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解开岳内裤-亲爱的,我想要,给我

2021-06-11 10:00: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邗雪梅:“我想着不能把人家国强扯进这个漩涡里来吧,于是就默认了,就这样,我和黎伟之间怎么怎么样的流言蜚语就被曹玲玉拿去到处传播了!唉……你说这事搞的&hell

邗雪梅:“我想着不能把人家国强扯进这个漩涡里来吧,于是就默认了,就这样,我和黎伟之间怎么怎么样的流言蜚语就被曹玲玉拿去到处传播了!唉……你说这事搞的……不就是醉了一场酒嘛,就搞成了这样。我是被黎伟那个流氓给逼得……只有回来了了。”

呵呵!呵呵呵!

贾二妹心里冷笑——敢情你这是将和黎伟做出的那些丑事全都抹干不认,还编造到向国强头上去了!

幸好这事的来龙去脉贾二妹她一清二楚,否则这俩口子之间还真会因此闹出天大的误会出来!

邗雪梅啊邗雪梅,真没看出来你还是这么阴险的一个人!你不是自恃自己是**而不屑做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吗,怎么现在连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呢?

“你说那天晚上是17号晚上是吧?”贾二妹突然笑吟吟地问。

“啊……哦……是的啊……”邗雪梅想了一下,说,“是的,是的,那是我刚回到N疆的第二天。”

“嗯,你确定没记错?”贾二妹又问了一句。

“没错,我回到部队里的第二天怎么会记错呢?我还从X安带了些土特产回去,那天晚上是给国强送土特产去,后来想着有两瓶酒还没拿给他,所以就……”

贾二妹一笑,道:“嗯,那就是了,我说嘛我二弟第二天干嘛一大早就巴巴地给我打电话回来,他说他等拨线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轮到他通话,我还说发生了啥大事情呢,结果他跟我说这事……”

说到这贾二妹停顿了下来,见已经走到自家家门口了,于是问着邗雪梅,“进去坐一会?”

邗雪梅被她的故作悬虚吊住了胃口,顿时有些紧张地问:“你二弟给你怎么说的?”

贾二妹深深地盯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到:“我二弟说晚上八点钟的样子他去找他姐夫聊天,走到他姐夫的宿舍门口,门没关,他看到你在里面哭着扯着向国强的胳膊,他就误会了,结果当着你的面跟向国强打了一架,然后你被向国强吼走了,向国强向他解释说你只是离婚了有些痛苦,借着来给向国强送X安特产时哭诉了一番,是吧?”

“是,是的。”邗雪梅的眼光开始躲闪,不敢正面迎对贾二妹的目光了。

“解释完了误会,我二弟就走了,但走了没多久他又回来了,因为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就转回来了,对他姐夫说脸上被他姐夫打肿了,现在回去不好意思,战友们看到了会问东问西的,然后他就躺在了向国强屋里,结果夜深人静时分他听到了你来敲向国强的门,喊向国强出去喝酒……”贾二妹说到这里一双眼就专盯着邗雪梅的脸看。

邗雪梅难堪了,低头不敢看她,“我……当时可能喝了点酒……”

“嗯,”贾二妹看着她点头,道,“你是喝了酒,你还拎着一个酒瓶去爬向国强的围墙,往下面跳,摔下了围墙,但被向国强拽住了,然后你就抱着向国强的腿说胡话。我二弟出来听到了,很生气,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给你扔了过去,正好就击中了你,然后你就放开了向国强,从后院那个狗窝上麻溜地翻了上去,翻回去了,然后没几秒钟我二弟就看见你从你屋里出去了,之后没多久你就和黎医生搂搂抱抱地回来了,一起进屋,关上了门。第二天一早曹玲玉来打你的宿舍门,然后就抓到了你屋里的黎医生……这些都是我二弟在电话里告诉我的,他亲眼看到的。”

邗雪梅这下傻了,尬了,尬得恨不得钻地的那种。

贾二芳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叙述得这么清楚,就像她亲眼看到的一样,邗雪梅还有什么可抵赖的?难道要去找贾二弟对质?

