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婚纱下的蹂躏-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往下边塞东西的

2021-06-11 11:01: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锦冽的记忆在她骑在酒仙散人身上逼他吐出九尾狐内丹这一刻陡然断片儿,等再次苏醒过来,却是被捆了双手倒在黑梭梭的一个山洞中,火把的光线摇曳着,好几个人的影子在山石上晃来晃

苏锦冽的记忆在她骑在酒仙散人身上逼他吐出九尾狐内丹这一刻陡然断片儿,等再次苏醒过来,却是被捆了双手倒在黑梭梭的一个山洞中,火把的光线摇曳着,好几个人的影子在山石上晃来晃去。

这些人七嘴八舌说着话,她支起耳朵听了半天才弄清楚,原来是那贼厮到苍洲府这几日使唤猪妖和空空耍的把戏新奇,风头太甚,以致邻近的一个古彩戏法班子门可罗雀,收入惨淡。那古彩戏法的领班锦姑娘几次备上厚礼欲请同行高抬贵手,却只得一句“大家各凭本事吃饭”。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锦姑娘也是个狠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寻个月黑风高之夜带了几个人便将酒仙散人迷晕掳走,她虽搞不懂这突然多出来的胖姑娘是谁,但为防她醒来报官便也顺手一同打包带走。

苏锦冽暗自埋怨点儿背,没得蹚进这浑水中,这时那伙人正吵个不休,这个主张杀了那贼厮一了百了,那个又道应该将那蹦跶得最欢的肥猪也一同宰掉……酒仙散人这怂包见这伙人喊打喊杀不是善茬,连连道之前不识抬举冲撞了同行,现在回去立刻打铺盖卷儿滚蛋,只求各位好汉饶他一条性命,那肥猪也可赠予诸位做上几笼叉烧包……

苏锦冽只可怜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叫自己遇到绝世好人的朱大黑,大概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绝世好人”转头就将他当叉烧送了出去!也不知是这贼厮态度诚恳还是最近猪肉价贵,叉烧的诱惑太大,锦姑娘倒好似认真考虑起他这个建议来,苏锦冽心里咯噔一响,猛然意识到不能错过这个千载良机,当即大叫一声:

“切莫信这贼厮所言!这苍洲府水陆通达,人来人往,是个来钱的绝好地界,谁轻易舍得离开?这贼厮惯会花言巧语,若是放虎归山,一定翻脸不认人!”

酒仙散人见坏事的竟是苏锦冽,立刻凑到她耳边低声嚷嚷:

“胖丫,我可是救过你的,你现在忒不厚道了啊!”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要了我足足五百两银子,救我也是应该!识相的就速速跟我一同去救魏师弟,否则就是你以前说过的那句话——等你死了,九尾狐内丹归我!”

“怎么,你又想杀我?”

苏锦冽嘿嘿一笑:

“我可是神霄宫大师姐,名门正派,轨物范世,不做那种腌臜事——自有旁人动手哩!”

说着她便瞬间变脸,添油加醋向锦姑娘等人描述了这贼厮如何卖假丹,如何装赛半仙骗人的伎俩,只听得众人义愤填膺摩拳擦掌,一个叫阿佑的男子恨道:

“我生平最恨骗子,这种人嘴里吐不出半句真话,今天若是放了他,他不走不说定还要去报官反咬一口,我看还是现下就结果了他吧!”

锦姑娘本还有些犹豫,见阿佑也这样说便提起了尖刀:

“既然师兄说杀,那便杀吧!”

苏锦冽趁着众人商议,再次凑到那贼厮耳边:

“还死鸭子嘴硬吗,你再不答应我,他们可真杀了!”

她本觉得这番威胁稳操胜券,死到临头这厮一定会答应自己救人,不想他却悲戚看着她,眼中既是伤心又是失望,似乎压抑了万千痛苦才说出一句:

“真是没想到啊,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同甘共苦,到头来你竟还是想要我性命?”

