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局长趴在我身上耸动,双腿打开吮花蒂

2021-06-11 08:46: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落日余晖,夕阳西下。道旁行人熙熙攘攘,店家小贩叫卖声声,长街愈发热闹鲜活。楚承景手中折扇轻晃,边行边看,走走停停,脚下步伐悠悠。齐威齐阳并排而行,紧随其后。这厢沉默着走过半条

落日余晖,夕阳西下。

道旁行人熙熙攘攘,店家小贩叫卖声声,长街愈发热闹鲜活。

楚承景手中折扇轻晃,边行边看,走走停停,脚下步伐悠悠。

齐威齐阳并排而行,紧随其后。

这厢沉默着走过半条长街。

齐阳终是忍不住地开口道:“公子爷方才为何不教属下,直接捆了那姓陆的小丫头?”

楚承景似乎心情不错,饶有兴趣地同他反问:“为何要捆?”

“那陆姓丫头似乎是与明王世子关系不浅。”

齐阳负拳道:“若直接将她拿下,多少也能与之制衡一二。”

楚承景手上动作一滞,随即便笑了,“齐阳,你僭越了。”

齐阳却道:“属下也是为殿下您着想!”待看得楚承景脸上笑意荡然无存,这才慌忙退却半步,俯首道:“是属下逾越。可那明王世子,殿下终不可再放任…”

楚承景沉默不语。

良久,也是一声长叹。便再提步来,缓缓行着,“先前我只是想,若他不愿回去京都,也大可留在那江平县内,能守着心头良人,悠闲自得地过上一生也是极好。”

“可殿下心知肚明,明王世子既已南下至此,必是下定反心。”

向来寡言少语的齐威也难得接话道。

“殿下又何不直接命属下去杀…”

齐阳憋闷片刻,终是忍不住的又道:“属下不明白,为何殿下一直不许…直截了当的,岂不美哉?”就他所受主令,除却近身护卫太子。更重要的却是——尽可能将那明王世子、彻底抹杀!

说话间,不觉已是转至长街尽头。

暮色将至,风声渐渐清凉。

楚承景再回身来,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作结。

静默许久。

“父皇子嗣不丰…”

楚承景负手阖眸,喃喃出声:“孤,也就只剩应黎这么一个,儿时兄弟了…”

“殿下固然是念着兄弟情谊。”

齐阳忽而拔高了声音道:“可是那某些人呐,非但不知感恩,却还一心想着手足相残!”

语意带刀,携威夹势,颇有几分肃杀之气。

道旁墙角处,借着身形纤瘦藏身于树后的千叶,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

陆云儿回到客栈时。

正见楚应黎独坐于二楼处,闲品淡茶。眼看她进了客栈门,抬手招了招,示意她上来坐。

便上楼去,寻到他坐的那桌。

待搁下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手边就多了一盏温吞的茶水。

“今儿这天,当真是热的厉害。”

陆云儿捧起茶盏,一口饮尽。缓歇少许,又问:“裴才那厮还没回来么?”

楚应黎勾唇道:“左右这天色也不早了,便多待上一日吧。”

话音才落,便听得那熟悉的公鸭嗓子,自楼下门口处扬了起来,“陆大姑娘啊~,小爷回来了,快来看小爷买了什么好吃的!”

声大调高音独特,瞬间惹得大堂诸多闲人尽数闻声扭头。

陆云儿:日常想拿针线去将他嘴巴缝上……

只当是没看见这厮,先将街上偶遇太子的事儿同楚应黎提起。

不料楚应黎这厢听罢,反倒摇头苦笑:“看来呐,我们这回怕是走不了了。”

“走不了?”

陆云儿面上诧异。

“走?去哪儿?”裴才顶着一张笑弥勒般的胖脸凑上前来,“咱不是说好的,要在这蒲州城内好好休整上几日的么?”

楚应黎拾起桌上折扇,手腕翻转间,扇面应声抖落。便以扇做挡,巧劲暗使,直将他那张碍人视线的大脸盘子往外推开了去。面上神情微微抽搐,“情、情况有变,裴大兄弟且先听我细说。”

裴才却当即打断道:“慢着,等我先来!”

便往身后背着的包袱里翻翻捡捡,取出两包油纸裹的物什,各自摊开一看,整整齐齐排着八只圆鼓鼓的角黍。

还跟献宝似的,提起其中的一只来,直搁他们这俩眼前晃悠道:“小爷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个心大的呐,平时忙活起来了,怕是连什么时候、什么日子、该吃啥的都不记得了吧?”

“还是小爷我地道吧?看看,给你们都带现成的了!”

面对这货那一脸‘不要客气,请尽管夸奖小爷我吧’的表情。

陆云儿:……

楚应黎登时哭笑不得。

抬扇间,不经意地往桌旁一角处点了点。——呶,大兄弟您自个儿看,那边人家早就买了一堆儿呢!

裴才:……

说好给我的赔礼道歉、表现机会呢?

