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人和男生车内好快的车车-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2021-06-11 14:21: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大海中的小船就像是一片树叶,随波逐流,毫无安全感,看到身边沉睡的志龙,蚊子突然羡慕起了他,从小衣食无忧,呼风唤雨,就连落魄跑路都有和尚为他安排周全,连晕船药这样的小事都做的仔细

大海中的小船就像是一片树叶,随波逐流,毫无安全感,看到身边沉睡的志龙,蚊子突然羡慕起了他,从小衣食无忧,呼风唤雨,就连落魄跑路都有和尚为他安排周全,连晕船药这样的小事都做的仔细周到。望着志龙的睡脸,真的像是个孩子。

蚊子看了看另一边的阿伯也早已吃了药睡了,蚊子虽然晕的难受却不想吃药,颠簸的船上他想到了他和太子帮的初识,想起了和尚对志龙照顾的点点滴滴,这些以前都不在意的细节现在想来却都让蚊子有了异样的看法,他感觉和尚对志龙的感情不一般,但他却不知道哪里有问题,毕竟他没什么朋友更加没有恋爱过他不知道该这么分辨感情的种类。很快蚊子放弃了探究和尚对志龙的感情,因为他开始好奇和尚为什么在菲律宾也那么有手段和人脉,毕竟Geta老大已经死了,人死茶凉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在黑社会这样的环境根本就没有什么雪中送炭的童话故事。但想起刚才和尚嘱咐的事情,并不是临时能办好的,而且他们每天和和尚形影不离,他在菲律宾有人脉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啊。蚊子突然发现他对和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解,以前只要是和尚办事他们就很放心从没有人会问什么细节,只知道最后的结果很妥帖。现在想来是他们太不关心和尚了。

一个人太过完美那么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了。

蚊子开始有些懊恼,在一起的兄弟在困难时自己竟然完全帮不上忙,最后还自私的把最危险的事推给和尚一个人在台湾面对,自己竟然选择了逃避。自责的情绪渐渐涌现,蚊子开始想念小凝了,她的怀抱总能让蚊子忘却烦恼找到宁静...很快,蚊子在想念小凝的回忆中渐渐睡去...

当他们再次睁眼醒来时已经到了菲律宾...

传到码头,有人来接,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文伯,那是一个六十多岁的阿伯,满头的白发,微微发福的肚子,但看起来很是精神,甚至依稀能看出当年年轻的他也是一个长相英挺的小伙子,文伯是地道的台湾人,蚊子不知道为什么文伯来到了菲律宾,一待就是三十年,而文伯那流利的闽南语让蚊子他们感到异常亲切。

志龙和阿伯到底是少年心性,到了外国什么都新鲜一时也都活跃了起来。文伯安排他们居住的地方很不错,甚至比蚊子原来自己家住的还要好。一栋独门独院的小楼,文伯住一楼,安排他们住在二楼。文伯说他是一个人住,没有亲人,蚊子虽然好奇文伯为什么在他乡那么多年也不娶妻生子,但毕竟是陌生人也就没有问出口。

蚊子一直以为文伯是以前Geta老大的手下兄弟,但一次吃饭间无意说起Geta老大被人暗算的事,文伯竟然表现的很冷淡,到是一直很开心的志龙变的郁郁寡欢,那顿饭没怎么吃就离开了...

蚊子知道志龙还没有从丧父之痛中走出来。好在晚饭后,和尚来了电话,虽然越洋电话很贵但一个月和尚总会打来一两次,每次都会安抚志龙,询问他们的近况。

不过这次志龙因为吃饭时勾起了不好的回忆开始对和尚发飙,“我要回去!和尚帮我准备船我要回去!...我不管,我要找杀死我爸的凶手!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在菲律宾的这三个月,志龙渐渐恢复成以前那个骄傲的太子爷,毕竟他骨子里的骄傲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蚊子很担心和尚这次没办法安抚志龙的情绪,毕竟这样大的暴走在来菲律宾后也是第一次,不过蚊子还是小看了和尚对志龙的影响力,没多久,喷火的暴龙就安静了下来,不过语气还是硬硬的,“喂,我要吃台湾的小吃,你想办法弄来了!”明显是无理取闹的要求在得到对方答应后志龙才稍稍出现了理智。蚊子猜到和尚会答应志龙任何无理的要求,果不其然。

