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快点揉高潮来了用力细节小说/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

2021-06-11 10:53: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金铭陪着王伯一边闲聊,一边等待司羽绣庄的庄主前来。虽然苏金铭不认识这个庄主,但是从王伯的口中,也了解到不少。而王伯对于苏金铭也感到十分投机,两人交谈甚欢,不时的告诉他司

苏金铭陪着王伯一边闲聊,一边等待司羽绣庄的庄主前来。虽然苏金铭不认识这个庄主,但是从王伯的口中,也了解到不少。

而王伯对于苏金铭也感到十分投机,两人交谈甚欢,不时的告诉他司羽绣庄现任庄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说起这现任司羽绣庄的庄主——司天翎,那是人人都夸赞的有为青年,不仅长相英俊,潇洒倜傥,是众多少女的梦中情人,而且经商手段卓绝,眼光敏锐,总是能够比其他人更早发现商机,自从五年前司天翎正式接手司羽绣庄,司天翎用独特的经验方式,让司羽绣庄的发展越来越快,绣庄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苏金铭听着王伯夸耀似的说着司天翎的事,想起苏锦绣,那也是一种相似的心理,对于自己在意的人,总是认为是最好的。

“金铭啊,我们庄主那是真真让小老儿感到自豪啊,要不是庄主能力卓绝,现在的司羽绣庄还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规模呢。”王伯那一脸自豪的神情,不停的诉说着。

“王伯,瞧你说的,真这么厉害吗?让我都好奇了。”苏金铭笑着说道。

“呵呵,小老儿是太高兴了,从小看大的孩子,能够有这样的才能,当然自豪啦。”王伯也笑笑的说。

“什么事让王伯如此自豪啊?”突然一个声音插进来,让两个正说的欢的王伯和苏金铭转头看向门口,只见走进来一个俊美的男子,一身儒雅的气质给人一种亲和力,让人忍不住感到亲切。

而这种亲和的气质,让苏金铭怎么也没有想到,此人会是刚刚正在说着的主角,一个商场上能力卓绝的奇才,直到听见王伯对男子的称呼,苏金铭才知道他就是司天翎。

“我还能说什么呢,还不是庄主你那不凡的经商才能,让我们这司羽绣庄更上一层楼啊,瞧现在这发展,让多少人眼红啊。”王伯大笑着对司天翎说道。

“就知道你又在说这些了,王伯,你再这么说,我可要感到不好意思了,而且,你总是见到一个谈得来的,就说一遍,我真怕你累着了。”司天翎说着还表现出深深烦恼的样子,惹得一旁看着两人的苏金铭感到好笑。

“王伯,你找我来是为了何事?这位公子是?”司天翎看着一旁的苏金铭问道。

“哦,庄主啊,我找你来是有一件让你高兴的事哦。来来来,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司羽绣庄的庄主,司天翎,而这位是本地梁成书院的教书先生,苏金铭。”王伯指着两人分别介绍道。

“书院的先生?”司天翎对于苏金铭的身份感到好奇,不知道王伯怎么会找自己来见一个教书先生。

“在下正是梁成书院的教书先生,我今日前来,是有事协商。”苏金铭回道。

“哦,不知道先生找我来所为何事?”司天翎一改之前儒雅的气质,散发出一个商人站在商场的特有商业气息,显得精明干练。

“好啦,别这么严肃,还是我来说吧。”王伯见司天翎那带着点严肃的表情,于是说道,“金铭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这个。”说着把刚刚那一副戏水鸳鸯图拿给司天翎看。

接过王伯手上的刺绣,司天翎看着戏水鸳鸯图,感到惊奇,于是开口问王伯,“这幅戏水鸳鸯图是何人所做?”

“先说说你的看法,这幅戏水鸳鸯图怎么样?”王伯并没有回答司天翎的问题,而是询问他对戏水鸳鸯图的评价。

“你拿给我的东西有差的吗,这幅戏水鸳鸯图不仅手工精巧,而且使用的刺绣手法也非常独特,在平针齐绣的长针脚中部横钉一针或者数针,针脚直线排列,有些使用花式排列,加上压线和加饰花纹的双重效果,使整幅戏水鸳鸯图整体层次和立体感十分鲜明,让整幅图充满真实感,这种看是简单,实则暗藏玄妙的刺绣手法,绝非一般的绣工可以制作的出来。”看着手上的刺绣,司天翎越说越激动,这绝对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人才可以做出来的。

“按你这么说,你是非常喜欢这幅戏水鸳鸯图了喽。”见司天翎那一脸激动的样子,王伯不急不缓的说道。

“那当然,这么绝妙的刺绣,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司天翎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喜爱之情,出于对好绣品的欣赏,直接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怎么样,我就说他会喜欢吧。”这一句,王伯是对着苏金铭所说。

