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办公室做-小东西还敢说我不行

2021-06-11 09:54: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下午时分,马长顺打来了电话。“查清楚了吗?怎么回事?”杨玄想起了那可怜的母女两人。“那些放高利贷的都该死一千遍。”马长顺的声音中蕴含着怒气。&ldquo

下午时分,马长顺打来了电话。

“查清楚了吗?怎么回事?”杨玄想起了那可怜的母女两人。

“那些放高利贷的都该死一千遍。”马长顺的声音中蕴含着怒气。

“到底怎么回事?”杨玄皱眉道。

“嫂子为了给孩子看病,在那些放高利贷的杂碎手里借了五万块钱,现在利滚利,竟然要还十二万,你说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马长顺依然怒气冲冲。

“所以呢?”杨玄道:“所以她们母女两人没办法,就跳河了?”

“是啊,催债的天天去她租住的地方泼油漆,砸门,房东都不敢给她们娘两租了。”马长顺叹息道。

“她的丈夫是个英雄,是为了救人而牺牲的英雄。”杨玄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烦躁。

他强压着,斟酌着词汇,缓缓道:“现在你告诉我,英雄的遗孀和孩子在租房子住,而且借高利贷在看病,最后被逼无奈,跳河自尽?”

马长顺沉默,过了好半天,才解释道:“周哥生前就买不起房,一直在租房住……”

杨玄直接打断了他:“安家费呢?”

马长顺道:“周哥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平时吃的进口药特别贵,据我所知,周哥这么多年来的工资都给女儿买药了。这种病要根治的话,需要进行手术,但费用……”

他没再说下去,但杨玄却明白了,还真是走投无路。

杨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手术需要多少钱?”

马长顺斟酌了一下,迟疑道:“大概需要一百五十万。”

杨玄没说话,马长顺也沉默着。

过了许久,杨玄才缓缓道:“好吧,我知道了。”

马长顺似乎有些失望,轻轻的叹了口气。

挂了电话,杨玄的心情有些沉重,在他花九千万购买别墅的时候,他似乎没想到,这世间,有些人却连九百块都拿不出来。

“小凡,我们帮帮她们吧。”小晶红着眼睛,道。

刚才的电话,她也听见了。

“哦?为什么?”杨玄问。

小晶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好像说不出什么理由,最后只能低头道:“她们好可怜。”

“这世间可怜的人多了。”杨玄淡淡道:“如果每一个人我们都要去帮的话,你觉得可能吗?”

小晶犹豫着,咬着嘴唇道:“可是,她们娘两那么可怜,我们既然遇见了,而且有能力帮她们……”

杨玄打断了她,淡淡道:“还记得那件事吗?”

小晶楞了一下,然后低下了头,过了老半天,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当年,她和杨玄曾资助过一个贫困家庭,每月都按时汇钱,虽然她们也不富裕,但每次汇完钱,都觉得很快乐。

有一次,小晶生病了,住院花了很多钱,那个月,他们没汇钱,结果受资助者打来电话,问:你们什么时候汇钱。

两人给他解释,说这个月小晶生病了,需要用钱看病。

结果那人说:你们这不是坑人吗?生病了怎么不另想办法,再怎么着不能用他的钱来看病啊。

犹如一桶凉水当头泼下,两人当时的心情,用寒冬腊月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资助过别人。

“我觉得,这世上,好人还是应该多一点吧。”小晶犹豫着道。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杨玄淡淡道:“去吧,拿一百五十万给那母女两人,但是给她们说清楚,不是给,是借,以后慢慢还。”

“啊?”小晶傻愣愣的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的问:“你不是说不帮吗?”

“我不是帮她们,我只是在帮一个死不瞑目的英雄。”杨玄淡淡的说了一句。

傍晚时分,吃过饭之后,杨玄觉得心烦,便出了别墅,沿着云雾山的道路散起步来。

小晶没有跟出来,他和张阿姨还有房间要收拾。

走了没几步,杨玄便看见了一个熟人。

正是那个练太极的老头。

老头正在一棵大树下面,缓慢的端着拳架子,动作行云流水,气随身动,像是与环境融为了一体。

他的身后还站在那名保镖,见杨玄走过来,瞪着虎眼盯着杨玄。

这是杨玄第二次遇见这老头练拳了,不由得就看了几眼。

那保镖见杨玄看过来,目光不善的往前走了两步,挡住了杨玄的视线。

杨玄一愣,这是拿他当偷学的了啊。

老头也看见了杨玄,慢慢的收了拳架子。

保镖这才让开,但还是盯着杨玄道:“古语有云,非礼勿视。”

杨玄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淡淡道:“古语还有云,别太拿自己当回事。”

保镖脸上泛起怒色,眼神变得凶狠无比,似有一股嗜血的味道。

老者反倒没什么,微笑着和杨玄打招呼。

“小伙子,这么巧,散步啊?”

杨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这人老了啊,就好为人师,我今天就得给你解释解释,什么叫真传。”老头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这还是把杨玄那句‘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听进去了。

杨玄瞅都没瞅他,只是不抬眼皮的道:“真传不真传的,我连一点兴趣都没有,老丈请自便吧。”

老头被噎的说不出话,转了转眼珠子之后,干脆转过了话题,问:“小伙子做什么生意的?我手底下也有不少生意,说不定我们还有生意往来。”

“我做鬼生意。”杨玄随口应付。

哪知老者反而来了兴趣,道:“抓鬼的?我也认识几个风水大师,说不定你还认识。”

杨玄翻了翻白眼,干脆直说:“老丈,我对你的什么真传太极不感兴趣。”

老者不满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天下有多少人想要跟着我学功夫?”

“不管有多少人,都不包括我。”杨玄淡淡道。

老头摇头道:“小伙子,我也没有要教你功夫的意思,只是看不了解真传,想要为你解释一二罢了。”

说完,他做了一个太极中搬栏捶的动作,一锤锤在了旁边的大树上。

哗啦!

大树剧烈颤动,枝叶如雨落下。

老者笑眯眯的看着杨玄,等着看预料中的目瞪口呆。

那知杨玄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是说了一句:“找人把树叶扫干净,别污染环境。”

说完之后,他都不给老者解释的机会,直接转身走人。

保镖大怒,一个箭步就要追过去。

本文标签:小东西还敢说我不行

上一篇:从小我和亲妺作爱-医生突然一口咬住花蒂

下一篇:含泪献身的少妇,好大用力撑的我里面好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