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他老喜欢拉我的手去摸他那里

2021-06-11 08:54: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等到菜上齐了,两人就边吃边聊。中间景阳去了趟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就一直没开口说话。任佳绍正埋头吃着饭,发觉对方突然沉默了,有点奇怪的抬了头,入眼的却是一双交叉放在桌子上的手

等到菜上齐了,两人就边吃边聊。中间景阳去了趟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就一直没开口说话。

任佳绍正埋头吃着饭,发觉对方突然沉默了,有点奇怪的抬了头,入眼的却是一双交叉放在桌子上的手,这手纤白柔韧,骨节秀致,当然不会是属于景阳那厮的。更何况这手腕上还带着自己送出的手钏。

任佳绍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脑子里是一团乱,纵然他没有抬头,但光是看见这手就足以回忆起有关于那人的一切了。

这两人的孽缘可以说得从十年前开始算了,那时候的任佳绍还只有七岁,黑黑瘦瘦的,总是站在队伍的第一排,没人想到他以后能出落的像现在这样高大挺拔。那时候他也没有现在这般的火爆脾气,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热血小少年,相信着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一心想报答祖国,以至于在佩戴红领巾的前一天兴奋地失眠了。

他们的学校有一个传统,由四年级的学生来给一年级的学生举行佩戴红领巾的仪式,在小任佳绍的想象中,那些哥哥姐姐一定会热泪盈眶的给他们系上红领巾,敬一个庄严的少先队礼,然后语重心长的说几句的鼓励的话。

可是事实并非如他所想的那样,那时候四年级的孩子们已经有点小叛逆了,他们对于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应付这些小屁孩的事感到非常的讨厌。所以他们大多数人都只是应付差事,以至于这红旗的一角,被他们胡乱的一系,一年级生的胸前就像挂了一条鲜红的尿戒子。

看到从主席台上下来的愁眉苦脸的同学,任佳绍感到很失望,等到他上台的时候几乎已经对这件事不报什么希望,一直耸拉着脑袋。直到他感觉到,一双手轻柔的将红领巾戴上他的脖子,打了个漂亮的节,他才把头抬起来。

那天的阳光实在太耀眼了,晃得任佳绍几乎看不清她的样子,但一直到了现在他都还记得这个女孩手指上沾染的圆珠笔印和她身上散发的淡淡的油墨气味。

等到系完之后,她还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任佳绍能感觉到这手心的温度透过自己短短的头发茬渗透到皮肤里,让他一下子红了脸。

这件事结束之后,任佳绍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每节课间都要去四年级的走廊溜达一圈,看看能不能遇见那个姐姐,然而他好像并没有那种好运气,一个星期都过去了,也没再见到她。

可是任佳绍的那股子拧劲儿是从小就有的,他当然不会就此收手,这天他正站在四年级的办公室门口巡视呢,就看见了那个女孩朝他走了过来,还亲昵的打了声招呼,“是你啊,还记得我吗?”

任佳绍忙不住地点头,心想着能不记着你吗,要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在这儿了。

“你在这儿干嘛呢?你不是一年级的吗?”她又接着问道。

任佳绍怎么能说出来自己已经在这儿蹲点一个星期了,又不想编瞎话骗她,就一直沉默着没回答。

好在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她也没再接着问,“上课了,我得回教室了,你有时间可以来三班找我玩,我叫董凝。”说着,就走了。

从那以后,任佳绍就成了四三班的常客,经常有人调侃每天站在班门口那个一年级小鬼是董凝的小男朋友,但她都是一笑而过,不会因此而赶他走,一点都没有那个年纪女孩的幼稚和浮躁。

但任佳绍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做事根本不经过大脑。那天他看见坐在董凝后桌的一个男生在揪她的辫子,心里那火腾腾地往上冒。他根本不知道这种没有实质性伤害的打闹其实是男生向女生示好的一种方式。也没往那想,傻逼呵呵地就冲上去了,凭借七岁孩童之躯和一个比他大三岁的男生搏斗,结果可想而知。不过他也在那人的胳膊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疯狗的名号从那时起就已经有人叫了。

后来,董凝从小学毕业了,看着她作为毕业生代表在台上发言的时候,任佳绍咬着拳头哭的泣不成声。这两年来,他一直奔走在自己的教室和董凝的教室中间,她就这么离开了,自己要怎么办呢?

