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手伸进衣服里摸柔软-跨坐硕大噗呲

2021-06-11 09:38: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萧庭无奈的摇了摇头,感慨道:“阿青,得亏你没经商,否则这世上的商人谁跟你做生意谁吃亏!”眼瞅着萧庭要将自己的脑袋往她身上靠过来,苏玉青手中的笔忽然往后一伸,萧庭立马

萧庭无奈的摇了摇头,感慨道:“阿青,得亏你没经商,否则这世上的商人谁跟你做生意谁吃亏!”

眼瞅着萧庭要将自己的脑袋往她身上靠过来,苏玉青手中的笔忽然往后一伸,萧庭立马拉开距离来,拍着胸口道:“哎哎哎,阿青,有话好说,刀剑无眼,你,你留心着点!”

苏玉青收回手,垂眸继续练字,行云流水般的字迹,不禁让人震撼,一颗心都系在那字上了。

萧庭不由得也多看了两眼,然后清了清嗓子,板着脸正经起来。

可,正经不过眨眼,便又恢复了本性,萧庭凑到苏玉青跟前,问道:“我记得,那沈家,不就是各世家大族之首么,你拿下沈家,还折腾这么多做什么??”

要不是出去一趟,萧庭都不知道,原来那沈齐,竟然是传闻中的沈公子。

这个名声,他倒是有点熟悉,却并不曾记得自己听过。

苏玉青三十度挑起嘴角,笑道:“世家大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即便以沈家为首,可沈家也并非只手遮天,长久积累而来的弊端,岂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

“哎,你都说了,这是长久积累的,那你又何必非要撬开这个臭壳子,喷自己一脸的臭。”

萧庭把玩着苏玉青桌子上的一块章,玩的很是开心。

苏玉青放下笔,看了眼萧庭,起身走到一旁,“不破不立。”

“可万一,他们若是联起手来对付你,就麻烦了。”

萧庭说着,随手在一旁刚才苏玉青练过的字上盖了个章,然后将章随手放到一旁,拍了拍手,补充道:“不过你别怕,到时候我帮你给他们下毒呀,保证他们都不敢欺负你。”

苏玉青笑着转身看着萧庭,虽无只言片语,却让人觉得一股高深莫测的劲儿。

萧庭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稍后再去折腾那□□商一波,粮价再高一些,他们肯定会以为我还会涨价,如此便会抢着买光我的粮食,他们有粮食却屯粮,百姓肯定就只顾着找他们的麻烦而顾不上你这边了!”

越想萧庭便越激动,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在筹谋之中了一般。

苏玉青眼角微微弯起,不咸不淡道:“萧公子难得聪明。”

难得?

聪明这种事,不该是天生就有的么?萧庭不乐意了,嘟着嘴哼唧道:“阿青,你下次夸人家的时候,再明确点——”

苏玉青挑眉,道:“萧公子大智若愚。”

萧庭:“——”

曲县的商会,向来分为两拨,一边是王府做主的,一边是沈府做主的,王府以粮布为主,沈府干涉的便是盐煤珠宝等贵重之物的生意。

此时曲县最是繁华的酒楼中,早已聚集了一帮的粮商,一个个的苦着脸,如丧考妣,满面愁容。

“怎么回事?”

王家耀在一群下人的簇拥下不紧不慢的赶来,看到这些人的脸色,顿时抬高了音调问道。

徐德川苦着脸,一脸惆怅的道:“王公子,如今咱们粮商也撑不住了,周边费通二县无粮,陇县的粮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被人买走了,且粮价如此之高,咱们也不敢一次入手太多,按眼下这情况,并不乐观啊。”

“是啊,且我等瞧那限量,压根就没有要服软的意思,难不成是有别的打算?”

王家耀一听,顿时怒了,“你说什么??你们平日里做的就是米粮的生意,如今告诉我没有货源了?开本公子玩笑呢吧?”

徐德川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了。

旁边的人虽然也不敢言语,可心中多少有些怨气的,还是嘟囔着说了出来。

“咱们这些小门小户的,自然比不得王公子家大业大,这粮价几时涨到千钱一石过,咱们若是要进货,便要承着多大的压力,万一亏损,就是血本无归啊!!”

“就是,咱们的压力太大了。”

“粮价之事,不如就此告一段落吧。”

“咱们瞧着,那县令也不是个会服软的主,软硬不吃的。”

王家耀越听越生气,涨红了脸,忽然一拍桌子,视线从众人脸上扫过,“有我王家在,还能让你们吃亏不成!!”

众人又是一阵静默,没人敢应和下来。

“你们这是怕了那苏玉青?”

视线扫过,王家耀一把拎起身边的一人,冷冷笑道:“还是不信我王某了?”

见状,众人急忙点头应承,王家在曲县的地位,他们可不敢忤逆王家耀的意思。

“信,我等自然信。”

可忽然,一人扭头一瞥,正瞧见一群人进来,走在中间的黑色锦袍男子,旁边的人都毕恭毕敬的与他说话,一行人谈笑风生,行走间都带着一股子矜贵之气。

“沈公子!”

不知是谁先喊了句,那群人的视线转了过来,沈齐目光悠然的移到王家耀这边,眸中满是嘲讽。

王家耀率先走了过来,朝着沈齐拜了一拜,道:“沈兄,多日不见,今日如何得空来这儿小坐了?”

沈齐冷嗤一声,“若是早知你今日在此,再闲本公子都不会来。”

王家耀一阵尴尬,被沈齐这么直白的怼回来,还是当着这么多大族的面,他的脸也搁不住啊。

于是便自己给自己圆场道:“沈兄真爱开玩笑。”

可沈齐从来就不是会给脸的人,直接了当的打断他的话道:“王家耀,本公子开没开玩笑你不明白?你召集粮商汇聚于此,又想打什么坏主意你以为本公子不知道?”

王家耀急忙解释:“沈兄,沈兄你误会了,如今周边县城粮食紧缺,小弟这是在想办法呢。”

“想办法如何剥削百姓?为难县令?王家耀,你可真出息,百姓的日子过得这么辛苦,都是因为你这种奸商黑心肝!你最好赶紧的收手,否则,别怪本公子没有提醒过你。”

说罢,沈齐一甩衣袖,冷着脸转身上了楼。

其他人也都纷纷撞开王家耀身边围过来的那些人,跟着沈齐上了楼,留下王家耀等人,面色各异。

“那个,沈公子该不会要管这事吧?”

一人问道,旁边的人也纷纷担心起来。

王家耀当场被驳了面子,本就心火旺盛,此时见这些人一看到沈齐就这副孙子样,心中更气了,“沈家于粮商之事从未有过接触,即便他沈家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与咱们这些粮商世家的人做对抗。”

“对,王公子说的有道理。”

“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一群人亢奋起来,都将注意力放在王家耀身上,如今他们也是骑虎难下了,还不如抱住王府的大腿。

王家耀招了招手,众人凑了过来,他低声说了几句,众人面色各异

本文标签:跨坐硕大噗呲

上一篇: 男朋友每天都要做,好烦-下身被强行放粗萝卜

下一篇:人妻在美国沦被黑人,医生吸我的奶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