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往下边塞玉器-书包网浪荡h宿舍调教

2021-06-11 17:18: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混的不错啊。”这是我将太宰治从水里拉出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我看到他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还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真不知道这件风衣是怎么顽

“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混的不错啊。”

这是我将太宰治从水里拉出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看到他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还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真不知道这件风衣是怎么顽强的固定在他的肩上的。

我在把他拉上岸的时候轻轻的捏了一下他的风衣,虽然我不懂得那是什么样的材质,但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件衣服价值不菲。

“说起来你到底是为什么会在水里面。”我尝试吐槽着说。

当然,我并不认为他会回答我的问题。

“是‘入水自杀’哦。”太宰治严肃着脸回答了我的问题。

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关于他回答了我的这个问题的这件事。

“啊……”

我有些苦恼起来,这种回答的确很像是太宰治能够回答出来的话。

“既然……”

我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我还是选择放弃了。

继而改口道:“不过,这些绷带……”

我看到太宰治裸露在外的部分缠满了绷带,当然还有在头部缠了几圈最后遮住了他右眼的绷带。

对于他其他的的地方缠上了绷带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

“我并不记得你的眼睛上有伤痕。”

我对他说。

“啊,这个啊……”

太宰治伸手触碰了一下他的右眼。

“只是之前的时候和部下一起追击敌人的时候普通的被流弹擦到了而已。”

“真遗憾呢,只是被擦到了而已。”

“如果那个人再向左偏一下的话,我就可以达成我多年来的夙愿了。”

他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让普通人感到恐惧不已的东西。

“啊……是这样的啊。”我面无表情的顺着他的话往下接。

[冷漠.jpg]

“说起来静子你最近过的还好吧。”

太宰治突然谈起了我的事情,还是以一种非常严肃的态度。

“异能已经逐渐可以控制住了吧。”

太宰治态度的转变让我感到了一丝丝的不适应。

“嗯,或许是这样吧。”

我仔细的想了想自己异能最近的状况,确实是比之前的情况好多了。

最起码,它的范围和威力都减小了,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在有人经过的小路上了。

“嗯嗯,但是……”

但是什么?太宰治故意在关键的地方大喘气,好吊人胃口。

“但是作为女孩子可是要好好的打扮一下自己呢。”

太宰治意有所指的说了一下我长到有些遮住眼睛的刘海和已经被洗到颜色发白的衣服。

太宰治突然跳转话题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会比较好吧,这位落汤鸡先生。”

我这个人在一些小事上格外记仇。

太宰治刚从河里面被我拉出来不久,他的衣服上浸满了水,曾经的卷发在水的打压下变成了直发,贴在他的脸上淌着水。活脱脱的就是一只落汤鸡。

我感觉我现在和太宰治站在一起的样子在外人看来就像是“男人在有了钱之后想和现任穷苦女友分手却被女友推下河”的狗血电视剧,虽然我们的年龄有些对不上。

不,一般像这种电视剧还是有很多收视率的吧,我记得之前路过的好几户人家都在放着这种狗血的电视剧,虽然电视剧名字我忘记了。

等等,为什么我会轻易的把我和太宰治定为这种狗血剧情的男女主啊!

打住!现在不是该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将我的思想逐渐拉到正轨上面。

“你想要干什么。”

我仔细思考太宰治的意图,他不是那种只会说没有意义的话的人。

对此我有着深刻的了解,因为我深知这个人的可怕之处。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太宰治立即收起了他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这里马上就要变得很危险了呢,静子还是先走的比较好。”

危险?捕捉到太宰治话语中的关键词我有些疑惑。

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危险的吧。

倒不如说如果我知道这里有“危险”的话反倒不会离开,而是待在这里。

或许是捕捉到我的疑惑,太宰治继续说道:“毕竟静子你也不想和黑手党什么的扯上关系吧。”

和黑手党扯上关系我不太能够理解太宰治说的话。

虽然我知道由于异能者的稀少而导致许多地下势力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单独存在的异能者的这件事情,也知道一个强大的异能者对于一个组织的重要性。

但是像我这样的无差别被动攻击的异能者应该是不会被盯上的。

更何况,除了太宰治以外根本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我这个异能者的存在!

太宰治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起来。

“我现在可是那些人的首要目标呢,作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候选人。”

“你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

太宰治的笑容逐渐危险起来。

在得知太宰治如今的身份时我的确是吃了一惊的。

港口黑手党,据我所知是现在横滨最大的黑手党组织,虽说是最大的组织却并不能做到在横滨一手遮天的地步。现在的港口黑手党还没有完全的发展起来,更何况是在经历了龙头战争后元气尚未恢复的今天。

我确信以太宰治的能力当上干部候选人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他作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候选人一定会成为那些妄想吞并港口黑手党的组织的目标。

因为太宰治的异能在面对那些没有异能的人时就像是被放在案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

“我知道了。”我说,“那你不会有事吧。”

“静子你是在担心我吗!”

太宰治又恢复了他那一贯的虚伪假象。

他快步上前抓住了我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我。

“安心好了,我是不会有事的。”太宰治说。

“况且,我和你是‘同类人’啊。”

太宰治难得一次用正经的语气与我说话。

是啊,我怎么会忘记了呢。

我和他是同一类人啊。

同为对这个脏乱不堪的世界感到厌恶的人。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先一步离开了。”

我将太宰治抓住我的手扒了下去,转身向前走去。

“如果有缘的话,下一次再见吧。”

我背对着他招手。

“治。”

我并没有回头看太宰治,因为我有些害怕,害怕着就连我也不知道的什么。

我佯装潇洒的离开,结果最后我想要问清楚的事还是没能说出口。

那是我想了三年都没想清楚的一件事。

[如果你是真的要自杀的话,那么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松开手呢。]

那是你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但你为什么要松手呢,治。

我不认为这是对于我的背叛,因为治无论做什么都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我一直坚信这一点。

不过对于他而言,背叛的那个人说不定是我,这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毕竟我离开了。

先他一步离开了。

这种事情究竟是谁对谁错,谁都不好说。

但感觉治他现在过的好像还不错呢。

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

我抬头看了看还不算晚的天,打算按照太宰治的说法打扮一下自己。

但当我走到街道上的时候我才想到最关键的一件事情。

我没有钱。

这真是一件令人倍感头秃的事情。

今天还是先回去吧。

天快黑了。

本文标签:书包网浪荡h宿舍调教

上一篇: 在车上和少妇做得好爽-高潮肉欲小说

下一篇: 翁公的粗大挺进我的密/庶女攻略正式圆房

相关内容

推荐