在结束和志龙的通话后,和尚照例和蚊子、阿伯和文伯通了话,照旧是一些嘱咐和近况的询问。

就在蚊子和志龙都快要忘记和尚那次来电话的许诺时,一个邮包转寄到了文伯家,在知道是和尚寄来的后大家都很兴奋,东西大部分是给志龙的,上次志龙说要吃台湾的小吃,和尚竟然真的就寄来了,不过因为保质期的问题寄来的都是一些不容易变质的干果或是饼干,就连志龙平时常吃的方便面都有。

“和尚真是好兄弟!”志龙很开心,东西还没从箱子里拿出来就迫不及待的拆开吃上了,蚊子看着志龙的笑脸,心想,果然像是个孩子。

出乎蚊子意外的是,箱子里还有东西是给他的,一个溜溜球。那时走的匆忙没有带上...

送给阿伯的是几本色情杂志,上次有一回阿伯在电话里抱怨说菲律宾的色情杂志都是外文完全看不懂,那时志龙还取笑阿伯,看色情杂志要不要看那么仔细啊!

没想到和尚都记得...

台湾*庙口

“你想和我合作?凭什么?你不过是前太子爷身边的**,他老爸都挂了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本和我谈合作?”灰狼轻蔑的看着眼前这个刚刚窜起来的年轻人,手上拿上的烟马上就由身边的人帮忙点上,老大的派头十足。

“我想你也知道我和文谦的事。”和尚开门见山的亮出了自己的底牌,现在的他什么都没有,只能赌一睹,看看这个外省帮的老大到底有没有魄力和本事。“现在文谦要找一个替死鬼。”

“我知道,可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那边的事你们自己处理,我想要的不过是合作赚钱,和谁合作没差了~”灰狼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缓缓的吐着烟圈,尼古丁弥漫在肺里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畅快。

“好~有灰狼老大这句话就好!我们这边的事我们自然会处理,事成之后合作的事自然是大家有钱一起赚了。”

灰狼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其实他很早就知道太子爷身边有这么一号人物,聪明,能干,最重要的是忠心,但也就是因为太忠心了所以那时他还是选择了文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和尚会反叛,但直觉告诉灰狼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因为就连他都看不出和尚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一个人贪财好色重权势在老大看来都是很让人放心的优点。但和尚,他看不透,而文谦他也不信任,所以这一次他决定让他们狗咬狗,不论他们谁能活下来,都需要自己的帮助。想到这里,灰狼不置可否的继续吐着烟圈...

“灰狼老大,艋舺在geta老大的管理下已经风光了很多年了,我想文谦也跟你说过庙口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毕竟geta老大的余威不可小视,灰狼能做的不过是找到替死鬼然后自己坐上老大的位子和您合作,但庙口现在的叔伯们都不是老糊涂,就算明的不说暗里也是不服的,而我不一样...”和尚停顿了一下,看到灰狼让他继续的眼神,知道自己已经打动了他于是和尚就继续说道,“而我不一样,李志龙,geta的亲生儿子,如果老大的位子让他做于情于理谁都说不出一个不字!到时候我自然就可以让志龙和你们合作!”

听完了和尚的描述,灰狼沉默了一会,“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自己家的事自己解决,我一个外人不会多说什么的,到时候我只管合作,至于合作的对象嘛...”

“那好~既然有了灰狼老大的这句话我就知道该这么做了,那我就先走了。”

“不送...”

目送着和尚的离去,灰狼的副手按耐不住的问道:“老大,这样好吗?这个和尚可靠吗?先不说他能不能说动那个太子爷和您合作,就是眼前的文谦他有什么本事做掉他?”

本文标签: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上一篇: 往下边塞珠子-公安局长初尝警花味王语嫣

下一篇:乱人伦故事六篇-滋润新婚同事小少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