典礼结束后,董凝摸着任佳绍哭花的小脸承诺一定会一直跟他联系。他这才停止了哭泣。

那时候两人都没手机,就一直用□□联系,董凝作业比较多的时候,只能跟他说上一两句话,可这也能让他美上半天,虽然他的这种行为受到了景阳和曹斌的一直鄙视,但是他也不以为意。

任佳绍就靠着和她聊天的这点念想熬到了六年级该毕业的时候,他这三年的个子拔高了不少,轮廓也渐渐变得明朗起来,和当初那个黑瘦小孩简直判若两人。

就在他怀着对自己的绝对自信踏进初中的校门时,董凝已经上高一了,她还是作为新生代表发言,那时候她已经完全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她眼里的顾盼生姿让任佳绍对她更是心生迷恋。

后来找到董凝的时候,她也愣了一下,惊喜地道:“你长这么高了啊,小孩儿。”

她一直叫他小孩儿。这个称呼一直就没变过,即使后来任佳绍变得人高马大,变得衬不起这个称呼,她还是那么叫他。

在初中这三年里,任佳绍一直想尽各种办法对董凝示好,也明示暗示了很多次自己的心意,但都被她婉拒了。理由都是同一个,很敷衍但是又很充分,就是他太小了。

纵使任佳绍有什么本事也无法逾越这三年的年龄差距,直到董凝高考,他们也没能在一起。这是他们所经历的第二次分别,但是这次任佳绍没有哭,他相信那人还会给自己一个承诺,像六年前那样,甚至信心满满的想考到她的大学,觉得自己总有一天能感动到她。

可没想到他最后等来的却是一句“别再联系”,轻飘飘的四个字,却像巨石一样压在心口。

任佳绍因为这句话,度过了一段最暗无天日的日子,但他没有跑到董凝家的楼下淋雨装可怜,也没摇着她的肩膀问她为什么这么狠心。

他只是自己想明白了一些事,想明白了自己过去有多傻缺,想明白了自己的喜欢给她添了多少堵,想明白了该放手了。

可是任佳绍自以为的想明白,却在再一次见到那人的一刻再次崩溃,他没出息的回忆着前尘往事,不知道以怎样的面目对她。

不过最终还是任佳绍先开了口,“你最近怎么样?”

看到他这样小心翼翼,董凝叹了口气,“小孩儿,你跟我怎么生分了呢?原来你不是这样的啊?”再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任佳绍嘴角浮现一丝苦笑,“因为我们回不到原来了,我以前总是在努力希望能离你近一点,直到你亲手把我推开。”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董凝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汽,“是你们班有个女生一直在威胁我离你远一点,我真的害怕,才会说出那些话的。”

任佳绍听闻,瞪圆了眼睛,“什么?!是不是那个叫李什么玩意的,操,当时就应该揍丫的一顿就老实了。”

董凝见到他这个恼火的样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逗你的,你还真以为你是校园王子,跟这儿演偶像剧哪,不过长得好看一点,不要太得意哦。”

任佳绍知道自己被耍了,想也没想脱口就是一句,“你他妈有病吧。”

话一出口,他自己都愣住了,他在董凝面前从来都是扮演一个听话乖巧的小孩儿的角色,就算是偶尔的不耐烦,也被自己掩藏的很好。

“对不起。刚才也不知道咋回事儿。”任佳绍有点尴尬地说道。

董凝倒是笑的很平静,“小孩儿,你还记得你初二在操场跟我表白的那次吗?”

任佳绍当然记得,那次是他这么多次的表白中声势最为浩大的一次,他让曹斌纠结了一众爱起哄架秧子的人,汇集到操场。他自己也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才去的,本来以为这次势在必得,可是不管周围有多少人喊着答应他,董凝也只是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说了一句“你太小了。”

“你当着那么多人那么多人把我给拒了,我能不记得吗?”任佳绍声音闷闷的。

董凝依旧笑着说:“你只记得这个呀,但是在我的记忆中最深刻的是你对我表白的话。”

那天任佳绍紧张的头脑一片空白,连景阳给他准备的情书都忘得一干二净,当时说的什么早就忘了。

那人似乎料到了他的这种反应,轻轻开了口,“你说,董凝,我喜欢你,这是我喜欢你的第八年,以后还会有很多个八年,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包括我自己都不行,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接任何人的电话,就只看着你。有新电影上映的时候我都会陪你去看,奶茶店新出了饮料我也会陪你去喝。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就把全部最好的我都给你。”当年那个面色绯红的少年,站在看热闹的人群里,目光坚定地说出这些稚拙朴实的话语,让她永生难忘。

本文标签:他老喜欢拉我的手去摸他那里

上一篇:扒开岳肥白大腿,车上他弄得我好爽高潮

下一篇: 办公室里开会桌下含着,车上给老板做囗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