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掀起内衣喂我奶小说-一边吃乳一手摸下面

2021-06-11 09:47: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叫胡曼娇,人们都习惯叫我曼娘,自我记事起身边就无父母,是师傅一手将我带大的。师傅教我武功、教我生存之道,对我嘴上不留情,什么事情都让我自己来,看似不上心又对我上心。我每日

我叫胡曼娇,人们都习惯叫我曼娘,自我记事起身边就无父母,是师傅一手将我带大的。

师傅教我武功、教我生存之道,对我嘴上不留情,什么事情都让我自己来,看似不上心又对我上心。

我每日跟着师傅在外漂泊,上至朝廷官员、下至穷人巷乞丐,看尽人间繁华,也深知人间不易。

但这些年的过往,总有些人让我记忆深刻,他们或喜或悲,他们的亲情、爱情,都是我没有过的。

时间久了,总觉得自己的生活过于平淡。

永远穿插在别人的故事中,青梅竹马、父慈母爱我不敢期待,但想着什么时候不用再穿插在别人的故事中,会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慢慢的我有些厌倦四处漂泊的日子,处处游走,却从不留情,无友情无爱情,真的好空白,总是盼着师傅能停下脚步。

或许一件事情想的多了,便会实现。

十八岁那年,师傅以捡到我的日子作为我的生辰,送了一叠银票给我,我感叹师傅的实在。

他说我长大了,需要自己去外面闯一闯。

我带着期待的心情离开前,看着师傅已生出的白发,想要告诉他,等我闯够了,就去寻他,但却听到师傅说自此不见。

师傅的话,只要说出就无反悔的可能,我对着师傅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心中略微酸涩,拿着银票离开了。

自己一个人上路后,心情很快便转好了,刚开始是觉得难得的自由,大把大把的花着银票,弥补从前师傅从不让我贪图享受的日子。

但我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我想要有自己的故事,想要有亲情、爱情,于是踏上了寻找亲生父母之路。

唯一的线索便是师傅当初捡到我的小村子,可十几年过去了,我站在那空荡荡的地方,曾经的村子早已不复存在。

之后我又多方打听,两年过去了,还是没能得到消息。

也罢,累了,或许我命中与父母无缘。

我来到淮南城,这里人杰地灵,是我想要稳定下来的地方。

两年间我花钱如流水,看着还剩一半的银票,在旁人眼里还很多,但我自己知道,若不节制,怕是再过两年就空空如也了。

既然我这般贪图享受,不如就开个酒楼,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酒菜,最好的歌舞,不用出门便可享受到,何乐而不为。

或许是我天生就有做生意的天分,拜访了当地的官员,云兮楼开的极为顺利,加上自己武功高强,也无人敢前来挑事。

眼看着稳定下来了,自己又是双十年华,便想着若能得一如意郎君,便圆满了。

但开业两个月,每日客栈内人来人往,他们或是伴侣,或是家人,他们都有自己个故事,自己的惦记的人,为之努力只为对方活得好的人,却无一人与我有关。

渐渐的我想起了师傅,在这个世界上,也就他还是我惦记的人,可他的那句自此不见,又将我们的距离拉开。

直到那个叫哲华的男子出现,白净的面庞生在我的审美上。

恰巧几个混混以为我不会武功,想要找事,我本想给他们些教训,谁知这个男子竟在我之前出手,我收起了自己的准备出的掌。

所谓的一见钟情便是如此吧。

我知他是来淮南城办事,便以感谢为名,请他住进云兮楼,日日亲自给他送饭,两人相谈甚欢。

仅三日的时间,他便向我表明心意,人生最幸福的事,怕就是你爱慕之人,也爱着慕你吧。

但我们还来不及相处,他又要走了,他说要去趟塞外,他应了一个故人帮其办件事,完了就来找我。

我们从相识、相恋、到离开仅仅用了十四天。

之后我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等的久了,他的面容开始慢慢模糊,自己似乎都忘记了他张何模样。

我继续经营着云兮楼,想着他回来还能靠着这个找到我。

闲来无事,在他走后没多久,我便收了个小徒弟,可他却不像我当初那般听话,皮得很。

那样也好,哪有人生来一样的,我任其野蛮生长,也挺好的。

没有他的日子,我的乐趣那个小徒弟,便是云兮楼的客人了。

在他走后的第五年,云兮楼来了一位姓吴的客人,我见那客人出手霍绰,上来就要了三坛上好的女儿红,便上前招呼了两下。

那位吴公子说,他是来寻他妻子的,之后他便每年夏天都会来云兮楼喝酒,我的小徒弟倒是与他意气相投,时长相约出去打架。

我虽不知他的妻子找到了没,但却知道一直都有这么个客人。

转眼间徒弟长大了,也有了他自己的朋友,而我依旧孤身一人。

但我不再觉得心里空,因为还有个我一直在等待的人。

我认识了个塞外的商人,曾经向其打听过有无一个叫哲华的侠客出现,但均无他的踪迹。

或许是上天终于看到了我的等待,在茫茫人海中,我听到了有人叫哲华的名字,看着他的背影,那一刻我觉得我等的人终于来了。

我去寻他,十年过去了,他已不再是我记忆中白净的模样,在塞外多年,肤色黝黑,但整个容貌却与记忆中那个模糊的模样重叠。

这些年在外,他也创出了些名气,因他姓江,人们称呼他为江大侠。

既然他将我忘记,我便要让他重新爱上我一次。

起初他觉得我烦,许是我的方法不对,经过徒弟的朋友帮忙后,他真的如当年一般再次爱上了我。

我终于有了自己一个圆满的故事。

哲华他真的待我很好,眼里慢满满的都是我。

我们一起相互依伴、生儿育女,平静而又温暖的生活着。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小徒弟来找我,对我诉说着他这些年的见闻。

期间听到他提起那位姓吴的客人,我才想起来,好像当初我在云兮楼第一次见时,他问过我可认识他。

我当时笑着摇摇头,说他认错人了。

记忆深处的那根弦好像突然接触上了,我一直等待的人好像姓吴。

我看着哲华同女儿在一起玩乐的模样,小徒弟的声音依旧在耳边不断。

我回忆着这些年的等待,我不知道到底是为了等待那个男人而等,还是因为想要份等待而等。

唯一能确定的是,最终我有了值得让自己等待的人

本文标签:一边吃乳一手摸下面

上一篇:浪妇的肥唇,校花被从小c到大的小说

下一篇: 开小花苞好爽紧嫩-我被校长开了花苞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