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和年轻岳坶,餐桌下的乱h

2021-06-11 10:38: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几个黑袍男子似乎正在跟满风说些什么,看他莫名其妙地笑,都跟着转了头来看我。我思索着是该若无其事继续跟小孩子玩雪呢,还是发挥一下良好的气度修养,上前去跟他打个招呼?正犹豫

那几个黑袍男子似乎正在跟满风说些什么,看他莫名其妙地笑,都跟着转了头来看我。我思索着是该若无其事继续跟小孩子玩雪呢,还是发挥一下良好的气度修养,上前去跟他打个招呼?正犹豫不决,满风却已经迈步向我走来。

“昨晚睡得好吗?”

“托您的福,一觉到天亮。”

“呵,那就好。”他瞥了一眼那个被阳光照的闪闪发亮的雪人,唇角轻扬,“一大早就玩雪,姑娘的兴致也不低啊。”

“彼此彼此。”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最后终于笑出了声。在我还不明白他笑什么的时候,他的目光射了过来,一双眼睛亮如东旭。

“在下楼满风,敢问姑娘芳名?”

芳名?我是何忆迟?还是曾经的南希?眼睛望着那微笑站立的雪人,我也轻轻笑了起来:“我叫小丸子。”

楼满风的眉头一蹙,闷声重复:“小丸子?”

“是啊,怎么?公子认为我的名字有何不妥?”

他盯了我一会儿,摇头笑道:“没有。”

我看到那几个黑袍人正嘲我们走来,楼满风也看到了。他脸色平静,转头将视线重新放到我身上。

“在下家中有点事,怕是要先走一步。”

很好,恕不远送。

“姑娘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住多久?不会久。

“恕在下冒昧,敢问姑娘为何会在年关将近的时候,独自一人来到这偏远的陵邑?姑娘的家里人呢?……”

他忽的停住了,看我正用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看着他,倒也不甚在意,头稍稍一低,以示歉意。

我抬脚往客栈走去,走过那几个黑袍客身边的时候,发现他们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最后奉劝姑娘一句:陵邑龙蛇混杂,过往人等鱼目混杂,姑娘一人出行多有不便,还是早点离开为好。”

我停住脚步,转身回视。他双手背在身后,脸上一个淡淡的笑容,却让看他的人产生一种说不出的信任感。

“谢谢。”我诚心地说,他抬抬眉,我笑着转身回屋。我是个相信缘分的人,萍水相逢本就难得。何况评心而论,他除了看似风流了一点,别的也没什么。人家好心提醒你,我当然是心存感激。

等到院子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为首的一个黑袍客凑到楼满风身边,调笑道:“九殿下,您的口味怎么变了?属下看方才那位姑娘似乎还没长齐整,哪有曼儿姑娘来得……”

楼满风一拍那人的头,瞪眼斥道:“越来越没规矩了,主子的事儿也是你该管的。”

黑袍男人摸着头,谄笑着:“是,是,属下逾矩。”

楼满风哼了一声,半响,看着东边的旭日淡声问:“父皇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黑袍男人收起笑,肃容答:“曜王的暗使遍布各地,皇上只是随便问问,立马就有人呈上了九殿下连日来的行踪。”

“这小子,每次都坏我好事。下次再见他,定要让他好看,看他还敢管我闲事。”

“九殿下,这楼上的姑娘?”

楼满风一摆手:“无妨,她是蕴州一户员外的女儿。我用的还是‘楼满风’的名字,她不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给她留了不少银票,一会儿我们先走,你留下两个人看着她平安回到蕴州,再来复命。”

“是。”黑袍客一拱手,又抬头问:“那方才那个姑娘,可也要派人看着?”

满风沉默了一会儿,嘴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不用,我倒是希望她出点什么事儿才好。”

……

宇文栎看着殿上伏地跪拜的朝臣,微微颔首:“平身。”

“皇上,”沐承恩站在离宇文栎的龙椅不到两步的阶下,身形挺直像是一座屹立不倒的苍山。

“皇上,臣有事启奏。”

不等宇文栎出声,他顾自从怀里掏出一本红底黄边的本子,接着说道:“皇上初登大宝,微臣怕皇上对于朝堂还不甚熟悉,就私自为皇上拟了这份调配书,还请皇上过目。”

宇文栎微微皱眉,面上却不动声色。早就料到沐承恩不会把他放在眼里,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连表面的君臣礼仪都不顾了。

“沐将军如此劳心劳力,是朕之福,百姓之福,更是北刖之福。”

“微臣愧不敢当,能为皇上分忧才是微臣的福分。”声音亮如洪钟,脸上更是春风得意。

宇文栎淡然一笑:“那就让我们听听沐将军的调配书吧。”

小多从沐承恩手里接过奏章,启声高诵:“昔日宰相何墨衍,与罪贼宇文明宸沆瀣一气,把持朝政多年。幸得上天明鉴,何墨衍已于日前葬身火海。然国不可一日无君,朝不可一日无相。原尚书贺甫有踔绝之能,且多年来一直修身洁行。是宰相之位的不二人选。

…….”

