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我坐在学长的鸡ba上写作业

2021-06-11 08:44: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想就把钱包还出来!”中年男人看男孩死抓着裤子口袋,猜出他的钱包可能在那里,就往他的裤子口袋里掏,果然他的黑色皮夹就在男孩的裤子口袋里。中年男人看到男孩还捂

“不想就把钱包还出来!”中年男人看男孩死抓着裤子口袋,猜出他的钱包可能在那里,就往他的裤子口袋里掏,果然他的黑色皮夹就在男孩的裤子口袋里。中年男人看到男孩还捂着另一则的口袋,就说:“先生,你的钱包也在他身上。”说着他还好心得要帮越文昊掏男孩另一则的口袋。男孩正害怕地拉着中年男人的手。

“求你,我不要死,求你……”

“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中年男人掏出另一个女式钱包,正是夏蓉的。他得意地笑了笑了说,“小鬼,幸好钱包还在你身上,不然打死你——”说着他又做了一个要打下去的手势,男孩害怕地捂着头。

“行了,钱包也回来了,再打就跟自己的力气不值,何必呢!”越文昊拉住中年男人。“这小子就交给我吧,我会带他去警察局的。”

“小鬼,算你运气好!饶了你!哼!”中年男人拍拍屁股走人。

越文昊和男孩还在一起。男孩大气也敢出得吓得不敢动弹。文昊手里拿着夏蓉的钱包拍拍了,一扬手。男孩吓得马上求饶:“叔叔,你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没办法,妈妈病了,爸爸早就死了,家里还有一小妹妹要养,我不偷就没办法活下去,叔叔,求求你了。放我走吧,叔叔——”男孩声泪欲,苦苦哀求着越文昊。

文昊看着男孩一阵的痛心,这些伎俩在他眼里看来简直是小儿科,他扬手,只是把夏蓉的钱包放到口袋里,看着男孩的眼睛一直盯在钱包上,猜到男孩心里在想什么,在害怕什么。就掏出另一边的口袋,里面有他的钱包,把里面的现金都掏出来给塞到男孩手里:“那,这些给你,等等!”他又抽回一张,“留着一张我还有用。”

男孩反而被越文昊的奇怪举动吓得不知所措,哪还有人给小偷钱的,不把小偷打得半死就不错。所以只要被人抓到,他就会说一些让人起同情心的话,家里有生病的妈妈,不懂事的妹妹,过逝的爸爸,把自己说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那些人见钱包还在也就不会把他怎么样,可是像这样倒往自己手里塞钱的人还是第一个!他惊讶地说不上话。

越文昊看了眼男孩,说:“小鬼,我知道偷东西不是你的本意,但没必要撒谎。”

男孩更加吃惊,“叔,叔叔你会知道我在撒谎,钱,钱还是还给你。”男孩把钱往越文昊手里塞回。

越文昊真的拿过这些钱,但他并没有放回到自己口袋里,而是分成了两半,一半放到男孩的裤子口袋,一半双塞回到男孩手里。“小鬼,拿着,难得我心情好。不然你也不好交差。”他像是打暗号似的眨了眨眼睛。“口袋里的钱,自己去买点东西给你‘家人’!”

男孩手里捧着文昊塞过来的钱,一个劲的鞠躬:“叔叔,谢谢叔叔,你真是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男孩说着往试探性地往后退了几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把钱给他。他往后退了几步,看到文昊没有要追的意思,撒腿就跑。

“等等!”越文昊叫住他。

男孩像只受到惊吓的兔子,哆嗦地不敢动弹,“叔叔,我不敢了,钱还你,我再也不敢,求你不要打我。”男孩呆呆地站着不敢动弹。毕竟然越文昊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而他只是一个孩子,还刚被人打过。“我不敢了,不敢了……”

越文昊只是走到他身边,正想问话,却看到夏蓉找到这里来,于是他只是匆匆问了一声,就让小男孩快走开。小男孩惊魂未定地跑开了。

“文昊,是那个孩子!”夏蓉指着跑开的男孩,“就是他偷了我的钱包。就是他——”

“别叫了,你的钱包完璧归赵。”越文昊嘴角一场笑着把夏蓉的钱包物归原主。“他就让他去吧,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只是受人指使罢了。走吧,我们去吃东西。”越文昊让夏蓉跟他离开这里,这种地方不是她这种女孩该来的地方。“走吧,我的小乖乖。”

“噢。”夏蓉跟着越文昊走。“为什么你说他只是受人指使呢?指使他的都是些什么?连小孩也要利用吗?”