“看到庄主这么喜欢这幅戏水鸳鸯图,金铭在此感谢。”先对王伯点点头,苏金铭转而对司天翎说道。

“这幅戏水鸳鸯图是你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司天翎问道。

“让你失望了,这幅戏水鸳鸯图,并不是在下所做,在下只是代为变卖而已。”苏金铭笑笑。

“代为变卖?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而这制作此绣品的人又是谁?”司天翎抛出几个问题,想要了解情况。

“先坐下,我们再来好好说一说。”一旁的王伯这时插进来说道,招呼司天翎先坐下。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于是,苏金铭对着司天翎说起这件筹钱还债的事情。

“哦,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听了苏金铭的话,司天翎说道。

“唉,怪只怪我管教无方,让贱内惹出这种事端,现在我也只能尽力还债,总不可能放着她不管,任其自生自灭。”说起韩云惹下的麻烦赌债,苏金铭一脸苦笑。

“苏兄,在下可以帮你们还这剩余的银子。”司天翎想了想说道。

“真的吗?不过这样多不好意思啊。”听到司天翎的话,苏金铭问道。

“先别急,我还没说完。银子我们帮你们还,我也可以买下这幅戏水鸳鸯图,但是,我希望你的弟弟能够到我们司羽绣庄来当师傅,专门指导绣庄里的一些绣工。”司天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苏金铭。

“这个,当师傅是不是就要每天出来,要在绣庄中干活?”苏金铭并不懂绣庄师傅是做什么工作的,但是想到苏锦绣的状况,还是先问清的好。

“是的,作为绣庄的师傅,我们会要他在平日刺绣之外,再指导其他绣工,让绣工们得以做出更好的绣品。”司天翎解释道。

“这样啊……”听了这解释,苏金铭感到为难,以苏锦绣现在的情况制作新的刺绣就已经很辛苦了,如果还要再教别人,以他的身体,是吃不消这么大的工作。而且苏锦绣并不喜欢过多的接触外人,要是让一个身有缺陷的人去指导那些绣工,可能会使得绣工们不服气,进而发生一些不愉快……

“司庄主,非常抱歉,在下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想到这种种可能,苏金铭只能拒接。

“为什么?金铭啊,以你弟弟的绣工,要是你弟弟当了我们司羽绣庄的师傅,那可就前途无量了。”司天翎还没开口,一旁的王伯倒忍不住先问起来,“有多少人想要做司羽绣庄的师傅而无门,你怎么就拒接呢?”

“是啊,司羽绣庄的待遇一向丰厚,等到你弟弟做了绣庄师傅,你们也就不用为那些赌债烦恼了。”司天翎也想不通他怎么就拒接自己呢。

“我知道你们的好意,但是,这是我们自身的原因,我弟弟他实在是不适宜在外抛头露面。”苏金铭并不想告诉他们,苏锦绣的眼睛看不见,只能尽量解释。

“为什么?在绣庄并不用接触很多外人,一般都是绣庄里的绣工,指导他们并不会很麻烦。”这应该和抛头露面没什么关系吧,司天翎想到。

“不,要是你们喜欢这些刺绣,我可以拿过来,不过,当师傅的事就算了。而且也不是我同意当就当的,我弟弟也是不会想出来做师傅的,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既然决定不做,苏金铭就干脆的说道。

“金铭,你先考虑考虑,别这么快拒接。你弟弟的才能这么好,不要埋没了啊。”王伯劝说着苏金铭,不希望就这么放弃。

“谢谢王伯,我拒接你们有我自己的考虑,只要你们想要绣品,我还是拿得出来的。”婉拒王伯的好意,苏金铭并不改变自己的决定。

“既然如此,苏兄,你回去和你弟弟商量一下再回复我好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同意。这幅戏水鸳鸯图,我就买下了。王伯,照市价在加两成。”司天翎不想放过这么一个有才能的人。

而王伯拿出银子交给苏金铭,看着眼前这么多的银两,苏金铭有点讶异。

“你这刺绣,值。”苏金铭的讶异得到司天翎这样的回答。

“谢谢你们,那我先回去了。”苏金铭向两人道谢,然后走出了司羽绣庄。

内屋中,司天翎和王伯看着离开的苏金铭,“庄主,你就这么让他走吗,这样的人你会不想要?”王伯可不认为他就这么容易放弃。

“你说呢。”司天翎并不正面回答王伯的话,只是笑笑的说道,“等我把人招揽过来吧。

本文标签: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

上一篇:放荡的小yi子-分手还要睡最后一次的男人

下一篇:母亲又怀孕了挺着大肚子-沦为全班男生玩物的班花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