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岳,白嫩小嘴吸含巨龙

2021-06-11 08:12: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第26章副本里最近的复活点就是百里笙歌面前,喻文汶跪在地上仰头看着百里笙歌,复活后的血量只有5%,她能感觉到自身的虚弱。但她惊讶地发现自己依然是20级,没有掉级,甚至锦盒里的玉

第26章

副本里最近的复活点就是百里笙歌面前,喻文汶跪在地上仰头看着百里笙歌,复活后的血量只有5%,她能感觉到自身的虚弱。

但她惊讶地发现自己依然是20级,没有掉级,甚至锦盒里的玉石也一颗没少。

怎么回事?

百里笙歌蹲下身,视线与她平齐,他说:“出了宗门后,好好保护自己,别随便就跟人家打个重伤濒死,距离那么远我可救不了你了。打不过就跑知道不?不是我说,咱们生杀教不仅武学厉害,连跑路的功夫也是其他宗门望尘莫及的!影刺扶风不够,就开个鬼魅跑!”

喻文汶:“……”鬼魅还能当跑路技能使?不好意思,是在下孤陋寡闻了!

百里笙歌掏出三个小瓶子递给她,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蓝色的,最后一个是黑色的。

他难得笑得不那么骚气了,倒是有点像温柔的曲师姐,“给,红色瓶子是回血药剂,受伤了吃,蓝色瓶子是回灵药剂,灵气不够了吃,黑色瓶子里的是千烬散,我身上最好的毒/药了!抹在武器上,让域外之人好好试试我们生杀教的毒!用完了可以回趟宗门找鬼婆婆拿。”

他一说起来便没完没了了,“还有,你的灵蛇是教主给的吧,灵蛇是凡器只能收进锦盒,真正打架的时候再取出来太慢了!”他伸出手腕给喻文汶看,上面有个精致的匕首纹身,“但收进身体里就不一样了,心念一动,武器便出现在你的手上。”

百里笙歌这样说着,手上便出现了刚刚对战时喻文汶见到他手上拿着的那对匕首,而同时手腕上的纹身也消失了。

他手腕一翻,又将匕首收了回去,接着掏出了一把墨绿色的梅花匕,匕身没有灵蛇修长,但在中央有个凹进的弧度,“此匕名为绿腰,乃是宝器,可以认主收进身体。”

见喻文汶接过,他继续说道:“用它在你手腕一割,即可。”

嗯?割腕自杀?

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在游戏里因为割腕而死,太憋屈了。

喻文汶拿着匕首在手腕上小小割出了道口子,有丝血渗出就算可以了。就见绿腰化作一道墨绿色的流光在她的手腕上流动,最后渗入皮肤,变为一处精致的匕首纹身。

百里笙歌满意地点头,他起身说道:“来,走之前跟教主道个别!”

这一会儿功夫,喻文汶的血量恢复了大半,虚弱感完全消失,便利索地站了起来,听到百里笙歌的话,她惊讶地看他:“我没有打赢你,就可以离开宗门了?”

百里笙歌脸上的笑容一僵,他低头“咳”了一声掩饰尴尬,“我说可以就可以,没那么多规矩!”

喻文汶狐疑地望着他,总觉得不是这样的。

百里笙歌率先转身离开,“走走走,去见教主!”颇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

喻文汶发现扶月似乎很喜欢站在独玉楼前的平台上眺望雾天大泽,今日亦是如此。

两人抱拳行礼:“教主!”

扶月依然背对着他们,只是伸手指向了前方,问:“知道那个方向有什么吗?”

这个问题显然不是在问百里笙歌,喻文汶望着远方蹙眉思索,扶月指的是东北方向,但她对雾天大泽并不熟悉,东北方向有什么?

扶月放下了手,她的目光悠远,“在世人眼里雾天大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迷瘴之地,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雾天大泽护佑了多少生灵,我不是让你想雾天大泽东北方向有什么,而是在这片雨林之外,有什么。”

喻文汶一愣,她很快开始回想宣传片介绍的域外地图,雾天大泽东北方向……是九渊魔窟!众魔修所在之地。

喻文汶道:“是魔窟。”

扶月点头,“魔修被七大宗门封印在九渊的悬崖之下,修道之人皆知,任何封印皆有薄弱之处,九渊封印的薄弱之处,有二,一处是居相山的方向,有百米佛像的坐镇,魔修们不敢造次,另一处便是我们雾天大泽了,幸而雾天大泽有迷瘴有沼泽,作为一道天然防线阻挡住魔修们侵蚀中外域的脚步。”

她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可近几年来,行走两州的逍遥派修士说,魔修的迹象陆续在大陆上出现,且逐年增加。”

扶月转身,神情肃穆地看着喻文汶,“你此去域外,多加留意魔修的迹象,若有消息可用腰牌传令告知宗门,如需帮助便找逍遥派修士,逍遥派的分舵遍布中外域,你稍加询问便能找到,切记,万万不可独自对上魔修!一切小心!不得逞强!”