此刻她是深信那晚的事是贾二弟告诉贾二芳的了!

见邗雪梅羞得无地自容,贾二妹丝毫情面也不给她留了,直接撕下她脸上的遮羞布来:“邗雪梅,你和黎医生俩个做过什么是什么关系我不感兴趣,但不要把脏水往我家国强身上泼啊,你这样做啥意思啊?还当着我家孩子说!”

“我,可能……当时喝醉了,不记得发生过什么……”邗雪梅结结巴巴是说,“哦,我回去了,我妈还让我帮她买东西回去呢……”

说着,邗雪梅已经转身落荒而逃了。

“……”贾二妹无声地呸了她一句,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打发走了邗雪梅后,贾二妹正要迈进家门去,突然想起暖暖跑进诊所去给她爸爸打电话去了,她赶紧又掉头往诊所去。

迈进诊所的时候,暖暖还在等电话,今天的电话线路不畅通,通往她爸爸的那条线更是堵住了,邮局叫她继续等,等线路通了会通知她的。

贾二妹走过去轻轻地对她说:“暖暖,不用给你爸爸打电话去问了,我早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是咋回事?”暖暖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问道。

贾二妹伸手去拍拍她的小肩膀,轻声说:“你坐下我跟你说,别让其他人听到,听到了不太好。”

“嗯,好。”暖暖用眼盯向了门口,见到所有人的人都还在忙碌,根本没注意到她娘俩在干啥,于是才坐下,低声说道:“妈妈,你说吧。”

于是贾二妹就将刚才自己揭邗雪梅谎言的那段话给暖暖讲了,暖暖听了当即喜笑颜开,“这么说我爸爸根本没跟邗雪梅喝酒了!啊,真好,我二舅舅真是太伟大了!”

“嗯,当然了,你爸爸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好了,我们回去吧,回去看阳阳他们在家里搞啥子。”贾二妹说。

“好。”暖暖起身,小手攀上了贾二妹的胳膊,蹦蹦跳跳地就又出门回家去了。

“妈妈,我越来越佩服你了,你简直就是超人。”暖暖将头挨在贾二妹的胳膊上亲昵地靠着走路,一张小嘴儿啊甜起来啊简直要把人融化。

“嗯,我们要做新世纪女性,”贾二妹伸手摸了摸暖暖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说:“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斗得过二乃,打得过流氓……”

“啥?”暖暖的眼睛都瞪圆了,“妈妈,你别念这么快,再念一遍,我记下来。”

她听不懂妈妈念的的什么代码木马的,但这段顺口溜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呢,感觉很有意思,她得记下来。

贾二妹意识到自己又“多嘴”了,于是笑着摇头说,“算了,我就说着玩的,即兴自创的,现在要我重新来一遍忘词了,嘻嘻。”

“妈妈,你怎么这么多的即兴啊?冷不防就会冒一句出来,以后跟你在一起我得把录音机提在手里才行,一定要给你录下来。”暖暖抗议地扭着她的胳膊说,将自己的小身板都快扭成麻花了。

“真的是即兴,我想着啥就念叨出来,回头就啥都忘了。”贾二妹笑着分辨道。

暖暖不满地翻着白眼瞅她,瞅了两眼,自己想了下,说到:“我大概已经记下了你刚才那段话……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嗯……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斗得过……二……二娃,打得过流氓……”

哈哈哈,斗得过“二娃”!二娃!

不过,瞧瞧暖暖这记性还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贾二妹才念叨了一遍,她就基本全记住了。

只是“斗得过二娃”这句简直绝了,令贾二妹忍俊不禁,“嗯嗯,你还可以斗得过三娃和四娃……”

本文标签:亲爱的   我想要   给我

上一篇:含泪献身的少妇,好大用力撑的我里面好满

下一篇:树林里我让她高潮了,我下面给你吃啊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