越文昊突然停住脚步,乌云笼上他的头顶,双眉紧蹙。咬着牙恨恨地说着:“他们都是坏人!小孩子妇女,只要能拿来利用,都可是利用!人在他们眼里算什么!狗猪不如!人连蝼蚁也不如!生死大权全在他们手里。畜生!畜生!他们就是畜生!”越文昊说着情绪不由变得激动,连拳头也握得紧,青筋暴突,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夏蓉刚想问为什么,越文昊一改往里平静斯文的样了子,捏着拳头狠狠地砸在墙上,“他们都是畜生!都该死!都该死!”一拳一拳砸在墙上,马上拳头上的血丝随着皮肉的破裂暴溅出来。

夏蓉没有见过文昊这样,被他吓呆了,等到她反映过来时,越文昊的手全是皮开肉绽,手背上沾满了血污。“文昊,文昊,你怎么了。文昊——”她发现文昊和方总一样,也有狂暴的一面。可是平时他们都是冷静的人,方总更是冷静到了残酷无情的地步。为,为什么……

“文昊,你怎么了,文昊!”夏蓉拉住越文昊的手,阻止他再往墙上砸。“文昊,你醒醒,我是夏蓉!文昊!”夏蓉急着快掉眼泪,这样的文昊好吓人,就是失去理智一头野兽。连自己的命也不顾,自残也无所谓。“文昊!”

终于,越文昊不再砸拳头,因为手已不成样子。他连痛也感觉不到。但他还是看到了夏蓉。“夏蓉,是夏蓉啊——啊——”他突然仰天长啸。“啊——他们都是畜生——”

夏蓉只能等着越文昊自己调理好情绪。

许久,越文昊才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吃痛得捂着手。“好痛——好痛啊!”

“文昊。你痛吗?我,我——”夏蓉看着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他暂时包扎一下,可是没有东西,只好,她看到自己的裙子。用力扯下一条,费力地给文昊做着包扎,“你不要动,先忍一忍,我们还是去医疗所,附近不知道有没有。”夏蓉张望了一下,这边的小路连商铺也不多,更别说医疗所了。“文昊,还痛吗?我只知道一个医疗所,稍微有点远,你可以吗?”

文昊有虚脱似的点头,“没关系。我可以。对不起,吓到你了。”他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欠意。却实太吓人了,平时一个冷静的人,突然变成失去量智和自残狂人。他和方晟霖有相同的地方,他们都是同一类人,但是有一点,能让方晟霖失去理智的是别人说他没爹没妈之类的话,而至于他——他太痛恨这类人了!

夏蓉慢慢地带着越文昊去她知道的一个医疗所。因为她在孤儿院里被人欺负时弄出伤来时,不敢说。自然不敢到孤儿院所的卫生室,只好跑到孤儿院附近的一个医疗所里,那里有一个很好心的白胡子老医生。他的医术很高超,而且他会帮着夏蓉隐瞒。不过,夏蓉也知道,其实她被欺负的事白秋妈妈都知道,她在老医生那里做包扎还是白秋妈妈去给的钱。

“文昊。”夏蓉不敢问,以怕激怒他。这才小心用词地问:“你说那些人怎么了?”

“小偷吗?哼哼——”越文昊冷笑着,至少理智还在他身上。“他们只是被犯罪团伙利用,让他们去偷,就和卖花的小女孩、街上乞讨的老人,一些残疾人,都是被那些犯罪团伙利用,让他们去偷,去抢,去乞讨。而这些幕后主指只是坐收渔利!”

“那警察呢不管吗?”

“警察?警察有个屁用!他们贪污受贿还来不及,哪会管这些事。抓抓又费事,审问也问不谁是主谋,谁会相信他们的话。他们都是社会的底层,在警察眼里也是渣滓。根本就是蛇鼠一窝。”越文昊说着又有些来气。“他们根不会去抓幕后主指,多少孩子受了那些人的苦,一天没偷到东西,卖掉花,乞讨到钱,不单单是没饭吃,只会换来一顿一又顿时的毒打!”越文昊又捏紧拳,“咝——”他的手现在很痛,握不了拳。

“老天仰会惩罚他们的。”夏蓉望着文昊说。

文昊只是冷笑:“夏蓉,世界上恐怕只有你还相信有老天爷的存在!”越文昊顾自走着,没发现夏蓉没跟上来。而夏蓉呆站在原地,这个的文昊好可怕!身上连一点人情也没有,连一点温暖也没有。他的思想出现了偏颇,正在走入歧途。

本文标签:我坐在学长的鸡ba上写作业

上一篇:那晚市长让我高潮不断,好黑好大好痛好舒服黑人

下一篇: 局长趴在我身上耸动,双腿打开吮花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