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帝王挺着肚子坐不下-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2021-06-11 11:03: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里应该很贵吧,咱们就随便吃点,不要去这么贵的地方了。”见一凝要带自己进去,杨小慧觉得不用浪费钱在这里,于是准备拉着女儿离开。“妈,我今天带您出来玩就是

“这里应该很贵吧,咱们就随便吃点,不要去这么贵的地方了。”见一凝要带自己进去,杨小慧觉得不用浪费钱在这里,于是准备拉着女儿离开。

“妈,我今天带您出来玩就是好好享受享受的,钱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你就只管好好吃就可以了。”见妈妈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唐一凝笑了笑说道。

她觉得做人呢就该想得开些,虽然她是很想攒钱让妈妈和自己过上好日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就要特别的省,有时候难得挥霍一下也有意想不到的满足感。

于是她拉着杨小慧的手走了进去,这里的确是一家高档餐厅,价格都是一般人都消费不起的,唐一凝突然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冲大鳄了。

看着菜单,她觉得自己今天即便是随随便便点一点东西吃,大概都要上万吧,她还真是会挑地方啊,不过既然已经来了,那就难得享受下吧。

杨小慧看着价格单,一下子就傻眼了,没想到这里的菜竟然这么贵,她还以为顶多就上千,没想到点了这么几个菜就要上万了,这里还真是贵啊。

再看这里来的人,穿的都是洋气高贵的很,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该来的地方,她真后悔听了一凝的话,这下肯定要花不少钱了。

“一凝,咱们还是先走吧,这里真的太贵了。”杨小慧还是觉得有些贵,她这辈子节俭惯了,不习惯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吃东西。

“妈,咱们菜都点好了,肯定是退不了了,你就放开胃吃吧。”唐一凝对妈妈这句话有些无语了,菜单都下了,还怎么走啊。

不过她觉得做人原本就该该享受的时候好好享受,只要兜里付的钱,就不要顾及这么多,不然以后金钱足够的时候,可能就没有想吃的欲望了。

“可是真的是太贵了,一凝啊,你最近工作这么忙,好不容易攒了钱,还是不要这么浪费的好。”杨小慧心里还是别扭,心里主要还是比较心疼女儿。

唐一凝随后没有做声,只不过是觉得妈妈心里肯定是舍不得的,说实话,其实她也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就是想痛痛快快这么潇洒一次。

一会儿以后,服务员就将他们点的菜上了来,不得不说,果然是别具一格,唐一凝看了看,觉得花的也挺值得,不过也不知道妈妈吃不吃的习惯。

两人于是开口大吃起来,杨小慧还没有尝过这样的食物,虽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吃,但是味道的确是很独特,但是这么贵还真的看不出来。

“一凝啊,妈先上个厕所啊,你先吃吧。”杨小慧吃了一会儿说道。

“妈,你知不知道厕所在哪儿啊,要不我带你去吧。”唐一凝怕妈妈待会儿会迷路,于是就想和她一起去。

“你就放心吧,虽然妈妈没来过这里,但是也不至于连厕所都找不到,你是不是觉得妈妈太老了啊?”杨小慧笑着说道,看来自己在女儿心目中这么没用啊。

“那好吧,你上完就赶紧回来啊。”唐一凝只好这么说道,毕竟妈妈要做的事情,自己也没办法阻止,虽然她真的担心她找不到路。

杨小慧离开包间,然后找到一个服务员问了下洗手间,说实话,她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真的有日本人,一开始她还以为对方只会说日语呢,好在对方说了几句自己听得懂的话,不然她还真没办法交流。

顺着对方说的方向,她直接走了过去,只是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她所路过的一个包间的门没关好,她愣了愣,往里面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真的没有想到已经二十多年,竟然又看到了那个男人,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只是再相见却是这个样子。

她赶紧将自己的好奇心收了回来,躲到一边,生怕对方看到自己,她还记得当初他那么绝的样子,甚至是为了某些目的想要杀了她。

这样狠心的男人,她竟然还惦记了他这么多年,自己当初真的是太傻了,如果当时可以果断一点,或许一凝的爸爸也不会死。

想到这里,她赶紧躲到一边,一想到当年唐军的死,她就觉得内心无比痛苦,对,还有一凝,她不能让叶连城发现自己,不然一凝肯定会有危险。

想到这里,她赶紧走到一旁,为了不让他发现自己,虽说过了这么多年,她对他早就没有威胁性了,但是为了安全,尤其是一凝的安全,她不能让这个男人发现她们。

回到包间,她拉着一凝就往外走。

“妈,你怎么这么快就上完厕所了?你干什么,我现在不想上厕所啊。”见妈妈这么着急拉着自己出去,唐一凝赶紧说道。

“赶紧跟我走,我不想在这里吃了。”