宇文栎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可双手却紧握成拳隐藏在宽大的龙袍下。小多念完,低头向宇文栎请示。

“准奏。”宇文栎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傀儡,根本就不需要喜怒。

几个调配书中提到的官员走出队伍,跪地谢恩。沐承恩满意地笑着,宇文栎沉声道:“若无它事,就此散朝。沐将军请随朕来御书房,朕有事请教沐将军。”

……

宇文栎在书桌前坐定,对着小多说:“给沐将军看座。”沐承恩客气了几句,还是一屁股坐下。丫鬟捧上茶来,沐承恩端起茶杯,用被盖拂了拂漂在面上的茶叶,呷了一口,才随意地问:“皇上叫微臣来,所为何事?”

“沐将军是聪明人,朕也不跟你打哑谜。朕已经封了沐成君为皇后,沐将军要我纳妃,朕也听了。可沐将军答应朕的呢?太子……宇文皓和留年郡主人呢?”

沐承恩放下了茶杯,冷声说:“不说还好,现在你自己提了,那我倒问问你。我要你纳妃,那可都是在朝臣的千金里选。你可知道,皇帝的婚姻本来就该是巩固地位的一种手段。他们的女儿在宫里作妃子,就不怕他们不尽心竭力地为你效劳。你倒好,说什么不分家世背景,全民选妃。还尽挑了些平民百姓进宫,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苦心。”

小多听沐承恩“你”啊“你”的,双眼忿忿地盯着他。

今天任命的官员,都是你的心腹之臣。要是再多几个后妃,那我岂不是要时时活在你的监视下?宇文栎看着沐承恩,已是怒火中烧,可脑中一直有个声音对他说:要忍耐,现在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沐承恩毫不避讳地回盯着宇文栎,谁先耐不住怒火,谁就会在这场角力中落败。

良久,宇文栎转开了目光,声音显得十分疲累:“派去的追兵可有消息?你答应朕会把他们活着带回芷城。”

沐承恩重新端起了茶杯:“昨夜派回来汇报的人说在蕴州附近发现宇文皓的马车,我命他们连夜追赶,不知结果如何。”

宇文栎心头一窒,蕴州?他们是要去风都吗?

“你打算怎么处置宇文明嘉的那些妃子和一干子女?”

“呵呵,皇上,看来您关心的人还挺多,难不成你对他们还心存仁慈?”

“这不关你事,你只管回答朕。”

“我不是一个冷血之极的人,也明白骨肉至亲的意义。既然你已经登上了皇位,他们只要不反抗,我自然会留他们性命。不过,这宫里是容不下他们了。我打算将他们全都贬为庶人,逐出芷城。”

一个守在御书房门口的太监快步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启禀皇上,门口有一梵霖军都尉说有紧急军情要奏报沐将军。”

宇文栎眼睛一跳:“快传。”

少时,一个身穿盔甲的男人快步走进来,不等他行礼,宇文栎快声问道:“可是有了他们的消息?”

那青年都尉用眼睛请示沐承恩。沐承恩微微颔首。

“启禀皇上,属下在蕴州附近发现……原太子宇文皓的马车。属下一边派人回芷城报告沐将军,一边加紧追赶,直到……”

“直到怎么样?”宇文栎高声问道,沐承恩扫了他一眼。

“当时天刚擦黑,宇文皓的马车像是跟我们绕圈子,围着途中的山坡、树林打转。天色太暗,属下们不敢有任何松懈,可是他们十分狡猾,后来不知哪里又冒出了一行黑衣人也加入了追捕他们的队伍。属下诧异是不是沐将军另外派了援兵来,不想这些黑衣人却来围攻我们。这时我们已跟着马车上了一处十分高峻的山坡,因为蕴州临近风都,地势都比较平坦。最高的山也不过……”

“说重点!”宇文栎又是一声厉喝。这次,沐承恩没有再看他,沉声问道:“到底如何?”

