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的-我与亲生的性关系自述

2021-06-11 11:28: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萧逸回答说:“那人应该说的是智者学院!”萧玫玫和梅兰同时惊讶的叫到:“智者学院?”萧逸斩钉截铁的说道:“只能是智者学院,因为这里空间为智者学院所创

萧逸回答说:“那人应该说的是智者学院!”

萧玫玫和梅兰同时惊讶的叫到:“智者学院?”

萧逸斩钉截铁的说道:“只能是智者学院,因为这里空间为智者学院所创造,是虚假天地,而青空很可能指的是和这里完全不同的天地,就只能是智者学院了!”

萧玫玫点了点头说道:“此话有理。”

梅兰忧虑的说道:“可是我们该怎么去智者学院呢?怪体实验室是不是就和愈合天木剑没有什么关系了?”

萧逸回答说:“有关系,怪体实验室应该知道通往智者学院的通道。”

萧玫玫忙说道:“萧逸,你是不是把整件事情搞的复杂了,我们去打怪体实验室,打服他们,我们才能找到通往智者学院的通道?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怎么打败天齐?他一下子我们就招呼不了,更何况天木剑已经不在。”

梅兰也说道:“姐姐说的有理,我看不如尽快离开这里比较现实!”

乐乐只是看着萧逸,等待他的决定!

萧玫玫欣慰的拍着梅兰的秀肩说道:“梅兰,你的脑子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好使了,真是孺子可教也。”

梅兰开心的看向萧逸,萧逸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可能放弃天木剑!”

萧玫玫不死心的劝解:“难道打败天齐,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

梅兰随声附和说道:“是啊,打败天齐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他就是一个超级怪物。”

萧逸对天齐也是心存顾虑,但是为了天木剑,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勇敢向前!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退缩,退缩就会形成心魔!

为了天木剑,他没有选择!

萧逸看了看萧玫玫、乐乐,又看了一眼梅兰,说道:“天齐的确太危险了,你们愿意陪着我一起共赴难关吗?”

萧玫玫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既然我把你拉到这条道路,无论这条路多么艰难,自然我要陪着你。”

梅兰坚定的说道:“我不和你们在一起,我能去哪里?”

乐乐说道:“我们是一个团队,不会分开!”

萧逸感激的看了一眼萧玫玫和梅兰、乐乐,豪气万丈的说道:“好,我们一起去征服怪体实验室。”

豪气可万丈,但眼前的问题是,怪体实验室在哪里?

萧玫玫开始嘟囔:“这及闵说走就走,否则我们也不用这么发愁啊?”

很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当我他们拼命想躲避追杀的时候,走到哪里,追杀他们的都如影随形,但当他们要找那些以往纠缠他们不放的敌人,却找不到他们了。

萧逸他们开始向更加荒芜的方向前进,在他的意识里,怪体实验室的基地应该远离人群才对。

为了快点找到怪体实验室,他们的速度很快。

正当他们全速前进的时候,一群奔驰的野马冲着他们迎面而来。

且那群马见到他们没有躲避的意思,而是直接冲着他们撞来。

萧逸不想伤害这些生灵,就想靠边避开它们,可是那群马似乎故意找茬,萧逸改变方向,它们也改变了方向。

萧逸心道:看来这不是一群简单的马。

于是萧逸站住脚步,等着野马的撞来。

梅兰和萧玫玫也站住了脚步,他们对付天齐没有勇气,对付野马,他们还是很自信的。

可是那马并没有冲撞萧逸他们,而且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并且调整方向,用后背对着萧逸,马头对着它们来的方向,前蹄跪地。

那意思应该是请萧逸他们上马。

萧逸和萧玫玫、梅兰互相看了看,也不客气,一人找了一匹马。

他们刚坐上马的后背,马立即起身,向前方飞奔而去。

萧玫玫喊道:“它们要带我们去哪里?”

梅兰回答说:“不会是怪体实验室吧?”

乐乐说道:“不知道,跟它们走。”

萧玫玫不再说话,但满心的疑虑都表现在了他的脸上。

野马带着萧逸他们一直飞奔,直到一条小河前停了下来,开始在河边喝水。

萧玫玫纳闷的说道:“它们这是到了目的地了,还是暂时休息喝水呢?”

萧逸谨慎的打量着四周,不远处有成片的白杨林,有一座小山,如果有敌人,敌人会在哪里?

萧逸并不完全信任自己胯下的野马。

梅兰说道:“我看一定是累了,补充一点水分,它不像我们,它们很容易疲惫。”

可是那些马喝完水,并没有继续前进的意思,而是悠然自得的吃起水草来。

这下子萧玫玫不乐意了,骂道:“蠢货,你们是不是吃完草,还要撒泡尿啊,然后再睡一觉?”

马儿似乎能听得懂抱怨,载着萧玫玫的马,听完萧玫玫的抱怨马上前蹄跪下,看意思是请君下来。

萧玫玫斜着身子看着马脸说道:“怎么着,说不得了,说你一句就生气?”

马儿还是跪着不起。

萧玫玫继续说道:“看你的死样,怎么着,故意和我闹别扭吗?如果我不下来,你能怎么着?”

马儿呼的吐出一口粗气,站起身来。

萧玫玫还以为马被自己说服了呢,继续斜着身子冲着马脸说道:“这就对了,赶快把我们送到目的地。”

没想到那马一生嘶鸣,紧接着前蹄高高的跃起,这是野马没有缰绳、没有马鞍,萧玫玫直接被颠下马,更可怜的是掉入小河里。

萧玫玫从冰冷的河水里挣扎着站起来,就骂道:“蠢马,坏马,你这是暗算我,算什么英雄好汉。”

萧玫玫说着就要冲上去和马进行战斗。

这时候河水里传出一个声音,一个沧桑感十足的声音,那声音先是笑声,后来说道:“你和我的马儿置什么气?”

萧玫玫盯着自己脚下的河水问道:“你是谁?”

那声音回答说:“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但你们应该知道李奥升是谁吧?

听到李奥升,萧逸立即恭敬的问道:“前辈,请问你和李奥升前辈是什么关系。”

从河水里湿淋淋的冒出一个身影,一个非常衰老的身影,他满脸的皱纹,毛发皆白,身体有些佝偻,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

长袍噼里啪啦的朝河里滴着水。

本文标签:我与亲生的性关系自述

上一篇:甘蔗林里干了小娟/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吃多少

下一篇:岳乱系列小说怀孕/羞耻惩罚spank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