“罢了罢了,便照着原定计划,在这蒲州多停两日罢。”楚应黎抬扇掩唇,乐的呵呵直笑。忽而又道:“对了云儿,千叶那丫头呢,没跟你一同回来?”

陆云儿照实道:“当时见过太子,就听她说叫我先行回来,她去去就回…”

楚应黎眉梢微动,若有所思。

转头看向侧旁回廊尽头的轩窗处。

轩窗外,客栈之外。

街市灯火遮点不及的夜空中,早已暗色一片……

……

暮色沉沉,华灯初上。

长街尽头的墙角处。

千叶只听得耳旁风声掠过。

也未看清楚出手之人,便只觉着陡然间浑身无力、腿脚发软,继而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等到她醒来时,身边景物已是换了模样。

四下打量,辨得现下应是身处某间客栈的客房内。

有一身形高大的青年男子,手里端着个木托,推门进来:“丫头醒了?饿了不,起来吃点东西?”

再定睛一看。

呵,哪儿来的什么高大青年。那男子,分明就是她那木头似的老哥千峰!

千叶诧异,下意识地道:“哥?你怎么在这儿?”

“先别急着问我怎么在这儿。”千峰搁下手中托盘,顺便从中取了碗热粥,端送给她道:“倒是先说说你自己,偷盯梢谁不好,怎就非得与人家太子近侍对上?”

幸好叶是那齐侍卫手下留情,只用了些许麻、药……

千叶一手接过粥碗,一手揉着尚且泛昏的太阳穴,正想再寻思些个什么由头…

千峰却只开口道:“莫想再胡诌些个什么‘主子爷的吩咐’,主子爷向来稳妥,又深知你根底,是决计不会教你这半瓶子晃荡的三脚猫功夫、去偷打探人家太子的事儿的。”

反倒先将她那即将脱口的瞎话给堵了个严实。

千叶这厢一招不成,索性开始转移话题:“哥你是从京城一路赶来的?怎就这般巧合的,正好将我给捡着回来?”

“呃,这个…”

千峰忽然结巴了。

——约莫大半个月之前。在江平客栈,因着他家主子爷一时的‘心血来潮’,便要他七日之内往返江平京都一趟,去取来先王妃在世时,曾留下来一对血玉镯子。

等得他累死累活的奔波回来,问得落脚处的客栈掌柜,方才得知他们家主子爷早在几日之前,就已随着那东城街上陆家的姑娘一同出行去,闯荡江湖了?

再又一路快马加鞭的,随着他们沿路留下的暗号,一路追赶寻来。

今日黄昏时候,方才入得蒲州城内。

顺着长街行出不远,恰巧就看见了她家妹子鬼鬼祟祟地身影……

千叶:……

所以你其实是一路跟着、眼睁睁地、看着你家亲妹子被人放倒的?!

当即放下粥碗,一个打挺,翻身下了床,就要往门外奔去。

“去哪儿?”

千峰登时急眼了,赶紧追上几步道:“身子可还有什么不适?”

千叶回过头来,没好气儿地瞪他:“你都到这蒲州城大半日了,也不见你过去报个信儿。别回头再让主子爷盼的急了!”

千峰:……

我刚到!就傍晚那会儿,真真儿的!

都还没来得及多打探主子爷下榻的地儿呢!

……

翌日。

晨起天色阴沉,隐隐似要有雨。

蒲州客栈。

裴才自认是起了个大早儿的。

这厢正神清气爽地伸着懒腰从屋内走出,不料才踏出门槛儿,便见门边柱子旁还倚着个人。

登时心情就不是那般美丽了,拍着胸脯状作惊吓样,“我说楚大兄弟啊,你这大清早的,不去吃饭不去遛弯儿,跑来我门口当门神呐?”

千峰从一旁闪出,为楚应黎代言道:“我家主子有要事去办,特意过来同你叮嘱一声。现下情况敌暗我明,不容再多玩乐…”

“哟,你这什么时候蹦跶过来的?”

裴才瞪大黄豆小眼,还甚是夸张的抬手揉了揉,“我这一路都怎么没见你冒头啊大兄弟?”

千峰:……想打人。

“好了好了,裴老兄也莫再玩笑话了。”

楚应黎在旁笑道。又特意提高声儿,再次同他叮嘱,“我同千峰出去办点事儿。你留在客栈,多留几个神儿,照看好咱那俩姑娘家。”

裴才当即将手挥成了赶苍蝇拍:“放心放心,有我在,保证万无一失,你们只管去忙自个儿的!”

听他都这般信誓旦旦地保证下来了。

楚应黎便点点头。

连同千峰一起,径直转身下了楼。

岂料待他俩刚一转身,裴小少爷当即换了副面孔。

好一阵子的龇牙咧嘴嘻嘻窃笑。

蓦地想起什么似的,赶紧一个箭步冲到栏杆边。

对着楼下那俩即将走出客栈的人影儿扬声问道:“哎对了,你们是要干嘛去啊?”

本文标签:双腿打开吮花蒂

上一篇: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我坐在学长的鸡ba上写作业

下一篇: 两个校花被校长双伦,别这是厨房会有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