那都尉擦擦汗,咬着牙回道:“那山上有一处断崖,属下不知他们是天黑看不清,还是故意,马车一头栽下崖去。属下忙吩咐手下人拿出火折子,只看到那断崖出黑沉沉一片。属下随手捡了一粒石子往下丢去,石子一路滚落,半天没有听到它落地的声音。”

“你们没有下去找吗?”宇文栎咬着牙问。

“启禀皇上,属下等天色稍亮,就率人下去搜寻。发现崖下是一个瀑布,瀑高十丈有余。我们又攀下瀑去,下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潭,我们沿着深潭找了一圈,终于发现……”

“如何?”那都尉看到皇上的脸上青筋直跳,犹豫了一会儿,终是将最后几个字吐出:“发现马车的残骸以及几段已经碎了的衣裳袍角。”

宇文栎猛地靠在椅背上,双眼充血,脸上的血气褪尽。

沐承恩沉吟了一会儿,问:“有没有派人潜入潭去?”

“禀将军,那潭深不可测,属下亲自潜水下去,只游到一丈左右便觉得耳鸣发溃,胸闷气结。属下猜测,人要是从那么高的瀑布摔下来,即使没有跌在石上摔死,被强烈的水流一压,也是必死无疑,而且尸骨无存。”

宇文栎呆滞地看着沐承恩对那男人说了什么,那男人退了出去。然后他又对着自己说了什么,而他看着沐承恩上下嘴唇打架,耳边却只听到那个有着乌黑眸子,明朗笑容的少年叫他“四哥,四哥,四哥……”以及……那个一直用美丽的大眼看着他发愣的少女,几分欣喜几分痴恋地叫着他 :“栎哥哥,栎哥哥,栎哥哥,栎哥哥……”

宇文栎看到沐承恩也已经走了出去,他脑中十分清醒。他知道自己早上什么时辰起床,什么时辰上朝。今天朝上沐承恩调配了哪几个人,今天下午他还有什么事情要做。是的,他十分清醒。可就是耳边的声音一直不间断,一声接着一声,似眷恋、似嗔怪、似无奈、似感叹。

他晃晃脑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患了什么怪疾,看来午后还是先命太医来瞧瞧。忽然,胸口一阵憋闷,他感觉自己呼吸不畅。有一股力量直往上窜,他控制不住,“噗”地一声,嘴里一阵腥甜。

“皇上,皇上,您怎么样?奴才去传太医。”小多跄踉着跑出门去。宇文栎看着桌案上红点斑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真好,耳边的声音终于停下了……

……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男子咬着牙,脸上风起云涌。绕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莫剑,头皮也开始发麻。

“公子,暗使是竭力保住车内人平安,可……谁知他们会直往崖下冲,而那断崖之下却是如此险峻的一个瀑布,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哼,一群废物,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只会找借口。”

莫剑不敢再说辩驳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小声提醒:

“公子,五日后便是公主的十五岁诞辰,皇上吩咐所有皇子王爷必须到场。这北刖的事情,依属下看,还是暂且搁一搁。”

男子怒气稍平:“诞辰?不是下个月吗?怎么提早了?”

莫剑一双虎目此时盛满微笑,与他的外貌十分不称。

“公子,您忘记了?五天后是公主的生辰,下个月却是紫蓝姑娘的。”

“是吗?”男子皱起了眉,“你就替我备些贺礼,我们明日出发。”莫剑点头应是。

男子又接着问:“紫蓝那里怎么样了?我一直没去看过她,不知她可会怪我。”

“公子,您不妨等紫蓝姑娘生辰那日,特地去看看她,送点女儿家的物什,保管紫蓝姑娘什么气儿都没了。”

男子笑起来:“莫剑,你是不是什么时候跟着老九学坏了?这些话可不像是你说的。”

莫剑不置可否,接着说:“皇上昨日还通过飞鸽传书,问属下可有九殿下行踪。”

男子走到窗前,看向屋外银装素裹的天地,调笑道:“这个老九,定又是溜到哪个温柔乡去了。”

莫剑等了一会儿,见他不再有别的事情吩咐,而先前的怒火也去了大半,才躬身请辞。男子没有转身,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门打开又合上,男子站在窗前的身子却未动分毫。屋外的世界这样美,要是在草原上,这接天连地的白,会让人恍如置身仙境。男子想起自己还只有四五岁的时候,就是在这样一个雪天里,第一次杀了人。那人的血温热,溅到他脸上,滴在雪地里。他还那么小,可是却一点都不害怕。他只觉得原来最衬雪的颜色竟然就是人的鲜血,那么红,那么艳,美到让他失神。

他的手伸向自己腰间的暗袋,那里面藏着一张纸,一份紫蓝带给他的礼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它带在身上,可是当这成了习惯,他反而觉得没什么不对。他没有掏出它,他知道那上面留着那个人的笔迹,上面还有她的名字。

本文标签:餐桌下的乱h

上一篇: 美熟妇迎合娇喘双飞-老赵和媛媛的销魂故事

下一篇: 与子乱小说目录-车超多的甜宠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