这句话只说得她心中一窒,那灼灼目光更看得她愧疚不已,她最受不了这家伙正经看她的样子,正要解释自己这样说只是想逼他出手救人,并非真想害他性命,却听想这贼厮又悲恻恻如怨妇般道:

“罢了罢了,既是你要我死,那我也没什么怨言,死便死吧!只是媳妇儿呀媳妇儿,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财已经全部交与你手,一文都未给我老娘,只愿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待我死后定要善待于她,休要再提将她赶出家门这等混话了!”

媳妇儿?老娘?赶出家门?苏锦冽猛地坐起来:

“什么鬼?”

那锦姑娘本都提着尖刀准备下手了,见这两人陡然来了这一出倒住了手,蹙着眉头问酒仙散人:

“怎的,这胖丫头是你媳妇儿?”

于是那贼厮声泪俱下,讲述了一个恶媳妇逼着丈夫每日必须要赚得多少银两交与她手,且还要逼他将年迈老娘送走,遭拒后痛殴丈夫,如今更要唆使外人杀夫的“悲催故事”,说到最后哀嚎道:

“你道我真想抢你们生意吗?若非家中这位时时相逼,我哪儿会如此拼命,哪儿会如此不顾同行之谊?”

你个只认钱的贼厮有个屁的同行之谊!?苏锦冽气得七窍生烟,亏得自己刚刚还起了恻隐之心,现下真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她怒吼道:

“你们切莫听这贼厮造谣,谁是他媳妇儿,我还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呢!”

他又作妖,悲戚道:

“我知道我穷,未曾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迎你进门,所以你一直心有怨怼,但咱们住在一处已是三年有余,如今你何苦再说出这般伤人的话来?”

一矮小瘦汉子也对苏锦冽道:

“咱们绑人时就见你两个独处一室,你还坐在这汉子身上打得他还不了手,你不是他媳妇儿还能是谁?”

苏锦冽怒道:

“你可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他身上穿的什么破烂,再看看本姑娘身上这上好的云锦,我和他能是一路人吗?”

那厮又期期艾艾道:

“前几日我本说在苍洲府银子赚得差不多就行了,也给同行留条活路,可媳妇儿说她看上了这块上好的云锦,非要买来做衣裳,又说这苍洲府是来钱的绝好地界,逼着我再多留几月……”

苏锦冽气得几乎都要晕厥过去,此时陡然想起身上还有个小贼厮,忙唤它出来证明清白,这小布偶乃是酒仙散人衣服所做,沾了他的人气,见到他便唤“亲爹”,苏锦冽瞧不惯它那副谄媚样子便将他塞回了口袋,这时一放出来它又一叠声地叫了几声“爹”,苏锦冽也管不上它谄媚不谄媚了,忙道:

“小贼厮,你快跟这群有眼无珠的人说说,我到底是谁?”

锦姑娘等人惯跑江湖,看多了以妖灵做出来的小玩意儿,因此见这破布娃娃能说话也不觉奇怪,只等着它开口。那小贼厮却拿那豆粒儿般的眼睛四下一扫,心里分析了一回情况,再跟酒仙散人打了一场眉眼官司,转头就向苏锦冽一声嚎:

“娘啊,亲娘,你咋又能俺爹吵架了,你还怀着五个月的身孕,可一定要当心自己身子骨啊!”

酒仙散人本不喜欢这自来熟的小家伙,此刻却觉孺子可教,再熟些也无妨,而苏锦冽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直想找刀剖了这吃里扒外的,眼瞅着那贼厮憋笑已经快憋出内伤了,她一声吼过去:

“你个杀千刀的贼厮,你以为一块破布帮你诬我清白就有人信了么——”

锦姑娘娘哑然失笑,看她只像看个傻子:

“这小娘子真是好笑,你这五个月的肚子摆在这里,哪里由得我们不信?”

苏锦冽低头看了看自己腰肚上那一圈肉,不吼了,此刻只想哭:

本文标签: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往下边塞东西的

上一篇:往下边塞鸡蛋不许掉保温-小说我和我的小婕13年

下一篇:帝王挺着肚子坐不下-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