喻文汶认真道:“弟子明白!”

“滴!完成主线任务——生杀教试炼:百里笙歌的承认。”

“天涯何处[主线]:

前往问涯城中逍遥派总舵,询问魔修之事。”

说完一系列的“不能做”,扶月的表情柔和了些,“你既已经通过笙歌的试炼,即便他只能用三个招式,但想必自保是没有问题了。”

喻文汶:“……?”嗯?三个招式?

喻文汶默默看向百里笙歌,用眼神询问,百里师兄,不如解释一下?

百里笙歌艰难微笑。

教主,为何拆穿我?!

扶月一见两人的眉眼官司,就什么都明白了,毫不留情地训斥百里笙歌:“这是定下的规矩,你单凭自己的心意随意就破了!你是掌杀祭司!不是普通弟子!自个先带头破了教中规矩,以后怎么在弟子中树立威信?!”

百里笙歌耷拉着耳朵,委屈巴巴地道:“教主,我知道错了。”

喻文汶连忙也替他说好话,“教主,师兄只是想试试我的真正实力,没有别的意思。况且有师兄认真指导,我对招式的理解更加深刻了。”

扶月冷着脸,“你不必替他说好话,百里笙歌,罚你一个月不许去鬼婆婆那领毒/药。”

居然是不能领毒/药的惩罚!百里笙歌顿时整个人都萎靡了,蔫蔫地说:“是……”

***

百里笙歌领着喻文汶去宗门口的大树,喻文汶从这里来到生杀教,便从这里离开。

喻文汶见百里笙歌满身低落,无奈道:“师兄,大不了我找鬼婆婆领的毒/药都分你一半好了。”

百里笙歌先是一高兴,然后又低落了,“不行,你行走域外,用毒的地方多,还是别分我了,再说,教主说到做到,万一被发现了,我怕是一辈子都不能去找鬼婆婆了,”他悠悠长叹一声,“师妹的心意师兄心领了。”

喻文汶:“……”这话说的,总感觉哪里不对?

这聊天的功夫,宗门口也到了。

是那棵喻文汶浇过水的大树。

百里笙歌指着大树说:“这棵树上刻着前往中外域几个城市的传送阵法,以后你想从宗门去往其他地方,便从这里走,只需要一块下品灵石。”

喻文汶伸手摸了摸大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透明选项框。

“选择前往:

域外

中域”

喻文汶戳了一下域外。

“选择前往:

问涯城

洛宾城

飞凌城

七峡城

穹影城

染樾城

澜息城

安烁城

前往中域”

喻文汶戳了一下前往中域。

“选择前往:

流苍城

吴国都城昭吴城

楚国都城华楚城

越国都城初越城

前往域外”

喻文汶放下手,“师兄可还有要嘱咐的?没有的话,我便走了。”

百里笙歌想了想,笑道:“我是没什么再要交代的了,倒是追风让我给你带个话,两只崽崽能吃能睡,如今跑跑跳跳已经没有问题了,只是还缺个名字。”

喻文汶疑惑:“让我给崽崽取名字?”

百里笙歌点头。

喻文汶破天荒竟觉得有些纠结,开始使劲回忆肚子里的墨水,不知怎地就想到被蠢哥卖出去的一堆画,里面大多是她根据《山海经》及各种野史的描述,想象出的各种神兽的模样,“不如,便叫朝天与望君吧。”

百里笙歌挑眉,“你倒是会取,直接把神兽的名字摁他们身上了!”

喻文汶浅笑:“万一,真的是神兽呢?”

***

站在问涯城外的紫玉平台上,望着色光依旧的七个阵法,喻文汶心情有些起伏。

千里独行:我出宗门了,在问涯城。

第一法爷:!!!

第一法爷:等等我,给我十分钟!打赢这个臭道姑马上来!

喻文汶顿时居然觉得有些紧张?

千里独行:嗯……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紫玉平台上依然只有喻文汶一人。

千里独行:?

第一法爷:ORZ这个臭道姑太强了……

法爷口中的臭道姑自然是接引他入门的掌灯殿殿主,玄瑶。

天天跟着玄瑶背文言文,法爷表示,睡觉能都梦到一个个方块字组成的艰涩拗口的文章。

然而,玄瑶又非常严格,每日都要检查他的背诵情况,弄得法爷苦不堪言,差点萌生删号重练的念头!

因此,玄瑶也荣获了臭道姑的称号。

没想到出宗门还得获得玄瑶的承认,这怎么打嘛?!玄瑶背得比他熟练比他快!人两个技能都砸出来了,我还在背第一个技能!

难受呀!

我们家独行小萝莉还在问涯城孤孤单单地等着我!

本文标签:白嫩小嘴吸含巨龙

上一篇: 我把她的奶水吸出来了,学长边上我边写作业

下一篇:塞酒的长颈一点点的没入,被喂了催奶药H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