杨小慧随便说了一个理由就想离开,毕竟这里有危险人物,要是被他发现她们两个的话,或许一凝就有很大的危险,毕竟那个男人在黑帮还有势力。

“啊?可是这么多钱都已经花了啊,你现在不吃那我们打包再走啊。”见妈妈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唐一凝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钱既然已经花出去了,她不想这么浪费。

“不打了,反正也不好吃,咱们赶紧走吧。”杨小慧现在特别着急离开,所以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更没有时间和一凝解释什么。

只是刚把门打开,竟然看到那个男人正巧要出来,她吓的赶紧将门关上,心有余悸的深呼吸着,然后又拉着一凝坐了下来,看来只有等到那个男人离开了,她们两个出去才算是安全的。

“妈,你怎么了,怎么脸上都出汗了?”这么冷的天,妈妈额头上竟然还出汗了,唐一凝觉得很吃惊,难道她是在害怕什么吗?

一定是这样的,刚才开门的时候她的确是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这里究竟有什么人让她这么害怕,甚至还吓出汗来,她有些吃惊。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有些不舒服,算了,等我好一会儿再出去吧。”杨小慧觉得此时的自己心慌的很,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一凝解释。

那个男人看起来都没有怎么变,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但是她依旧能一眼就认出他来,所以她也害怕他会认出她来,更怕会牵连到自己的女儿。

见妈妈这么说,唐一凝其实很不相信她所说的,只是觉得肯定是因为有什么事情,不然她刚才也不会有那样慌乱的神情来。

不过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如果是妈妈不想说的事情,她再怎么问也没有办法问出来的,她不想说的话根本不会说。

“你真的没什么事情吗?”唐一凝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正当两人还有些僵持的时候,服务员忽然端着菜走了进来,只是刚刚一打开门,唐一凝转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萧若琛怎么会在这里。

再看了一眼妈妈,她忽然知道了她为什么不想在这里了,原来萧若琛竟然来了这里,怪不得妈妈不愿意自己待在这里。

服务员出去以后,她赶紧将门关了起来,生怕被那个男人看见,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竟然又再一次坐着这个男人的车回了家。

也不知道是昨晚的气氛太好,还是两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她忽然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这么讨厌他了,甚至见到他的时候,竟然会有一丝小小的激动。

不,一定是因为自己对他产生了某种依赖,这绝对不会是男女之情,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昨天在车上之所以会与他接吻,一定是因为自己太过孤单的缘故。

记得昨晚他忽然将车停了下来,她坐在副驾驶上,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停下来,于是转过头看着他,却发现他正注视着她。

这让唐一凝觉得非常奇怪,被他这么一直盯着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脸红,于是准备把头别到另外一边去,可是还没等到她将脸别过来,他却伸出手来,将她一把搂了过来。

这种带有倾略性的吻,让她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可是他的劲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她只能跟着他的脚步难受的呼吸着,却没有办法推开他。

只是让自己感到奇怪的是,这次她竟然没有感觉到半分的反感,甚至还对他的吻感到很舒服,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惊讶,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期待起来。

于是她赶紧用尽自己的力气将他推开,她不能容忍自己变得这么随意,竟然会沉醉在萧若琛的吻中,这根本不像她自己。

见她推开自己,萧若琛也没有生气,而是饶有兴致的舔了舔最的双唇,似乎还意犹未尽的样子,望着他如此暧昧的样子,唐一凝觉得脸通红。

于是索性闭嘴不再说话,生怕自己会暴露出刚才那么惊人的想法来,只是低着头把弄着自己的手指,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而萧若琛也没有戏弄她或者其他的做法,只是又将车发动起来,这个女人害羞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喜欢,不过他更加希望她能正视自己。

知道她不希望被她的母亲看到他们两个一起,所以他很贴心的将车停到了离她家不远的一棵树下,然后又帮她把车门打开。

“唐一凝,你已经爱上了我。”当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没等到她回话,他就发动车开走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黑夜里

“一凝,你怎么了?”见自己的女儿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杨小慧赶紧喊道,怎么吃个饭又发呆了,该不会这段时间真出什么事情了吧。

“啊?没什么?妈你刚才说什么?”唐一凝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分神了,唉,最近怎么见到萧若琛后就变得很不像自己呢?

杨小慧还以为她已经知道了什么,不过刚才她又想了想,或许该找这个机会将她父亲的事情都告诉她了,毕竟她也已经这么大了,很多真相都有权利知道的。

“一凝,其实刚才我着急

本文标签: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上一篇:婚纱下的蹂躏-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往下边塞东西的

下一篇: 被扯上面自己动-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陪你多久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