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被强迫与两个男人3p/一把扯掉乳罩揉搓双乳动态图

2021-06-11 15:18: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黄衣少女在一旁默立旁观,听到白鹿的一番话,不由得上下打量起她来。先前这人那般嚣张的吵着要见少宫主,黄衣少女还以为她会搞什么幺蛾子,可等真到了少宫主眼前却又一通示弱,末了居

黄衣少女在一旁默立旁观,听到白鹿的一番话,不由得上下打量起她来。

先前这人那般嚣张的吵着要见少宫主,黄衣少女还以为她会搞什么幺蛾子,可等真到了少宫主眼前却又一通示弱,末了居然还自称一句姐姐?

黄衣少女对着人的行为感到有些迷,现在已经分不清她到底是想找死还是想苟活了。

“玥。”

黄衣少女听到主子唤自己,神色一正“属下在。”

“来者即是客,这位姐姐既然是你的客人,便好生照料着,免得让人笑话了咱们绯月宫的待客之道。”

玥微微抽动了一下嘴角,低头应道“属下明白。”随后她转头对白鹿道“姑娘,随我来吧。”

白鹿肚子里虽然还憋着一大堆问题,但见对方这个反应,意识到自己卖乖不但没有成功,好像反而还引起了对方不快,因此没有轻举妄动,从善如流的跟着这个刚刚得知名字叫‘玥’的黄衣少女走了。

其实之前白鹿也不是没想过穿越之类的情况,只是这种小说标准套路实在太扯淡,开开脑洞也就算了,正常人不至于傻傻分不清现实和虚构。

但是等她亲眼看见这些人口中所谓的绯月宫的时候,坐落在桃花海中庞大气派的古风建筑刹那间震撼了她的感官,然若仙宫琼宇,白鹿压下震惊的情绪,不断四处张望试图找到哪怕一丝现代的痕迹,结果一无所获。

会有人花这么大的功夫只为重现这种古风感官吗?白鹿觉得不太可能,就算真的有,那在信息爆炸的现代,总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才对。

意识到这一点,心脏在她的胸腔内猛地鼓动起来,白鹿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你就住在这间屋子,待会会有人来伺候。”玥把她带到了一间小院里,虽然简单却很别致,她敛着眉,对白鹿警告道“若不想死就别乱跑,也别想耍花样。”

白鹿这会儿还沉浸在自己疑似穿越的混乱情绪中,听到她的话也只是沉默的点头,玥见她不像是一开始那副想搞事的模样,便半信半疑的离开了。

白鹿去推小屋的房门,门扉吱呀一声开启,满目的古香古色俨然展现在她的面前,让她不由得更加偏向了自己的猜想。

如果真的穿越了,那要怎么找钱坤报仇?白夜门怎么办?大家还在等着她回去翻盘。。

一连串的思绪将她砸懵了,白鹿一步一晃的走到凳子前坐了下来,一脸怔怔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瞪着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白鹿深呼吸几次冷静下来,不管怎么说,报仇也好翻盘也好都还太遥远,最重要的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白鹿拉回自己的心思,想起这个绯月宫,又想起刚才见过的少宫主,心里不禁微微一沉。

这个少宫主看似好说话,却有一丝危险的感觉。而且看对方那个反应,显然是她卖萌失败了。

白鹿有些苦恼。

她很明白自己的优势在哪,这张脸就是她装乖卖萌的利器,凭着这个,她从小就在周围一票大叔阿姨,甚至是同龄人中无往不利,永远都是人群中众星捧月的那个小公主。

是优势,也是缺陷。

这张即便凶起来也像是在卖萌的脸永远也无法树立威严,大家永远都把她当孩子,很多时候白鹿都宁愿自己长得凶恶一点,毕竟她总不可能靠着可爱来当老大。

可是现在,她连这个百试百灵的优势似乎也失去了。

直到后来白鹿才突然明白,原来自己过去的十几年里所以能做个娇宠的,无忧无虑的孩子,全都是因为有父亲在,而如今,那个为她遮风挡雨、扛起一切的超级英雄不在了,转眼间她就已经狼狈不堪,全然辜负了她父亲花费的心血。

废物。

啪嗒。。啪嗒。。。

一滴两滴泪珠落下,砸碎在桌面上,白鹿双肩微微颤抖,捂着眼睛呜呜的小声哭泣。

。。。。。

一晃眼,时间已过半月。

白鹿并不清楚那个少宫主到底想干什么,就这段时间看来,对方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自己,完全不像是心怀歹意的样子,可她一想到自己现在是孤身一人在这陌生的时代,就总会觉得不安。

尤其是那个少宫主给她的感觉。

白鹿眯了眯眼,她站起来走到门口开门,不出意外的见到一个面无表情的高瘦女人杵在门口盯着她,两人对视一瞬,女人开口冷冰冰的问道“姑娘有何吩咐?”

