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守寡岳引诱我,第168章 滋润少妇

2021-06-11 14:32: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君!天君,四儿怎么样了?!”还未见到人声音便远远传来,一华衣女子急匆匆的闯入殿中。仙俄吃惊的望着,:这不是凤仟天妃么,听闻很是温和从不吵闹,如今竟是如此吵嚷这进了殿

“天君!天君,四儿怎么样了?!”还未见到人声音便远远传来,一华衣女子急匆匆的闯入殿中。仙俄吃惊的望着,:这不是凤仟天妃么,听闻很是温和从不吵闹,如今竟是如此吵嚷这进了殿。进了大殿紧忙绕过屏风,看着一条黑龙静静的卧在榻上,身下满是鲜血。热泪盈眶,急忙以手捂嘴,另一只手颤抖着伸向了黑龙,缓缓地摸着冰凉而又光滑的鳞片。“凤仟,我已将折颜上神请来为四儿医治,折颜上神说并无大碍,只是这外伤太重,血又失去太多,内里并无什么大碍。”听闻只是外伤较重内里无碍的凤仟天妃仿佛失去了力气滑落在地:“还好,还好,还好只是外伤。”“凤仟,四儿这伤是东荒瀛洲凶兽所伤,你可知道四儿为何要去东荒瀛洲。”听闻猛地抬头道:“什么?!凶兽所伤?!那他...是去拿神芝草?可是四儿要神芝草做什么...”“看来四儿并未同你说,只能等四儿醒来才能知晓了。”

榻上威风凛凛的黑龙缓缓化作人身,纤细的身体,布满鲜血的青衣,瀑布般黑长的发,纤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双看不清的眼,苍白的脸未曾印上何种表情,仿佛仅仅睡着了一般。

“夜华,你这是去探望你四叔?”“三叔,是”“不是你一直这么板着脸,还有哪家仙子敢嫁给你”前方的人停住了步子转身道:“此事全凭天君做主”“行行行,你是太子你任性,走吧,一起去看看我那四弟怎么样了”“是”“...(等你小子有事求你三叔那天,我看你还就这一个字?哼)”

四皇子殿

“见过太子殿下,三殿下”“恩,下去吧”“是”绕过屏风便瞧见一男子躺在榻上,白丝的里衣,如墨的黑发缠绕在身上,苍白的脸尽显虚弱。触目的黑白,心中猛然的颤抖,尽是心疼:心疼?我为什么会心疼,为什么感觉曾在何处见过。盯着床上的人不做声,却引起了旁人的注意“看什么呢,你四叔好看吧,这小子可是你几个叔辈最俊的”满是调笑的语气“好看”“什么?你等会三叔没听清,你再说一遍”“我说好看”三殿下满是惊恐的看着我们这位太子殿下:我今天出门的方式一定是不对。“走吧,这人也看了,一时半会也醒不了,陪你三叔我出去逛逛”转身就要走,却见身边的人未曾有任何动作“三叔你自己去吧,我想待会”“不是,你今天是转了性子了?”“恩?”“算了算了,你就守着你四叔吧,可怜我孤家寡人自己去逛逛吧”“三叔你可不是孤家寡人,不是还有成玉元君么”“哎哟我的太子殿下,可别拿你三叔取笑了,那缘分早就尽了,你可别毁我清誉”抬眼默默看着他不作声,我们的三殿下抖了抖转身就走了,扇子都忘了拿。将视线转回榻上之人的脸上,不受控制的抬手摸了下去,刚要触碰到那张苍白的脸,就瞧见那睫毛颤了颤,手指微曲。瞬间将手收回,见那人睁开了眼,上去便问道:“四叔,四叔感觉可好?”睁开眼便瞧见师傅站在自己榻旁,尽显脆弱的伸出了手:“师、师傅?”听到这句整个人一僵,心中的感受不可言喻:“四叔,我是夜华”那人伸出的手一颤慢慢的收了回去:“是啊,是我错了,师傅怎么会在这,我还没把他救回来”:救回来?什么意思。那墨渊上神不是魂飞魄散了么,难道...

“来人”“太子殿下”“去通知天君,四殿下醒了”“是”

“四儿,感觉怎么样,肩膀还疼么,来人传药王”“是”

“父君,孩儿已无大碍”“折颜上神说你这伤是东荒四凶兽所伤,你要神芝草做什么?你可知那四凶兽有多危险”“父君,孩儿去取神芝草是为救我师傅墨渊上神”“墨渊上神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么,你要怎么救”“父君,师傅并未魂飞魄散,只是元神有所损伤,在东海大皇子神识中温养元神,如今只需这神芝草便可将师傅复活”“那你为何不告知为父,本君派人去取便是”“父君,那是我的师傅!”“罢了,对了,四儿这是你大哥的孩子,名夜华,他可不比你差多少啊”“不瞒父君我与这侄儿已相识,是个严谨的”“恩,如今待你伤好,便酌手筹备复活墨渊上神一事,夜华啊,你就去帮你

本文标签:第168章 滋润少妇

上一篇: 一个被全村人享用的校花-我在健身房被教练玩弄的故事

下一篇:会议室开会桌下憋着h/一边吃饭一边顶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