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每天都要做,好烦-下身被强行放粗萝卜

2021-06-11 09:36: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清晨,天刚翻鱼肚白,早晨的风总是透着刺骨的凉意,徐徐吹茹冷生殿。杀生丸率先起来,身手敏捷地翻身下床,离开。过了一会,杀生丸洗漱好,随随便便的把要带的物品打了个折扣,看看还在床上

清晨,天刚翻鱼肚白,早晨的风总是透着刺骨的凉意,徐徐吹茹冷生殿。

杀生丸率先起来,身手敏捷地翻身下床,离开。

过了一会,杀生丸洗漱好,随随便便的把要带的物品打了个折扣,看看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小丫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思索着“算了,昨晚没睡好?到了再叫她吧!”转身往浴台方向走去。

拿过洗漱品,敏熟地替辉夜晨洗漱着,完毕后。杀生丸无语地看着仍然在熟睡的辉夜晨辉夜晨,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抱起,辉夜晨也只是嘟囔一声,翻过身沉沉地落入杀生丸怀里,杀生丸轻车熟路地抱起辉夜晨轻轻拍拍辉夜晨的后背,熟络地安抚着,做好一位全职奶爸该做的事。

杀生丸豪不费力抱着辉夜晨,顺手拎起包裹,没有丝毫声响地飞出西宫,去往人间。

-------离西国远处的郊外-------

杀生丸站定,把包裹随意地放到地上,温柔地轻拍辉夜晨的婴儿肥的小脸蛋,尽量温柔地说:“辉夜,醒醒!已经出宫了,不起来玩吗?辉夜!”

辉夜晨刚想咆哮那个不知死活打扰自己睡觉的坏家伙,听到“出宫”两个字顿时像打了鸡血般地睁大眼眸,沙哑且充斥着鼻音却充满着兴奋的声音响起:“哥哥~到外面了吗?”

“嗯!已经出了西国皇宫,不过这是哪我也不知道这是哪?”杀生丸淡淡然地说,表情能看出些许端倪疑惑。

辉夜晨摇头晃脑地看看四周,只觉得晴天般的心情被雷劈了。“这就是外面的世界,还不如不来呢?太浪费时间了。”

“嗯嗯~”杀生丸点头表示赞同,这荒凉之地,连西宫的冷宫都比之繁华“想回去了吗?想得话,我们就趁现在母亲还未起身回去,不想就要等天黑。”

“那还是等天黑吧!逛逛也好,至少不是熟悉的地方……”辉夜晨叹了一口郁气,慢悠悠地往前走。

杀生丸拿起包裹。优雅地与辉夜晨并排同行。

“诶!不对呀!书中说: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

宫中圣人奏云门,天下朋友皆胶漆。

百馀年间未灾变,叔孙礼乐萧何律。

岂闻一绢直万钱,有田种谷今流血。

洛阳宫殿烧焚尽,宗庙新除狐兔穴。

伤心不忍问耆旧,复恐初从乱离说。

小臣鲁钝无所能,朝廷记识蒙禄秩。

周宣中兴望我皇,洒泪江汉身衰疾。”

“辉夜……前头有个亿昔,说明是往日,也就是过去,过去的我们看不到,而且你怕是这看文字没懂意思吧!”

“可是,你想想这种景象是不是特别令人向往,哪像现在战事不断,父亲位子都还没有坐热就被召出去打仗了,我不明白到底在挣什么,大家都和气一点,你要我给你一半不就好了。”

杀生丸复杂地看着辉夜晨,她怕是才是看得最清的那个,都说小孩的心思犹如明镜,最能倒影人心,果真如此啊!可是,辉夜你知道吗?这些东西是不能让的,让了只代表你软弱而不是大度“辉夜,你还小!不懂!”

“哪有什么懂不懂的,我只知道我记事以来见到父亲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母亲之时,母亲总是这样双眼无神的看着门外,眼里有我看不懂的情绪,我是不懂,所以我想出来看看。”

“好了,辉夜不要想那么多,竟然出来了就好好玩,开心的玩,那些你觉得不开心伤感的就不要多想了,好吗?”

杀生丸难得说那么多话,而且语气也没有以前那么冷硬,语气也是百年难遇的柔和,凌月在的话怕是又要说杀生丸了吧!

“好!”

远处,几长相丑陋的杂性妖怪躲在树后面,看着两位落单的绝美小人露出一抹贪心的笑。

对其毫不知情的杀生丸和辉夜晨正慢悠悠地走着。

“不得不说这比书中的描述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呢。”辉夜晨失落地说。

杀生丸又是一脸事不关己地高高挂起脸色,淡淡的说:“都说了这是以前的景象,或许他以前真如书中一样呢!”

“很自己生的晚啊!好想见见唐朝的样子。”

“唐朝?那不是我们这里的,那是海外仙境。”

“那我们现在就去海外吧!”

“不行,太远了。”

“那好吧!”

辉夜晨叹了口气,眼神在周围扫视了一圈阴森森的深林,虽然已经辰时了但这里好像是太阳照射不到的阴暗点,阴森的让人毛骨悚然。“等等哪里不对,哥哥我怎么感觉我们一直在原地踏步啊~”疑惑地说出。

“有吗?”杀生丸奇怪的说出之后,环视四周,“这和我们刚来的地方没区别……等等没区别……所以我们走了那么久。”

“呵呵……犬族大妖怪之后,还有这是狐族吗?算了不管它了,反正吃了之后,我也可以列入大妖怪行列了吧!”从杀生丸和辉夜晨的后面响起邪笑贪婪的声音。

本文标签:下身被强行放粗萝卜

上一篇: 娇妻在领导的跨下娇吟丝袜-被闺蜜折磨下面

下一篇: 手伸进衣服里摸柔软-跨坐硕大噗呲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