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开小花苞好爽紧嫩-我被校长开了花苞

2021-06-11 09:49: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玥这么一闹,那些世家公子们也没了玩乐的心思,尤其这还一个抱着柱子惨叫的,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回去却变成这样,还不知道该怎么和魏国公交代。魏国公就这么一个嫡子,若是有个好歹

白玥这么一闹,那些世家公子们也没了玩乐的心思,尤其这还一个抱着柱子惨叫的,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回去却变成这样,还不知道该怎么和魏国公交代。

魏国公就这么一个嫡子,若是有个好歹真是要人命了。

“魏兄,此事……”

“小弟会亲自将连兄送回魏公府,几位兄长不必担心。”

“哎,没想到这景阳郡主如此大的脾气。”不过是随口说上一句就被打成这个样子,这也不是一般的倒霉的。

魏庭岚垂下眼,心中盘算着景阳郡主与方景逸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若说方家有意巴结朝阳公主并不是没这个可能,但方景逸怎么也不可能和景阳郡主凑到一起去,那位郡主今年才八岁,方景逸却已经到了定亲的年纪。

知道了白玥是惹不起的,九阳楼这边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帖帖,白玥吃上了爽口的饭菜,刚才的焦躁已经渐渐散去。

方景逸却没她这么好的胃口,只拎着酒壶一个劲的给自己倒酒,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脸颓然。

白玥挑了块鸭舌放在嘴里嚼嚼,颇为好奇地盯着方景逸看,她刚才已经脑补完了一篇狗血大戏,要是当事人能给她讲一讲就更好了。

可惜眼下方景逸并没有说故事的兴致,她也不好强人所难,还是回去让天九的人给她调查吧。

号称大夏最隐秘的皇族势力天九,在白玥眼里的作用也就只有调查一下各家八卦了。

见白玥吃的差不多了,方景逸才缓过神来,有些担忧地开口,“郡主,今日您伤了连戈的事还是要尽早让公主做准备才好,魏国公只有这么一个嫡子,素来宠爱非常,若是知道他儿子伤在你手上,到时候怕是会闹到皇上面前。”

魏国公早年有从龙之功,皇上对他也十分容忍,朝臣与公主闹了起来,就算朝阳公主再得宠,皇上也未必会为了公主去得罪一个得力大臣。

白玥闻言头也没抬,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只点了点头,把筷子伸向酸甜的松鼠桂鱼。

该说的话都说了,方景逸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静静坐着等白玥吃完。

在二楼最里的包厢内,刚刚带白玥上来的掌柜恭敬地垂手立在一旁,详实地将楼下发生的一切向斜靠在软榻上自斟自饮的男人汇报,一旁的镶七色宝石琉璃罩宫灯将屋顶蕴出点点星芒。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小巧精致的白玉杯,透过烛光带起一片氤氲。

“玥儿走了么?”

立在一旁的掌柜愣了一下,随即响起主子说的是谁赶忙摇头,“郡主在点梅间吃晚膳,似乎并不打算立即离开。”

若是聪明人就该回去将此事告诉朝阳公主,不然晚了一步那魏国公还不一定做出什么事来,终究是个小孩子,只知跋扈。

“连戈如今在何处?”

“魏公子正打算亲自护送他回魏公府。”

“哦……你先下去吧,对了,一会儿她走的时候把高师傅炖的那盅佛跳墙给她带着,姑姑最喜欢的味道。”

“是,属下知道了。”

等那青年掌柜离开包厢之后,夏豫东用指尖敲了敲手里的酒盅发出清脆的声响,带着几分飘渺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主子。”

“去,务必把连戈留在东四街外,记着别把魏庭岚弄死了。”

“遵命。”未敞的雕花窗发出吱呀一声响,包厢内再次陷入一片诡异的宁静。

当天晚上,白玥在方景逸的护送下拎着一壶西北老酒,一盅九阳楼最出名的佛跳墙回了公主府。

给她娘盛了一小碗香气四溢的佛跳墙,又倒了一盅酒,白玥双手托着下巴坐在对面,将九阳楼发生的事讲了一遍,着重猜测了一下方小将军悲催的情史。

朝阳公主挑了块甜面的栗子放进口中,笑眯眯地听着女儿漫天胡说,柔和的烛光下气氛温馨又美好。

而在京城的另外两处,这个夜晚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东四街外,一伙刺客去刺杀定国公的嫡长孙,结果魏庭岚把同乘一车的连戈给推了出去,自己勉强逃过一劫。等魏国公闻讯赶过去的时候,只来得及听到儿子说了一句不想死。

