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扯胸罩还让我做上面自己动-与子乱小说y

2021-06-11 15:11: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尹若分明是觉得自己做的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触及到迹部带着怒气的目光,莫明的觉得有些心虚。到大厅之后,挣脱出被迹部抓着手,藏在了身后。第一次怯弱地往后退了退。像极了雨天

尹若分明是觉得自己做的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触及到迹部带着怒气的目光,莫明的觉得有些心虚。

到大厅之后,挣脱出被迹部抓着手,藏在了身后。第一次怯弱地往后退了退。像极了雨天里流浪在外的小猫。带着戒备的眼神。

迹部愣住,意识到自己吓到她了,说道:“把手拿出来。”从管家手里接过医疗箱,像是解释一样,添上一句,“要消毒,不然伤口会恶化的。”

尹若这才坐过去,桌子上摆着医疗箱,迹部在里边翻找,拿出了酒精,纱布和药膏。

管家去做自己的事情,将他们两个人留在一起。

尹若伸出手,自己拿了酒精棉,慢慢地涂在自己的手上,这刻才发觉到疼,倒吸了一口凉气。手控制不住地抖动,这种痛,尹若是可以忍受的,继续自己擦着。皱紧了眉头。拿着镊子的手用太大的力,捏紧。快速地涂着,想快点涂完。

迹部拉住她的手腕,从她手里拿过镊子,因为握着手腕不好涂,小心翼翼地牵过手,凤眸认真地将每一条都细细的涂到。看尹若疼,每涂一下,都会轻轻吹了吹。

尹若知道迹部是个温柔的人,但是现在心脏跳动不知是太快还是太慢,非常奇怪,她想要立马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迹部银紫色眼睛里的认真。脸上烫烫的,她一定是生病了吧。

她两只手都涂好了药,用纱布完美的绑好。尹若清脆地道了谢:“迹部君,谢谢你。”

“下回不要做这些事情了,想要花的话,我会让他们送到你房间里去的。”迹部觉得自己真的是失误,才没有看尹若一会儿。就让她受伤了。

尹若有些委屈,莫名的,连刚才涂药都没有流出来的泪,此刻在眼珠子里绕,明明没有任何的理由。“如果我下回不受伤了,可以帮忙吗?”

迹部把那束花还给她,沉声说道:“为什么要帮忙?”他看见她眼里的泪。

尹若忍着努力把眼泪憋回去。“没有事情可以做。本来想出院的话,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对不起,迹部君。下回不做了。“

迹部面色缓和了许多,收拾着医疗箱。故作不经意地问道:“本大爷定了张音乐剧的票要一起去吗?“这张票是一个月前就已经定好了的,把尹若一个人丢在家里也不太好,迹部又托人再买了一张票。本来就是想说这件事的,没想到被打岔了。

尹若收敛了神色:“是什么样的音乐剧呢?”

“探戈,在那之前,会在附近去一趟HEAD的店。”迹部说道,他也是知道尹若会闷,所以才想着带她一起去的。以去HEAD为借口,带她到附近转转吧。

尹若果然有些愉悦地迹象,但还是紧张僵硬地站着。刚才被迹部的生气吓着了,为自己辩驳之后,就低着头了。“那我,先回房间把这个放在花瓶里了。”快速地回了自己的房间,除去出来一趟装水,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了。

“真田小姐,晚饭的时间到了。”女仆在外边敲着门。

尹若听到了声音,但是不想出去,她现在心情面对迹部可能会和之前那样奇怪。“我不饿,不吃了。”

“晚饭还是应该吃的。中午也吃得挺少的。”女仆有些担心地继续敲着门。

尹若走到门前,将白色的门找开一个缝,微笑让女仆宽心:“我真的不大想吃,中午吃得挺多的。没有事情的。“

“那好吧。要是饿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哦。”女仆嘱咐完,这才退了下去,走到餐桌边上。迹部少爷坐在餐桌上还没有吃饭等着尹若。“迹部少爷,真田小姐说她没有胃口,就不下来吃了。”

迹部面色不变:“做些三明治送上去给她吧。不想

本文标签: 被扯胸罩还让我做上面自己动

上一篇:萧驰野干哭沈兰舟车-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话

下一篇: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坐摩托车车进入身体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