬臂、扭腰、旋身.我觉得此刻的自己,身体轻盈得仿似没有了重量,在泛着清香的气流的烘托下,直欲向着那充满神秘传说的半空中的月宫飞去一般.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是今晚的月光太过美丽么?竟连带着我的歌声也显得清灵飘逸起来.

最后一圈旋转完,我伏在如水的巨石上,恍恍惚惚,只觉自己飘飘悠悠的真的向月亮飞了过去.好亮哦,好冷好冷,前方隐隐约约,琼楼玉宇,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月宫么?伸出手,月宫忽然消失了,满眼的清辉也消失了.一个幽暗的泛着红芒的大厅出现在眼前.侧前方的阴影里,一个浑身散发着寒洌气息的男子静静站着.我怔了怔,抬起头来.一双泛着野兽般光芒的眼睛正冷冷的盯着我.我大骇,全身迅速冰冷,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我甚至听到了自己牙齿打架的声音.男子冷冷的盯了我一会儿,扬起手朝我伸过来.

本文标签: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

上一篇: 公交车上自愿被陌生男人挤入,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下一篇:别啊这是餐桌,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