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美艳市长浑圆硕大,老师,忍着点,头终于进去了

2021-06-11 08:05: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这样,整个病房就只剩下了宋清语、顾慕白和宋清晏三个人对峙着,林景深不在,事情也就变得容易了许多,顾慕白磨了磨后槽牙,神情越来越冷峻。他瘦了一大圈,这样的神情在他的脸上比过

就这样,整个病房就只剩下了宋清语、顾慕白和宋清晏三个人对峙着,林景深不在,事情也就变得容易了许多,顾慕白磨了磨后槽牙,神情越来越冷峻。他瘦了一大圈,这样的神情在他的脸上比过去更加锋利了几分。

和之前宋清语说的“不安全”不一样,他了解宋清语,也知道宋清语心里的想法,他有无数种方法去哄宋清语开心,知道怎样做能让宋清语改变心情又接受自己,但宋清晏现在是真的在抗拒他们在一起。

然而宋清晏也并没有说错任何话,谁也不能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宋清语留在“顾氏二少爷”身边,确实是比留在“顾律师”身边要危险的。

“可以。”顾慕白竟是松了口。

宋清语立刻抬头看着她,神经突然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顾慕白笑出声来,他在旁边靠窗的扶椅上坐下,看着宋清晏,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这样,离婚也需要先算清账。先不算其他的东西,关于这次我们顾氏倾尽全力去找宋清语,不管是动用的人工还是交通还是其他工具,费用都在四百万上下……”

顾慕白朝病床上的宋清语努了努嘴,继续说道:“这次的医疗费不多,但用的都是最好的资源,加上之后要做的祛疤手术,大概二十一万左右。这么久以来的夫妻生活我就不算了,就先上面这些,四百二十一万,对半分也是一人二百一十二万,根据经济情况,我酌情减少,两百万是最低价格……”

顾慕白扬起嘴角,看着宋清晏:“怎样?我说的这些,你都可以慢慢地去查、去核实,只要你们给得起,我和宋清语就算是两清了,签了离婚协议就离婚,如你所愿。”

之后,不等宋清晏说话,顾慕白又补充道:“对了,这些钱是不能慢慢给我的,一次性给完,才算是走了程序。”

宋清语只关心着顾慕白说的那一串数字,每一个数字她都听得心惊肉跳,竟然忽略了顾慕白和宋清晏在吵架的事,开始算起如果真的要还这笔账来要怎么办。

虽说设计师行业也赚钱,但两百万也是需要她一两年的时间的,除非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她参与了国际著名展会的设计,并且被看好大卖,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拥有两百万或者更多。

但这种机会微乎其微,更何况,她已经被休职一年了,顾慕白什么时候公布她恢复记忆都还不好说。

想到这,宋清语就立刻明白了:自己要快点找个机会把自己没有失忆的事实公布出来。

顾慕白和宋清晏根本没想到宋清语此刻居然在心里打着这种算盘,仍旧是对峙着。

宋清晏看着一脸淡然和胸有成竹的顾慕白,内心的怒火冲昏了脑袋:“你抢劫吗?”

顾慕白不知道从哪里掏出自己的律师证:“我是律师,绝对公平公正。”顾慕白冷笑一声,“但是,宋清晏,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生活这种事,最主要的难道不是你姐姐的看法吗?还是说,你觉得你的想法就是你姐姐的想法?”

宋清语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听见顾慕白说到自己,有些不明觉厉。

宋清晏把目光转向了宋清语,有些无助:“姐……”

宋清语还在想刚才顾慕白说的那一笔数字,也没有思考,开口就说道:“清晏,我们给不起那么多钱,还是不离了。”

宋清晏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她:“姐?”

他深刻怀疑宋清语是被顾慕白带坏了。

顾慕白显然也没想到宋清语会说出这句话,愣了愣,然后捂住了肚子,失声大笑:“宋清语,你的结婚证是两百万买回来的哈哈哈哈……”

宋清语在顾慕白的笑声中反应过来,立刻红了脸,忙改了口:“清晏,我……我没有离婚的打算……”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分明前几天宋清语还在和顾慕白说着要离婚,现在说改口就改了口。

顾慕白只是看着她笑,不出声,心里却欢喜雀跃得不行,如果不是还在和宋清晏僵持中,他这只老狐狸大概会趁机揩一把油。

宋清晏顿时觉得自己是在白问,宋清语没失忆前就一直是被顾慕白制服的妥妥帖帖的,现在失忆了,谁知道顾慕白在这段时间给她洗脑了什么东西?

