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司行霈让顾轻舟用嘴-给我,我想要,我等不及了

2021-06-11 14:27: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律师很快赶到,一名警员来通知徐烨继续审讯的时候他正在和莫语喝咖啡。“你觉得他是在说实话吗?”莫语问。“嗯?”徐烨似乎没听懂。“我说,他说他是好

律师很快赶到,一名警员来通知徐烨继续审讯的时候他正在和莫语喝咖啡。

“你觉得他是在说实话吗?”莫语问。

“嗯?”徐烨似乎没听懂。

“我说,他说他是好人。”莫语解释了一遍。

徐烨摇摇头,“冤枉好人这种说法是谁都会说,我们中国司法体制不如美国健全,可没有‘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杀一个’的理念。”

“唔,我倒没觉得有什么区别。”莫语撇撇嘴。

“倒是他怎么突然要求律师,我有点疑惑。”徐烨皱眉,有点想不通。

采集证据的时候,这位王权严给他印象还挺深刻的。老老实实的一个人,有些不得志的样子,但还是很配合他们的工作。

“估计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莫语耸耸肩,徐烨看向她,听她继续道,“比如说,在外面偷情。”

“……哦?”徐烨感到有些费解。

莫语笑笑:“徐烨,你能不能展现和你智商相符的情商?别告诉我你没想到。我跟你打赌,他是怕我们把他的口供内容告诉他老婆,所以不敢跟我们说实话。”

“我确实有碰到类似情况的,”徐烨一口喝完剩下的咖啡,将杯子扔进垃圾桶里,“但王权严给我的感觉让我没往这方面想。”

莫语轻轻笑了,“人不可貌相。”

事实证明,莫语是对的。

在律师的解释下,王权严意识到这种时候他只能如实回答,不然就会被因作伪证以及妨碍调查而被起诉。

发现就算叫来律师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王权严显得有些失望。在徐烨略微冰冷的注视下,他还是说了实话。

“那天晚上我先和几个大学同学见面了,他们有好几个都已经在西拉图做上了教授,最次也是个副教授,而我还是个助教。虽然西拉图远远比不上我所在的华岳大学,但我还是挺不甘心的。见面之后他们提出去喝酒,我一点都不想跟他们一起混,那样更加显得我是个失败者,就拒绝了。

“他们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在我们见面的咖啡厅又坐了一会儿,结果走的时候碰见了大学时候的初恋。原来她就在这附近任职,因为来迟了而没见着其他人。我们聊了一会儿,她的情况也不怎么样,说是老公有外遇。我们两个生活都不顺心,就多聊了一会儿,之后还去路边摊喝了点小酒,但也就到这里了,之后我就回招待所了。我发誓,我和她什么都没做。”

徐烨听完王权严的述说,问了咖啡厅的名字和路边摊的具体位置,以及那位初恋的名字,便没再说什么。

王权严和他的律师见徐烨不说话,便问,“我们可以走了吗?”

徐烨摇摇头,问道:“所以,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咖啡厅,什么时候去路边摊,什么时候回招待所的?”

王权严一脸铁青:“我哪里会记得?”

顿了顿,他却又说,“不过,我们在路边摊吃东西的时候,我老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徐烨面不改色:“这个不能当作不在场证明。”

“那你想怎么样!”王权严有些激动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徐烨,“你们这些警察还让不让人活了,说什么都不相信!一天到晚就知道冤枉好人!”

徐烨微微仰起脸,冷冷地看着他,道,“你说的话我们自然不能完全相信,只有证据才能告诉我们真相。”

莫语默默给徐烨点了个赞。

最后徐烨让王权严走了,他走时看到莫语,先是一愣,随即冷哼一声,还附赠一枚白眼。莫语挑挑眉,反应这么大,她招他惹他了?

徐烨从审讯室走出来,对莫语摇摇头:“你说的是对的,看来我想太少了。”

莫语却微微蹙眉,“他刚刚说的那些话,给我感觉,也有点假。”

徐烨挑挑眉,道,“看看就知道了。”

搜查令很快就下来了。徐烨先去王权严说的咖啡厅询问了服务员,服务员见到徐烨倒没有紧张,笑笑,“见到我你真是幸运,我一直是值晚班的,今天刚好和白班的换了。这个人我确实见过,一开始和一堆男的,后来和一个女的。”

她说着,指了指徐烨给她看的王权严照片。

徐烨了然地点点头,道,“你们店里有监控录像吗?我要那天晚上的带子。”

服务员梗了梗脖子,“你不相信我?”