这人是那天玥口中会来伺候的人,白鹿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冷冰冰的像个冰疙瘩,说是伺候,实际根本就是监视,只是顺便满足一些白鹿生活上的需求。

这样也好,如果对方什么都不做,白鹿反而会觉得有鬼,而这个女人也丝毫没有遮掩的打算,整天板着个棺材脸,只要白鹿出了屋子,就会像背后灵一样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

白鹿不会傻到直接去跟那什么少宫主提告辞,从第一天来到这里就被扔到地牢里的经历来看,这绯月宫绝对不是什么善茬,留她在这里也绝非热情好客,但如果想要从这绯月宫里逃出去,这个棺材脸女人绝对是第一道难关。

“整天闷在这院子有点难受,我想出去逛逛。”白鹿一边说一边观察棺材脸的表情,不出意外的见到对方的眼神冷了几度,她装作没发现,用打商量的语气道“就去外面的桃林走走,你就像以前一样跟着我,我不乱跑的。”

“玥大人交代了,姑娘只能待在这个院子里。”棺材脸不带感情的说。

白鹿抿起唇和她对视了几秒,拉直的唇角忽然向上翘了几分弧度“那咱们就来交换吧。”

“。。。。”棺材脸沉默以对,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你们应该好奇我到底是谁吧?这么久了,连名字都没问过我。”白鹿抱着胳膊倚在门上,笑了笑“怎么样?拿着我的护身符查到了什么没?”

棺材脸微微一顿,看着白鹿的目光渐渐凌厉起来。

看着对方的反应,白鹿就知道自己全说中了,也更加确定自己穿越的事实,毕竟如果是在现代,只要有心去查那个护身符的来历,就会知道那是白夜门老大白策的东西。

白鹿暗自恍然片刻,随后又将注意力集中起来,对棺材脸说道“我的要求也不是过分吧?如果你还不放心,可以去跟你们玥大人说,不过你们要是对这不感兴趣的话就算了,今天这话就当我没说。”

说完她也不给棺材脸说话的机会,直接将房门一关,走回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绯月宫给的茶不错,其实她也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东西,不过她老爸身边的人有研究茶道,她偶尔也会跟着凑凑热闹,瞎喝喝茶水,几番下来也算有几分耳濡目染。

茶叶好不好,她还是能尝出来的。

白鹿品了一杯茶,放在桌上的手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点着桌面,过了一阵,门外面传来棺材脸的声音。

“姑娘,玥大人到。”

白鹿翘着嘴角应声“请进。”

几乎在她开口的同时,甚至或许还要更早一点,房门就已经被从外面毫不客气的推开了,玥走进门正对上端端坐在桌前的白鹿,有些不爽的啧了一声,开口道“你真是好大的面子。”

“并没有多大的面子,只是有些事玥大人安排的人做不了主,只好麻烦你了。”

玥走到她的对面,啪的一声双手拍在桌面上,撑着上身俯视她,幽幽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处境?”

什么处境?白鹿心里嗤笑一声,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在这个时空她孤身一人,前无因后无果的,她有什么好怕的?

“大概就是跟蝼蚁一样的处境吧?随手捏死的那种。”

玥抬起下巴,眯眼道“你倒是清楚。”

“我就是待得闷了想去外面的桃林走走,这你们也不放心吗?区区蝼蚁也能让你们这样防备?”

玥看了她一会儿,说道“把你的身份交代清楚。”

白鹿朝她伸出手。

“做什么?”玥皱眉问道。

“护身符,那人家爹的遗物查了这么久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就干脆还我吧?”

“你。。”玥被她怼的微变了脸色,她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忍下了这口气,摸出那个古怪的吊坠丢给她“还你,现在能说了?”

白鹿把护身符挂在脖子上收起来,随口扯了个名“我叫小茸。”

玥等了半天不见下文,随即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她戏耍了,愠怒道“没了?!”

“好像姓王。”白鹿见她要怒,又补充了一句,随后说道“我记忆有缺,你发现我的时候是在河里,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本文标签:一把扯掉乳罩揉搓双乳动态图

上一篇: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坐摩托车车进入身体

下一篇:mu女通吃小说,我和岳乱小说合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