活着这么好,谁又想死呢。魏国公抱着儿子满是鲜血的尸体,跌坐在地上,茫然地想着。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白玥才知道昨夜京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在九阳楼里发生的一幕自然也逃不过有心人的传播,若是连戈没死,这也就罢了,偏偏他死了,这事儿就闹大了。

魏国公为了儿子的死求到了皇上跟前,皇上责令三司联手办案,当天在九阳楼里的所有人都被叫过去问话,轮到白玥的时候就有些麻烦了,毕竟只是个八岁大的小姑娘,还是朝阳公主唯一的女儿,要是给人吓个好歹,说不定魏国公没要他们的命,公主就先动手了。

思来想去,最后刑部尚书将东郡王推了出来,让他去公主府见见据说受了惊吓的景阳郡主,走了过场也好。

据说受了很大惊吓的白玥这会儿正蹲在院子里喂兔子,她从来不知道兔子竟然这么会长肉,几个月前还只是毛茸茸一个小团,现在就变成好大一坨,她觉得十分惆怅。

东郡王带着两名刑部官员上门自然没人给他什么好脸色,好在公主没有追究,让丫鬟带着他们直接去找人了。

“大表哥。”见东郡王带了两个陌生人过来,白玥心里已经有谱,肯定是为了九阳楼的事。

“表妹瘦了。”东郡王逆着光站在阳光下,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身上仿佛镀了一层金光,仿佛下凡的天神一般。

白玥看着他有些微愣,感觉有什么东西喷薄欲出。

不过很快她就收回目光,不再看他,“表哥与两位大人有什么话请进来说吧。”

三人一坐稳,东郡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坐在他下首的那官员问道:“昨夜魏国公嫡长子被害身亡,不知郡主可曾听说过?”

白玥一手撑着下巴,颇有点漫不经心,她扭头看了眼坐在身旁的东郡王,见他只盯着手里的茶盏,一脸深沉也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才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说话的人,“听说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咳咳,其实今天我们过来主要是想问问郡主昨夜在九阳楼里发生了什么?”那人没说话就被另外一人截了话茬,显然不想对方继续开口得罪了白玥。

白玥也没太介意,将昨夜九阳楼里发生的一幕讲了一遍。

“这么说郡主离开九阳楼的时候连戈与魏庭岚已经先离开了?”那人继续问道。

“大概吧,我没注意过。”

“不知郡主是否与连戈有仇?”刚刚那人不甘心的再度开口,这一次语气更是强硬。

白玥有些好笑,这是觉得她好拿捏,上门来找茬了。

“不知这位大人贵姓?”她没回答对方的问题。

“陈德,大理寺左寺丞,还请郡主回答属下的问题。”那人朝白玥拱拱手。

“他坏我名节,往大了说是想害我一辈子,陈大人觉得这算不算有仇?”

陈德嗤笑,“郡主未免小题大做。”

“陈大人觉得我年纪小,就算被人出口侮辱也没什么么?也是因为我年纪小,所以你才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么?”白玥漫不经心地问他。

陈德心里咯噔一下,他一直以为一个八岁大的小姑娘稍微激一下就会失态,谁知对方竟丝毫不露怯。

“郡主多心了,属下不过尽职而已。”陈德绷着脸沉声道。

“希望是我多心,大人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郡主与方景逸是什么关系,为何会一同出现在九阳楼?”

“方公子送我回府,恰巧我肚子饿了去九阳楼用晚膳,我们没什么关系。”

“既然没关系又怎么会一同用膳,郡主既然如此在意名节就该清楚男女不同席。”

本文标签:我被校长开了花苞

上一篇:老师掀起内衣喂我奶小说-一边吃乳一手摸下面

下一篇:我半夜摸睡着的妺妺下面经历-去医院做妇科检查流水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