“我们只是需要更多的证据。”徐烨挑挑眉,解释道。

年轻的服务生了然点点头,但露出略微的歉意:“这个得问我们老板,他在里面,我去帮你喊他。”

凭借搜查令,徐烨很快拿到了带子,并按照资料库里记录的王权严口中初恋情人马丽娟的工作地址找了过去。

马丽娟的老板非常配合工作,徐烨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后便把她喊到办公室里让她回答徐烨的所有问题。

马丽娟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徐烨微微挑眉。和王权严老实而又畏缩的模样不同,这个白领看起来很干练,有主见。

只是她表情并不好,但徐烨又不是心理医生,自然不在意。

“你认识王权严?”徐烨问道,他身边的警员做下笔录。

“认识,大学里的同学。”马丽娟没好气回答,显然对这种工作时间被警察找上门的事情感到很不愉快。

“你们最近见过面?”徐烨继续问道。

“嗯,见了一面,在咖啡馆里喝了杯咖啡我就走了。”马丽娟飞快地回答,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我倒霉被的士司机坑,也不至于迟到,结果只见到王权严那窝囊废一个人。好在其他同学也都在本市,平时就可以见到。”

徐烨挑挑眉:“你不是王权严大学的初恋情人么?”

马丽娟听了,冷笑一声:“我呸,初恋情人?哼,我能看得上他?你也不看看他什么德行,大学的时候就是穷鬼一个,现在了还是这么小气,扒拉着钱包一点小钱都舍不得出。我去咖啡厅的时候他面前那杯咖啡都不知道免费续杯几次了,我走的时候我点的饮料还是我自己买的单。”

“所以说你们在咖啡厅见了一面后,你就直接走了。”徐烨确认。

“嗯,是。”马丽娟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王权严那混蛋跟你们说什么了?是不是说了什么损害我名誉权的东西?我能告他吗?”

徐烨和警员对视一眼,转过脸来,道:“他跟我们说的内容,不好意思,无可奉告;至于告他,你可以去律师事务所咨询一下。”

从马丽娟工作的写字楼里出来,徐烨接到莫语的电话。

“喂,查到什么了吗?”电话那边,莫语率先问道。

“王权严又说谎了。马丽娟说他们大学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还说那天她直接从咖啡厅回家了。”徐烨答道。

“噢?”莫语笑了笑,转脸看了看身后不远地方的小吃摊,“我这里倒是有所收获。小吃摊老板和经常来这里的几个食客都记得有王权严这么一个人,大半夜一个人跑过来,在麻辣烫和铁板烧的食材前晃晃悠悠看了很久,还问了很多不痛不痒的问题,结果最后就拿了一串韭菜。”

“……大概是什么时间?”

“大概是十一点到十二点。小吃摊摊主很忙,食客都是来喝酒的,基本上记不清了。”

“也不排除他们被收买的可能。”

“虽然我觉得王权严做不出这种事,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莫语说着,抬起头,本来有些惆怅的心情一扫而空,“徐烨,我刚发现一件事。”

“什么?”

“我们还是挺幸运的。这边是个路口,有摄像头,正对准了这个方向。”

莫语很快赶回CPU大楼,先向徐宪邈说明情况,请他从交通部调来监控视频。徐烨则带着楚娴两个人回到招待所,对王权严的房间进行搜查,试图寻找被窃行李的下落。

“听说案子刚有点突破又搁浅了?”刚走进刑侦部,陆放就凑过来,小声问。

莫语翻了个白眼,“听谁说的?”

“呵呵,我可是CPU百晓生。”陆放笑笑,没多说。

“也没有搁浅,还在查。线索多了一条,不过也有断掉的可能。”莫语往音频检验组走去,和陆放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

陆放拍了拍莫语的肩膀,“加油。”

莫语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加快步子朝着目的地走去。

音频检验组和DNA检验以及指纹检验差不多,只有一个人,既是组员又是组长。

“你好,我是莫语。”先跟负责人打了个招呼,莫语在他身边坐下。

这位年轻人转过脸来看了莫语一眼,点点头,礼貌地回答:“我是廖涵,你好。”

“查得怎么样?”莫语问道。

廖涵指了指一个屏幕,道:“这是咖啡厅的监控,王权严在十点抵达,十一点离开,中途来过一堆人,也有马丽娟,和他证词基本符合。”

说完,他又指指另外一个屏幕,“这是交通部刚刚发过来的录像,王权严十一点十分出现,十一点四十才离开。从这个小吃摊回招待所,打的都要大概二十分钟,所以他是有不在场证明的。

本文标签:给我   我想要   我等不及了

上一篇: 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章节,短篇小说集大全

下一篇:与子乱中篇小说-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