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伪装学渣朝俞带道具上学,奶头好大,,吃吃舒服小说

2021-06-11 08:18: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而不愿意去找她算账呢,是因为她想着自己这才刚刚被打,要是立马就去闹,那到时候说不定自己就会变成错误的一方了,所以她不能去冒这个险。不过姜紫璇不知道她心里所想,只是想着不能

而不愿意去找她算账呢,是因为她想着自己这才刚刚被打,要是立马就去闹,那到时候说不定自己就会变成错误的一方了,所以她不能去冒这个险。

不过姜紫璇不知道她心里所想,只是想着不能让花灼灼这么欺负她们,于是在看到苏漫昭这副委曲求全的样子后,她就再也不能忍了,“不能算了!这么大的耻辱,我们要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还以为咱们就是那么好欺负的呢。”说完她就一把拉起苏漫昭的手,准备跑去灼灼她们的教室找灼灼算账。

可苏漫昭哪里能让她打乱自己的计划,于是她就坚决不去,“紫璇,你别拉我了,我是不会去的,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咱别再追究了。”

“不行!今天咱们必须去,不然她花灼灼还以为咱们怕了她呢。”姜紫璇说得更坚决。

看她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苏漫昭有些难办了,但很快她就想通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天了,花灼灼的名声该臭的也臭了,可是她却并没有什么动静,这让自己心里也很不痛快,凭什么她能这么淡定,当初的自己可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所以,自己也应该去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像表面那样平静。再说了,现在可不是她想去的,而是有人“逼”她去的,说不定到时候自己还能让紫璇□□脸,自己唱白脸,博个好名声呢,何乐而不为呢?这样一想着,苏漫昭就装作一副被姜紫璇强拉着走的样子,去了灼灼上课的教室。

由于是下课时间,没有老师,同学们也都在教室里聊天儿、玩手机、腾笔记等等。气势汹汹的进了教室,姜紫璇就拉着苏漫昭直冲灼灼的座位,然后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朝灼灼扇去。

灼灼压根儿就没反应过来,但出于本能反应,她整个身子立马往后一倾,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巴掌。

姜紫璇由于这一巴掌打空了,怒了,“你还敢躲!”

灼灼这下可反应过来了,于是冷冷的勾起了嘴角,“不躲让你打吗?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蠢。”她这话其实是在暗讽苏漫昭,大家怎么会听不出来。

她看向一脸委屈的苏漫昭,眯了眯眼,还在装!不过无论怎样,她们总算找上门儿来了,可是让自己好等啊。既然都送上门儿来了,那她们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做个了结好了,免得她隔三差五的给自己找事儿。

而姜紫璇自然听出了她话里的讽刺,于是更怒了,扬起手,又一巴掌朝她扇了过去。灼灼见此反应超快的一起身,抬起一只手,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然后使劲往下一按,狠狠地将她的手腕砸在了她书桌的边角上,霎时一声脆响,惊到了教室里所有的人,姜紫璇的惨叫声也立马回荡在了整个教室里。

所有人都被灼灼突然发出的怒气给吓到了,尤其是姜紫璇,整个人都吓懵了,因为她离她最近,所以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怒气,而且她现在的手腕,很疼!疼得自己额头已经在开始冒冷汗了。她心里很慌,手腕钻心的疼,再加上灼灼那迫人的怒气,压得她几乎窒息。

不过虽然怒,灼灼的脸上却始终是淡淡的笑意,“给你一次机会,你没好好把握,还来第二次,那就是送死,所以,别怪我。”

姜紫璇疼得整个人牙齿都在打颤,一旁的滢溪三人都惊呆了,她们跟灼灼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从来没见她有过这么大的怒气,而且更没想到过她会有这么令人畏惧的一面。苏漫昭就更不用说了,都已经吓得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姜紫璇虽然腿肚子都在发软,但是那手腕上的疼,实在是不是她能承受的,而且灼灼还暗中一直很用力的往下压,她就更疼了,估计她要再不放开自己,自己的手腕就废了,于是她颤着声音开口了,“花灼灼,你……放开我。”

灼灼并没有放开,而是一直使劲按着,轻轻的笑着,“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而你今天一进教室就要甩我的耳光,你说,这是不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见她不说话,灼灼继续笑着说道:“能给你一次打我的机会,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不过你没打着,还给脸不要脸,非要再来一次,所以能有现在的下场,完全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我。”

