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与子乱中篇小说-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2021-06-11 14:29: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们听说了么?散塔林会这个邪恶的组织最近又开始活跃了!他们为了联通隔着埃诺奥克大沙漠的深水城和散提尔堡之间的永固传送门,向不知名的强大邪魔举行了大规模的生灵献

“你们听说了么?散塔林会这个邪恶的组织最近又开始活跃了!他们为了联通隔着埃诺奥克大沙漠的深水城和散提尔堡之间的永固传送门,向不知名的强大邪魔举行了大规模的生灵献祭!死了好多人呢!……”

“是么?真是太可怕了!这些恶魔真该下地狱!不得好死!……”

……

我头戴大皮帽子,身裹超厚实的皮毛斗篷,把身上一切能收藏的部件,譬如翅膀和尾巴,都乖乖收敛了起来,方便混入人群。只有这个时候,我这张酷似弱小人类的脸才能起到良好的效果(在深渊里都是反效果,不熟悉我的那些家伙,光看我这张脸都觉得我好欺负……)。这人的诅咒可真够毒的,让一个恶魔只身掉进九层地狱的后果,也许比直接被投入血战场还要糟糕,绝对是不得好死且死无全尸了。人类不愧是整个费伦大陆上最神奇而又复杂的物种,我领教了。

不过,那位和永固传送门关系密切的不知名强大邪魔,我怎么听都觉得很耳熟、很亲切啊……

“那绝对是在说你,我敢肯定。”身边由红龙崽仔变化而成的双红小正太小心翼翼压低音量,在我身旁轻声耳语道。自从得知我只是无底深渊一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恶魔领主,而不是他想象中赫赫有名的三大恶魔君主后,这小子对我的态度就不像原先那么恭敬了,搞得我着实有点郁闷。我是小领主也好,大君主也好,都是能一尾巴抽死他的强大存在,华而不实的虚名真的就那么重要嘛?

(作者在后台摇旗呐喊:“那是自然!谁都希望自己的老板是跨国大企业的总裁!而不是明天就可能倒闭的小私企业主啊!”)

抱歉,扯远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又一次心血来潮,混进了人类的聚居地。只不过这一次的人类聚居地由一个小村庄换成了一个人口更多更密集的大城市:博德之门。我们正坐在“灿金之家”——博德之门最大最知名的酒馆里。整个酒馆的大堂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海腥味儿,夹杂着烟草、啤酒、烤肉、香水以及一些说不出来的味道,配合各类嘈杂乱七八糟的声音,环境是一点儿也算不上好。

但这对我来说绝对是小意思。难道你认为这些从还会活动的食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儿,能比无底深渊中那些千万年来从不曾间断地散发出剧毒强腐蚀性的瘴气,或内含数不尽的来自各个位面的不幸遇难者尸体溃烂的沼气更加令恶魔难以忍受么?

如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带着跟班小弟到这里来,我只能回答你说:“我乐意,我高兴。”

请不要更脑残地问我哪儿来钱喝酒泡吧,身为恶魔我难道还要去打工洗盘子赚钱么?当然是拦路打劫食材队的食材日用品队啦(就是人类商队的意思)!还能顺手解决我重要的就餐问题,一箭双雕的好事呀好事。

我忽然一拍手(爪?),幸好我只有五指,和正常人类一样,不然我这一举动就立刻暴露了自己的与众不同。“我想起来了!”我兴奋道。

“你想起来什么了?”正太至今仍未适应我的急速直拐式变换话题法,连带问话的时候都是满脸呆滞的表情。

“我好像想起我是为了什么才来到主物质界的。”我转头看着他呆呆的脸,一字一顿很严肃地说。

某只小的扑倒,撞得跟前桌子上的木制酒杯接连发出乒呤乓啷的闷响,惹来邻桌一个络腮胡大汉极度不爽的一记瞪视。

“普通人会连这种事情都忘记嘛!?”他总算缓过来了,抬起头冲着我大喊。

我忍不住用修长的手指(爪指)掏掏耳孔,耳朵尖尖儿自发抖动了几下,啧,有火星,烫的呀。然后凉凉回道:“不好意思,我可不是什么‘普·通·人’。”我刻意在“普通人”上着重语气,臭小子,才半天不管教,就把对领导应有的敬意抛到主物质界层面外的星界去了么?

别看我面上摆得如此一本正经,其实我压根儿没想过就这个问题上和他较真。可是好死不死,有人却较真了——邻桌那位刚才瞪了我们的壮实大汉居然哈哈大笑起来,凑热闹道:“是啊是啊,精灵的习性当然是不能用人类的标准去衡量的啦!哈哈哈哈!”

抱歉了精灵族,我给你们抹黑了。不过,到底是什么人告诉这家伙,尖耳朵的就是精灵了?难道他妈妈没有告诉过他,尖耳朵的也可能是恶魔么!?我被外貌歧视了啊混蛋!

在接下去的后半天,我们就没有再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传言,嗯,或者称之为流言更合适。随着夜幕的降临,酒馆变得越发人头涌动、生机盎然起来。看着二楼那些进进出出的□□和嫖客,我叹息:作为一名合格的恶魔,尤其还是一个恶魔领主,怎么可以把夜晚这般美好的时光消磨在人类的小酒馆里呢?

“起来!要走了!”我拧了拧边上已经睡着了的小跟班那红嫩嫩的脸蛋,忽然惊绝这小子的口角边还有细小的金灿灿的小火星子不停往桌面上掉!真是有喜感的一幕啊!他脸下这桌子能坚持到现在都没有被点着,肯定是用某种极不易燃烧的木材做成的,否则就能在博德之门看一场烟火表演晚会了,真是可惜了。

“嗯……?什么……?”某只可爱的小正太在我魔抓搓拧攻击下,终于迷迷糊糊醒来,摇摇晃晃揉了揉他那长满浓密红色修长睫毛的龙皮眼睑,整一引诱生物犯罪的可口模样。要不是我先前在餐桌上将烤猪牛羊肉和各种菜式酒类挨个吃喝了个饱,兴许我现在会很乐意咬上他一口。

本文标签: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上一篇:司行霈让顾轻舟用嘴-给我,我想要,我等不及了

下一篇:最爽的乱惀短篇小说,与子乱系列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