说来奇怪,顾慕白也从来没有刻意的去让宋清语赞同自己的意见,可宋清语到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顾慕白。

从顾慕白身上,宋清晏深刻意识到,脸皮厚或许真的可以斩六将,过五关。

看着宋清语的伤,宋清晏气不打一处来,连带着宋清语,一起骂道:“姐,你有点骨气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自己会很危险?你出了事,我和妈怎么办?”

说着,宋清晏狠狠瞪着顾慕白:“你脸皮厚,我比不过你。两百万而已,我给你。”

宋清语和顾慕白都一愣。

宋清晏拉过自己的书包,翻找了一会儿,才从一个暗格中抽出一张卡,颇有气势的放在了顾慕白面前:“这里有三百万,两百万归你。”

像极了狗血电视剧母亲拿钱对另一方说“我给你钱,你离开他”的这种剧情。

就连在外面的霍南启也都震惊了,忙凑过了一个角落看戏。

没有人想到宋清晏来真的,宋清语脸都白了,顾慕白也在那一瞬间蹙起了眉,甚至有一瞬间在后悔,没有把价格再报的高一点。

吵架陷入了僵局,原本胸有成竹的顾慕白在这个时候神色复杂。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在斟酌合不合适,他原本有很多反驳的理由,但没想到之前自己说的话给自己挖了个坑。

最后仍然是宋清语皱着眉,哑着喉咙,沉声开口:“你哪里来的钱?”

宋清晏的卡都是未成年时宋清语亲自办的,虽说宋清语从来没苛刻过宋清晏的零花钱,但也绝对不可能有三百万。

宋清晏扫了顾慕白一眼,把目光移到了别处:“爸……爸给的。”

宋建业。

宋清语内心一恸。

顾慕白和霍南启也瞪大了眼,迅速对视了一眼,霍南启站正了身子,皱着眉,点了点头。

顾慕白看着那张卡,神色凝重:“你说,这张卡,是宋氏的老董事长给你的?”

宋清晏对他没有好语气,凶狠的看着他:“怎么?两百万我已经给你了,你要不要?”

“宋清晏!”顾慕白和宋清语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人纷纷一愣,互相凝视了一眼,随后,顾慕白就闭了嘴,把话语权交给了宋清语。

宋清晏是第一次听到宋清语这么严厉的直接叫自己的全名,吓了一跳,以为宋清语还说的是刚才的事,刚想开口,就被宋清语打断了。

宋清语嗓子还没有完全好,因为刚才稍微大声了点的接近训斥的叫了一声宋清晏的名字,现在又隐隐的开始沙哑。她第一次这么冷漠的扫了宋清晏一眼,几乎是恨铁不成钢:“你多大了?十九了吧?是我平时太纵容你,所以你才会这么任性吗?”

宋清晏仍是觉得不服气:“姐,我是真的……”

宋清语瞪着他,他就立刻说不出话来了。

我是真的害怕你出事,五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宋清晏在心里委屈的想着,想着想着,就红了眼眶。

五年前,宋清语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也是躺在病床上,差点再也醒不过来,而这一次,庆幸的是宋清语只是受了伤,没有危及到生命。但他想杜绝——尽可能地减少宋清语受到伤害的机会。

五年来有多不容易,宋清晏全部看在眼里,他也不会允许宋清语再受到伤害。

宋清语却没有过去那样温和,凌厉的气场越来越强:“我说了,我不想离婚,我怎样生活,这是我的权力,我失忆也好,没失忆也好,我都还没有离婚的想法。”

“真的?”顾慕白的神情顿时雀跃起来,语气止不住的上扬。

宋清语没有心情理会他,死死盯着宋清晏:“把卡拿回去。”

宋清晏眼眶发红,但仍然是没有反抗宋清语的先例,默默的把卡又拿了回来,眼中尽是不甘。

“爸爸给你的东西,你就这样随便拿出来了?”宋清语越想越气,语气中全是愠意,“你在宋氏长大,学的东西都忘了?”

“我和宋氏没有关系。”宋清晏几乎是接着宋清语的最后一个字,立即矢口否认。

“你……嘶……”宋清语过于激动,扯到了嘴上的伤口,下意识用手去碰,顾慕白心中一惊,立刻大步跨过去,抓住了宋清语的手:“别动,我给你上药。”

宋清晏也是一愣,直到顾慕白过去,才反应过来宋清语是个怕疼的人。

刚刚愈合的伤口重新裂开会格外疼,痛感越来越明显,宋清语立刻红了眼睛,下意识抓住了顾慕白拿着棉签想要上药的手臂,

本文标签:老师   忍着点   头终于进去了

上一篇: 掀起裙子从后面挺进她身体/宝贝你的奶好大我想吃第一章

下一篇:在办公室做,换嗯啊呻吟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