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岳坶做爰小说,双飞破女学生处

2021-06-11 14:58: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从崔家吃过午餐,答应伯禽平阳要经常来,拜别。方孟孟看了看,时间尚早,她手上这只小巧的欧米茄手表是去年生日时方步亭送的礼物,又想到方孟敖吩咐她要去看看好久未见的飞行学员,便坐

从崔家吃过午餐,答应伯禽平阳要经常来,拜别。方孟孟看了看,时间尚早,她手上这只小巧的欧米茄手表是去年生日时方步亭送的礼物,又想到方孟敖吩咐她要去看看好久未见的飞行学员,便坐黄包车去往青年服务队现在的住处,一个离燕京大学、清华大学不远的仓库,原是国军第四兵团一个营曾住的兵营。

方孟敖今日和五人小组一起会见方步亭,队员们有命令不得出营,全待在营房里,有的在看书,有的在写信,有两拨人在打扑克。陈长武、郭晋阳和邵元刚都在潜心打牌,自然没有注意到方孟孟,靠门口写信的两个队员有些惊讶地看着此时站在门外的方孟孟,想着方孟敖命令他们不出营门,可没说不让方孟孟进营房,便迎了进来。

自然看见他们玩得正在兴头上,方孟孟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悄悄地走到了郭晋阳的身后,看着陈长武满脸贴条只剩下两只眼睛,而邵元刚更惨,身上已经挂了三个枕头和两床军被。除了郭晋阳,大家自然都看到了方孟孟,“邵元刚,你敢炸我的牌,就准备再加一床被子吧。”郭晋阳说。

却看家大家神色有些奇怪,陈长武又急急地扯掉脸上的纸条,闻到一丝女孩子特有的脂粉香,一转头身后站的居然是方孟孟,一惊,将手中牌一扔,赶紧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方小姐。”“你们在玩什么呢?”方孟孟好奇问,又看着邵元刚身上还带着被子枕头的,笑笑说“大暑的天儿,快拿下来吧。”

邵元刚本就是汗如雨下,听到方孟孟的话,自然是全抖落下来,“我们队长出去了。”陈长武说,方孟孟点了点头说“我不来找他,好久没见,我来看看你们。”队员们都憨憨地笑着,“方小姐,我告诉你一件好事,陈长武要娶媳妇儿了。”郭晋阳说,方孟孟自然不知道这件事,笑着对陈长武说“别忘了请我喝喜酒。”

陈长武不好意思,邵元刚接着说“他可是好福气,未过门的妻子模样好,性格好,浑身上下挑不出一点儿毛病。”这下子说的,陈长武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方孟孟笑着解围说“你们玩的这是什么东西?”方家家教严,她在学校亦没有见过,郭晋阳说“这是扑克牌,我们跟美国人学的。”

方孟孟点了点头说“我也想玩。”学员们一听,原是写信读书的,这会儿也都围了上来。方孟孟坐下,郭晋阳是这里面最会打牌的,负责教方孟孟,邵元刚则是负责方孟孟输的惩罚,“大热的天儿,输了还是贴纸条吧。”方孟孟说,队员们应下,一下子邵元刚如释重负,陈长武和刚刚迎进方孟孟的两名队员成了牌局的对家。

陈长武笑笑说“你们可不能偏心。”郭晋阳笑着说“你又打不赢我,小心一会儿又是满脸纸条。”刚起一局,大家都很耐心地教着方孟孟,其他三人也都处处让着她。谁料方孟孟学得极快,前几局还在慢吞吞地走一步学一步,再来几局就基本跟上了出牌的节奏,又来几局,竟然还赢了在座的三位。

方孟敖手里提着一只沉甸甸的箱子走进来,却发现所有的队员都围在一起,看来是又在打牌,将箱子轻轻地放在一边,走向队员。站在外围的队员发现了方孟敖,方孟敖赶紧做个手势,示意不要吭声,走近才发现最里面正在专心打牌的是方孟孟。队员们一下子紧张起来,方孟孟没有注意,“陈长武,你怎么不出牌了?”

还不等陈长武回答,方孟敖已经一只手遮住了方孟孟的眼睛,眼前一黑,方孟孟一僵,手里面的牌也尽数掉落,伸手重重地打了一下方孟敖的手说“哪来的登徒子。”方孟敖没有再为难,放手,方孟孟赶紧回头,看见是方孟敖才放下心来,说“你可吓死我了。”方孟敖看了看周围的队员,笑着对方孟孟说“他们哪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们没有,你有,我好好的牌,全让你搅黄了。”方孟孟说,方孟敖看了看散落的牌,确实稳赢,又转头对队员们说“你们倒是有胆子教孟孟这些玩意儿。”语气并不是开玩笑,队员们赶紧笔直站立,只有方孟孟一个人坐着,说“我让他们教我的,你要责怪他们就先来说我的不是。”

“不光要说你,还要好好地仔细地说你。”方孟敖说,而后对队员们说“把这些都收拾干净,整理仪容。”队员们赶紧应下,将扑克迅速收起,方孟敖拉着方孟孟走进了营房最里面他的房间。“你怎么跟着他们打起了扑克?”方孟敖让方孟孟坐在床边,自己去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方孟孟。

方孟孟不示弱地说“大哥从何处学了遮眼睛的毛病。”方孟敖笑笑不说话,方孟孟继续说“你可不敢给孝钰姐姐来这下,不然可就什么事儿都黄了。”“木兰又跟你胡说什么了?”方孟敖问。“她可没有胡说,我自己看出来的。”方孟孟说,能看出来方孟孟心情不错,方孟敖自然知道方步亭和方孟韦瞒得很好,他亦不愿伤害她。

“我是他们的队长,是你的大哥。”方孟敖说,“对你是宠着由着,别说是打扑克,就是上天入地我都不拦你,可对他们...”方孟敖并没有说下去,“你威胁我。”方孟孟说。“大哥和他们都是军人,有纪律。”方孟敖说,“是你让我过来看他们的。”方孟孟说,方孟敖说“那你也给提前知会我,哪有自己就来的。”

“那是我来了你不在。”方孟孟说“再说了,我也找不到你,我总不能拿个喇叭满大街地吆喝你名字吧。”“那就下次让孟韦陪着来,你以后再不准偷偷摸摸地来了。”方孟敖说,“你才是偷偷摸摸。”方孟孟不开心地反驳,方孟敖又说“还有,下回别见着他们玩什么,你就好奇,真要是奇怪,过来找我教你。”

方孟孟没了办法,只好点头应下,“我送你回家。”方孟敖说,方孟孟将手中的杯子递给方孟敖,方孟敖仔细地做了标记,而后拉着方孟孟出了房间。队员们早已收拾好,看着方孟敖的门打开,赶紧依次站好。方孟敖并没有说过多的话,一手被方孟敖牵着,方孟孟摇了摇另一只手,跟队员们告别,直到两人都出门走远,队员们提在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一些。

离方家不远处的一个拐角,方孟敖停车,方孟孟一愣问“大哥,你不回

本文标签:双飞破女学生处

上一篇: 日剧真车网站/相亲第一次见面就在车上做了

下一篇:萧驰野干哭沈兰舟车-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话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