苏漫昭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壮着胆子走了过去,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哀求道:“灼灼,求求你松手吧,你要再不松手,紫璇她的手腕就废了。”

灼灼看向她,挑了挑眉,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突然灿烂一笑,“看在大家都是校友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刚刚的无礼了。”说完就一把松开了手,然后姜紫璇的手就一下子垂了下去,立马又疼得她惊呼一声。

看着姜紫璇手腕上的红痕,苏漫昭忘记了刚才对灼灼的恐惧,一副很义正言辞的样子说道:“灼灼你也太过分了,你看你把紫璇的手腕给弄成什么样子了。”

滢溪她们三人简直是崇拜死灼灼了,霸气啊!而一见这苏漫昭又在开始装了,她们就不爽了,滢溪“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苏漫昭你够了啊,这能怪我们灼灼吗?是你们自己先来找茬儿啊,被弄了活该!”

静妍:“就是,要是我啊,直接把她弄残了更好,谁叫她这么嚣张的。”

念否:“嗯,说的对!所以灼灼这属于正当防卫。”

苏漫昭被气得满脸通红,“你……你们……”

姜紫璇恨死灼灼了,于是忘了刚才的教训,狠狠地瞪着灼灼,“花灼灼,你不仅打了漫昭,现在还连我也一起打了,你简直太嚣张,这些事情,我都会一一向校长说明白的。”

滢溪:“你要告给校长听?我嘞个去,你多大人了啊,还告状,不嫌丢人啊。”

念否:“就是,丢人!更何况这些可都是你们的原因,就是告,也是你们被处罚。”

静妍:“你们管她们干什么?要告,就让她们去告好了,咱们还怕了她们不成?”

滢溪:“你们也别在那儿装了,苏漫昭被打的那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可都是清清楚楚的,上次灼灼在你们教室无比霸气的甩了她那一耳光后,都隔了十天半个月了,灼灼说她都还能闻到自己手上那股俗气的脂粉味儿,打了她简直就是对自己手的侮辱,所以没事灼灼会去打她?那纯属找虐吧。”

静妍:“灼灼到现在都还能感受到当初甩她耳光的时候,手上那种被硌得老疼了的感觉呢,到现在她手都还疼着呢,灼灼到底是有多爱受虐啊,有了上次的教训还不够,还要打她一次,再经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一回?”

听到她们说的那些话,灼灼嘴角直抽,自己有这么说过吗?看向苏漫昭和姜紫璇,两人都是一副快要被气晕了的样子,于是她就开心了,没想到,这三个家伙气人的本事这么厉害啊。

姜紫璇:“你们别在这里为她狡辩,她明明就打了漫昭。”

滢溪:“灼灼干嘛要打她啊?理由呢?”

姜紫璇:“理由简单啊,她花灼灼嫉妒漫昭呗。”

滢溪:“哈!哈!哈!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姜紫璇,麻烦你下次在说话之前先动动脑子,搞清楚状况,我们灼灼会嫉妒她苏漫昭?论家世,我们灼灼轻松碾压她;论容貌,我们灼灼分分钟秒杀她;论学习,我们灼灼单手完虐她;论人品,这个就更不用说了,我们灼灼完全就是单方面虐杀她好吗?所以,她苏漫昭有哪点是值得我们灼灼嫉妒的?恐怕是她嫉妒我们灼灼才差不多吧。”

念否:“对啊,以前她苏漫昭仗着自家有几个小钱,就老是打压灼灼,可是现在呢?她有哪点是比得上我们灼灼的?哦不,她连配都不配跟我们灼灼比,所以啊,以后说话多在脑子里过滤过滤,小心大风闪了舌头。”

静妍:“不仅如此,现在你俩站的地方,可是灼灼她们家捐的呢。还有这里可是我们外语系,不是你们管理系,想要撒泼耍赖,你们来错了地方。”

姜紫璇又急又怒,“你们……你们就是仗着人多欺负我们,她花灼灼要是没打漫昭,那漫昭脸上的巴掌印哪儿来的?自己长的吗?”说到这里,姜紫璇就指向苏漫昭脸上的那道手掌印,而苏漫昭也很配合仰起头,让那个手掌印可以很清楚的展示在众人面前,当然,她做得很隐秘。

本文标签:奶头好大     吃吃舒服小说

上一篇:厨房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又肥又胖又色的岳

下一篇: 我在写作业学长在下面做,在水里面被教练啪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